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三二章 上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昭武十七年九月二十一,大雾弥漫中都城。

更鼓未响,夜色正浓,北城的小清河上有微弱的灯光在雾气中闪烁,要靠近些才能看清那是几艘亮着灯的画舫。

秦雷被若兰从睡梦中唤醒,抱着枕头闭眼嘟囔道:“不起,不起。”若兰见王爷孩子一般赖床,强忍住笑,柔声道:“爷,丑时三刻了,再不起就不能按时赶到承天门前站班了。”秦雷把头埋进枕头底下,瓮声道:“这是谁定下的破规矩?干嘛不再早点,子时开,开完了一道睡多好。寅时早朝?这不活活把人的好梦劈成两半吗?”

若兰心道,您跟夜猫子似的睡得晚,可别人都是日落而息,若是子时开,亥时起,那才叫睡一般呢。不过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候,还是得先把这位爷哄起来:“王爷乖哈!等回来再睡他一天一夜补回来哈……”

秦雷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耍赖道:“不去不去,本来就没我什么事,老四哪有睡觉重要啊……”若兰被他弄得一阵头大,这时屋外的石敢又轻轻敲门催促了,若兰只好心一横,趴在秦雷耳边,蚊鸣般轻声道:“爷,你若是马上起来,奴婢今晚就……”一阵嗫喏,却嗯嗯的说不出口。

秦雷呼吸骤停,等待她的下文,好一会才听若兰羞涩道:“都听你的……”

秦雷一下来了精神,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搂住若兰的小蛮腰,双眼瞪得铜铃一般,粗声道:“品箫也可以吗?”

若兰地小脑袋垂得快到胸部了,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便面红耳赤地钻到秦雷怀里,再也不肯抬起头来,却把叫秦雷起床的事情都忘了……

秦雷仿佛被打了一阵鸡血。亢奋的状态一直保持到了承天门外。打开车窗,见外面仍然伸手不见五指。秦雷低声咒骂一句,才问道:“还有多久列班?”

石敢轻声道:“还有两刻钟。您可以先吃些东西点心点心。”因为一些生理方面的原因,秦雷没有来得及在船上吃饭。方才路上颠簸也没法吃饭,直到现在才逮到机会。

秦雷点点头,石敢便把若兰准备好的食盒拿出来,将一小桶熬得稀烂的栗子桂花粥、两盒精致糕点,还有三盘红红绿绿地开胃小菜摆在桌上。

虽然睡得昏天黑地。秦雷也知道若兰子时不到便爬起来,为自己整治这份饱含爱心的早餐。美人情重,即使没有什么食欲,他也不忍心浪费,接过石敢递过来地粥碗,秦雷让他也撑一碗,不要剩下。

两人正吃着香喷喷的栗子粥,便听外面侍卫轻声禀报道:“王爷。三爷来了。”见秦雷点头,石敢赶紧放下饭碗,转身打开车门,将一身白露的三殿下迎了上来。

老三一上车便大呼外面好冷,秦雷以为他没话找话,待借着灯光仔细看时。才发现他已经被冻得脸色发青,还簌簌地打着哆嗦。秦雷这才想起年时万里楼上吃饭的时候,这位爷就不是一般的怕冷,忙把自己的饭碗推给他,微笑道:“三哥先暖暖手,”说着吩咐石敢道:“快给三爷盛碗粥,趁热喝下去就暖和了。”

老三哆哆嗦啰嗦的接过秦雷地饭碗,摇头道:“不用麻烦了,我就用这个碗吃吧!”说着双手捧着粥碗,举起来咕嘟咕嘟喝下去。不一会就把大半碗热腾腾的栗子粥喝下去。舒服的呼口气,把碗递给石敢道:“再来一碗……”

石敢赶紧再给三爷续上。奉到他面前,见秦雷给自己递个颜色,便躬身退出了车厢。老三捧着粥碗,也不废话,急促问道:“怎么样了?能翻过来吗?”

秦雷温声道:“问题不是太大,三哥放心吧!”方才老三吃下秦雷碗里本来的半碗稀粥,却有受赐而食的意思。已经算是很直白的表达出甘居秦雷之下的意思了。秦雷从来不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账,对于别人地诚意,他向来会回报更大的诚意。

老三闻言面露狂喜之色,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道:“真的吗?没有问题了吗?老四能活下来了吗?”

