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二九章 活土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等永福心情平复下来,两人坐好说话,诗韵奉上香茗。

秦雷这才有空问起永福的身子,永福微笑道:“多亏诗韵姐姐调养,没有往年那般难过了,只是仍没有力气,举箸提笔诸多不易。”

秦雷望向诗韵,她点点头,柔声道:“公主的身子确实比年前大好了,只是因为血气不足,又虚不受补,所以冬里仍比较难熬。”

秦雷想了想,沉吟道:“我在南方时咨询过一位名医,她也是这般说法。而且给过一个法子,李小姐看看可用不。”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信笺,递到诗韵手中。

“李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永福挪揄问道,被秦雷恶狠狠瞪一眼,才委屈巴巴地闭上小嘴,靠在软榻上望着两人。只见两人一般的青春年少,一般的风华正茂,男的俊朗不凡,洒脱飘逸;女的秋水为神,冰肌玉骨,虽倾国倾城,但不见奢华,唯觉淡雅。

虽然心里酸酸,永福也不得不叹一句,真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一对啊!

诗韵接过信笺,先打眼一看,微笑道:“王爷的字大有长进,颜筋柳骨,已得三分神韵,再下去一年,您的楷书便可有所小成了。”虽然从来不以老师自居,但看的出来,她对自己的教学成果还是很在意的。

秦雷呵呵笑道:“都是老师教的好,学生会继续努力地。”用老奸巨猾形容他有点过分。但怎么也算小奸大滑吧!无论如何也不会自摆乌龙,把云裳的亲笔手书拿来给诗韵看。

诗韵淡淡望他一眼,视线便飞快的转到信笺上,但秦雷还是感受到了她目光中的欢欣和赞许。若不是见诗韵陷入沉思,他定然还要再表些天天向上之类的决心。

兄妹俩紧张地望着诗韵,好久才听她沉吟道:“这位前辈高屋建瓴。别出机杼。既然内调效果甚微,借助外力说不定能收到奇效。”说着对永福微笑道:“王爷带回来的法子上说。今年冬里寻一处温泉,再配合着按摩药膳,将公主体内地虚寒之气祛除大半,即使一时不能痊愈,冬里也会好过得多。”

秦雷惊喜道:“真的吗,永福真地不用遭罪了吗?”永福也欣喜道:“诗韵姐,是真的吗?”

诗韵捂嘴笑望着这兄妹两个。肯定地点点头道:“以前咱们的目光总是放在汤药针灸上,却是忘了借助天地自然,民女觉得这法子七成管用。”

秦雷爱怜地揉揉永福的小脑袋,哈哈笑道:“太好了,诗韵说管用就一定管用,”说着,心里向南方那位名医作个揖,道声抱歉抱歉。然后大包大揽道:“找温泉这事就包在大哥身上了……”话音未落,却见永福和诗韵吃吃发笑,一时摸不着头脑,弱弱问道:“怎么了?”

永福娇声道:“大哥真笨,咱们家的温泉别院离着中都又近,温泉也是大秦首屈一指的。干嘛还用费劲去找啊?”

秦雷尴尬地笑笑,按在永福脑袋上的大手稍微加紧,宠溺道:“那就去温泉山庄吧!自己家的地方,住着还舒心。”

永福小手轻轻掰住秦雷的指头,把他的大手从自己头上拿开,瘪嘴道:“都把永福的头发弄成鸡窝了。”说着却不撒手,抓着秦雷的大手,祈求道:“大哥与我们同去吧!反正你本来也要疗养的。”

秦雷本来打算去京都西面三十里地荣军农场休养生息。却也不忍心拒绝妹妹难得的请求。正在沉吟权衡间,便听永福加码道:“诗韵姐姐也去哦!”诗韵大羞。便要给永福呵痒,两女笑作一团。

诗韵那无限美好的背影倒把秦雷看的一呆,点头道:“好吧!我去跟父皇说说。”温泉山庄在中都西南方向,离着荣军农场十几里的距离,与美人在侧带来的欢愉相比,倒也不是不能克服。

永福自然高兴异常,兴奋地小脸通红。就连素来沉静的诗韵也不禁喜上眉梢,让秦雷不再后悔自己的决定。

三人商议一下行程,见永福已经有些乏了,秦雷便起身告辞。永福留他用饭,秦雷笑着谢绝道:“还是去瑾瑜宫吧!不然就太不孝了。”听秦雷这样说,永福只好依依不舍与他话别。她推说身子不好,不能出屋,便让诗韵代自己出去相送。

两人哪还不知这是永福故意给他们留的机会,秦雷朝永福感激笑笑,先行往外走去,诗韵向永福福了福,便加紧在后面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永福宫,又默默走了一段。直到身影完全消失在碧竹林里,秦雷便放慢了脚步,等诗韵跟上。

望着眉目如画的少女,秦雷轻声道:“也给你准备了份礼物,让石敢送到后面去了,你回去时看看吧!”

