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三章 做人不要太唐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待秦雷回来,想带永福去寺里放生池看看金鱼、老鳖之类的,她却推说身子乏了,便要下山。秦雷见她神色恹恹,怎会不知这妮子被求的签子魇着了,问她又不说。再去问和诗韵和若兰,两人一个摇头不语、一个顾左右而言他。

永福难得出游一次,竟然被这破庙搞得如此败兴!秦雷不禁心头火起。面上装作若无其事,把永福送下山,回到车上休息。等安顿好永福后,秦雷朝若兰丢个眼色,便推说有些公务,让她们先行出发,自己随后就到,便下了车。

不一会儿,见永福沉沉睡去,若兰也找个借口下了车,诗韵心里明白他们要作甚,却苦于是个外人,插不上话。只能忐忑等着,祈祷他们不要闹得不可收拾。

若兰在队伍前头寻到王爷,不消问,便把公主求签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她本是极聪明的女子,虽然读书少些,但记性是好的,竟然把那签词、对话、解签、留诗说得汤水不漏、丝毫不差。

秦雷起初脸色阴沉的吓人,听到后来文士妙语解签时,那怕人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些。但当若兰一脸钦佩地说道,文士测出‘乔云裳’三个字时,他那刚刚舒展的眉头,重又纠结起来。耐着性子听完若兰的讲述,秦雷便点头让她回去。

待若兰走远,秦雷又把许田唤过来,沉声问道:“可有人下过山来?”许田肯定道:“自从王爷上山起。便没有一个人能下山。”对于自己斥候队长的能力,秦雷还是无条件信任地,没有再追问,而是吩咐道:“加强戒备,若有硬闯下山者,格杀勿论!”

“是!”许田领命而去。

秦雷又吩咐石敢在山下照看好小姐们,便对那日在宗正府上受罚的沈乞和‘妖怪’秦卫命令道:“集合本队。跟孤上山!”两人凛然听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报恩寺的圆通和尚恭送了贵客,又吩咐小和尚们做好功课,自己却转到后厢间,进了一个居士住的小院子。

敲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谁呀?”“小师妹,是老衲。”紧接着门便开了,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小脸。竟是那位在塔上惊鸿一现地翠衫姑娘。她对老和尚笑道:“原来是老师兄,快请进。”说着闪身将他迎进房内。

进得房内,除了那位翠衫姑娘,竟还有方才那位中年文士。文士正箕坐在榻上饮茶,神情恬淡从容。身上也换下那件半旧长衫,改穿了一件白色的宽布袍,更显得飘逸随性。老和尚虽然看上去比文士年长不少,却仍恭恭敬敬地行礼道:“老师。”

见老和尚进来。文士笑笑道:“圆通快坐,你小师妹从那位王爷家里顺的君山银针,已经沏不了几壶了。”

翠衫姑娘娇嗔道:“师傅,您又拿徒儿说笑,那分明是…是人家的工钱……”引得文士哈哈大笑道:“好好,那咱们就尝尝徒儿的劳动所得。”翠衫姑娘又是一阵不依。

老和尚却没有两师徒那样的闲情逸致。苦笑道:“徒弟没能帮老师达成目标,怎么有脸喝茶?”又微微紧张道:“外面的王府卫士并没有撤走,看起来似有所图啊!”

文士捏起茶盅清啜一口,待那茶汤入喉,他竟然闭上眼睛细细品味起来,良久才享受地叹口气道:“疏香皓齿有余味,更觉鹤心通杳冥。果然是好茶啊!”

老和尚揪着花胡子,有些焦急道:“老师……”

文士这才睁眼笑道:“老徒弟莫急,外面那位哪怕张牙舞爪,也不会随意妄为地。”说着促狭地望了翠衫姑娘一眼。微笑道:“是不是啊!云裳?”那姑娘便是半月前留书离去的乔云裳,闻言又是一阵不依。竟上前要去拔文士的胡子,却把文士吓得赶紧求饶,好话说了一箩筐,这才作罢。

老和尚微笑看着爷俩笑闹,却不惊奇,他知道老师因着一段往事终身未娶,便一直把小师妹当作女儿来养,师徒俩自然感情极好。

笑一阵,三人才坐定说话,老和尚心中的忧虑却也随着他俩的笑闹烟消云散了,接过小师妹奉上的茶盏,喝了口茶,有些遗憾道:“却是没有让老师与那人见上一面,白费了一番布置。”

乔云裳掩嘴轻笑道:“他最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你们让他做什么,他定然就不做什么。”看那样子,居然颇有些自豪。

