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二五章 相府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日过中天,车队没有马上去东城相府所在的三公街,而是就近找家饭馆吃了个饭,又歇息一阵子。等到未时才往东城去了。

申时一刻,三公街。

秦雷不免要把它与齐名的大将军街做一番比较。不同于大将军街那深灰色玄武石铺就的广场般的路面,三公街虽然没有那么宽,却是用更名贵的汉白玉铺就,纤尘不染、高贵肃穆。道旁植着苍松翠柏,比大将军街少了几分杀伐之气,多了一些深沉稳重的气息。

马车到了相府门口,透过车窗,望着高大且浮刻着无数云纹的鎏金朱红大门。门下是高高的白玉阶,还雕着麒麟、乌龟等叫不上名字来的小动物……或者应该叫瑞兽吧!就连门口那对狮子都金光闪闪,看起来值钱得很。

秦雷想起齐国的丞相府,那千年古槐覆盖下的鎏金朱红大门,还有那对睥睨众生的石狮子。不由感叹道,论起摆谱来,还是齐国人更在行。没有那么多的雕栏玉砌、没有那么多的浮夸摆设,仅仅靠一棵冠盖似的千年古树,即彰示了主人高贵的身份,又点名了家族的悠久气运,着实比单纯堆砌财富摆谱高明得多。

“又不是幼稚园,画那么多乌龟蛤蟆干什么?”秦雷小声嘟囔道。

“王爷有何吩咐?”石敢没听清秦雷的话,凑上来问道。

“没事,去叫门吧!”秦雷挥挥手。不想跟他解释‘幼稚园’是个什么东西。

石敢点点头,下车到了府门前,门子便笑脸迎了出来,谄笑道:“恕小人眼拙,怎么看不出是哪家大官人?小人真是该死……”

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但那是对一般官员说的,门子见车队气派、护卫森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来了大人物了,那里还敢端着。

石敢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名刺。递到门子手里,淡淡笑道:“麻烦这位大哥通禀一声,就说文侍郎在南方时地同僚前来探视。”

门子双手接过名刺,也不敢要孝敬,点头哈腰道:“您老门房里奉茶,小的这就进去通禀。”

石敢点点头,从袖子里捻出一张宝钞。微笑着递到门子手中,矜持道:“拿去喝茶吧!”给门子赏赐是不成文的习俗。但若是门子应下来之前就送上,便是自承卑鄙,乃是孝敬之意。而等门子应下来之后再送上,便是打赏之意。两者代表的贵贱是不同的。

门子的笑容更灿烂了,心道,瞧人家这气度,真会办事。说着点头哈腰地把石敢请进门房。吩咐手下好茶伺候,这才捧着名刺跑进去通禀。

穿过三重院落,到了大少爷所住地‘枫仁院’,进去后却发现大老爷也在。

文彦博坐在书桌后,对面是正襟危坐的文铭义,文侍郎穿一身绿色地长袍。比在南方时消瘦了许多,颧骨高高的突出,双眼也显得大了很多,而且明亮的很。

文彦博忧心重重地望着一本正经的儿子,折腾这么久,终于让他打消了轻生的念头,看起来也恢复了正常。但日子久了,文丞相却发现,自己最得意的儿子不太对劲——原本温文尔雅地文侍郎时常莫名其妙亢奋、还有些神经质,说出话来云山雾罩、三六不着。

今天睡到午时起来。文铭义便穿的整整齐齐。要去衙门上班,下人拦都拦不住。只好把文老爷请来。文彦博好说歹说,文铭义也不答应在家休息,反而正色训斥自己老子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父亲身为国之股肱,辅宰天下,受尽君恩,享尽荣华。正应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么能大白天在家里呆着呢,还不速速去衙门做事?”说着痛心疾首道:“自从孩儿回来,就见父亲三天打鱼两日晒网,真让孩儿为您感到羞愧。”

