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二七章 热血方是真男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马车驶入皇城,在禁宫门前停下,石敢刚要去承天门侍卫那里登记,却被秦雷叫住,“先候着吧!”石敢知道王爷有话要对念瑶姑娘说,命黑衣卫们把马车牵到道边,远远地围拢守卫起来。

秦雷闭目思酌良久,才睁开眼对念瑶坚定道:“孤王改主意了,不想送你进去了。”

念瑶闻言并没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只是双手紧紧攥住裙角,贝齿轻咬着下唇,沉默一会,才幽幽道:“王爷不是说奴婢可以自由选择吗?”

秦雷面色一滞,艰难道:“可孤王知道你不希望走着条路,孤王希望你今后能过的快乐些。”

念瑶用一种近似嘲讽的眼光望着秦雷,轻声道:“难道跟着王爷就会快乐吗?”

秦雷无言以对,他不知道该怎样让这个女孩快乐起来?像对若兰那样对她吗?先不说三个女人已经把他的心塞得满满的,再也找不到加塞的地方,单说难道若兰真正快乐吗?秦雷不敢说。

他见过若兰一闪而过的闺怨、他也忘不掉她偷偷饮泣的背影。完全抛开自己的感受不说,秦雷并不认为跟了自己,她会有多么的幸福。

但自己确实亏欠她很多,甚至差点毁了她的一生。因而经过一路的思想斗争,秦雷决定让她真正的自由选择一次。即使她真想像若兰那样,秦雷也打算认了。

秦雷却没有想到。念瑶只是凄然一笑道:“墙里秋千墙外道,对于现在的念瑶都是一样地。既然如此,何必要去给若兰姐姐添麻烦呢。”

秦雷沉声道:“若是孤王真心邀请你呢?”

念瑶坚定地摇头道:“在王爷身边,总让念瑶想起过往的梦魇,请王爷恩准念瑶离开。”

秦雷叹口气,缓缓道:“那就这样吧!孤会常去看你的。”说着敲了敲车厢壁。马车便慢慢启动,向深宫禁苑中驶去。一刻钟后便到了慈宁宫外。快下车时,在这一刻钟内一直沉默不语的秦雷突然开口问道:“倘若孤王起初只给你一个选项,你会接受吗?”

念瑶缓缓地回过头,认真地望了秦雷一眼,才垂首恭声道:“不知道。”

……

慈宁宫的老太监早在门口接着,知道秦雷是老太后的心尖,哪敢怠慢。嘶声笑着问安道:“奴婢给王爷请安,见王爷身子大好,奴婢悬着地心这才放下些。”

秦雷对这位老太监当日蹂躏如贵妃的英姿记忆犹新,闻言微笑道:“怎么还劳仇老亲迎,让小王面上很是有光啊!”

花花轿子众人抬,说几句中听地话,惠而不费,有时候比打赏等让人记住。尤其是这些不缺钱的老太监。更是喜欢听。

两人热络几句,仇太监这才细声道:“王爷这是来陪老祖宗说话的?”

秦雷点点头,笑道:“正是,还顺便把老祖宗点名要的人给带来了。”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淡淡笑道:“秋凉了,仇老添几件衣裳吧!”

仇太监一脸受宠若惊道:“使不得使不得。老奴哪敢拿王爷的银子,有什么事您吩咐就成,办完了您说声好,老奴就心满意足了。”说着真个往外推。

秦雷笑着拍拍老太监的肩膀道:“仇老只管拿着,孤王的打赏,哪个小兔崽子敢说什么?”

仇太监这才双手接过信封,笑靥如菊花道:“呵呵呵!那老奴谢王爷打赏了。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秦雷哈哈笑道:“哪敢劳烦仇老大驾,没什么事。”说着看了看身后低眉顺目地念瑶,轻声道:“这姑娘对孤顶顶重要。仇老帮我盯着点。别让小崽子们欺负了。”

仇太监万没想到秦雷是为了这事,忙不迭应下,笑道:“包在老奴身上了,定不会让这位姑娘受一定点委屈的。”说着瞪一眼周围的太监宫女,阴测测道:“听见了没有?”

