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三五章 骄傲的雄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金碧辉煌的宣政殿内,明黄色的帷幔从高高的金柱上垂下,纹丝不动,空气仿佛凝滞一般。

有一头年青的雄狮,站在御阶之上,睥睨着阶下的群狼。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头骄傲的雄狮,名字叫秦雷。这个道,名字叫尊严!

他坚决不能容忍尊严遭到挑衅,他坚决不能容忍荣誉遭到践踏!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有清脆铿锵之声。因而他动了,松开了握着秦霖的手,举在胸前。仅仅这一个动作,便把御阶下的百多名官员齐齐吓得一哆嗦,有人已经偷偷躲在同僚身后,眼神四处飘移,生怕御阶上的暴男猝然发难……

但秦雷没有发难,甚至那俊逸的脸上,依旧笑容灿烂着,他只是将左手在自己衣领上轻轻一掸,动作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从容潇洒,让阶下官员自惭形秽之余,甚至有种自己便是那领上的灰尘,不值一哂,挥手湮灭。

文彦博皱起了眉头,他万万想不到,御阶上的年青人,居然有如此威势,那举手投足间蓬勃洋溢的自信、寒而不露的霸气,都让他从心底感到恐惧,微微抬头,看到大殿之上悬挂的巨大金匾,竟被上面‘建极绥猷’四个大字,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恼火于莫名的怯懦感觉,文彦博轻声咳嗽一下,他身后的弟弟、儿子便带头大声叫道:“请王爷向相爷道歉!”说着。队列还挑衅一般地向前迈了半步!

秦雷用一种狮子看绵羊的眼光扫过百官,右手搭在剑柄上,轻轻的磕动着,终于开口,幽幽道:“让孤向文丞相道歉也不是不可以……”

玉阶下百官的心放下了一半,他们并不喜欢这种以生命对抗强权的感觉,这让他们很没有安全感。但倘若不如此,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文官。如何在这个武夫当道地朝堂立足,如何为他们身后家族门阀撑腰?

因而他们不得不一次次抱成团,用自己地血肉之躯考验着强权者的耐性,虽然一直惴惴于不知什么时候,强权会失去耐性,亮出雪亮地刀锋,剁下他们的头颅。但只要那刀还在鞘中,他们就要继续侥幸下去。好在到现在为止,强权者还能忍得下去。

这次看来也不例外,他们心道。淡淡的胜利喜悦,以及强烈的解脱快感萦绕他们心中,让数百文官精神抖擞起来。

而右边的武官,都流露出或是鄙夷、或是轻蔑的表情,莫衷一是。那些本来对秦雷抱有侥幸的武将也自嘲地笑笑。就失落地低下头去。

谁知秦雷的话只说了一半,百官便听他面带嘲讽地悠悠道:“也不是不可以,等到文丞相见阎王以后便可。”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他们不敢想象,在数百文官的苦苦相逼之下,这位年青的王爷居然没有丝毫退缩。而是寸步不让的针锋相对起来!

“大胆,你竟敢羞辱于丞相大人!”一声尖叫响起,却是文铭礼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暴跳如雷。他不能容忍这个从第一眼就看着不舒服的家伙,总是一副趾高气昂地样子,他要让他颜面扫地,从此在京里抬不起头来,滚回南方去!

这边御阶之上的秦霖也发作了,一步迈到秦雷右边,与他并肩站着。伸手戟指文铭礼。怒骂道:“文铭礼,你敢在朝堂之上羞辱一国王爷。你这是忤逆!”

那边文彦韬也站出来,义愤填膺道:“对于一位为大秦鞠躬尽瘁四十余载的托孤重臣,两代帝师,王爷不觉得您说的话有些欠妥吗?”百官也纷纷附和,但怎么听,怎么都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在里面。

秦雷盯着文彦韬看了半晌,点点头,慢悠悠道:“小文大人说的也有些道理,那孤王就换个说法。”众人面色稍霁。

却听秦雷带着浓浓嘲讽语气道:“那改成,除非等到孤见阎王以后,如何啊?”百官面色一滞,居然被这位肆无忌惮地王爷弄得哑口无言起来。

文铭礼寻思片刻,这才恍然大怒道:“那么说你就是不道歉了?”他为自己没有一下转过弯来,感到十分恼火,对秦雷的愤恨竟又增加了几分。

这时文彦韬也愤愤道:“微臣请王爷为我社稷着想,还是留些余地吧!日后也好相见。若是闹得太僵,实非我大秦之福!”

