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三零章 太监也是有血性的 角先生伤好了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兄弟三人说话的空,门口的冲突愈演愈烈,已经有脾气暴躁的不满足于推搡带来的快感,开始动起了拳脚。

不知道哪方先动的手,反正站在后面的秦雷先是听到‘哎呦’一声尖叫,然后一个尖细暴躁的声音响起:“小杂种,本公公让你知道知道,太监也是有血性的!”紧接着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旋即又湮没在此起彼伏地叫骂厮打声中。

秦雷有意等了片刻,待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时,才出现在大门洞,沉声道:“住手!”

忘情厮打着的双方顿了顿,回头看看秦雷。瑾瑜宫的太监侍卫们认得他,便想停手,却被山阳带来的人趁机一顿老拳,吃了不少闷亏,眼看就被冲进大门。瑾瑜宫有血性的太监侍卫们怎能吃亏,顾不上理会五爷的命令,重新扑上去,与对方战成一团。

秦雷不悦的咳嗽一声,一直在外围旁观的黑衣卫便呼啦啦围上去,带队的许田试了下风向,朝东边一指。站在东边几个的黑衣卫点点头,从斜挎的背包中掏出几个瓷罐,兜手扔进了人群之中。

几乎与此同时,其余的黑衣卫从背包中拿出秦雷在襄阳城头用过的猪头面具,戴在脸上,又从腰间取下包着铁箍的枣木棍。因为进宫无法携带刀枪弩弓,所以他们只得用些钝器权宜,只是没想到今日用在此处正合适。

瓷罐在人群中碎裂,随着一阵白磷的耀眼燃烧。一股股褐色粉尘便从中逸散出来,转眼便覆盖了人群。呛得正在斗殴中地侍卫太监们咳嗽连连,鼻涕眼泪也紧接着涌了出来,哪里还顾得上打架,纷纷抱头鼠窜。

黑衣卫们便如狼似虎的扑上去,也不分敌我,揪住一个便用那鸭蛋粗的铁箍枣木棍一顿暴揍。这些黑衣卫下手分寸极准。别处不打,专朝屁股上的环跳穴下菜。最多两棍子便将其放躺。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旁观的秦霖秦霄张口结舌,激动不已。

几乎是转眼之间,百十号人便被几十个黑衣卫悉数放躺,一个个或仰卧在地或伏趴在地,捂着屁股放声哀号,却没有能再站起来的。

见势不妙。山阳公主便要在几个仆妇的护卫下溜走,刚一转身,却被一群戴着黑色面具手套地黑衣卫拦住去路,倒把刁蛮公主吓一跳,领头的一个哑着嗓子道:“公主殿下留步,我家王爷有请。”

山阳公主冷笑道:“让开,敢当本公主地去路,你们不想活了吗?”

浑身上下包裹严严实实的黑衣人也不搭理。自顾自哑着嗓子道:“公主殿下请回,否则恕我们无礼!”

山阳公主听了顿时火冒三丈,柳眉倒竖,叉着腰肌尖叫道:“本宫就站在这了,看看你们这些谁敢动我一指头。”边上的老婆子也狐假虎威地嘶声道:“冒犯公主可是夷三族的大罪,就算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活腻了。也得为家里人着想吧!快快让开!”

黑衣人们仿佛被吓到了,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山阳公主刚要得意,便听领头那个怪声道:“我们好怕啊!所以才戴了面具,公主不知道我们是谁,就没办法了吧!”说着一挥手,他身后的十几个黑衣人便饿虎扑食般冲上去,把那些仆妇婆子拍到在地。

山阳公主见自己的公主名头不好使了,却不甘心束手就擒。反手从发髻中抽出一对蓝幽幽地峨嵋刺。披头散发、状若疯虎地朝黑衣人们冲了过来。

黑衣人都是识货的,自然认的出这对兵刃竟是喂了毒的!而且怎么说这婆娘也是个公主。假假还算是王爷的妹妹,自然有些投鼠忌器,不敢上前近身,一时间竟被那疯婆娘占了上风。

领头的黑衣人分神看一眼门口,见同袍们已经结束任务,正嘻嘻哈哈的看自己几人地热闹,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咆哮一声伸脚踢在山阳公主翘挺的屁股上,暗赞道:好弹性!脚下便不由放松几分力道,仅把她踹了个趔趄。

四周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家伙,眼光最是毒辣。见山阳公主露出破绽,左右两个黑衣卫便适时挥出手中木棍,恰好砸在山阳握着兵刃的大拇指上。只听她一声惨呼,两根峨嵋刺同时落地。

受到此种打击,山阳身上那暴躁的李家血统开始燃烧,伴随着“哇呀呀……”一声怪叫,李家的外孙女眼看就要抓狂!

