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五章 大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闭上眼睛,一手抓着签筒,擎在半空中,另一只手悬在签壶之上,似乎有些犹豫该抽哪一根。

乐布衣见他如此有趣,心中微笑道,这人也忒是好强,连求根签都不愿意交给天意。但他成竹在胸,并不虞秦雷抽到什么。

秦雷踌躇片刻,最终信手抽出一根。看也不看,屈指一弹,那签便划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落在乐布衣面前。乐布衣捻起那签,微笑念道:

“龙潜於渊,或跃於渊。甘霖四野,遍泽大千。

空空空。火里得成功。根本栽培厚,哪怕雪和风。

事在百年,所争一刻。何以立命,急起修德。”

念罢,乐布衣呵呵笑道:“王爷这签乃是三顾茅庐签。”秦雷摩挲着下巴,微笑道:“这签可够直白的,难道是因为我读书少,老天爷怕孤看不懂?”

乐布衣依旧阳光灿烂笑道:“签文九十九,岂能支支晦涩,还是有不少通俗易懂的。此乃天意,王爷莫要多心。”

秦雷不置可否地‘哦’一声,也不让乐布衣解签,晃了晃手中的签筒,满面笑容地问道:“孤可不可以把这些签子倒出来,一根一根的瞧瞧?”说着有些自豪道:“布衣先生是拿老眼光看人了,孤王最近很是用功,还是颇有长进的。其实不用写的那么直白,孤也能看懂。”

乐布衣咳嗽两声,干笑道:“占卜算卦之事。信则灵、不信不灵,王爷既然抽到一支颇为受用的签子,还是干脆信了吧!”

秦雷摇摇头,淡淡笑道:“孤王不打算再相信任何算卦地了。”

乐布衣为人也是光棍,摇头笑道:“譬如当日襄阳城头,王爷被拆穿了景,会怎样做?”他已是自认折了一阵。知道方才什么地方露了马脚,却被这个心细如发的年青王爷识破了把戏。

秦雷微微笑道:“既然孤已经成功了。就没有譬如。”

乐布衣的脸皮厚度也是相当可观,依旧潇洒笑道:“这下算咱们打平了。”

秦雷端起茶,轻啜一口,微笑道:“布衣先生不要气馁,孤王还没宣布你面试失败呢。”

“面试?”乐布衣苦笑道:“王爷说得果然形象。”

秦雷从地上捡起块小石子,学着乐布衣的样子,猛地往柿子树上一掷。啪的一声,石块击中树枝,却只震下几片挂在枝头的残叶,忽忽悠悠地从两人面前落下……

残念,秦雷心头浮现出这样一个词语。坐直身子,正色对乐布衣道:“孤王再给你一个挽回的机会,你可愿意接受?”

乐布衣端起茶壶为秦雷续上水,呵呵笑道:“王爷重新掌握主动。在下听着就是。”

秦雷盯着他地双眼,沉声问道:“方才在观音殿,你给那几位小姐解的签,是否也是杜撰地?”

乐布衣摇摇头,微笑道:“签是她们自己求得,在下只是按卦象批出来而已。却没有必要杜撰。”顿了顿,又道:“在下可以用信誉保证。”

秦雷鄙夷地望了他一眼,闷声道:“你有前科,孤不太相信你的信誉。”

乐布衣呵呵笑道:“方才只是一时童心大作而已,王爷休要把在下看扁了,待我拿出些手段来正名。”说着从袖中滑落六枚金钱,攥在手中,微笑道:“这叫六十四卦金钱课,乃是文王所传。推断前程、问卜凶吉、探寻因果,最好不过。不信王爷可以随便问个问题。”

秦雷撇嘴道:“布衣先生若真是有本事。为何还要在签中做手脚?”

乐布衣捻须笑道:“天道昭昭。运行自有至理,任何想要泄露天机。甚至逆天改命的举动,必会受到天道的惩罚,在下怎会轻易道破天机。”

秦雷挑挑眉道:“先生你不是为孤府上女眷判过命吗?当时怎么不怕惩罚呢?”