诗韵微微点头,轻声道:“谢殿下。”也许是因为方才永福挪揄,也许是深宫大院让她太压抑了。华林苑中的诗韵,却没有小清河画舫上的那个俏公子那般大胆明快。|||||

秦雷也知道她在这里放不开,呵呵轻笑道:“再坚持两天,等出了宫就不必这么拘束了。”

诗韵感激地点点头,对于秦雷可以体谅自己,她还是很高兴地。

把秦雷送到竹林外,直到他登上马车挥手作别后,诗韵才转回永福宫。见永福公主已经睡下,诗韵便轻手轻脚回了房间,只见桌上多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琴匣。

诗韵歪歪头,幸福地笑了。方才在外面,见了秦雷给永福精心挑选地礼物,虽然不可能表现出来。但女孩地心里还是有小小的失落。此时终于见到属于自己地礼物,竟然也是一具古琴。诗韵便明白,秦雷在告诉自己,她和永福公主在他心中是一样重要的。

至于里面到底是架什么样的琴,诗韵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秦雷心里有没有自己。怀着这种愉悦的心情,女孩反手掩上房门。轻快地走到桌边,嘴角微微上翘。眼睛也眯成新月一般,伸手轻轻抚摸着琴匣。

终于忍不住伸出双手,缓缓打开琴匣,一张枣红色的古琴便映入眼帘,望着琴上“桐梓合精”四个秦篆小字,诗韵必须要紧紧捂住小嘴,才能让自己不发出惊呼来。

‘绿绮’!竟然是‘绿绮’!司马相如地‘绿绮’!姑娘自然知道,这也是弹出‘凤求凰’的绿绮,又羞又喜间,一抹酡红浮上如玉的面庞。

……

而那位一次送出两把绝世名琴的隆郡王殿下,正在一脸肉痛的对属下发着牢骚:“知道比给一个姑娘送礼物更痛苦的事儿是什么吗?”

石敢小声道:“是给两个姑娘送礼物……”

秦雷摇头道:“错,是给两个住在一起的姑娘送礼物……”

石敢额头见汗,不敢接话。他知道秦雷为了得到这柄能与‘焦尾’相提并论地古琴,差点派兵打劫了胥家……

好在秦雷这种终日不见银钱的大爷。对身外之物向来看的很淡。等到车在瑾瑜宫门口停下时,他已经忘了自己万金博一笑得壮举,跳下马车把迎接自己的小弟抱起来转个圈才放下。

秦霄拉住秦雷的大手,仰头望向他,甜甜叫声:“五哥,我很想你……”

秦雷哈哈笑着捏捏他的腮帮子。从身后掏出一副精美无比的银弹弓,宠溺道:“这不来看你了吗?”

秦霄一见到漂亮地弹弓,顿时把那点小大人劲抛到脑后,雀跃道:“我要我要!”说着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想要去够秦雷手中的弹弓。秦雷故意逗他,把弹弓举得高高的,让小秦霄踮脚够不着,急得抓耳挠腮,一蹦一蹦地想要抓住那弹弓。

两人笑闹一阵,秦雷才露个破绽。让他夺了去。秦霄双手捧着弹弓。欢呼道:“拿到了,拿到了……”撒欢小兽一样。高兴地不得了。

秦雷劈手把他拦腰夹起,故作凶狠问道:“小子,拿着这件武器,你准备做些什么?”

秦霄拿着弹弓虚射几下,奶声道:“打坏人!”

秦雷好奇问道:“谁是坏人?”

“山阳姐姐,还有她娘,他们老欺负我和母妃。”小七愤愤道。

“秦霄,住口!”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瑾妃娘娘严厉道,说着朝秦雷笑笑,温声道:“别听小孩子胡说,他只是跟山阳闹些小别扭。”

秦霄委屈的瘪瘪嘴,小声嘟囔道:“她们整天来咱们这闹腾……”

秦雷知道深宫里长大地孩子,惯不会不知轻重,定是想让自己这个哥哥给他们娘俩撑腰才会这么说的。想到这,捏捏秦霄的小鼻子,把他放下,沉声道:“放心,有五哥在,断没人敢欺负母亲……还有你个小家伙。”觉得说得有点严肃,秦雷呵呵笑道:“你得多活动活动了,都成个小胖墩了。”

秦霄双手使劲挤着腮帮子,愁眉苦脸道:“没有……”又逗弄几下秦霄,秦雷把两袋铜丸和另一个弹弓递到他手里,吩咐道:“你和你六哥一人一个弹弓一袋铜丸,不许独吞知道吗?”

