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四章 菊花园中,玄德孔明初相会;柿子树下,雨田布衣品香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殴打仍在继续,惨叫唔唔哇哇……

直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和尚从后院冲出来大叫道:“别打我师傅了,我带你们去找他!”秦雷才直起身子,接过秦卫奉上的白毛巾擦擦汗,对抱头蜷缩在墙角的老和尚恨恨道:“算你命好,赶上爷爷身子没劲,若是往日,两拳就叫你去见佛祖!”说着又扬了扬拳头,把老和尚吓得瑟瑟发抖,大叫道:“不敢了不敢了。”

秦雷这才哈哈大笑两声道:“痛快!”跟着满脸愤慨的小和尚往后院走去。转过一排排禅房,但见一个清幽的小院子出现在眼前。小和尚抬手指向嵌着‘归园’两个秦篆大字的月门洞,板着小脸道:“就在里面!”说着便要转身跑掉。

“回来!”秦雷却不算完。

小和尚听了,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终究畏惧于对方的身份,老老实实回到秦雷身前,闷闷问道:“干啥?”

秦雷伸手捏捏小和尚胖乎乎的腮帮子,笑嘻嘻问道:“小家伙,法号叫什么呀?”小和尚摸不着头脑道:“慧远。”秦雷点头赞道:“慧远啊!寺里伙食够好的,是不是经常有肉吃啊?”小和尚涨得满脸通红,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叫嚷道:“俺们最守戒律了,俺这是……这是婴儿肥!”

倒把秦雷惊得干咳起来,打量着这小胖和尚,郁闷问道:“这新鲜词谁告诉你的?”

小胖和尚一脸警惕。嘟囔道:“没有谁告诉我。”秦雷笑着摸摸他圆滚滚滑溜溜地小光头,人贩子般的慈祥笑道:“乖,告诉叔叔,是不是个漂亮阿姨告诉你的啊?”在殴打老和尚的过程中,秦雷也想明白了,不可能那么巧,还有一个来跟自己做伴的。

慧远小和尚年纪太小。又胖,哪经得起秦雷咋呼。闻言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秦雷得意的笑笑道:“我不仅知道她在寺里,还知道她就在那里面……”说着顺手一指,视线也不由自主地望向月门洞,只是一眼,身子便彻底僵住了。

只见一道窈窕地翠绿倩影,便俏生生地站在月门洞中,那张倾国倾城地绝美小脸上。满是激动的晶莹泪花。

两人四目相视,都能从对方眼中清晰感受到重逢的惊喜与欢愉,还有那藏也藏不住的柔情蜜意。

良久,秦雷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扳自己的手,低头一看,确实那虎头虎脑的小和尚,正举着两只肉呼呼的小手,使劲推秦雷按在他脑袋上地大手。

秦雷伸手一拨拉。便把小和尚甩到一边。小和尚歪几下身子才站定,瘪嘴小嘴,委屈地望向秦雷,突然伸出鲜红的小舌头,使劲扮个鬼脸,转身跑掉了。

秦雷不禁莞尔。转头望向云裳,轻声道:“你走了以后,我才发现,已经不能没有你。”

要死了,周围还有这么多黑衣卫呢,云裳脸蛋一下羞红了。黑衣卫们可都认识她,心道,怕什么,我们可都见过你在王爷怀里困觉的呀!虽然很想看下去,但更怕秦雷发飙。纷纷朝云裳挤眉弄眼笑笑。便识趣的退下了。云裳姑娘对王爷的情意,那是瞎子也能看出来的。

有她这么个高高手在。他们也不担心王爷的安危,转眼间,满场地黑衣卫便退的一个不剩,给王爷和云裳姑娘腾出了地方。

见周围没了人,云裳也大胆起来,鼓足勇气抬起头,望向朝思暮想的情郎,脆声道:“我很……”话到一半却又羞于出口,最终化作一声蚊鸣道:“想你……”

但秦雷耳力惊人,却能听得明明白白,心头顿时涌起一阵感动,此时的女孩非比盛唐,若不是爱极了、念极了,是不会如此直接表明心迹的。

他大步跨上前,腆着脸笑道:“真乖,哥抱抱。”说着便伸出手臂,要去搂她。云裳虽然比一般闺秀开朗,却哪敢在白日里做些羞人的动作,何况有个老头还在后面呢。

姑娘这才想起自己师傅,忙轻巧地转身,堪堪避过秦雷的熊抱,在他身侧停住,先给他一个甜死人的微笑,再小声道:“见过我大师兄再说。”