“说得好!文尚书此乃老成谋国之言,”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秦雷的左边,他朝秦雷微微一笑,便转头对文彦韬道:“但不能光是我们让步,毕竟事情闹到这一步,大家都有责任。是不是啊!文相?”太子并不与喽啰相纠缠,而是直接了当向文彦博问话,手段却要比秦雷秦霖高超许多。当然这也与他尊贵的皇储身份分不开。

秦霖微微诧异地望了太子一眼,而秦雷却还给太子一个微笑。|||||

在御阶下的官员眼中,三位殿下并排站在御阶之上,分明是同仇敌忾、同进同退的意思,又见太子爷给双方搭上了下台的梯子,心里便不由打起了退堂鼓,都希望文丞相能就坡下驴,把事情圆过去,毕竟他们不能总是抱在一起,毕竟他们也无法真真拿那位大爷怎么样。

自从冲突起来之后,文彦博一直一言不发。这是党争的规矩,他这个大头头若说了什么,便是盖棺定论,再也没有挽回地余地。而他心里最清楚,自己这一方,无论与谁比都是处于劣势。若是双方撕破面皮,他们也只有罢朝在家,让朝政陷入瘫痪,这一招可以威胁一下对手。

但这偌大地国家,几日不朝便会陷入一片混乱,到最后还不得他们收拾?因而不到万不得已,文彦博不会拿出这个杀手锏。只是把它藏在腰间,吓唬吓唬对手罢了。

但现在太子问话。他却不能再装哑巴了,捋着胡须,没事人一样呵呵笑道:“陛下,您看这事如何处理?”视线越过了御阶上地三兄弟,落在更高处地昭武皇帝身上。

昭武帝似笑非笑道:“小孩子们胡闹腾而已,文相不要太放在心里去,一笑了之吧!”

这话虽然说得清淡。却足矣让官员们感到震撼,因为龙椅上这位陛下,登基十七年来,从来都是和稀泥、找平衡,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定然不甘不愿的安抚他们一下,最不济也会让秦雷向文丞相道歉的。

未曾想到,这位皇帝陛下今日却如此偏袒自己的儿子。

文彦博闻言眉毛皱起。沉声道:“陛下,这样是否有些欠妥啊?”

昭武帝狭长的双目眯成一条线,毒蛇般盯了文彦博好一会,才一字一句道:“不,朕不觉得欠妥,”两眼突然猛地睁开。冷声道:“朕今天已经同意惩罚一个儿子了,谁也休想再动第二个一根汗毛!”

言毕,霍得站起来,拂袖道:“退朝!”便径直下了御阶,愤然离去。

“退朝……”御前太监忙尖声唱道。

“恭送陛下……”人们虽然都心有不甘,却仍习惯性地躬身施礼道。

……

朝会被昭武帝强势的打断了,文武官员并太子皇子们都面面相觑地尴尬站着,好在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上个月因为隆郡王遇刺一案,陛下就跟两位大佬翻了脸。也曾拂袖退过朝。大臣们还不至于手足无措。

站在武官列首的李太尉终于神游归来,舒服的伸个懒腰。打哈欠道:“腰酸背痛肚子饿,回家回家!”说着便大步往殿门口走去,哪有一点腰酸背痛的意思。

武官们跟着纷纷往外走,有想要留下看热闹的,也被同僚拉去吃酒,片刻便走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三位皇子与百余名文官在大殿中大眼瞪小眼……

昭武帝一走,文彦博的目光便落在秦雷脸上,秦雷也面色阴沉地望着他,右手紧紧攥在剑柄上,再没有方才灿烂的笑容。

太子站在秦雷身边,面色阴晴不定,自从把文彦博的嘴巴撬开后,他便一直这样,让人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文彦博伸出保养细嫩的右手,轻捻下胡须,微笑道:“这回合算打平了,不知道下一回,王爷是否还要靠陛下解围呢?”

秦雷笑了,刀削般的笑容,挂擦的每个人心里一揪一揪的。秦雷动了,他缓缓的迈下御阶,一步步走到文彦博面前站定。

两人相距仅两尺不到,近得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两人就这样笑眯眯的对视着,只是这笑容都让人心寒。

秦雷握剑的手紧了紧,一边的文铭礼赶紧挡在自己老爹身前,色厉内荏道:“你要干什么?”他就看不惯秦雷这种拽拽的样子。

‘啪’的一声清响,紧接着便是文铭礼变调的哀叫声,“哎呦……”众位没搞清状况的大臣们,这才看见文公子那白净的小脸上,已经多了个鲜红的掌印。

未待他们有所反应,秦雷又闪电般的出手,一巴掌扇在文铭礼的另一边脸上。他下手极重,文铭礼又是个文弱书生,哪经的起他这么打,两巴掌便把他的鼻子、嘴角都打出了血,脑子也嗡的一声,懵了。