秦霄认真的点点头,把东西抱在怀里,奶声道:“我这就去找六哥去。”秦雷拍拍他的小脑袋,笑道:“去吧!”秦霄朝瑾妃看了一眼,见她也点头,这才欢呼道:“找六哥去了!”颠颠的跑出了瑾瑜宫。

秦雷这才向瑾妃恭敬地行礼道:“母亲……”

瑾妃娘娘颔首微笑道:“快进屋吧!院子里冷。”

离饭点还有半个时辰,两人便先进屋吃茶说话。秦雷先把从南方带来的几箱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奉上。

对于儿子地孝敬。瑾妃自是非常高兴,命宫人抬到后面去,掩嘴笑道:“你这孩子,南楚宝香斋的胭脂水粉,放在宫中都是稀罕玩意,怎么能论斤往家称呢?”

见瑾妃中意自己的礼物,秦雷也很高兴。拿起桌子上一个大苹果,‘咔嚓’啃一口道:“这是南楚准备卖给咱们大秦一年地量。当时南方大乱。宝香斋地商人便被阻在了荆州府,只求尽早脱手,孩儿就给包圆了。”|||||

瑾妃见他无拘无束的样子,心里百感交集,转瞬又笑道:“都说你在南方是个小霸王,没想到是个欺行霸市地霸。”

秦雷挠挠头,嘿嘿直笑。过一会才好奇问道:“这次怎么没见着沈家舅母?”

瑾妃娘娘面色怪异地看了秦雷一眼,又把视线飞快地移开,勉强笑道:“你舅母家在宫外,只是因为为娘寂寞,时常进宫陪我说话。却也不能总在这里,见不到也是正常。”说着有些吃味道:“怎么,想她了?”

秦雷不好意思笑笑道:“就是每次来都见着,都习惯了。随口一问罢了。”他还真有点想那个让他倍感亲切的舅妈,但见瑾妃神色不对,只道她俩闹别扭了,是以随口搪塞过去。

没想到瑾妃听了却幽幽道:“你该想着她……”

秦雷被瑾妃捉摸不定地态度弄得有些糊涂,奇怪问道:“母亲何出此言?”

瑾妃微微有些慌神,又很快调整过来。轻笑道:“为娘是说你舅母对你那么好,你可不能忘了她。”

秦雷只好把满腹狐疑压在心底,点头道:“孩儿明白。”

瑾妃似乎失去了谈兴,坐在那里有些心不在焉,与秦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秦雷心中别扭,却仍按着性子,与瑾妃陪坐。他感觉对午饭的期待前所未有的强烈,不是因为馋了饿了,而是为吃完了好开溜。

好不容易捱到饭点,宫女请二位贵人偏厅用膳。两人都有些如释重负。起身往饭厅走去。

刚刚拿起筷子,却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有女子的叫骂声,还有小孩的喊叫声,秦雷听了,微微皱眉道:“是小六小七的声音,母亲只管用膳,孩儿出去看看。”

瑾妃娘娘本来也要急着起来,听到这话便重新坐下,微微点头,轻声道:“小心些,别惹出祸端来。”看来她对外面地事情清清楚楚。

秦雷起身撇嘴笑道:“母亲放心,孩儿不是刚回来时那个傻乎乎、什么都不懂的小质子了。”说着转身出了偏厅,往院子里走去。

瑾妃怔怔地望着秦雷挺拔如山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

……

秦雷走到门口,只见院子里已经乱做一团,瑾瑜宫的太监侍卫甚至是宫女婆子,与一群外来的侍卫太监在大门口扭打叫骂的对峙着。那些外来的侍卫太监身后,一个劲装打扮地锦衣少女,正捂着脸,恶狠狠道:“给本宫打进去,找那臭婆娘讨个公道!出了事情本宫负责!”气焰嚣张至极。“不交出那两个小兔崽子,本宫就砸了这破瑾瑜宫!”颇有跳脚骂街的泼妇风采。

秦雷仔细辨认,才认出那是久违的山阳公主,半年多不见,她的身量更高了,似乎脾气也更大了。当初还是亲自动手,现在已经知道派手下出场了。秦雷心中笑道。这时候老六老七从人群中钻住来,跑到秦雷身边,小心翼翼叫道:“五哥……”

秦雷板着脸问道:“闯祸了?”

老六刚要张嘴,老七却抢着道:“不关六哥的事,是我把那婆娘打了。”老六只好低头小声道:“我没拉住他,是我的错……”

秦雷拍拍两个小家伙地脑瓜,微笑道:“只要你们不欺负弱小,五哥就不怪你们。”不知道瑾妃娘娘听到这话,会不会再也不让小六小七跟秦雷见面。

活土匪教出来只能是两个小活土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