文彦博差点背过气去,却没法跟他生气,只好满嘴苦涩道:“文侍郎,本相今日是来听你汇报的,我们书房办公去吧!”这才把文铭义哄进去,两个人坐在那大眼瞪小眼。

文彦博被儿子直勾勾地盯着,不仅不知该说什么好,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搁,他甚至觉得倘若有道地缝,自己必然会钻进去的。

正尴尬间,门子进来把拜帖送上,才让文老头有些事情做。

接过淡蓝色的拜帖,打开一看来人姓名,文彦博猛地一拍桌子,勃然作色道:“他来做什么?挑衅?看笑话?”说着双手扯住拜帖,想把它撕碎。“休想老夫见他,除非他出殡的时候!!”老头子咬牙切齿道。

却被对面的文铭义按住双手,严肃道:“父亲大人,您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这样对别人地名刺呢?传扬出去,我们文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说着一根根掰开文彦博的手指头,把皱皱巴巴的名刺夺了过来,也不管老头子吃人的目光,用胳膊把那纸片撸平了,这才双手捧起来,一字一句读了起来。读完后,一脸嗔怪地望着老爹,沉痛道:“父亲大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位王爷呢?而且人家是来看孩儿地,莫非孩儿连交朋友的自由都没有了么?”|||||

说着站起来,对低头闭眼的门子拖长声音道:“随我接客去……”便离了书房,扬长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文彦博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竟然双目通红起来……

……

秦雷一脸怪异地望着朝自己恭敬叩首行礼地文家老大,干笑道:“文侍郎别来无恙啊……”

文铭义磕完三个响头。仍趴在的上恭声道:“劳王爷挂心,下官很好,非常好,从没有过的好!”

秦雷直感觉浑身鸡皮疙瘩,打哈哈道:“那就好哈!文侍郎还趴在那干什么?”

“王爷未让铭义平身,故而铭义不敢造次!”文铭义一字一句道。

秦雷不由暗暗警惕。心道:这家伙比在南方时更看不透了。也是,那么大的槛都过来了。定然已经今非昔比了。我要小心应付才是。

想到这,秦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试探道:“若是孤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径直进去呢?”

“下官就这样跪着,等王爷出来!”声音坚定,让人毫不怀疑他的决心。

秦雷闻言哈哈笑道:“好一个无喜无忧,文大人确实比在南方时更长进了。起来吧!”

“谢王爷不杀之恩!”文铭义冷不丁冒出一句,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垂首站在门边,请秦雷进宅。

秦雷暗暗咽口吐沫,心道,这人在讽刺我当初羞辱于他,与杀了他并没有什么区别。好锋利地言辞啊!守则稳如泰山,攻则利如长剑。端地是好功夫!我当要小心应付才是!如何答复呢?

心念电转,秦雷顿时想出七八种回答,正要从中挑出一条攻守兼备地回答。便见文家老三从院子里匆匆出来,先是狠狠瞪秦雷一眼,却不理他,而是哄孩子一般对文铭义柔声道:“大哥。咱们该回去吃药了!”

本来一脸严肃地文铭义一听说‘吃药’两个字,顿时垮下脸,委屈巴巴道:“苦……”

秦雷脑门子立刻见汗,心道,不会吧?又听文铭仁继续道:“不苦,加了冰糖了,而且吃完药,还有糖葫芦吃呢。”

文铭义这才眉开眼笑起来,再也不管秦雷,招呼也不打。转身跟着文老三回了里院……

秦雷望着一跳一跳离去地文铭义。下巴差点摔到地上,脸上一阵滚烫。心中哀嚎道:这次丢人可丢到姥姥家了……

按住内心的荒谬感,便要转身离去,他被这个疯子搞得什么兴致也没了,士气最是低落,哪还有心情与文彦博那老狐狸斗上一斗。

他却不知,文彦博此时的士气甚至不能用低落形容,那是相当的低落……

转身刚走了两步,便听到背后有人把他叫住:“隆郡王留步,家父有情。”

秦雷身体一顿,转过来面对来人时,已经是春风和煦了:“原来是文二公子,孤王还道贵府不太方便,想改日再来拜访呢。”从容淡定的声音,与方才的张目结舌判若两人。

单说这份自我调节能力,天下无人出其右。

文铭礼面无表情道:“全赖王爷所赐。我文家定会好好报答。”

秦雷微笑道:“不用客气,你爹呢?”却是不与他聒噪。大家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装样的?

