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一章 观音殿众女求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对于求签这种事,秦雷是不大信的。或者说,若是写着吉祥话、开心的他就信,若是丧门埋汰人的,他是铁定不信。因而对老和尚圆通的提议,秦雷兴趣缺缺,但女孩家的最是相信这些,闻言都满目希翼地望着他。

难得出来一次,秦雷不忍拂了她们的意,笑道:“那你们就去吧!我先去后面走走。”整个寺庙已经被黑衣卫完全控制了,他也不担心几人的安全。两位姑娘知道他素来不信鬼神,也不强求。秦雷吩咐若兰和锦纹照顾好永福公主,自己便出了大殿,往后面的落雁塔方向信步走去。

待他走了,几位姑娘便跟着圆通来到观音殿。先恭敬地拜了观音菩萨,再在备好的铜盆中净手、拭干,圆通便捧着个褐色的大签壶过来,笑道:“此乃观音大士签,共有九十九支,最是灵验。哪位贵人先来?”

两人相互看了看,都有些跃跃欲试,期望抽个上上签,得个好运势;却又心中惴惴,生怕抽到下签,触了霉头不说,还平白坏了心情,就连诗韵也不能免俗。

两位姑娘一阵大眼瞪小眼,永福便回头把在后面与锦纹说话的石敢叫过来,娇声命令道:“那个谁,你先抽抽看看,到底准不准。”石敢前几天刚恶了公主,哪敢再惹她老人家生气,挠挠头,‘哦’一声,便上前三拜观音,净手拭干。接过大签壶,呼啦呼啦摇了起来。没几下,便‘吧嗒’一声,从壶中掉出一根灵签。

石敢便捡起来,双手送给已经坐下的永福,小意道:“公主请看。”永福学着秦雷翻翻白眼,没好气道:“你自己地签。给本宫看作甚?”宁惹小人、勿恶女子,古人诚不欺人。

诗韵见石敢一脸尴尬。笑着接过灵签,柔声道:“我来看看吧!”说着轻声念道:“潜藏自有光明日,守耐无如待丙丁。龙虎相翻生定数,春风一转渐飞惊。”

永福听了,双眼眯成新月,开心笑道:“本公主大人大量,替你个臭石头解了吧!”

石敢哪敢不从。恭声道:“小人洗耳恭听。”

永福促狭的眨眨眼,娇声道:“简单得很,头两句‘潜藏自有光明日、守耐无如待丙丁’的意思是,让你找个见不着光的地方好好藏着别出来。”

石敢一听,郁闷道:“啊!属下还要保护王爷呢,怎么能躲着不出来呢?”

永福强忍笑意,板着脸道:“你要硬是出来。第三句‘龙虎相翻生定数’就是你的下场。”

“什么下场?”石敢咽口吐沫,紧张问道。

永福白他一眼,摇头道:“真是石头脑袋笨死人,‘龙虎相翻’就是说你会在龙争虎斗时被误伤,撞翻……”只见永福小脸绷得紧紧地,煞有介事的样子没有把石敢吓到。反倒把边上一脸紧张的锦纹骇到了,焦急道:“那怎么办啊?签上说怎么结了吗?”

永福诧异地望了她一眼,奇怪道:“他都不急,你怎么急开了?”小永福整日里深居简出,却不知道外面桃花已经开了,杏花也出墙了。

锦纹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低头害臊道:“您和王爷不是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嘛……”倒把一边的石敢喜得合不拢嘴,被锦纹狠狠盯一眼才赶紧闭上,还差点咬到舌头。

但锦纹羞归羞,还是蚊鸣般小声道:“公主……”

永福笑道:“真格格地一家人啊!告诉你那一家人。‘春风一转渐飞惊’只要他躲到春天就可以出来随便飞了。”说完自个却笑得趴在诗韵肩上起不来,弄得石敢和锦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诗韵不忍两人再受作弄。轻笑道:“公主是与你们耍子,还是去解签房找先生解吧!”两人才知道自己被公主戏弄了,却也只能讪讪的笑笑。

石敢接过灵签,攥着到了解签房。不一会,便换了一张解签诗出来,锦纹着急地问道:“先生怎么说?”石敢郁闷道:“里面先生光问了问我求什么,又问了我的生辰八字,便又写了一首诗,就把我撵将出来了。”

锦纹跟着诗韵,学问却比跟着秦雷的石敢要强得多,把那纸片夺过来看,只见上面一首诗曰:“贵人识得金镶玉。好将短事从长事。忠信考悌人之本。惟尔一生殊不愧。”读了读,却是比那签词明白,这才想起来问道:“你问的什么?”

