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六章 那一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方才这乐布衣对府兵的状况太了解了,甚至到了透过表象看本质的程度。这不是一个外人能仅仅凭着传闻臆断出来的,只有这正了解这支军队的人,才有可能做到。要么他便与这支军队共同战斗过,要么便是有知根知底的人对他说的。

无论哪种可能,都绕不开慈宁宫中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因为宗正府兵最近一次上战场其实不是八十九年前,而是十七年前的中都保卫战。在那场战斗中,连在私塾读书的孩童,在深宫侍候的太监都站上了城头,宗正府的大老爷们没有理由逃避。

这不是秦雷的臆度,秦有才、秦有德、秦至武这些皇室宗亲,还有薛乃营、铁鹰这样的皇室近族出身,都是在那场战斗中出头的。所以秦雷可以很肯定的说,宗正府兵定然在那一刻昙花一现过。

这样看来,其中怕是有些道道在里头。秦雷知道秦氏的大小亲王、郡王、世子、宗亲,都对那位老太后有着发自内心的崇敬,甚至是崇拜,可以说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才是大秦皇室真正的族长。所以他坚信,若秦氏宗族兵在战后的重新萎靡,是某些人的故意造成的,定然与那位老太太是脱不开干系的。

而这位算命先生乐布衣,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在自己要重整宗正府兵的节骨眼冒出来。而且一提起那支笑柄般的军队,居然莫名其妙地激动。甚至是亢奋,这其中的感情绝不一般。

所以秦雷很自然地将二者联系在一起,一语道破了天机。但乐布衣所说的‘请’不是‘派’,却被秦雷只当作这厚脸皮的家伙死要面子,轻易的忽略了过去。

定定望着乐布衣那张清矍的老脸,秦雷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先生年庚几何?”

乐布衣警惕地看向秦雷,对这位狡猾如狐地隆威郡王。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但问题还是要回答的:“四十有三了。怎么王爷要给我做媒吗?”

秦雷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继续问道:“文彦博呢?”

乐布衣面色顿时难看起来,冷冷道:“五十有三。”

秦雷诡异的笑笑,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转换话题道:“先生想在本王府上谋个什么职位?”

乐布衣也很快恢复了满面灿烂的微笑,一脸惊喜道:“这么说在下通过那个什么……面试了?”

秦雷挠挠头,笑道:“先生爱耍宝的话。就算是了。”

乐布衣一本正经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王爷莫要因为在下风流倜傥、满腹才华,而太过敬重,那会让在下不自在的。一般尊敬即可。”

秦雷莞尔笑道:“先生厚颜无耻、卑鄙下流,真乃妙人也。不过我喜欢。”

乐布衣闻言失声笑道:“王爷却是个不吃亏,非要还在下个妙人才算满意。”两人嘻嘻哈哈笑了一阵,大感极对脾气。若不是乐布衣马上就要在秦雷手下打工,两人说不定会立马斩鸡头、烧黄纸、换名贴。结为异性兄弟地。

嘻哈一阵,乐布衣这才笑着提出要求道:“王爷府上又没有那种光拿钱,不当差,地位还很高的差事,在下就干那个了。”

秦雷假装寻思片刻,突然一拍腿道:“有了。孤想到一个完全符合先生要求的差事。”倒把乐布衣唬的一愣一愣,他不过是漫天要价而已,就等着秦雷坐地还钱呢。却没想过世上还有那般好事,若真是这样,去干上一干也无妨,乐布衣竟然有些向往。

但秦雷下半截子话,却险些把他气死,“孤王一向优待烈士,所有为孤王牺牲的人,都会得到最高的荣誉。优厚的抚恤。自然也不用干活,布衣先生准备何时为本王就义啊?”秦雷嘿嘿笑道。

乐布衣被秦雷气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苦笑道:“王爷真是……妙人啊!”秦雷得意笑道:“承让承让。”言毕,才正色道:“先生虽然嬉笑不羁,但却是不出世地大才。对于能得到您的青睐,孤王实在荣幸之至,所以绝不会对先生提什么要求,相反,您可以尽管提要求,只要能做到的孤就一定满足。”

看着面色诚恳的秦雷,乐布衣满意的点头笑道:“我这人懒散惯了,为人也过于随便,却不适合太受拘束的……”说完,便笑而不语。

秦雷心中微微遗憾,但面上却痛快答应道:“您来去自由,甚至不住在府中也可以,绝对无人能干涉,就算本王也不行,成吗?”