文铭礼怎能感受不到秦雷地轻视,愤愤的哼一声,转身带路,把秦雷引向客厅。

到了客厅,文铭礼迈步进去,秦雷却稳稳地站在门口,微笑与主座上坐着的那个儒雅从容、风度翩翩的老者对视。

文彦博望着从容不迫站在门口的秦雷,恍然以为自己见到了雄才伟略的先帝,他清晰感受到秦雷身上那无比强烈的自信,以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气。那种惟我独尊地气质虽然隐藏得极深,却不能瞒过老者那双看透世情的眼睛。

文彦博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输的不冤,这种人本来就不是文铭义能对付得了的。

好在他还很弱小,文彦博心道。想到这,他沉声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王爷还要老夫起身相迎吗?”

“对。”秦雷微笑道:“公爷迎接一位王爷,并不掉价。”

“放肆!”文铭礼低喝道,还要说下去,却被他老爹阻止了。

“呵呵呵呵!按说如此,”文彦博也不恼,含笑望着在门口纹丝不动地隆郡王。倚老卖老道:“但老夫乃是太子太傅,忝为诸皇子师,似乎当得起五殿下进来一拜吧!”

秦雷也呵呵笑道:“文丞相所言甚是,只是天地君亲师,君在前,师在后。孤为陛下之子,文相在孤面前便是臣下。文相当先行君臣之礼,孤再行师生之礼。”

文彦博一时语塞。呵呵干笑道:“年青就是好啊!心思机密,反应也快,嘴上还不饶人。真让老头子羡慕啊!”

一边地文铭礼冷冷插嘴道:“不过是墙上芦苇、山间竹笋而已。”|||||

秦雷虽然不知道文铭礼在骂自己什么,但总归不是好东西,因而根本不搭理他,只是对文彦博奇怪道:“文相。您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怎么大人说话,贵公子老是随便插嘴。”

文彦博面色转冷,沉声道:“王爷所言老夫不敢苟同,吾与太后是一代人,我的儿子便是你的长辈,您肆意贬低犬子,未免有些大放厥词之嫌。”

秦雷摇头道:“文相与伯赏元帅怎么称呼?”

“这个……”文彦博搞不清他葫芦卖的什么药,奇怪道:“怎么扯到伯赏世兄身上去了?”

秦雷笑道:“您既然称呼伯赏老哥为兄。孤这个伯赏大哥的结拜弟弟,自然也要腆着脸叫您一声老哥哥了……”

文彦博闻言表情一阵呆滞,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阻止了文铭礼的反唇相讥,沉声道:“王爷嘴上功夫着实了得,老夫领教了。但老夫教你个乖,没有十成十地把握。还是不要轻启挑衅的好,尤其是在你求人地时候。”

“否则便是图逞口舌之利而已。”文彦博声音转冷,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送……客……”他把秦雷叫进来,本来就是想好好羞辱一顿地。就算说不过他,文彦博也立于不败之地。因为秦雷只要进来了,便失去了主动。无论他嘴上沾了多大便宜,到头来被硬生生撵出去便是个颜面扫地。

文铭礼一脸幸灾乐祸地走到秦雷面前,抬手道:“王爷,请了。”

秦雷根本不看他,也哈哈大笑道:“文丞相可敢与孤打个赌?孤只要说两个字。文相就得乖乖自食其言。把孤重新请进去。”

文彦博呵呵笑道:“哦!老夫倒要听听。到底是两个什么字,有这般威力。”

“听好了,”秦雷清清嗓子,吐出两个字道:“念……瑶……”

屋里一阵沉默,文铭礼见他爹不说话,以为文彦博没听懂,嗤笑道:“捻药?就是摁药也不行,王爷请吧!”