秦雷一下子停住,诧异道:“公良羽?”便要关门放狗。

云裳掩嘴轻笑道:“那奸人早被师傅开革出师门了,是我大师兄。”眼都不眨一下,便硬生生给里面的老家伙降了一辈,可见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的话,是不能信的。

秦雷轻笑道:“现在见不见他都无所谓了,本来就是听若兰说,有人报了你的名字,我这才上来的。”所以说男人,尤其是谈恋爱事的男人的话,也是不能信地。

云裳却听得心花怒放,起先因为见到秦雷与诗韵墨墨唧唧,而产生地小小怨念便立刻烟消云散,小声道:“还是去见见吧!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说着用更低地声音道:“待会我在落雁塔等你。”便婷婷袅袅往外走去,走了一段,还不忘回眸甜甜一笑,害得正要迈步进去的秦雷撞在了月门洞上,疼得哎呦一声。|||||

姑娘见自己惹祸了,顽皮的吐下丁香,便飞也似的逃走了。直到云裳消失在拐角,秦雷才收回视线,揉着被撞痛的额头,嘿嘿笑着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与他当然蹲班房时住的那个相仿,但在屋舍俨然的寺院里,能独享一个跨院的,怕只有方丈了,秦雷默默想到。

脚下是两道竹篱笆夹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竹篱后遍植着各色菊花。红黄白墨,色彩缤纷。秦雷立刻想到昭武帝居所地菊花,一样的傲霜妍丽,一样的多彩多姿,也一样的自然随意。稍有不同的是,昭武帝那里的随意总带着刻意的痕迹,仿佛是为了追求随意而随意地。而这里的菊花。本来就是那么长地,却是地地道道的随意。

视线从菊花丛中抬起。便落在院子西北角那棵已经落光叶子,枝头挂满红彤彤的果实的大树下,一个面容清矍的中年白衣文士,只见他坐在一把小竹椅上,身子微微向前倾着,手里拿着把小扇子,正在悠闲地给面前的小泥炉扇风。他的身边有一个竹几。另一把竹椅,机上有一个搁着茶具地褐色紫砂盘。

见秦雷走近了,白衣文士抬头望他一眼,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朋友快请坐。”虽然说得热情,但语气淡的没有一点味道,身子也一动不动。就连手中蒲扇扇动的节奏,都没有丝毫改变。

秦雷哼一声,拖过另一把竹椅,大刀金马的坐下,双手撑在膝盖上,沉声问道:“说吧!找孤王来作甚?若是喝茶赏菊就免了,孤最讨厌别人故弄玄虚。”说着补充道:“方才刚在外面收拾了个满嘴胡咧咧的胖和尚。”

文士面色一滞,呵呵笑道:“在下方才确实想这样说来着,倒让王爷猜着了。”

秦雷满意的点头道:“看来你还知道些进退,回答孤王三个问题,若是孤王听着舒坦,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就葬在这菊花里吧!说不定明年满院子便是雪一样的白菊了。”秦雷现在对白衣有莫名的反感,因为总会让他联想起那只兔子。

文士摇头苦笑道:“京里人都说王爷强势。其实他们都错了。”

秦雷‘哦’一声。微抬眼皮道:“你要别出心裁吗?还是省省吧!那没什么意思。”

自从一开始。文士便被秦雷堵得一愣一愣。待他说完,文士才淡淡笑道:“王爷在怕我。”

秦雷注意到,这白衣文士说话全是肯定语气,心道此人地自信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撇撇嘴,心中挪揄道:“孤就不接你茬,看你怎么办?”

但白衣文士仿佛知道秦雷心中想什么一般,手中的扇子仍旧不紧不慢的扇着,轻声笑道:“逃避有什么用?越是逃避就越是让王爷对我的敬畏加重。”

秦雷这个不要脸的,竟然被这个更不要脸地说得微微恼火,终究忍不住出言讥讽道:“现在孤为刀俎,你为鱼肉,孤想知道你这简直是狂妄的自信从何而来?”

文士微笑道:“王爷是要用暴力压服在下,就像您在南方、在朝堂做的那样。”就是这种问句,他都用肯定的语气说出。

秦雷闻言冷哼道:“这样做省时省力,有何不可?”