乐布衣将六枚金钱攥在手中,轻声道:“不是谁都可以影响天道的,仅仅为她们判个命,又不是改命,不碍事的。即使是这次,王爷也不能问命运前程之类的问题。”说着笑道:“王爷若是不问,就说明你相信在下地本事了。”

秦雷呲牙道:“问,为何不问。”想了想,沉声道:“你先说说孤王现在心里最关心的一件事是什么。”

乐布衣颔首笑道:“可以。”说着潇洒的一抛手,六枚金钱便向四面八方飞去,待它们快脱离乐布衣身体范围时,但见他手臂优美的一甩,一个袖里乾坤便将飞在身体四面八方的六枚金钱悉数揽入袖中。袖口朝桌上一甩,六枚金钱便稳稳落在桌上排成一线。

秦雷虽然因为自小没有练过内功,打不过这些练了十几二十年的高手,但眼力劲还是有的,不得不击掌叫好道:“好俊的身手!”对于乐布衣地功夫,他是心悦诚服了。就算是个老骗子,但当个贴身护卫还是不错的,秦雷心中盘算道。|||||

乐布衣微笑道:“承让。究竟好不好,还得看卦象。”秦雷便望向那卦,但见一字排开的六枚金钱中,头一枚和第四第五枚是阳面,其余的是自然是阴面。

乐布衣沉声道:“此乃水风井卦,有道是:枯井破了已多年,一朝涌泉出水新。资生济渴人称羡,只是还需防逼抢。”

秦雷沉默片刻,心道宗正府兵确实是破了多年的枯井,现在又要重整,可不是一朝涌出新泉水吗,羡慕嫉妒的自然大有人在,当然要防止他们逼迫抢夺了。确实是十分准确。想到这,秦雷放声笑道:“孤也不与你放赖,你确实猜对了。”

乐布衣刚要喜滋滋地说话,却听秦雷摇头道:“但有可能是听哪个来庙里上香的达官贵人说起过。你还须说说我在这个问题上面临的麻烦才可算你有本事。”

乐布衣捻须笑道:“王爷却要耍赖,在下算给你看便是。”说着两指一敲桌面,六枚金钱悉数弹起,乐布衣信手抄了。重新起一课。秦雷便见这次六枚金钱变成了第一六七枚阳面,其余阴面的。

便听乐布衣朗声道:“此乃山泽损卦。有道是:前后掣肘费心多。比作推车受折磨。山路坎坷掉了耳,左插右安安不着。”

秦雷凝眉道:“此事确实左右为难,让孤好是费思量。先生可有法子教我?”

乐布衣沉声道:“时运不遂,不可胡为,交节换月,自然夺魁。”

秦雷心中‘咯噔’一声,他早先在落雁塔下便打定主意要大大胡为一把。此时听了这话,心中不禁犯起了踌躇。思酌半晌,终于还是沉声道:“先生所说不错,孤家里有一门营生,名唤宗正府兵,原本很是兴隆,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竟沦为家里亲属吃白食的场所了。现在家父有意让孤重整这门营生。把所有吃白食的统统扫地出门。但家里的亲戚却上门求我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孤王觉得两种法子都不算好,正为难着呢,先生可有法教我。”

乐布衣轻声问道:“王爷心中应该有些盘算了,不妨说来听听。”

秦雷点头道:“不错,孤打算对宗正府兵进行高强度训练。让那些蠹虫懒种自己受不了,从而主动退出,这样留下来地都是合格的,孤王也没有担上断人后路地恶名。”

乐布衣又给茶壶续些水,轻声道:“这法子倒也符合王爷直截了当地性子。但王爷恶了文李两家,他们随时都会注视着王爷地一举一动,一旦您有些什么过格的地方,便会跳出来猛咬王爷一口,您却是禁不住地。”

秦雷沉吟道:“时运不遂,不可胡为。”

乐布衣点头道:“正是如此。王爷若是非要蛮干。只要小人暗中挑拨,说您明为练兵。实则为了排挤族人,断人口粮,定然会引起宗族反弹。到时候文李二位只要有一人站出来,质疑您的能力,您便可能步步掣肘,难以为继,甚至因此去职,失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秦雷闻言,肃然拱手道:“请先生教我。”

乐布衣微笑还礼道:“在下已经说地清楚,交节换月,自然夺魁。真正的老成之道乃是,凡是徐徐图之,先证明自己,树立起绝对权威,堵住众人之口。到时候再动手清退也好,整治也罢,全都由您一心。”

秦雷颔首轻声道:“关键还是时间。”

乐布衣欣慰道:“王爷确实是天纵之才,不错,您需要时间。这次确实要转变风格,春风化雨。”说着狐疑一般眯眼笑道:“反正您要的只是编制,先名正言顺的练着自个的兵。让您那位三哥多受点累,再养那群府兵一年半载。”

秦雷缓缓点头道:“先生所说确实稳妥的多,只是家父那里尚需交代,这样拖的时间久了,他会有想法的。”昭武帝必然认为秦雷既想出来卖又要立牌坊。

乐布衣笑道:“在下以为,陛下首先想要地是甩掉府兵这个包袱,其次才是练一支强军。”顿了顿又道:“对吗?”

秦雷继续点头赞同道:“说的不错,府兵虽然没有战力,但饷银却比禁军还要高,每年要吞掉内孥八十万两之巨,陛下早就视之为眼中钉了。”这也是秦雷对昭武帝不满之所在,怎么老拿自己儿子当枪使呢?