秦雷点点头,客气道:“不劳远送。”说着转身便走。

“等等……”屋里传来文丞相沉重地声音:“老臣有请隆郡王殿下。”

文铭礼面色一下子灰败下来,傻傻地望着秦雷从身边走过,他搞不懂这两个字怎么有如斯威力,竟让老爹真的自食其言……

“请殿下书房奉茶。”文彦博起身勉强拱手道。

“好说好说。”秦雷也不得意,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得样子。

两人便往后堂走去,文铭礼想跟上,被文彦博阻止了。秦雷也同样把石敢留在了书房外面。

书房里,文彦博亲自关上门,坐在秦雷对面,沉声道:“王爷怎么知道这个人地?”

秦雷微笑道:“很凑巧,她曾经给孤王当过侍女。”

文彦博摇摇头,低声道:“这事老夫知道,老夫问的是,你怎么知道她与我的关系?”

秦雷依旧淡淡微笑道:“这不难查出来,毕竟你们又杀人、又抓人,弄出那么大动静,孤王想不知道都难。”他故意说得含糊不清,却是要让文彦博摸不着底细。“念瑶姑娘是文丞相的千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秦雷随意道。

“哎!”文彦博有些疲惫道:“不错,念瑶确实是老夫的女儿,”他倒痛痛快快承认了。“老夫找这个女儿足足找了十六年,却被他娘一句‘送出京了’诳得找遍全国,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真是灯下黑啊……”

秦雷淡淡道:“想不到丞相真是爱女心切啊!”

文彦博突然紧张问道:“你可糟蹋过她?”

秦雷一脸郁闷道:“孤王是个洁身自好的人……”

文彦博这才放心,轻声道:“那就好,那就好。”说着定定地看着秦雷,沉声道:“你这个时候来找老夫,定然是为你家老四的事情来地。”

秦雷点点头,没有否认:“不错,孤确实为了简郡王而来。”

文彦博似笑非笑道:“听说你们的关系并不好,他甚至派人在古城府外伏击过你。”

秦雷呵呵笑道:“文相真是不放过任何挑拨离间的机会,但这次你打错算盘了。”说着一脸坦承道:“我们的关系并不是不好,而是很差,可以说比孤与丞相的关系强不到哪去。”

“那你何必还要费尽心机救他呢?”文彦博问道:“王爷没听过南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吗?”

秦雷心道,终于有个听得懂地典故了,呵呵笑道:“那不一样,就凭他姓秦,孤王就不能让他死!!”淡淡的语气,却让人感觉不可违逆。

文彦博冷声道:“王爷有些过于自信了吧!您把我的长子害成那副样子,难道以为还可以跟老夫心平气和的谈条件吗?”

秦雷伸出一根手指,沉声道:“是贵方先行挑衅的,贵公子倒行逆施,妄图以一人之力对抗南方全体士绅!险些把孤王辛苦换来的稳定局面毁于一旦。况且孤王只是把他请出会场,弄成这个样子,却是纯属意外。”|||||

文彦博眯眼道:“这么说王爷不想对此事负责了?”

秦雷同样眯起眼睛,冷冷道:“不要以为孤王不知道,你与乔远山勾结起来,将孤王的行军路线泄露出来,险些让李家害了孤的性命!”

文彦博捻着开始花白的胡子,一脸挪揄道:“难道你真以为凭一己之力,就能对付得了老夫和李太尉吗?”

秦雷把伸出的食指换成中指,依旧在文彦博面前举着,冷声道:“孤王与你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寻衅在先,孤王也就只好应着了。此事过后,文地武地,孤王全都应着便是。”

不待文彦博答话,秦雷接着道:“但在这之前,孤要老四能活下来。否则……”他不说否则什么,任文彦博自己想象。

文彦博虽然不知道秦雷手势的含义,但感觉极其别扭,闭上眼睛道:“你先把念瑶送来,老夫不相信你。”

“不行,你先放过秦霁再说,孤王也不相信你。”双方僵持起来。

文彦博思酌片刻,沉声道:“这样吧!你先把她送到文庄太后那,等到秦霁地事情了了,老夫自去讨要,如何?”

“成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