秦雷并不罢手,仍旧不依不饶地往文铭礼脸上扇着耳光,嘴里还低声骂道:“我叫你墙上芦苇、我叫你山间竹笋……”只见文公子的脑袋随着秦雷地手掌左右摇摆,仿佛小孩玩地拨浪鼓一般,眼看脑袋变成了酱缸,一脸的红绿青紫黑。

直到秦雷扇了十来巴掌,边上地大臣才回过神来。上前拉住秦雷。秦雷本打算连拉架地一起打了,却发现拉住自己左臂的李光远,拉住右臂的是秦守拙,这才停下上身的挣扎,飞起一脚,猛地踹在文铭礼的小腹上,‘喔’的一声。文铭礼便踢得倒飞出去,几个大臣想把他接住。不料那冲劲实在了得,虽然把文铭礼接住了,却被他砸倒了一片。|||||

秦守拙和李光远紧紧抱住秦雷,却听他沉声道:“放开!孤只说一次。”两人不知怎么的,便乖乖听话地松开胳膊,退在秦雷地身边。

秦雷整了整衣襟,看也不看一地的东倒西歪。冷冷地盯着已经退到一边的文彦博,轻蔑道:“下次就没有陛下给你解围了!”说着寒光一闪,腰间长剑出鞘,甩手投向文彦博,把护着文彦博的文彦韬吓得‘妈呀’一声,连滚带爬地逃到一边。

那宝剑正落在文彦韬刚刚站立的地方——离文彦博的双腿仅一尺远,刺透了厚厚地地毯,扎进地砖里两寸有余。犹自颤巍巍的晃动,传达着主人强烈的意志!

文彦博地面孔终于煞白起来,浑身微微颤抖,不知道气得还是吓得。

秦雷轻蔑的一笑,伸出右手中指,比划个文丞相已经见过的手势。这才一甩王袍下襟,转身大步离去。

秦霖虽不知秦雷手势的含义,但也觉得很解气,便学着秦雷的样子,两只手都伸出来,齐齐向文彦博比划个中指,也跟着秦雷往殿后走去。

太子见了这一幕,兀然想起去年腊月,也是在这金殿之上,秦雷戟射了天策将军李清。不由感叹这位小爷真真乃是惹不得、碰不得的爆竹性子。无奈的笑笑,朝诸位大人一拱手。也往殿后走去。

转眼间,殿里只剩下文彦博的文官们,霜打茄子般地杵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双方打和的一局,竟然转眼间被人杀了个落花流水。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郁闷道:“怎么能这样呢?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能说不过就打呢?还讲不讲道理啊?”

秦守拙朝捶胸顿足的官员呲牙笑笑,小声道:“这位爷从来就不是君子,他也从来不讲道理。”

官员一下子垂头丧气起来,哀声道:“那他讲什么啊?”

秦守拙望了望场中的官员,伸出枯瘦的手掌,握成拳轻声道:“拳头!”说着另一只手按在拳头上,抱拳道:“相爷、诸位,下官公务繁忙,就先行告退了。”文彦博点点头,秦守拙便扬长而去。其余官员也有样学样,纷纷告辞出去,离了金銮殿。

偌大的金殿中只剩下文家几个,还有十几个铁杆依旧陪着,显得空荡荡地,也让里面的人不由感到一阵凄凉。竟然连一个根基不稳的小毛孩子都收拾不了,这给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不安的信号——文家、以及它旗下的文官集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承受不了这种令人窒息的讶异,文彦韬开口道:“哥,咱们怎么办?总不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吧?”

文彦博把双手拢入袖中,疲惫道:“消停一会吧!不然还能怎样?罢朝吗?”

“对,我们罢朝吧?”倒是提醒了文彦韬,边上几个文家铁杆也纷纷附和道:“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文彦博摇摇头,轻声道:“不是时候啊……”几人还要劝,他已经艰难的迈开步子往外走去,文彦韬赶紧上前扶住。别人也架起人事不省的文铭义,残兵败将一般往外走去。

待走出禁宫,上了轿子,文彦韬又是捶背、又是顺气,才让文彦博的脸色好看些,他拍拍文彦韬地手,又像是自言自语道:“等来年忙些,老夫会让他们好看地。”文彦韬这才明白,原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现在没有战事、两税也入了库、今年也没钱修河工,甚至连秋闱都结束了,此时正是部府衙门最清闲的时候——此时罢朝对他们来说太被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