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零章 报恩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九月二十八,北风吹,百花杀。一大早,秦雷就带着黑衣卫来到了永福宫。吩咐他们帮着宫娥太监把一个个捆扎好的大箱子从宫中搬到车上,他自己带着石敢进了屋。

一进去,就见到诗韵的小丫头锦纹在那里收拾药材,石敢便有些魂不守舍了。秦雷了解的笑笑,一挥手,释放了情窦初开的侍卫长。石敢满脸通红地跟秦雷道谢,转身却小跑着到了锦纹身边,帮着她忙活起来。

秦雷摸摸下巴,笑着掀起里间的帘子,还没迈腿进去,就听到永福一声惊呼:“不许进来!”秦雷还道姑娘家有什么不方便看的,赶紧闪身出去,嘴上忙不迭撇清道:“帘子挡着,啥都没看到!”

过了好一会,帘子从里面掀开,露出诗韵吹弹得破的小脸,她朝秦雷促狭的笑笑,这才闪身请他进去。秦雷满腹狐疑的迈步进屋,却见永福坐在梳妆台边,双手捂着小脸背对自己,一副羞于见人的小模样。

秦雷向诗韵投去个询问的眼神,诗韵却只是抿嘴轻笑,看来不是什么大事儿。秦雷放下心来,叫了声妹妹,永福羞怯的‘嗯’一声,仍旧不转过身来。

秦雷在永福身后坐下,对给自己倒水的诗韵笑道:“诗韵,咱俩打个赌吧!”诗韵柔声道:“妾身可没有赌资。”

秦雷笑道:“莫急着推辞,先听听什么赌局。再做决定。”诗韵笑着点头,马上就要离了这深宫,让她心情轻松了很多。

“我说我能用一个字让小永福乖乖转过头来,扑到我怀里。你信不信?”

诗韵掩口轻笑道:“王爷又要作弄公主了,诗韵可不参与。”

秦雷刚要再拐她参与,却听永福娇声道:“诗韵姐姐不玩,本公主玩……就不信一个字就能让我转过身去。还…还……”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口。

秦雷拊掌笑道:“与正主对赌更显哥哥我地水平,赌注是什么?”

永福微微一寻思。便娇声道:“人家要去报恩寺的落雁塔,太掖湖的凤栖楼,还有祖山上的立国碑!”小公主已经筹划过很多次出宫后的行程了。

秦雷笑道:“好吧!如果我赢了,你今天都要乖乖听我的,好不好?”

永福的小脑袋认真点了点,还从身后递出一只小手。伸出小指道:“拉钩,诗云姐姐作见证。”诗韵笑着点头。

秦雷与她一拉钩,却触电似地把手弹开,惊叫道:“蛇!”声音凄厉惊悚,把永福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一声,转身扑到秦雷怀里,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腰。瑟瑟发抖。秦雷得意地笑着想把她扶起,永福却颤抖着死活不起来,似乎被吓掉了魂。

诗韵嗔怪的微瞪秦雷一眼,赶紧上前轻拍着永福单薄的背,柔声安慰起来。秦雷也没想到永福反应会这样激烈,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赶紧连忙又是作揖又是赔不是。

诗韵无奈地望向秦雷一眼,心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去,却也对这个大男孩生不起气来。两人好生抚慰永福一阵,她才渐渐抽泣起来。见她没有被吓掉魂,秦雷大喜过望,自我检讨道:“哥就是个欠扁的混球,看我使劲打他!”说着在诗韵又好气又好笑得目光中,双掌一拍,发出啪得一声脆响,仿佛真个拍了自己一掌似的。倒把永福吓了个机灵。哇地哭了出来。

这一哭。让秦雷心疼的不行,温声哄劝道:“是哥错了。是哥输了,今天全听你的,可以了吧?”

“真的?”怀里的小公主头也不抬的闷声道。

“恩,比真金还真!”秦雷认真道。

“不许笑话我!”小公主抽泣道。

“绝不笑话!”秦雷对天起誓道。

“我要去落雁塔、凤栖楼、立国碑!”小公主得寸进尺道。

秦雷虽然开始生疑,却不想再惹哭小妹了,便也答应了下来。

‘好吧’二字刚一落地,便听永福欢喜的娇呼一声,从秦雷怀里爬了出来,兴奋道:“诗韵姐姐,我们要出去玩喽……”

秦雷伸手一拍自己的脑袋,苦笑道:“终生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惹得诗韵一阵轻笑。

秦雷也看到了永福脸上地一对黑眼圈,这才知道她一开始羞于见人的原因。刚想笑,却被永福伸手捂住嘴,凶巴巴地对他道:“不许笑!”秦雷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遵守诺言,永福才松开手,不好意思道:“人家一想到明天可以出宫,心里便像揣了个小鹿一样,一宿都睡不着觉……”

