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二四章 朋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干咳几声,强行压抑住内心的荒谬感,艰难道:“你说念瑶的父亲是文老头?太夸张了吧!”

秦霁以为秦雷指的是年龄,撇嘴道:“那有什么,李浑比他小女儿大六十岁,文彦博今年还不到六十呢。”

秦雷摇头道:“我不是说年龄,若是文彦博的女儿,又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

秦霁贱笑道:“这种事情多了,八成是文彦博一枝梨花压海棠,玩弄了家里的小丫鬟,结果东窗事发,海棠被家里的母老虎赶了出来。海棠又发现自己有了,只好随便找个人嫁了,生下了小海棠……”

秦雷额头冒汗,干咳一声问道:“劳驾问下,是念瑶她爹告诉你的吗?”

“色老爷勾搭小丫鬟、母老虎棒打鸳鸯散。”秦霁很认真答道。“话本上都是这么写的。”

秦雷艰难的咽口吐沫,真想狠狠踹他一脚,一脸不可思议道:“难道堂堂简郡王就是靠三流话本拿主意、想办法的?”

秦霁挠挠头,一脸无辜道:“我觉得挺在理的……”说着又郁闷道:“人家幕僚清客们,一听说是铜臭王招揽,都纷纷掩鼻而走。最后招到府上的,却都是些比我还不如的饭桶。”

秦雷终止探讨这个问题,他发现这位四爷政治智商不是一般的低,也许平时都是老三拿主意吧!想到这。他低声问道:“你抓念瑶这事,三哥知道吗?”

老四果然摇头道:“不知道,那阵子我们正闹别扭,我就没告诉他。后来发现文老贼很在意这个私生女,我提什么要求他都答应,不管合理的还是不合理地。我以为抓到文老贼的痛脚了,就更不想告诉三哥了。”

“文彦博不是有好几个闺女吗?都长得不好还是不孝顺?”秦雷奇怪问道。

老四挠头道:“文老贼闺女是不少。而且长的都不错,除了他家小丫头喜欢舞刀弄剑之外。其余的都是规规矩矩的千金小姐,不该不孝顺啊!”

秦雷右手摩挲着下巴,喃喃道:“那就怪了,为了个没见过面的私生女就任你摆布,文丞相真的爱心泛滥了吗?”

老四一拍脑瓜,也惊讶道:“是呀!他怎么那么听话。若是他夫人生地也倒罢了……”

秦雷瞟他一眼,挪揄道:“现在才发现不对劲有什么用?早干什么去了?念瑶他娘呢?”

老四挠头道:“起初我没想起这茬,等派人去抓时,已经找不到了……”

“一气之下就把那个赌鬼杀了?”秦雷问道。

“是,你该不会这也怪我吧?”秦霁小意问道。

秦雷微笑摇头道:“这是今天唯一不怪你的。”

秦雷瘪瘪嘴,嘟囔一句,接着道:“后来我就去找文彦博,对他说:他在外面地野……哦不。私生女落在我手里了,若是他不做些让步的话,我就把这事捅出去,让他家母老虎吃了他。”说着有些不可思议道:“没想到文彦博胆子那么小,被我一诈唬,就乖乖地答应了我的要求。”还比划个一点点大的手势。

秦雷揉着眉心。低声道:“若他胆子那么小,你怎么就快被整死了呢?”

老四两条眉毛耷拉下来,郁闷道:“本来好好的,谁知到了七月份,老贼却翻脸不认人,先是御史参我,又是大理寺办我的。那些官员都听他地,父皇求情都没有用。”

秦雷‘哦’一声,轻声问道:“都察院和大理寺都听文彦博的?”

老四点头道:“确实如此。”

秦雷又问了几句,见没有什么新东西。便要起身离去。老四一把拽住秦雷的衣襟。可怜兮兮道:“老五,你就给哥哥一句准话吧!不然我连觉都睡不踏实。”

秦雷点点头,微笑道:“你先把手松开,我待会还要去见别人呢,弄皱了怎么办。”

老四闻言讨好笑道:“松开松开……”哪知他一松手,秦雷便飘然而去,只留给他一个乌黑的后脑勺,还有一句不负责任的“等着吧!”