四周的太监宫娥们噤若寒蝉的伏跪在地,显然十分害怕仇老太监。

老太监满意地点点头,又换上一副笑脸,对秦雷恭声道:“太后正在禅堂礼佛,王爷直须进去即可。”

秦雷与他笑着作别,迈步进了佛堂。

老太监吩咐宫女把念瑶带去歇息,自己径直回了房,关上门。坐在床上,从袖中抽出那个沉甸甸的信封,掏出里面的东西一看,忍不住哎呦一声——只见厚厚一摞内府宝钞,全是一万面额地。

老太监颤巍巍地点了又点,最后喘着粗气自言自语道:“五十万两?这五殿下哪是打赏啊!分明是要把杂家买下来啊!”用袖子擦擦额头的汗水,把床上的被褥推开,在床板上摸索一阵子,一截床板便翘了起来,露出里面的大铁盒子。竟然与襄阳湖水寨,楚落将军房中的暗格如出一辙。

仇老太监从怀里掏出钥匙,捣鼓一阵才把铁盒子打开,顿时满屋子地珠光宝气。仇老太监把这五十万两宝钞放好,又从里面掏出一个账本,把这笔款子记下来,再一番算计,这才喃喃道:“二百二十七万两,再有二十三万两就成了……”|||||

……

且不说老太监数钱,单说隆郡王进了禅堂,却没有看到佛像,只看到老太后坐在蒲团上,手中拿串念珠,面前一炉檀香,再就是对面的另一个蒲团,仅此而已,别无他物。

秦雷径直到另一个蒲团上盘腿坐下。学着老太后的样子,闭上眼睛,正襟危坐起来。

祖孙两个就这样相对而坐,整整一个时辰没有说一句话。整个禅堂中静极了,起初还能听到秦雷的呼吸声,到后来这声音越来越悠长、越来越轻微,直到微不可闻……

秦雷感到自己渐渐脱离了肉体。站在空中沉静注视着自己的心灵。那些犹豫的、怯懦的、肮脏的、卑鄙的、贪婪的……各种隐藏在心灵深处地丑恶,在这种注视下无所遁形。渐渐地冰消雪融,只剩下一颗赤子之心,前所未有地安宁。

文庄太后缓缓睁开眼睛,秦雷也似有所觉地张开双目,与老太后相视而笑。

文庄太后慈祥地望着自己的小孙子,温声道:“你的心可静了?”

秦雷点点头,微笑道:“孩儿已经平静了。”说着有些奇怪道:“方才奶奶一直未曾睁眼。怎会察觉孩儿内心的躁动呢?”

文庄太后微笑道:“凡大智慧、大定力、大慈悲者,皆可习得他心智通。”

秦雷顿时感觉毛骨悚然,强笑道:“孩儿心里想什么,奶奶都知道吗?”

老太太慈祥地点点头,却让秦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试想一个老妖婆坐在你面前,即使是你最亲地人,也免不了心中惴惴。秦雷使劲咽口吐沫。涩声问道:“奶奶可知道孩儿现在在想什么?”

文庄太后闭目沉吟片刻,缓缓睁开眼睛,微笑道:“你在想:千万不能让那个老妖婆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秦雷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一脸苦笑得望着文庄太后,委屈道:“奶奶骗人,不来这样的……”

文庄太后抿嘴笑道:“与文老贼斗智斗勇不落下风的隆郡王殿下。竟被一个老婆子骗了,是不是感觉很丢人啊?”举手投足间,还能看出年青时颠倒众生的淡淡痕迹。

秦雷很肯定道:“奶奶年轻时一定很爱骗人。”

文庄太后也不否认,微笑道:“人之所以被骗,是因为心有破绽,有忧虑、有欲望、有牵挂、有羁绊,才会被人所趁。”

秦雷苦笑道:“人之所以是人,便是因为有欲望,谁不渴望成就,谁不渴望爱恋。谁不渴望财富。若是完全超脱,也不是人了。”

文庄太后微微颔首。沉声道:“功成名就乃是对持续努力的奖赏,但过度追求便是钻营;男欢女爱乃是天地之道,本身并没有错,但过度迷恋便是荒淫;财宝玉帛可以带来舒适的生活,本身也没有错。但过度追求便是贪婪。”

秦雷肃然道:“关键在度。”

“凡事皆有度,过而尤不及。”文庄太后赞许道:“一个人若是十八岁地时候,便开始学着思考,总是可以比别人少犯点错的。”说着,双目光彩一闪道:“到了你这个层面,比的是少犯错,而不是多建功。”

秦雷闻言叹息道:“确实如此,再多的功劳,也不能给孩儿带来更多的荣耀。若想更进一步,反而要靠对手犯错。”这话说得模棱两可,怎么解释都可以。可以当成他说的是与两巨头地斗争,也可以当成他说的嫡位争夺。

文庄听了,微笑着看了秦雷良久,才沉声道:“孩子,你现在位于人生的三岔口上,不知不觉间,你便会迈入其中一条,并与另一条越来越远,永远不能相交。”

秦雷双生撑住膝盖,轻声问道:“孩儿面前是哪两条路呢?”他记得两三天前,自己刚给念瑶指出了两条路。而现在竟然轮到自己选择了。

文庄太后面色沉静,将手中的念珠轻轻划动道:“你可以选择疯狂,疯狂地战斗下去,这是一条平坦的大道,许多貌似美好的东西都明晃晃的摆在大道旁,等着你去采摘。但你不知道这条路会带你走向辉煌,抑或是走向毁灭。而且你将失去很多东西,甚至是你原本最珍视的。”

秦雷点点头,没有说话。便听文庄太后继续道:“你也可以选择清醒,清醒的面对诱惑和挑战。这是一条充满迷雾地小路。你看不清未来,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只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有一天迷雾散去,你会发现路地尽头是光明地未来。”

秦雷的脊梁挺得更直,沉声问道:“皇祖母希望孩儿怎么走?”