诗韵笑着接话道:“方才我说为公主打些粉底遮住,却不想公主极不喜欢香粉的味道,只好作罢。”

秦雷知道永福长了十四年,从来没有出宫自由活动过,这样激动是很正常的。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温声道:“多穿些。”

|||||

享受着哥哥地溺爱,永福轻轻晃动小脑袋,娇声道:“诗韵姐姐,给人家套了棉裙在里面,冻不着的。”

秦雷惊讶道:“真的吗?怎么看着还是那么苗条?”刚惹了永福,秦雷自然要恭维一番。只是此时的女孩以减一分则瘦、增一分则肥的匀称身材为美,永福的身材在当时来说是太瘦了,他这马屁却派到了马腿上。

永福倒也看出秦雷本意是赞美,虽然心中小小郁闷,却没有生气,只是秀美微蹙着叹气道:“诗韵姐姐,小妹真是同情你,日后可有的是闷气生了。”把诗韵羞得霞飞双颊。垂首蚊鸣道:“怎么又扯上我了……”

秦雷知道永福地良苦用心,若不是她夜以继日地在诗韵耳边这样说啊说啊!让诗韵先是习惯了秦雷的名字、又在永福的疲劳轰炸下消除了陌生、隔阂、戒备等不利于双方发展地负面情绪。而这种念经似地絮叨,终于让诗韵误以为自己是喜欢秦雷的,直到深信不疑,这才有了前些日子画舫上那一幕。如果要问秦雷,他见过最聪明地女性是谁。他一定会说文庄太后。而要问最聪明地女孩的话,秦雷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永福。能让钟天地灵秀的诗韵不知不觉上套。仅永福一人尔。

秦雷哈哈笑着俯下身子,永福便乖乖地趴在他宽阔的背上,搂紧他的脖子。待诗韵把披风给她披上后,永福在秦雷耳边轻声道:“我们出发吧!大哥。”秦雷点点头,笑道:“走喽……”便起身背起永福柔若无骨的身子,朝一边提着个精致小包袱的诗韵笑着撇撇嘴。大步往门外走去。诗韵也微笑着跟了出去。

一辆特制地精美马车已经开到了永福宫门口,见王爷背了公主出来,小丫头锦纹赶紧把锦墩端过来,又打开车门,请王爷公主上了车。

车厢内空间很大,是秦雷日常乘坐那辆的一倍有余。最里面固定着一张大床,铺着崭新的淡粉色撒花被褥,柔软而舒适。诗韵上前先把被褥掀开。待秦雷把永福轻轻放在床上后,她再细心地为她盖好被褥。

永福满脸幸福地望着忙碌的两人,呢喃道:“咱们真像一家人啊……”秦雷轻轻地捏下她的香腮,笑道:“本来就是一家人。”诗韵只能假装没听见这对无良兄妹的疯言疯语。

待秦雷和诗韵在床边的软椅上坐定,马车便慢慢启动,缓缓驶离了永福宫、驶离了华林苑……待出了皇城。却没有直接西去南阳门,而是反方向行去,穿过几条大街,过了三公街之后又行了一刻钟,马车便停了下来。

秦雷对两位姑娘道:“看来是到了,我先下去看看,能不能直接把马车开到上面去。”永福却把他叫住,乞求道:“哥,让我自己走进去吧!”秦雷皱眉道:“你能行吗?”

永福一脸渴望道:“人家第一次出来游览,也想像正常人一样。哥。我求你了,就让我任性一次吧!就一次……”

秦雷望向诗韵,她想了想,柔声道:“若是只游览这一处,倒也无妨。但万万不能再去下一处了。”

秦雷又把视线转回永福,小公主坚决道:“一处就一处,那也比被人抬着四处游览强!”想不到娇娇怯怯地小永福,骨子里却是个好强的女孩。

秦雷知道,若是温泉治疗还不中用,永福的身子便会越来越差,恐怕再无出来游玩的可能。不忍拂了小姑娘的小小心愿,秦雷与诗韵像春天时常做的那样,一左一右架起包裹地严严实实的永福,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一下车,几人便见到一个坐落在十来丈高小山上的寺庙,只见其规模宏大、布局和谐、结构严谨,建筑精美绝伦。站在山下,便能听到庙中佛音绕梁,也能看到袅袅的香火青烟。此时已是深秋,一场突如其来的霜降,把满山遍野的枫树,悉数染红了叶子,从山下望去,那寺庙就像建在一片红色祥云之上,更增添了几分壮观、几许神秘,令人仿佛置身灵山极乐一般。

永福自懂事起便盼着这一天,竟然足足等了十年才得偿所愿,望着这美轮美奂的胜景,自是激动万分,险些掉下泪来。就连秦雷和诗韵两个,虽不是第一次到这中都报恩寺,却依旧被这如画的美景深深陶醉了。原来与你看风景的人不同,你看到地风景也是不同地。