文士瞥了秦雷一眼,微笑道:“你我一样狂,唯一不同是,在下的狂乃是有本钱的狂,叫张狂;而王爷的狂,却是本钱不足,那叫虚狂。”说着俯身捻起一片犹自鲜红的柿子树叶,屈指往上一弹,那薄薄的叶片便电射出去,竟还夹着一丝破风声。秦雷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一个鲜红的柿子便应声而落,正好落在他手中。

望着手中鲜亮可人地红柿子,秦雷暗暗咽口吐沫,当然不是馋地。这手功夫比公良羽那跟班褐衣老者的庄户把式可俊多了。

秦雷知道,白衣文士此举乃是要证明他说得话——人家确实有狂地资本——两人相距不到三尺,就凭秦雷揍个人都气喘吁吁出虚汗的身子,要想拿他当人质实在是唾手可得。

秦雷为人及其光棍,明白这一点,便坐直身子,呵呵笑道:“好吧!孤承认你有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了,你可以说了。”

白衣文士闻言笑道:“可进可退,寰转自如,王爷真是个妙人啊!”说着似笑非笑道:“王爷一定在想,先让你嚣张,等着离你远些,看我不派手下剿了你。”

被说中心思,秦雷老脸经不红一下,嘿嘿笑道:“只要孤不说,你所说的便只能是猜测。”

这时炉上地水开了。文士放下手中的扇子,将水壶从路上提起,又给那小炭炉盖上炉盖,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仿佛春风拂面一般自然,让旁观的秦雷不得不感叹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烧水的动作可以冠绝华夏了。”

|||||

文士不禁莞尔,先用开水烫了烫茶具。又洗了洗茶壶中的银针,将洗茶水倒掉后,这才往茶壶中注入了开水,就那样敞着壶盖,任其中的热气升腾而起。

望着从壶口中升起的袅袅白气,文士笑了,轻声道:“王爷一开始便想压下在下。不让在下说话,实际上是因为在下解签先生地身份。”

秦雷摆手求饶道:“我说伙计,能不能该用问句的时候用问句,不要全是肯定语气,那会让孤王觉得自己是一个傻瓜,就算孤求你了,成不?”

文士点点头,笑道:“些许小事。答应便是。”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道:“好吧?”

秦雷苦笑得点点头,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占据那么大的心理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转眼便被这文士不经意的掌握了主动,拿到了谈话的主导权。想明白双方的差距,秦雷便不做些贻笑大方的事情。开始正经与他说话。

便听文士一边沏茶一边淡淡道:“因为在下为几位姑娘批了命,王爷便不自觉地把在下与命运等同起来,或者说一见到我,王爷便想到那该死的命运。所以王爷想压的不是我,而是命运。”说完,又加上句:“对吗?”

秦雷点点头,沉声道:“不错,孤王一向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但自从发生了些事情后,却让孤有些拿不准了。”他说的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奇遇。

文士点点头。说了句:“借花献佛。”便抬手请秦雷用茶。秦雷端起茶盏来,这才看到杯中鹅黄色的茶水、菊花怒放般的茶叶。这苦笑道:“怪不得先生如此说。”然后坐正身子,拱手尊敬道:“方才小王唐突,请先生原谅则个。”

文士讶异地望了秦雷一眼,笑道:“终于不在心里叫在下骗子了。”

被说破心思,秦雷不好意思笑笑。起先他以为这文士是个骗子,因而很不客气。但一番交锋后,秦雷竟然生平第一次有种与水搏斗地感觉,那种被对手层层包围,却又使不上劲,不能痛痛快快发挥的感觉,让秦雷明白两人目前还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对于有本事的人,他向来是尊敬有加的,抱拳问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仙乡何处?”他也够可以的,都说了小半个时辰了,才想起来问人家叫啥。

好在文士不在意这个,捻须微笑道:“在下姓乐,名向古,字布衣。居无定所,四海为家。”

秦雷微笑道:“原来是布衣先生,小王有礼了。”

乐向古也重新向秦雷见礼,两人这才算结束交锋,开始正经说话。

秦雷便捧着茶盏凝神静听他说话,未成想到乐向古却微笑道:“殿下既然一开始便认为在下是算卦的,不如让在下给您算上一卦。”顿了顿补充道:“何如?”

秦雷听得脑袋有两个大,摆手道:“先生还是爱怎么说怎么说吧!硬在肯定句后面加上个反问语气,让孤觉得自己还穿开裆裤呢。”

乐布衣点头应下,便从小几下拿出一个签筒,递给秦雷,微笑道:“请王爷抽签。”

秦雷攥着签筒,却不抬手,而是沉声问道:“这东西真地那么准?”

乐布衣捻须笑道:“周易八卦,阴阳五行,本就是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秦雷皱眉道:“那先生还让孤抽它作甚?”

乐向古笑着解释道:“天地运行自有规律,世间万物皆有其道。而这占卜便是问道,道可道,非常道,王爷总能从中得到些许指引。”

秦雷沉吟半晌,终于咬牙道:“好吧!孤就抽他平生第一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