老四张口结舌地望着秦雷离去的背影,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

秦雷没有再与宗正府的官员聒噪,径直从后门离去。一直在车厢里等候地石敢,赶紧把秦雷接上车。

“王爷,咱们去哪?”石敢轻声问道。

秦雷把刚带上去的假胡子又揭下来,装回化装箱内。闻言笑道:“先去买些礼品,咱们去探望文侍郎去。”

“文铭义?”石敢低呼道。见秦雷点头,石敢面色怪异道:“想必文侍郎并不想见到我们。”文铭义当日被秦雷毒打一顿,从会场叉出去,又被大粪浓痰污了身子。这种奇耻大辱,对于任何人都是比死还难以接受的。

遭受这种打击,文铭义自是不想活了。上吊、割腕、服毒、绝食……想尽一切法子结果自己的小命,无奈他的寿限未到,死了好多次都没死成。上吊自杀绳子断了,反把大胯摔折了;割腕自杀,血流着流着便凝固了,虽然失血过多,却只是面上少了些红晕,身子多了些单薄而已。|||||

而服毒自杀,却因为抢救及时,又回转过来,只是落下很严重的肠胃毛病而已。至于绝食便更不可能,被家人掐着喉咙硬灌些参汤就能把小命吊住……

这种事情又不是请客吃饭那样还会上瘾,所以几次不成功之后。想死地心也就淡了,现在正在相府里修养身心,传说甚至会在不远的将来重出江湖。

秦雷听了石敢的说法,一脸严肃的纠正道:“孤王亲自去看他,是他天大的造化,他只有恭恭敬敬地接着,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说着小声嘀咕道:“不嫌他臭就不错了。”

石敢只好挠头应下。吩咐车队先到伏羲大街买些滋补安神的补品,再去东城相府探病。马车拐回朱雀大街。过几个街口便到了京都最繁华的伏羲大街。车队停在百年老店‘妙慈堂’的门口,石敢便带着几个黑衣卫下车,去采买药材去了。

秋里有些燥热,秦雷把车窗打开,让车厢里地空气对流起来,这才感觉舒服一些。顺着车窗往外看,伏羲大街依旧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人群南来北往,仿佛走马灯一般从车窗中一闪而过,让秦雷产生一种强烈地不真实感。他感觉自己离这些人好远,虽然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却好想是两个世界地人一般。

正在感叹自己已经脱离人民群众太久时,秦雷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从眼前经过,紧接着是个熟悉地小胖子跟了上去。“李四亥?”秦雷低声自言道。

秦雷有些落寞地望着那胖乎乎的身影渐行渐远,却没有像往常一般出声唤住他。轻叹口气。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在中都唯一的朋友。

是朋友,秦雷确信无疑。很多事情李四亥不说秦雷也知道,当初自己杀了天策军、羞辱了李清,恶了李家。李四亥是尽了全力帮自己说项地,后来虽然自己拒绝了他的好意,但他仍然不肯放弃保护自己。

秦雷岂会不知。那时候李四亥为什么会死皮赖脸住在书香阁里,几乎与自己形影不离?如果他不是兔子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而李四亥色猪投胎,显然没有断袖之癖,所以他是在阻止血杀对自己下手!

直到李家改变主意,想把自己流放到南方后,李四亥才回了家。

这些事情秦雷都知道,虽然不说,但他确实已经把李四亥看成了自己的朋友。

虽然说过不会被家族矛盾影响了私交,但李家派了血杀刺杀自己。自己的老头子也派了皇家杀手刺杀了李一姜。虽然一个未遂一个遂了,但性质是一样的。后果也是一样的。

两家从此不死不休,如何还有中间路线?而且李一姜死了,他是李四亥的亲大哥。两人原本那不掺杂家族恩怨地友情,能抵过这海样的深仇血痕吗?

“王爷,李家少爷求见。”卫士在窗外轻声禀报道,打断了秦雷的回忆。“哦!”秦雷并不意外,李四亥在府中住过月余,自然认识他身边的黑衣卫。“让他上来吧!”

‘哗啦’,车门拉开,久违的小胖子便出现在秦雷面前。

秦雷微笑得望着李四亥,他也贱兮兮地朝秦雷笑着。

“好久不见……”两人异口同声道,话音一落便一齐笑起来。笑声之后是沉默,不止是秦雷感觉难以面对李四亥,李四亥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秦雷。方才见到黑衣卫,他一激动便上了车,现在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还是秦雷先打破了沉默,“你又惹着你家小祖宗了?”

李四亥在秦雷对面的长椅上坐下,叹气道:“我看要玩完了。”

秦雷轻声问道:“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扯不断的娃娃亲么?”