老和尚有些不可思议道:“按说像他那样的天潢贵胄,应该最在意这些才是……”

文士摇头笑道:“圆通自然不如云裳了解那位王爷了,”说着捻须悠悠道:“这种人不是不信,而是不愿信而已,其实没有什么差别。”

云裳撇撇小嘴,轻笑道:“怎么说都掩盖不了师傅白忙一场地事实。”她是一点也不为老师惋惜的。|||||

文士喝口茶,朝云裳眨眨眼,笑道:“怎么能算白忙呢,至少知道我徒儿的竞争对手,是一个……”说到这,故意顿了顿,把云裳急得又要动手,这才慢悠悠道:“端庄稳重,温柔敦厚,外圆内方,腹有千秋,实乃为师几十年来仅见。”说着有些惆怅道:“恐怕除了几十年前那人,当世再也无人能企及了。”

云裳听师傅给了轻敌如此之高的嘉许,撅起小嘴不服道:“那他还说我们春兰秋菊呢。”

文士摇头笑道:“为师虽然疼你,却也要你知道,恐怕除了相貌品性你们当得上各擅胜场,别的方面她却略强于你。”

云裳不依地娇嗔道:“还不是师傅你教得不好。反倒说起人家了。”说着又要去揪他的胡子,文士赶紧补救道:“放心吧!她也没有那么顺当,你还是有机会超过她的,师傅永远支持你!”

圆通看的一脑门子汗,心道,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啊!人家还在外面围着呢,忍不住轻声问道:“老师。您为何想见那位殿下?”

文士打趣道:“那臭小子把为师的宝贝徒弟偷了心,为师自然要来看看,究竟能不能配上我家云裳。”

圆通瞪大双眼道:“就为这个?”

文士捻须笑道:“也许……还要这位殿下赏口饭吃。”说着愁眉苦脸道:“为了给云裳和那个混账东西还债,为师已经卖掉了几十年攒下来的全部家当,否则也不会跑到你这来蹭吃蹭喝。”

圆通笑道:“老师说笑了,您只要亮出名号,天下王公还不竞相延请。”说着微微奇怪道:“我观这隆郡王殿下。行事嚣张却又根基浅薄,短短一年时间,居然把大秦地两大巨掣悉数得罪,实在有些自取灭亡的意味,老师怎会看上他呢?”

文士还没说话,云裳先不爱听了,微怒道:“老师兄,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就再也不来你这了。”圆通愁眉苦脸道:“师妹息怒,师兄也是就事论事而已。”

云裳星目微瞪,凶巴巴道:“那也不行,不许说他坏话!”说着为秦雷辩解道:“他常说:‘你看地肤浅都是表象,我深沉的内心却像浩瀚地大海一般难以捉摸’……哎!师傅你们怎么了?”只见文士已经笑趴在地上。圆通地老脸也已经笑成一朵菊花。

文士上气不接下气地笑道:“傻丫头,人家胡说八道你也信,我看你是魔怔了。”

云裳皱眉道:“那他在南方做得事情总不是假吧!师傅你想辅佐于他也不假吧?徒儿可不信您真的是怕我被人欺负了,要做陪嫁师傅。”说了便觉得不妥,羞羞道:“不是陪嫁,……就是那个意思。”

文士笑着摇头纠正道:“师傅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至于要不要端他那碗饭,却还要再看看。”听他这样说,圆通这才放下心。也不再提及此时。

师徒几个正说话间。外面传来知客和尚惶急地声音:“师傅,先前离去的那贵人。又折回来要进庙搜查,说是有南楚奸细。”

圆通沉声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说着望向那文士,轻声道:“老师您看?”

文士似乎毫不惊讶,笑道:“你去应付一下,他若执意要进寺,你拖个一刻钟,就把他带到这个院子里见我。”圆通点头应下,便起身出去。

待他一走,文士便朝云裳笑道:“徒儿,快快把那些家伙什与为师搬到外面去。”

云裳不解问道:“师傅,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要煮茶喝?”

文士捋着胡子笑道:“徒儿这就不懂了,刘玄德为何三顾茅庐,去请二十出头地诸葛卧龙?无它,唯孔明懂得为自己营造声势尔。”

哪知云裳听了,撇撇嘴道:“师傅真奸诈,”却有些胳膊肘子往外拐的倾向,但旋即想到那坏人骗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又嘻嘻笑道:“那人惯会装神弄鬼,师傅怕是要班门弄斧了。”

一番奚落,把白衣文士气的吹胡子瞪眼,笑骂道:“白养了你十几年,还不快些,你师兄挡不住你那小情郎多会儿的。”

云裳这才下地,把师傅的小炭炉,桌椅茶具装在一个大篓子里,提着往外走出去,一边走一边嘟囔道:“师傅真是多此一举,您只要把名号一亮,让皇帝背你下山都行,干嘛还要作弄与他啊?”