乐布衣捻须笑问道:“请问王爷,府兵的问题有多长时间了?”

难得用个疑问句,还是设问语气。秦雷翻翻白眼,翁声道:“好几十年了吧?”

乐布衣颔首道:“不错,殿下想过没有,陛下既然忍得了几十年。就不会在乎是否多忍一年半载,他要的只是将来不再养一群蠹虫而已,至于早一年晚一年达成,对陛下地区别其实是不大的。”

说着双目微微睁开,似睡似醒地望着秦雷道:“而对殿下来说,能拖得一年半载,很多看似积弊难返的问题便可不药而愈。正所谓‘交节换月,自然夺魁’是也。”|||||

秦雷默默寻思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拊掌赞道:“妙哉,先生实乃大才也。只要孤一日没真正整顿,那些府兵便要老老实实,不敢主动生事。这样最起码的点卯出操还是可以保证的,一年半载下来,精气神为之一变也未可知。”

乐布衣捻须笑道:“王爷确实身具慧根。与您说话着实轻松。”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乐布衣对秦雷的赞美给与了积极的回应。两人之间地关系也热乎了许多。只听乐布衣奸笑道:“您无需额外制定规章制度,甚至可以把原有的标准降低许多,这样子谁还有脸聒噪什么。”

秦雷也兴奋地盘腿坐在椅子上,双手比划道:“再重重奖励做的最好的,让其余人眼红。慢慢形成一种你追我赶地气氛。”

乐布衣一条腿支在竹椅上,连连点头道:“其实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很重要一个原因便是‘教不明’。王爷在消除他们地戒备,得到他们初步的信任后,再多讲些宗正府兵地光辉历史。反正那代人已经一个不剩了,王爷使劲往大里吹就行了,就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啊!什么百胜军之流连提鞋都不配啊;有了他们地前辈才有了大秦啊!且差一点就能一统三国啦……总之一个宗旨,让他们为自己曾经是天下第一军而自豪。”

秦雷目瞪口呆地望着乐布衣,听他继续道:“再告诉他们,因为他们的不争气,弄得祖宗荣光一点不再不说,还搞的皇权式微,国将不国,眼看就要被老李家反了天,到时候哪里还有人肯养他们这帮米虫?这一段的宗旨是——把他们贬得一无是处,让他们相信自己连巡城司的兵痞都不如。让他们感到惭愧。惭愧到无地自容。与之前的自豪形成强烈的反差,震撼他们地心灵!唤醒沉睡的雄狮!”

秦雷张嘴结舌道:“大大……大腕啊!”

乐布衣虽然听不懂‘大腕’是什么意思。但带大的称呼,除了大便之外,总是还不错的。便笑着接受了这个新奇的称呼。拿起茶壶,直接对着壶嘴咕嘟咕嘟饮了一阵。

饮毕,放下茶壶,用袖子胡乱一抹嘴,用一种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接着道:“王爷便在这时候趁虚而入,告诉他们,您可以带领他们重拾昔日地荣光,捍卫皇室的尊严。让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战功,换取不世的荣耀,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混吃等死。”

秦雷喘息几声,沉声道:“好吧!孤承认被你说服了,但还有个问题,这些人还有救吗?孤不敢确定。”

乐布衣哈哈笑道:“王爷思虑周全,实乃难能可贵。您放心,当今天下久未太平,中都城一十七年前还差点遭受过灭顶之灾。那些参与过卫国之战的老人可都活着,有他们在,皇室的宗亲们就不会被太平日子彻底销蚀掉铁骨。现在只不过是走到了死胡同里,只要您把他们领出来,不用多久便又是一支强军!”

秦雷突然死死地盯着乐布衣,直到把他看的浑身发毛,才幽幽道:“是皇祖母派你来的,对不对?”

自两人见面以来,一直老神在在的乐布衣,脸上终于出现惊奇地表情,愣愣地望向秦雷,听秦雷不紧不慢道:“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人敢说府兵没完全烂掉的,便只有孤那位高深莫测地皇祖母了。”

听秦雷说完,乐布衣呵呵笑着靠在椅背上,真心实意赞许道:“虽然说了两次,但在下还是要说一次,殿下心思之机敏,思维之缜密,实乃在下所仅见。”

秦雷微微兴奋道:“这么说,先生真是皇祖母派来助我的?”文庄太后这一举动,蕴含的意味太多了,让秦雷简直要欣喜若狂。

“但在下不是太后派来的。”乐布衣突然一脸笑意道。

秦雷歪头望向乐布衣,便听他淡淡道:“在下是她请来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