乐布衣摇头笑道:“没必要如此矫枉过正,王爷只要能答应在下来去自由,只拜不跪便可,至于做什么,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秦雷欣喜道:“没问题。”说着便要叫外面地秦卫几个进来,给乐布衣收拾行装,却被他摇头阻止道:“王爷不是说在下来去自由吗?那在下准备过些日子再过去。”想了想,还是给秦雷个准信道:“王爷到了宗正府军营后,在下自会前去寻找。”|||||

秦雷只好点头应下,两人又喝了会茶,秦雷便起身告辞,乐布衣把他送到月门洞,才小声问道:“王爷,在下向来自负做事天衣无缝,您是怎么发现在其中破绽的,在下实在好奇的紧。”

秦雷神秘笑笑道:“本不想告诉你,但估计瞒不了多久,你回去再看看那签壶便知道了。”说完拱手作别,往后山寻云裳去了。

乐布衣挠头的回到柿子树下,把那个仍躺在小机上的签壶拎起来。翻来覆去一看,不由哑然失笑,原来那签壶底下,写着几个隽秀地蝇头小字:‘乐向古是个大骗子,千万别信他。’

正所谓日防夜防,女大不由娘,教出个胳膊肘子往外拐的女徒弟。乐布衣也只有苦笑连连的份了。

……

落雁塔下夕阳斜,佳人候檀郎。

秦雷远远就看见落雁塔七层塔檐有个绿色的身影朝自己招手。笑着挥挥手,便快步进到塔中,沿着陡峭的楼梯往上爬,好一会才爬到了最顶层。

还没有站稳喘口气,便被云裳拉着从窗户钻了出去,回到起先见到她地琉璃塔檐上。只见上面铺着个宽大厚实地棉垫子,旁边还有一大盘水果和一小盘点心。甚至还有些秦雷喜爱地苹果甜酒。他这才知道,原来姑娘为这一刻准备很久了。

心胸便被温柔填满,秦雷轻轻携起云裳冰凉地小手,用自己火热地大手保住为她取暖。云裳轻轻挣了一下,便红着脸任由他抓着了。

秦雷轻笑道:“这上面这么高,又冷风嗖嗖的,让人一点想法都没有,小云裳带我来作甚?”云裳闻言撅起小嘴道:“今儿个日头好。本来这里是午后晒太阳的好地方。谁成想你与我师……兄絮叨起来没完,人家等你等到日头快落山,都快冻成冰棍了,却还要埋怨人家……”

秦雷连忙又是作揖又是道歉,云裳见秦雷一次不容易,本来就不是真生气。只是想听情郎说些好听的,哄开心罢了。不一会便从新笑靥如花起来,娇声道:“晒不成太阳看夕阳!”便拉着秦雷的手,到棉垫边上,先让他安坐下,自己也羞羞地坐在秦雷身边,小鸟依人起来。

秦雷哈哈笑着伸出左臂将云裳揽入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冻得冰凉地小身子。云裳感觉快要幸福死了,再也顾不得羞涩,小猫一般使劲钻进秦雷怀里。小脑袋深埋在他的胸前。死活不肯起来,只留给秦雷满眼瀑布般的秀发。

温香在怀。秦雷感觉说不出的满足,忍不住抬头向天际望去,不由呆住了……只见远处一轮巨大的红日,正消失在西方的地平线上。那红色不如朝阳般鲜亮,不如正午时耀眼,却是一天中最艳丽的美。那妖艳的光芒并不刺目,却将整个天机渲染成紫红色。那光芒射入云海,便将洁白地云彩变成了一朵朵瑰丽的玫瑰,而那光芒又从天际那一丛丛的玫瑰中透射出来,霞光万丈照九州。

不由自主的,秦雷的视线往下移了移,这才发现他们两个竟然处于整个中都城的最高点,气度森严地皇宫、屋舍俨然的街区、以及那万里楼、立国碑,还有那蜿蜒盘绕的玉带河、小清河,竟可以被他一眼望尽。

望着如画的江山,搂着如玉的美人,那一刻,秦雷才真正觉得,自己是实实在在的大秦皇子,而不是别的什么。

过了一会,秦雷才想到,应该让云裳也看看这瑰丽的美景。

“云裳……”他轻声叫道。

“嗯?”姑娘近乎呢喃的应道。

“你不是带我来看夕阳吗?快抬头看看吧!简直是太美了!”秦雷直感觉自己言辞匮乏,简直愧对美景。

怀里的云裳却轻轻摇头,不仅没有抬头,反而更紧地贴在秦雷胸口。

“小云裳,怎么了?不舒服吗?”秦雷心道,不会在塔上被风催着了吧!赶紧关切问道。

“没有……”云裳甜甜地回答道,对于情郎地关心,她自然很开心。

秦雷这才放下心来,轻声道:“那你是怎么了?”