这时一个套索从天而降,正好把她套在中间,山阳还没反应过来,那套索已经猛地收起,将她连身子带胳膊一起紧紧地束缚住,又往大门方向拽去。

李家的血统虽好,但要经过艰苦的锤炼才会将潜伏着的巨灵怪力发挥出来。山阳公主飞扬浮躁,学功夫都只学些花架子,怎能吃得了那份苦,因而她只继承了李家的简单粗暴,却没有什么力气,一下子便被拽倒在地,像一捆稻草一般,被人拖着向前。若不是瑾瑜宫前的地面全铺了光滑的大青石,面朝下在地上滑行的山阳公主,定然会彻底毁容……|||||

饶是如此,她也被拖得衣衫破烂、鼻青脸肿。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不一会,她便被拖到了落着厚厚粉尘的场地中央,刚刚尘埃落定地大门前,又被她蹭起腾腾地粉尘。化身拖把的山阳公主顿时又变成了一个褐色地山芋。那些带有强烈刺激性的粉尘打量涌入她的口鼻中,引得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而这咳嗽又吹起更多的粉尘冲进公主殿下大张的口鼻中,再引动更强烈的咳嗽,又吸入更多的粉尘。周而复始,恶性循环起来……

周围在地上哀号地太监侍卫们全都呆住了,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大秦最尊贵的公主殿下,竟然像虾米一样被人拦腰拽倒,又像拖把一样在地上在满是要命粉尘的地上拖着。

但这一幕却实实在在在他们眼前上演,只见那位尊贵的公主殿下在地上剧烈地翻腾咳嗽嘶号着。而那根拽着公主凤体的绳子,依旧坚定而缓慢地向院子里收着。

侍卫太监们忘了呻吟。傻呆呆的顺着紧绷地绳子向里望去,想看看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如此对待大秦的公主殿下……

只见绳子另一头,六殿下和七殿下正在拔河一般,将手中的绳子往怀里收着……原来是皇族内部斗争啊!侍卫太监们哪敢再抬头窥视,纷纷低下头。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用眼角偷瞄场中的一举一动。寻常可见不到如此过瘾的皇族大火拼。

看到这一幕,石敢皱皱眉头,伏在秦雷耳边轻声道:“王爷,是不是有些过了?”

秦雷淡淡笑道:“无妨,上次被孤王揍了,山阳这孩子老实了半年。可见这姑娘不打不长记性,希望这次教训可以坚持到她嫁人。”说着还自我安慰似的小声道:“李家人都很皮实。山阳也算半个李家人,不会有事的。”

石敢飞速一盘算,这位公主还有两年才能嫁人……

好不容易拖出粉尘区,山阳公主的咳嗽声渐渐小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粗重的喘息声,以及满面的口水鼻涕眼泪。

秦雷拍了拍正拉的起劲的老六老七。轻声道:“好了。”两人这才意犹未尽地松了手,停下这段足以让山阳刻骨铭心一辈子的‘拖地时间’。

山阳公主趴在地上,身子不停颤抖,口鼻无力地喘息着。秦雷并不看她一眼,淡淡吩咐道:“叉到一边去,别坏了孤王食欲。”仿佛地上爬的不是一位公主,而是一条癞皮狗一般。说完,便带着老六老七两个进了屋。

屋外,两个黑衣卫上前,一人用一根枣木棍。从山阳公主腋下穿过。就这样将她拖到了道边的草地上,任其呻吟怒骂……

……

秦雷回到饭厅中。吩咐宫女给两位小殿下添上碗筷,自己也坐下端起饭碗,细嚼慢咽的品尝御厨烹制的美味。吃了一会,却见瑾妃一脸担忧地望向自己,秦雷只好放下碗筷温声道:“母亲放心,孩儿自有分寸。”

瑾妃轻声道:“那样对山阳公主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你妹妹。”

秦雷本以为瑾妃会担心如贵妃地报复,没想到她却关心起山阳来了。这样秦雷对瑾妃的感觉大为改观,即使是名义上的,他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善良的母亲。朝她微笑道:“孩儿与山阳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对她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说着指了指自己脑袋,轻笑道:“她,或者说李家的大多数人,是不可理喻的,只有狠狠的教训才能管用。好在李家人都出奇的皮实,她也不例外,倒是不怕折腾。”

见瑾妃还要说,秦雷便重新提起银筷,夹一块水晶皮冻,送到她面前地小碟中,微笑道:“母亲要多吃些皮冻,这东西虽然其貌不扬,但最是美容养颜,不亚于那宝香斋地珍珠粉。”