文庄太后慈祥笑道:“自己地路自己走。”

秦雷执拗道:“孩儿请求皇祖母指点迷津。”

文庄太后无奈笑笑,把手中念珠撮动几个。温声道:“你这孩子啊!奶奶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也拿不定主意。作为祖母,奶奶当然希望你能时刻保持清醒,安安稳稳,守得云开见日出。但作为太后,却希望大秦的隆郡王殿下能勇敢的战斗下去,用手中剑,为我大秦。也为你自己,劈出一条宽阔地路来。”|||||

秦雷若有所悟道:“皇祖母可是看到了危险?”

文庄太后双目中突然神彩湛然,定定地望了秦雷片刻,那种神彩才渐渐黯淡下去,她有些萧索道:“奶奶老了,不是当年了,无法再为你们兄弟几个撑起一片天了,若是有一天。真地天塌下来,你们是撑不住的。”说着叹息道:“若是再给你十年,甚至五年,你便可以代替奶奶为你的兄弟们撑起这片天来。可是天不假年啊……”

文庄太后的话,让秦雷感受到浓重的危机感,他又有了久违的棋子感觉。沉重喘息一下。低声问道:“父皇呢?他难道不能庇佑大秦皇室吗?”

文庄太后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淡淡道:“你父皇有自己的考虑,选择自然会与你我不同,若是你把指望放在他身上,会失望地……”说完这句话,文庄太后的情绪便低沉下去,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无法自拔。

见太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秦雷也识趣的住嘴,又坐了一会。便托辞拜见母妃。起身告退了。

快出门时,枯坐在蒲团上的老太后突然沉声道:“小心文彦博。”

待秦雷惊讶的回过头。老太太却又进入神游状态,再不说一句话。

秦雷只好怏怏地退了出来,谢绝了仇太监相送的好意,自己慢慢踱步走在通往瑾瑜宫地石径上。

秋风一起,整个世界便失去鲜亮的颜色,即使有高墙挡着,禁苑里的花草树木也开始渐渐萎靡。顽强的如松柏,仍艰难的保有那份不再清亮的绿,而脆弱地如桃李,早已经落光了叶子,露出光秃秃的枝头,瘦骨嶙峋,风采全失。

秦雷漫无目地向前走,脑海中仍在思索着方才太后的谈话。他承认,这位老太太眼光毒辣、见事极明,他确实面临着人生的选择,是高调与李文两家抗争,还是低调隐忍,默默发展实力?

平心而论,低调隐忍更符合当前敌强我弱的态势,秦雷也相信,凭自己现有的实力,收起羽翼,严阵以待,是不会遭到灭顶之灾的。到时候养精蓄锐,坐山观虎斗,待到两败俱伤再出来收拾局面,算是最稳妥的法子。

但那样必然会因为自己的不作为,让许许多多依靠自己地人受到伤害,如石猛庄蝶儿夫妇,如胥千山,如薛乃营,还有数不清为自己服务,把前程系在自己身上地人。

想到这,秦雷便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了,虽然与两巨头抗争,依然要死很多人,甚至连自己也很可能被填进去。但这样至少抗争过、虽死无怨。

“相信他们也不会怪我的。”一片黄叶从树上落下,正好被秦雷伸手接住,一攥拳,便把那没有水分地枯黄树叶,捏地粉碎。再张开手,枯叶化成的齑粉便扑扑簌簌地被秋风吹走,连一丝残渣都没剩下。

“只是馆陶又要说我太冲动了。”想到这,秦雷微笑着抬起头,却发现周围景致变换,已经没有了假山花草,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杨树,以及平整宽敞的黄草地,却是早出了后宫,进到了华林苑。

秦雷对身后跟着的石敢嗔怪道:“方才路过瑾瑜宫,怎么没提醒我?”

石敢一脸委屈道:“您从慈宁宫出来,没走几步,就往华林苑拐过来了,属下还道您要去看永福公主呢。”

秦雷哼道:“我看你想去看你的锦纹妹妹才是真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