李四亥愁眉苦脸道:“你是不知道,这半年我过的什么日子。”说着可怜兮兮道:“自从我们两家发生那些事情后,赛月就不愿再理我。可我却离不开她。心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便天天去她家找她。就算是痛殴三六九,臭骂天天有,我也认了。”

秦雷不得不感慨李家男儿至情至性,确实……没一个正常的。笑问道:“没再打得你起不来床?”

李四亥伸出胖胖的手掌,嘶声道:“五次啊!大哥!五次!”

秦雷强忍住笑,闷声道:“我看今天是你在追她么,难不成你终于要反抗了?”说着攥拳道:“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吧!我支持你!”说完才想起自己身份已然不同,乃是小老虎的叔叔了,再这样说却有些不妥。又补充道:“当然,不能下手太狠,教训一下也就可以了……”

李四亥苦着脸道:“大哥啊!你说什么呢,我哪敢动她老人家一指头啊!”又垂首道:“现在她见了我仿佛看到野粪一般。掉头就走,却是不会打我骂我了。”说到最后。脸上竟流露出浓重地缅怀之色。|||||

秦雷干咳连连,挠挠头道:“这个……改天有空我帮你说说看看,”见小胖子一脸希翼,忙给他降低期望道:“不一定管用,我只是试试啊!”

小胖子感激道:“只要哥哥你有这份心,小弟我就很知足了。”

说完小胖子的家庭矛盾,两人又没了话题。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着实有些尴尬,李四亥没话找话道:“听说哥哥身子不好,出来买药啊?”他见车停在妙慈堂门口,是以有此一问。

秦雷失笑道:“当我跟你那么无聊?买个药还得自己跟着。”也不隐瞒,微笑道:“我临时去探望个病人,没有备礼物……”

李四亥点点头,却没有问是谁。他的面色渐渐沉寂下来。沉重喘息几声,艰难问道:“我大哥是不是你杀地?”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去触及这个心结了。说完小声解释道:“不知道答案我睡不好觉。”

秦雷摇摇头,轻声道:“不是,当时我和我地手下都在襄阳,鞭长莫及。”

李四亥顿时如释重负,呵呵笑道:“太好了。只要不是你杀的,我心里就好过多了。”

“但与我杀地没有区别,”秦雷面无表情道。

笑容凝固在李四亥脸上,他神色复杂地盯着秦雷,嘶声道:“有区别。”

秦雷依旧面沉似水道:“没有!即使没有那些刺客,我也要杀了你大哥!只是时间上要晚一些而已。”用一种冷漠的声音道:“在孤王看来,只要杀人地欲望足够强烈,条件足够成熟。杀与不杀便没有区别!”

李四亥把拳头攥得咯吱直想,怒视着秦雷,低声咆哮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难道烂在肚子里会憋死吗?还是说你从来没有拿我当过朋友。根本不在乎咱们的友情?”一边说着。身子一边不受控制的前倾,胖脸几乎要贴在秦雷面上了。

秦雷伸手掸去被喷在脸上的吐沫星子。面色如万载不化的寒冰,冷冷道:“即使我说跟我没关系,你心里的刺能拔掉吗?”说着反手揪过李四亥地衣襟,用一种低沉而歇斯底里的声音吼道:“正因为孤王把你当朋友,所以才无法欺骗你!”说完劈手把他推了回去。

李四亥宽阔的后背重重撞在车厢壁上,把沉重的马车震得一颤。但他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低着头,喃喃道:“我曾经以为你比你家老二还会隐藏自己心迹,没想到你也有如此坦诚的时候……”说着双手捂住胖脸,嘶声道:“可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说实话呢?”

秦雷依旧笔直的坐着,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但除了我的生死兄弟,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应该说真话的人。”

李四亥抬起头,已经泪流满面,哑着嗓子道:“何必呢?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糊弄呢?你让我如何自处啊?”

秋风把虚掩着地车窗刮开,又吹到两人身上,让两人感到一阵寒意,不禁都紧了紧衣襟。

秋天确实来了。

李四亥晃晃悠悠的起身,往车门走去。到了门口,又缓缓回头问道:“倘若当初是我作了钦差,你会不会杀我呢?”

秦雷摇头道:“你没资格做钦差。”

李四亥一阵干咳,扶着车厢壁道:“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秦雷生硬道,见李四亥失望的弓身下车,终于还是不忍道:“我不相信你会接这个差事。”

李四亥闻言身子一颤,旋即又放松下来,点点头,离去了。

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