瑾妃娘娘好笑道:“你这法子头一回听说,为娘倒要试试。若是不灵,小心你的皮。”既然秦雷如此说,她便不再为山阳公主担心。虽然是个逆来顺受地性子,但瑾妃娘娘心中对如贵妃母女也是极为不满的。

秦雷又吃了一会儿,把碗中的白饭扒净,便放下筷子,端起汤碗喝汤。瑾妃见了,柔声道:“大小伙子怎能就吃这么点,再来一碗吧!”说着亲手又给秦雷盛了一碗白饭。

秦雷接过白饭,扒了一筷子送到嘴中咀嚼咽下。这才开口道:“母亲有所不知,孩儿大病初愈,正在恢复期。只能吃个七分饱,多了对身体不好。”

瑾妃点头微笑道:“那就不吃了,我儿身体要紧。”

秦雷闻言一愣,瑾妃问他怎么了,他含笑轻声道:“这是母亲第一次如此称呼孩儿。”通常瑾妃都称呼他为‘孩子’。

瑾妃神色一黯,垂首低声道:“以后都这样称呼你就是。”|||||

秦雷微笑道:“称呼倒无所谓,只要别和孩儿太过生分就行。”这话说得心酸。听得也心酸。瑾妃眼圈微红,沉默良久。才颤声道:“好。”

这个‘好’字一落,母子间的隔阂仿佛少了许多,言语间也亲密了一些,显得更像一对母子,而不是别地什么。

瑾妃似乎也觉得轻松许多,对秦雷说话也没有那么客气了,轻声道:“下次可不能再教两个小东西使坏了。他们还小,分辨不出是非,若是学着滥用暴力,将来伤到无辜就不好了。”看来方才秦雷教唆两个孩子拖拽山阳,让瑾妃很是担忧。

秦雷挑挑眉毛,对正在闷头吃饭的两个小东西清声道:“二位小将军。”两个小戏迷顿时来了精神,一推饭碗,便从座位上弹起。在桌边站定,齐声道:“末将听令!”“末将听里……”秦霄嘴里还有食物,急急往下咽的同时,把最后一个字的韵母也吃到肚子里一半。

“我军的宗旨是什么?”秦雷一脸严肃地问道。

“不畏强敌、保护弱小、专治各种不服!”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道,看来秦雷方才在外面的临时抱佛脚效果还挺不错地。

满意地点点头,秦雷对两个小家伙沉声道:“记住了。武力是用来对抗强者,保护弱者地。若是本帅知道你们欺负弱小,怎么办呢?”

“定斩不饶!”两位小殿下咬牙切齿道。

瑾妃不禁莞尔,见两人对秦雷如此言听计从,也就放心了。

秦雷让两个小家伙继续吃饭,转而对瑾妃轻声道:“母亲与和妃娘娘都是性情温柔之人,在这深宫大院内免不了受些飞扬跋扈之人的窝囊气,孩儿又鞭长莫及。却要让他们两个硬气些,才能护得你们不受欺负。”

瑾妃这才知道秦雷的用心,微笑道:“我儿用心良苦。只是别让这两个小家伙也养成飞扬跋扈的性子便好。”

秦雷摇摇头。呵呵笑道:“飞扬跋扈有什么不好?只要他们两个别学山阳,老拿比自己弱的使厉害就成。”

老六老七一边扒饭。一边支着耳朵听两人谈话,闻言齐声道:“干就干最强的,欺负弱者有个毛意思。”把瑾妃听得一愣,见秦雷在与两个小家伙挤眉弄眼,这才知道,这匪气十足的一句口号,又是出自秦雷口中。

瑾妃无奈地摇摇头,刚要说话,便听到外面一声高亢的暴喝:“屋里的人给我死出来!”

“如贵妃,”瑾妃有些紧张道:“她必是得了消息,前来给女儿报仇的。”

秦雷呵呵笑道:“母亲稍安勿躁,一切有我。”说着起身出去,两个小家伙也跟了上去,瑾妃本想拦着,却见秦雷没有反对,便没有吱声。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这个半道蹦出来的儿子当成了主心骨。

……

秦雷第二次站到门口,睥睨望着石阶下消瘦许多的如贵妃,淡淡道:“别来无恙啊!贵妃娘娘。”虽然她是老大的母亲,但秦雷依旧没有任何好感。

如贵妃见到秦雷,凤目一紧,衣袖中的拳头紧了紧,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道:“是…你……”恨不得将这个给自己带来终生耻辱地混蛋生吞活剥了。

秦雷依旧满面春风的走下石阶,到了如贵妃身前站定。这一年秦雷长得极快,已经比身量颇高的如娘娘高出半头了。秦雷双目中蕴含着难明的笑意,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低头问道:“角先生地伤可好些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