“前程。”石敢老老实实答道。

锦纹心中先是一恼,却又为他知道上进而高兴,再去读那解签诗时,便能看懂里面的意思了,却对自己地水平还不放心。又去求小姐解释,待诗韵也说是那般意思,锦纹才神采飞扬的对石敢道:“你可要忠心耿耿对咱们王爷啊!”说着晃晃小拳头,瞪眼道:“否则饶不了你。”

石敢憨笑道:“这是俺的本分,用不着你教的。”|||||

永福见这签诗似乎有些意思,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又朝锦纹笑笑道:“下一个锦纹妹妹吧!”

锦纹见石敢抽到个好签,心里却早是跃跃欲试,闻言干脆应道:“好嘞。”也学着石敢的样子,拜观音、净手求签,拿到一支,只见上面写道:“月到天心人有望,牛郎巧合属天成。不须辗转求良偶,天喜从人命自荣。”

锦纹的心花一下子怒放起来,却还要扭捏道:“哎呀!人家还没说要求什么呢,怎生说得这么直接?”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诗韵轻笑道:“小丫头满脑子都想些什么,还不去解签。”锦纹笑道:“这个奴婢自个就能解。”但还是乖乖的进了解签房,听一听权威地说法。不一会便满面春风的出来,诗韵知道解了个称心如意,笑道:“给我看看,也沾沾你的喜气。”

锦纹赶紧把手中墨迹未干的纸片奉到小姐手中,只见上面写道:“月老冰人说合成,红丝系就不劳心。百年伉俪成偕老。瓜瓞绵绵启後昌。”不用问,也知道她求得是什么。

永福羡慕道:“你俩倒是抽了一对好签。却也福气的很。”锦纹和石敢赶紧道谢,永福温柔笑道:“谢的是菩萨,谢我作甚。”锦纹接过小姐递回地纸片,小心地吹干墨迹,整整齐齐的叠好,收在香囊中。这才笑道:“公主金枝玉叶,本身就是天下一等一地福气。奴婢能求到这种好签,自然是沾了您的光了。”这小丫头倒会说话,把永福哄得眉开眼笑。

永福又对一直含笑安静站在边上的若兰笑道:“若兰姐姐,该你了。”她们今日其实第一次见,但秦雷早给永福打过预防针,告诉她不要像对一般宫女那样待若兰,是以永福很是客气。

若兰推辞不过,便谢过公主。婷婷袅袅的上前,也求了个签,拣起来双手递给诗韵,恭声道:“奴婢识字不多,请小姐帮着瞧瞧。”诗韵什么人物,怎会不懂若兰此举的含义。微笑接过,亲热道:“你我姐妹相称便可,切莫生分了。”她的热情不是作伪,也许若兰会吃诗韵的小醋,但诗韵是绝对不会吃若兰醋地。

诗韵看着签子轻声念道:“三分而已,何须望奢。人要回家,只待日西斜。”念完便有所得,却无法说出,只能含糊道:“却是一支好签,妹妹去解了吧!”若兰恭敬谢过。也进了解签房。片刻既出。

若兰也得了一张解签诗,请诗韵念道:

“明明一条坦荡路。率履不越梁园行。自然自足,园有作远。

前生未种蓝田玉,忍耐且吟弄瓦诗。先凤已播。可喜可贺。

无男未必真无福,生女也可壮门楣。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读完这诗,诗韵将纸片递还给若兰,见她面色惨白,轻声安慰道:“你家王爷也说了,鬼神扶乩之事,信则灵、不信便不灵,妹妹休要多心。”

若兰勉强笑笑,将那纸片收好,轻声道:“老人常说,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奴婢却要知足地。”

永福心肠软,见不得别人难受,故意开心笑道:“这可是好签,坦荡路、自然足、壮门楣。占了天下九样福,好得不能再好。”若兰想了想,即使自己将来真生个儿子,定然也不会是嫡子,长大却还要去争去夺,辛苦算计。倒不如生个女儿来的轻松。这样一想,也就顺了气,展颜笑道:“谢公主开解,奴婢想明白了。”

永福见若兰高兴了,自己也很开心,转而却又郁闷道:“你们求走了三支,那壶中好签便少了三支,我抽到坏签地机会岂不大了很多?”引得姑娘们一阵轻笑。

诗韵笑道:“公主多虑了,菩萨看诚心的,不是看壶里的签数。”说着大度道:“公主下一个求吧!我在最后总行了吧!”