秦雷笑着点点头,语气淡淡道:“我说他死不了,无常也不敢勾他去。就算到了法场上,我也要把他劫出来。”一言一句萦绕着强烈的自信,是现存的大秦皇室中所仅见的。

即使父皇也不能给人这种感觉吧!秦霖心道,虽然秦雷没跟他详细说明,他却完全信了,毫无道理地信了。

这时承天门楼上传来低沉的撞钟声,秦霖笑道:“这是叫站队了”两人便下了车。

望着黑咕隆咚的四周,两人便在打着灯笼的护卫的带领下,往城门楼下走去。

走着走着,秦雷突然小声问道:“三哥,你一般都是什么时辰睡?”

秦霖不知道他问这什么意思,但还是微笑答道:“三哥我是个夜猫子,一般都是戌时初刻才上床睡觉。”|||||

秦雷‘啊’一声,刚要说,我经常子时中刻还不睡。却被秦霖误以为嫌他睡得晚,忙补充道:“若是次日有朝会,酉时中刻便会睡了。”

秦雷干笑一声,不再说话,心中认真思考着,是否要改变自己的生物钟,来迎合这个讨厌的朝会。寻思了半天,他才小声问道:“能不能不来上朝?”

快到百官站班的位置了,秦霖挺直腰杆,双手捧着象牙笏板,踱着方步,一边走一边小声哼道:“除非病的卧床不起或者服丧期间。”秦雷心道,这不等于没说嘛!有心再问,却感到许多双眼睛借着黑暗的掩护,在小心打量自己,只好住嘴,也挺胸腆肚地与老四一道在太子身后站定。

文地左、武的右,皇子王爷站中间。两人刚站定,纠察御史郭必铮便开始唱名。“钱铁歆……”声音洪亮浑厚,让人一下明白他为何在这三品纠察御史上一干十三年。不是因为本事差,也不是不会巴结人,而是整个都察院就找不出第二号形象好气质佳嗓门亮地御史了。

“在。”站在文官队伍中间的刑部左侍郎钱铁歆朗声答道。

“谢至严……”

“在。”钱铁歆身后的刑部左侍郎赶紧答道。

郭必铮一个接一个地往下唱,官员们一个接一个地高声作答,秦雷心中奇怪,微声问身前的老三道:“怎么不叫李浑、文彦博他们。也不叫咱们啊!”虽然之前参加过两次朝会,但那都是奉召上朝,在偏殿等候,并不与百官一起站班,是以秦雷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

老三压低声音,轻声道:“纠察御史是三品官,不便直呼三品以上官长同僚地名讳,所以他先行注目礼。把站在前列的大官儿看一下,做到心中有数,再唱名时不叫这些人,也没关系了。”顿了顿,又补充道:“方才咱们来时,他已经看完了。所以咱们一站好,他便开始唱名了。”

秦雷点头道:“我说来时怎么感觉好多人在看我,原来咱们迟到了。”

两人身前的太子听他两个嘀嘀咕咕起来没完,终于忍不住轻咳一声,回头瞪了两人一眼,小声道:“噤声!”

两人这才缩缩脖子,垂首站立,等着郭必铮唱完名。这郭御史十几年如一日的唱名点到,早已将其升华为一门艺术,只听他不疾不徐、唱到最后时声音也依旧洪亮。丝毫不见疲惫。而当他唱完一个名。朗声道:“寅时到,天门开……”时。城门楼上的黄钟大吕便恰恰敲响,时间拿捏得分毫不差,又不见丝毫急促。让初见这一幕的官员都叹服不已,心中击节叫好。即使是看了十几年的老京官,也依旧会用一种陶醉地眼神,欣赏着郭御史行云流水的表演。

这就是范儿,这就是腕儿。

伴着悠扬的钟吕声,高大威严的承天门缓缓张开,待巨大的吱呀声停下后,文武百官便在太子的带领下,进入承天门、穿过太和门,沿着青云道,步入金碧辉煌的宣政殿之中。

文彦博和李浑领着官员们文左武右,在御阶下按品级站定。太子站在御阶之上,龙椅之下,秦雷和秦霖在御阶的台阶上面对面站定。

伴着一声高亢地“皇上驾到……”,一身龙袍的昭武皇帝龙行虎步走出来,文武百官便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太子带领下轰然跪下。

伴随着山呼海啸的万岁声,昭武帝缓缓迈上御阶,朝龙椅走去。

余光扫见站在御阶右手边的秦雷,昭武帝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高兴,仿佛终于等来与他一同对抗两个老混蛋的伙伴一般。想到这,昭武帝忍不住望了望李浑和文彦博,两人果然还是拱手而立,一点要跪的意思都没有。

“早晚让你们两个一辈子站不起来。”昭武帝心中恨恨道,方才地好心情立时荡然无存,虽然无数次见过这个场景,但每次看到都会让这位大秦皇帝心中不爽,仿佛两根扎在心口的刺一般,面无表情的坐下。

“平身……”见昭武帝坐下,御前太监高声道。

“谢陛下。”呼呼啦啦百官起身,站定后还没来得及听那句‘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却听到昭武帝开口道:“雨田也来了?身子可好些了?”昭武帝前几天给秦雷赐字雨田。

秦雷赶紧恭声道:“回禀父皇,孩儿好多了。”

昭武帝捻须颔首道:“念隆郡王大病初愈,久立不得,赐坐!”秦雷受宠若惊道:“谢父皇!”