如心有灵犀般的,两人对视一眼。见到秦雷也在望向自己,诗韵羞羞地低下了头。但有种莫名地情愫便在这惊鸿一瞥中酝酿,不同于原来那种懵懵懂懂似是而非,她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是多么享受方才那一眼的温柔。

秦雷却不像诗韵那般害羞,而是大大方方地望向姑娘低垂的侧脸。虽然满脸幸福微笑。却并不是因为欣赏到姑娘那令子周景致熠熠生辉地美丽,而是因为他第一次从诗韵眼中真切感受到了一丝欲语还羞的情愫。|||||

永福轻轻咳嗽一声,把一对泥塑般的男女,从某种甜蜜状态中唤了回来,促狭笑道:“哥哥姐姐还没进寺庙就开始入定了。”把诗韵好一个羞。秦雷却没事人似地笑道:“走吧!我们上去。”说着便与诗韵扶着永福,踏着一块块青石条台阶镶嵌而成的踏步。沿山拾阶而上。

三人也不急,一边欣赏着四周的深秋美景。一边缓步徐行。永福从来没出来过,心情又是极好,见到每一处别致的静观,都会驻足良久,细细品味一番。十来丈地高度,一百丈的山路,居然走了整整半个时辰。

待爬完山路。便见到一座宏伟宽阔地山门坐西向东开着,刻着‘中都报恩寺’五个大字的楠木匾额便悬挂于寺门上端。

寺里主持半个时辰前便被知会,有宫中贵人要来上香游览。老主持自然不敢怠慢,请寺里上香盘桓的香客居士在后院暂避,便领着寺中大小僧人,在门口恭迎贵人。

等了好一会,老方丈才见到两个仿佛从画上走下来的少女,在一个气度从容的俊朗青年陪伴下。徐徐到了门前。老方丈佛法高深,眼中不分男女美丑,只是看了一眼诗韵和永福,便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秦雷身上,这一端详不要紧,便发现这青年仪态中的不凡。只见他身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更兼龙骧虎步、丰神内蕴,怎么看怎么都像一位……

老方丈越看越是心惊,也越相信自己的判断,噗通一声,率众跪下行礼道:“贫僧圆通参见王爷!”

秦雷笑着让他起来,温声道:“此次孤王是陪舍妹前来贵寺上香,老方丈不必拘礼,你们自便就可以。”听到秦雷介绍。圆通老和尚又带着大中小和尚们向永福公主行礼。这才遣散僧众。自己带着秦雷三个往寺内大雄宝殿走去。但见寺内古木参天,气象森严。飞檐凌空,金碧辉煌,永福见了,又是一番暗自赞叹。

沿着松柏常青地正道走了片刻,便到了一个六尺高,水缸粗,插满了点燃着的天竺香的大香炉前,烟气云绕布满上空,香气阵阵令人神清气朗。

绕过这个冒着青烟的大香炉,再行几步,几人到了大雄宝殿前,进了高大无比的殿门,只见殿里金碧辉煌、宏大无比,三尊几丈高的大佛跌坐在高高的莲台之上,受人供奉。

秦雷微微奇怪,趁着老和尚去殿后取香的功夫,凑在诗韵耳边轻声问道:“我听说佛祖不是号称‘天上地下,惟我独尊’,霸道得很吗?怎么还允许另外两位在这一块坐着呢?”

诗韵知道这位爷有些不学无术,心中好笑,刚要开口,却被一边地永福抢了先,微微兴奋道:“我知道,我知道。”诗韵便把这个答疑解惑的机会让给了她。

永福伏在秦雷耳边,小声道:“哥,告诉你哦!可记清楚了。中间这位佛祖便是您说的释迦牟尼佛,也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佛祖;而左边的是东方净琉璃世界的药师琉璃光佛,右边是西方极乐世界地阿弥陀佛。这三位佛祖合起来叫‘横三世佛’,各自掌管一个世界,并不冲突的。”

秦雷这才明白其中的道道,笑道:“原来各有各的场子,小妹懂得真多。”

永福娇媚地白了秦雷一眼,小声道:“叫你多读些书却总是不肯。”见老方丈转回才停下说教。

老方丈将取来的贡香分给三人,三人便并排跪在三个蒲团上,恭恭敬敬的给佛祖磕了三个头,上了一炷香。

秦雷虽然不信这个,但老太后说过,心中有佛,才能慈悲长存,所以秦雷还是心甘情愿的拜了。

待三人重新起身后,老方丈上前笑眯眯道:“寒寺的签乃是中都最灵验的,三位贵人求个签吧!”

不知怎地,秦雷一下子想起前世游览寺庙,被和尚拉着求签地郁闷经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