永福支颐想了想,摇头道:“那不行,这样就是我抢了姐姐的签了,还是你先吧!”两人推辞一阵,诗韵终究还是拗不过永福,先上前拜观音求签。

诗韵捧着签壶晃一阵,掉出一根签,拣起来一看,便见上面写道:“一声莺报上林春。恐是虚声。未必峥嵘。若要峥嵘。还候丙丁。”只觉卦象晦涩难明,一时也看不懂其中含义,便擎着这签,款款到了一旁的解签房中。

这小屋仅丈许见方,内里一桌两椅,桌上摆着纸张笔墨,一个清瘦地中年文士坐在里面。这文士观之四十许,面皮白净、美髯飘飘,虽然身上的青布长衫已经洗的发了白,却仍干净整洁,更增添了几分恬淡写意的味道。

文士微微抬头,瞥了诗韵一眼,待见了诗韵的仪容后。竟然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起身拱手道:“学生怠慢了,小姐快请坐。”

诗韵微笑着款款坐下,将手中灵签缓缓递上道:“请先生为小女子解签。”文士恭敬地接过,借着天窗透下来的光轻声读了一遍,又恭声问道:“敢问小姐求地是?”|||||

诗韵垂首蚊鸣道:“姻缘。”

文士温和的笑笑,又问了诗韵的生辰。拿个小算盘,劈里啪啦算计一番。这才沉吟道:“好叫小姐知道,您求的这签,名唤崔莹丙丁签。说的是崔莺之父,告老回乡未至,中途病而亡。停柩在相国寺守孝,不料被奸人看见,兵困相国寺。十分危急。得张公子派人带书报于白马将军,出兵退贼,後结为夫妇。乃是先凶後吉之签”

诗韵秀眉微蹙,轻声道:“敢问先生,该当如何化解凶险?”

文士捻须道:“从卦象上看,此乃金莺报晓之象,万事当守为贵。五行内丙丁属火。火则旺于夏。到夏天有利。而观小姐八字,五行缺火。正好可以补足,乃是个柳暗花明之兆。虽则凶险,却也不要太过担心,应对法子无他,唯坚持尔。”言毕,提笔在纸上写下一首解签诗。道是:

“莫道春日花开早。须知结果秋来迟。

莫言前路荆棘恶。终为鸾凤筑巢栖。

占得鳌头百事成,逢迎到处不须疑。

从兹修省能方便。福禄绵绵自可期。”

写完后,恭敬地递给诗韵,轻声道:“此卦将会应验于小姐二九年华之时,学生只能言尽于此,小姐好自为之。”诗韵接过,从荷包中取了碎银要给人事,不料文士推辞笑道:“学生解签向来是应验之后才收谢仪地。”

他这番作态却教诗韵心中开始忐忑,心道,这人解的签多半极是灵验。否则怎敢如此托大?却是更信了三分。再不是方才劝解若兰时地心态。收起荷包,起身福了一福。微笑道:“便依先生的,若是来日应验,小女子必将重谢先生。”

文士侧过身子,不肯受礼,神秘笑道:“小姐不必谢礼,若是来日学生有难,还盼小姐记着今日指点之情,搭救学生一会。”

诗韵听得糊涂,待要再问,布衣文士却笑而不语,再也不肯说一个字,只得作罢。

诗韵一边往外走,一边收拾起心情,待到了门口,已经恢复平静。微笑着走回众人身边,永福好奇地想看,诗韵便给她看。看完后,永福笑道:“还好是否极泰来,不是泰极否来,姐姐无需挂怀。”

诗韵笑着点头道:“却也不算太差。”转而促狭道:“这下总该轮到公主了吧!”

永福四下看去,所有人都已经求过签了,却没有能再让地了。心虚的呵呵笑道:“既然大家都求过了,那咱们就走吧!去看落雁塔吧!四摩云之一,想想就让人激动哎……”

见她几次三番推辞,又干脆要耍赖离去,诗韵便知道永福怕了,让她那孱弱不堪地身子给吓怕了,一个不知道何时便会离去的女孩,定然是无比憧憬未来,却又不敢奢望地。

把永福轻轻扶起,诗韵柔声道:“那我们就去落雁塔吧!”绝口不再提求签之事。永福点点头,任由若兰和诗韵扶着,默默走到门口,却又站住,良久不言,最终开口道:“我要求。”又有些自嘲道:“该来的终究会来,逃避有什么用?”

诗韵心道,看这些灵签都不孬,再不济也可以给人希望。却让公主求一个,别留下遗憾,也好宽宽心。想到这,便和若兰扶着她,到了观音像前。

永福轻轻挣开两人的搀扶,咬牙在菩萨面前跪倒,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这些对正常人来说轻而易举的动作,却让她微微气喘。又艰难的捧起大签壶,吃力地摇了摇,因为力道太小,许久却摇不出来。手臂一酸,却没了力气,签壶便跌落在地上,正好弹出一根灵签。那灵签甩去好远,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大殿里,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望着那根灵签,慈祥的笑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