云裳把整个上身都蜷在秦雷怀里,舒服的轻轻呻吟一声,才喃喃道:“夕阳每天都有,但你地怀抱却不是……”

秦雷感觉心尖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揽着姑娘蛮腰的双臂稍稍用力,仿佛要将她融化进自己身体一般。这一动作引来了云裳强烈的回应,她伸出玉臂,反手搂住秦雷的阔背,用一种近乎梦呓地声音道:“再抱紧点。就算是在梦里,我也想你再抱紧点。”

秦雷的心都碎了,一汩汩的暖流冲刷着他的心田,让他微微颤抖着收回右手,轻轻勾起怀里姑娘精瓷般的下巴。云裳顺从地抬起头,那张倾国倾城的小脸便映入秦雷眼帘,秦雷看到了她柳叶似的细眉下。那双满含海样神情地剪水秋瞳中,已经溢满了泪水。而光洁的小脸上,也满是泪痕。|||||

云裳注视着他火辣辣地双眼,似乎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情,羞涩望他一眼,便缓缓闭上了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只有修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显示着玉人心中的紧张与期待。

就在这夕阳下、古塔上、彩云边,秦雷终于吻上了心仪已久的女孩。他火热的双唇轻轻印在云裳凝脂般地脸蛋上。为她吻去那冰凉的泪水。秦雷吻得非常细心,一寸寸一点点,将云裳脸上所有的泪痕全部吻去。

云裳乃是冰清玉洁的小女孩,虽然以前与卿卿我我,却都是发乎情而止于礼,那禁得起他这样亲吻。不一会,白嫩的脸蛋便变得滚烫酡红,小手紧紧地抓住秦雷的衣襟。修长的双腿也无意识得紧紧并在一起,来回搓动着……

终于,在亲完姑娘的眼睛、琼鼻,以及小脸上每一寸肌肤后,秦雷的双唇准确而迫切地印在云裳已经变得滚烫的双唇上,云裳先是娇躯一震。旋即便笨拙而生涩的回应着秦雷的热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良久良久,也许是天长地久,两人才结束这旷日持久、销魂蚀骨地一吻。秦雷这才发现,玉兔已经高挂在天际,璀璨的群星照耀夜空。原来已经是夜了,这一回合可够长的。秦雷自嘲的轻笑一声。

却没听到预想中怀中玉人的娇嗔。秦雷低头看去,只见云裳鬓发散乱、星目迷离。一手轻轻捂着微微发肿的香唇,一手按着砰砰直跳的芳心,显然还没有从初吻的震撼中摆脱出来。

秦雷的心顿时柔软无比,将宽大的棉垫子掀起,把自己和怀里地云裳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鼻子和眼睛。鼻子是用来喘气地,眼睛是用来看星星的。

秦雷一边看着漫天地繁星,辨认记忆中的星座,一边等着怀中的女孩平复下心情,不知过了多久,便听怀中女孩轻声道:“真美啊……”也不知她说的是那一吻,还是这撩人的月色。

秦雷当然不会傻到去确认此事,他只是点头含糊道:“确实很美。”便转移话题道:“云裳,当时你留书出走,可把我心疼死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能见到你,又把我高兴坏了。”

云裳低声道:“人家当时以为这辈子都会见不到你了,也是心疼死了。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却被师傅寻到了。”

“鬼谷先生?”秦雷声音一下提高,有些激动道:“你有没有告诉他老人家,我很崇拜他?”

云裳忍俊不禁,在秦雷怀里笑得花枝乱颤起来,好一会才止住笑,仰起小脸,微微喘息道:“还是你自己跟他说吧!相信他很愿意听的。”

秦雷惊喜道:“真的吗?我真有机会见到他老人家吗?听说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见的。”转而恍然道:“我明白了,只要把你带在身边,等他老人家想徒弟的时候,我就能见到了。”

云裳摇头笑道:“要见他也不难,你想什么时候见都行。”

秦雷只当她说笑,也没有在意,而是问道:“你师傅下山作甚?不会真因为想你吧?”

云裳在秦雷怀里换个舒服的姿势,娇笑道:“当然不会了,师傅若是想我,就把我唤回山上去了,那有亲自下山看徒弟的道理。”说着有些黯然道:“师傅十七年前上山隐居后,便一直清净自持,因果不染,过得轻松惬意。但此次公良羽和我造了那么大的孽,师傅也终于坐不住了,他变卖了所有的家当,换成了一大笔银子交给我,要我用来救治接济南方百姓,以减轻我造下的罪孽。”

顿了顿,望着秦雷道:“师傅自己也出山了,他说这次自己对不起大秦,所以要为大秦做些事情。”

“所以就把你大师兄送到我这来了?”秦雷幸福万分道,“咱师傅对我真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