宣政殿太监赶紧给秦雷搬个锦墩过来,他再次道谢后。便一屁股坐上,却没有像别人那样只坐四分之一,以示诚惶诚恐。

这个小插曲让文武百官明白了秦雷在昭武帝心中的地位,对秦雷地评估自然也相应提高一些。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兴许是因为方才皇帝横生枝节,多占了时间。御前太监特地缩减了四个字,以求加快节奏。|||||

短暂的安静后。几个准备今日出班奏报的大人互相望了望,京都府尹秦守拙便最先出列,捧着笏板高声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昭武帝微微颔首道:“爱卿请讲。”

又被文丞相多佩服一成的秦府尹沉声道:“启奏陛下,一个时辰前,微臣得到奏报,今日丑时左右。大理寺库房失火,许多档案卷宗被烧……”

“啊?”队列中传来一阵低呼,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许多人事先并不知情。此时一听京都府尹说出,不由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要知今日朝会的戏肉便是宣判简郡王,大理寺怎么就这么巧着火了呢?其中地猫腻用脚趾头也感觉到。

短暂地惊呼后,百官凝神静气。拭目以待,看看这个文丞相口中的‘铁案’会发生怎样地改变?

“哦!”昭武帝一脸惊讶道:“火势如何?可有人员伤亡?”

秦守拙恭声道:“大理寺平日防火措施严谨,再加上今日大雾,空气潮湿,大火很快便被扑灭了。但不幸的是,在卷宗库中整理文书的几位官员却被浓烟窒息而亡。”

昭武帝听了,一脸玩味地望向一个正三品的官员,缓缓道:“曲岩啊!你们大理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勤勉了,还要通宵达旦的整理文书?”

大理寺卿曲岩不敢怠慢,赶紧出列躬身施礼道:“启奏陛下,那几位同僚乃是在通宵准备今日朝会要用到的卷宗,谁想到……”竟然哽咽起来:“竟然殉职了……微臣恳请陛下优抚遗属!”说着跪倒在地上,磕头不起。

昭武帝温声道:“你且起来。朕不会亏待他们地。回去拟个折子递上来吧!”说完。望了望一边的文彦博,文彦博颔首道:“只要不太过分。相府会批准的。”

曲岩自是谢恩不迭,退下不提。

昭武帝又吩咐京都府严查此事,若是人为纵火,必须全力追缉,严惩不贷,还各部府衙门一个太平环境。

秦守拙应下后,也退会班中。

这时候,一个身穿四品袍色的官员捧着笏板出班道:“臣,右佥都御史易惟络有本要奏。”御史要奏报时,必须先说出自己的官职姓名,以示坦荡无私。

昭武帝点点头,沉声道:“易爱卿请讲。”

易惟络大声道:“谢陛下,今日已是九月二十一,但简郡王一案仍未宣判,已经超过陛下当日划定的期限五天了,微臣要质询大理寺、刑部、京都府是否存在渎职?”

昭武帝面色不变,依旧缓慢而威严道:“准,三部亦可自辩。”

他话音一落,京都府尹秦守拙便站出来,拱手道:“启奏陛下,京都府仅负责此案民事纠纷的受理,并不负责对简郡王的直接审理。且这些案子自十日前全部结案,卷宗已经全部移交大理寺,因而本府并无责任,不存在渎职的问题。”

刑部尚书魏筝义也出列拱手道:“启奏陛下,刑部也仅负责此案中的刑事案件,不负责对简郡王殿下的直接审理,七日前悉数结案后,同样将全部卷宗移交大理寺,所以本部亦无责任,渎职一说更是无从谈起。”

昭武帝望了两人一眼,对文彦博笑道:“丞相的手下都鬼精鬼精的,连一点把柄都不给人啊!”

文彦博怎会听不出昭武帝语气中的讽刺意味,他不急不恼地捻须笑道:“咱们再看看曲岩怎么说。”

昭武帝点点头,曲岩便重新站出来,低头沉痛道:“按说是该我们大理寺审理宣判,我们也确实收集了足够地证据。只是……那些证据和负责此案的官员,都在今日子时葬身火海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