白衣卫士怎么听不出徒弟明是夸赞自己,但实际上还是想帮情郎说话,却也只能轻叹女生外向,搬起两把椅子摞在一张小机上,端着也往外走,摇头苦笑道:“世人谬传师傅名头,若是不加掩饰,他倒是高兴了,但恐怕没几天你就要做寡妇喽。”试想公良羽凭着他传人的身份,尚且可以游走三国。畅通无阻;出入宫廷,结交权贵,更不要说他地本尊了。

世人传说南鬼谷北神机,乃是华夏两大智者,皆有管仲乐毅之才,子房仲卿之能。胸有百万兵,腹藏万卷书。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得其一者便可安天下。|||||

这二人常年隐居深山,只是偶尔惊鸿一瞥。却乃神龙见首不见尾地人物,不知这位跑到中都要作甚?

……

圆通和尚到了前院,便见那位王爷负手在天井里走来走去,而他的手下,已经抽刀持盾、张弓搭箭,布满了墙上房上,将寺院围得水泄不通。

老和尚面色变了变。旋即又恢复那副得道高僧的神情,走到秦雷身边,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不知王爷卷土重来,可是游兴未尽?”

秦雷皱皱眉,冷声道:“找人,把那个算命的酸儒给孤叫出来,有话问他。”

老和尚双掌合十笑道:“王爷说笑了,寒寺只有吃斋念佛的居士。却没有算卦占卜的算儒,您要是想问凶吉,还是要去伏羲大街找些相士才对头。”这圆通地脾气却有几分憨直,先是对秦雷存了偏见,又看他如此飞扬跋扈,说话自然没好气。

秦雷瞪眼道:“你这老和尚怪不得这么胖。原来是食言而肥。一个时辰前还要让孤王去求签,怎么现在却又说没有了?”

老和尚恍然道:“原来王爷说的是观音灵签啊!那怎么会是算命呢?那是求签啊!求签不是算命,算命也不是求签啊……”为了完成老师地嘱托,老和尚尽一切可能的多说废话,却不料他在秦雷心中的形象一下子与前世某位高僧重合起来。

秦雷顿时感觉无比头大,摆手叫停道:“孤知道你们这些臭和尚整日念经论禅,把嘴皮子都磨得溜薄儿,一个个能言善辩。且不与你聒噪。赶紧把人交出来……”说着翻脸道:“否则休怪孤王一把火烧了你这破庙!”

老和尚一脸委屈道:“您有要求可以提嘛!不说老衲怎么知道?说了老衲才会知道。知道了才会考虑答不答应,您说是不是啊?”

倒把秦雷惊得一愣一愣,招招手,把老和尚叫到一边。圆通不知秦雷的用意,但老和尚都是非暴力很合作的,闻言乖乖地跟着秦雷到了墙角。

秦雷一把搂住老和尚与脑袋一般粗的胖脖子,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地声音小声道:“至尊宝?”

老和尚双眼迷茫地望向秦雷,涩声道:“王爷怎么知道地?”

秦雷强压住澎湃的心潮,那一刻,他甚至要感谢菩萨姐姐了,刚要说一句:“终于有伴了,同志!”却听老和尚羞愧道:“老衲出家前确实是个烂赌鬼,不过赌运很衰,竟是一次至尊宝也没摸到过……”

“呃……”秦雷太阳穴突突跳起来,闷声道:“大话西游?”老和尚茫然地摇摇头。

“月光宝盒?”和尚继续摇头,秦雷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豆腐西施?”仍旧摇头……

“我打……”醋钹大的拳头便落在老和尚满月般的胖脸上。

“哎呦!王爷,您怎么打人啊?”老和尚捂着左眼哀号道。

秦雷怒气冲冲地又一拳砸在老和尚右眼上,“哦……”一声变调地哀嚎响彻整个报恩寺,把正在后院生炉子的师徒俩惊得面面相觑,转而又继续煽风点火起来……

老和尚一双胖手把整个脸盘捂了个严严实实,呜呜道:“为什么打我?我当了和尚就没再摸过牌了……”

秦雷犹不解恨地左右开弓,一拳接一拳捣在圆通圆滚滚肉呼呼的大肚子上。每一拳下去,都会发出响亮的‘啪啪’声。一边打,一边还骂骂咧咧道:“叫你小子不学好!”

心里却骂道,学谁不好学唐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