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七章 你也是太后派来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终究还是一个人离开报恩寺的。云裳还要打理鬼谷子赈济灾民的资财,得频繁往返于南北之间,不可能跟秦雷回去,但她许诺会在冬天落雪以后,到温泉山庄去为永福公主诊治,自然也可以陪秦雷住一段。是以他也说不上多遗憾,派了一小队黑衣卫随扈,又把几处谍报科的联络暗号告诉了带队的沈乞,嘱咐他务必保护好乔小姐的安全。

而乐布衣似乎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也许两人今日的见面本就是偶然,所以他也没有跟着秦雷一起走。

“布衣,布衣……”往温泉山庄去的马车上,秦雷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这让陪着他的许田有些想法,他本就是个藏不住话的家伙,便闷声问道:“王爷,便是馆陶先生,也没见您那样对他。”

秦雷斜靠在长椅上,却没有回答许田的问题,而是微笑道:“小田啊!我是对你有期许的,所以你要多看多想,将来才好大用……”许久不见的大用,对于没听过的人,总会好似一支强心针的。

许田乃是因着在南方历次行动中表现卓著,更兼是黑衣卫的老人,被秦雷擢升为黑衣卫副统领,兼着斥候队率,这才进入了王府的核心圈子,是以之前并没听过被秦雷用滥了的‘大用’。闻言果然激动起来,正襟危坐等待王爷教诲。

便听秦雷淡淡笑道:“你家里也有园子,应当知道每种瓜菜都有自己的习性。譬如黄瓜丝瓜喜欢爬到高处。架在架上才能长地痛快;而芋头、山药这些却要钻进土里,埋得严严实实。至于萝卜韭菜白菜之类的,对时令、土壤、日照的要求也各不相同。一个小小菜园中尚且需要分门别类、区别对待,更何况是更复杂的人的。”

说着坐起身子,轻声道:“给你举三个人的例子,一个是铁鹰、孤的第一任侍卫长,他因为奸人陷害。在上京陪着孤王平白蹉跎了五六年地光景,归国之后自然想哪里跌倒的。哪里爬起来,把失去地都补回来。若是孤让他留在府中,仍旧当他的侍卫长,他必然二话不说,尽忠职守,甚至比石敢要做的还出色。但这样他必然不会快乐,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能量。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人浪费了。”

许田使劲点点头,安静的听秦雷继续说道:“再就是你说的馆陶,他本身也是个极傲的人,也因此在齐国同样浪费了十多年,把最好地青春光阴都搭进去了。现在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他是无比的珍惜,也存着给齐国那些不待见他的大人们一个响亮耳光的想法,所以他收起了自己的骄傲、磨平了棱角。心甘情愿的在孤麾下效力,从不显示自己的特殊。”

许田赞同道:“馆陶先生与刚在齐国见到时,确实是天壤之别了,记得他那时候,总是白眼看人,张嘴就要嬉笑怒骂。现在却是平和多了。”说着好奇问道:“那这位乐先生是否也会如此呢?”

秦雷摇摇头,微笑道:“乐向古此人傲骨天生,有陶潜之风,不会为了五斗米折腰地。”说着呵呵笑道:“此人字布衣,便是告诉孤王,他志不在朝堂,纯粹是帮忙罢了。这种人骨子就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德行,所以孤王不能给他高官厚禄、封妻荫子,所能给予仅尊重尔。”心里还加了一句。真是惠而不费。

许田知道王爷在教他如何统御手下。肃然受教道:“属下愚钝,多谢王爷指点。”秦雷点点头。温言勉励几句,便蜷进中长椅中不再说话。许田见王爷乏了,便放轻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马车出了中都城,又向西南行了一个时辰,外面的黑衣卫敲门上车禀报道:“嘉亲王世子在道边求见。”秦雷活动下身子,对许田轻笑道:“这老小子定然是被他爹撵来的。”

果然,一脸疲惫的秦玄侑见到秦雷,便叫起了苦:“殿下啊!我家老爷子知道您要从这路过,从昨日起便叫我在这候着,未曾想昨日只有公主殿下的銮驾,却到今日才等到您。”

秦雷干笑几声,抱歉道:“京中俗务缠身,是以让永福她们先行一步,让皇叔久等了,罪过罪过。”秦玄侑虽然一肚子怨气,却又不能那秦雷如何,又发几句牢骚,便引着秦雷下了官道,沿着一条乡间路,往嘉亲王养生地庄园去了。

此时已是深秋,天地间一片萧索,树上光秃秃的,田间收割了秋粮,刚点上的冬小麦还未发芽,裸露着黄乎乎的土地,没有一丝美感。大秦辈分最高的亲王府邸,就坐落在这荒凉的天地间。

嘉亲王早接到了禀告,亲自到门口迎接秦雷,近一年不见,老亲王明显苍老了许多,原本挺直的腰板也微微佝偻起来。秦雷赶紧扶住老亲王,两人说笑着进了庄园。

|||||

日已正午,府中早摆好了宴席,请隆威郡王用膳,嘉亲王阖府子侄陪着。大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至亲,几杯酒下肚,再叔叔大爷一通叫,更是热络亲近,自然宾主尽欢。

用了膳,嘉亲王便请秦雷先去小憩一会儿,秦雷昨夜与云裳卿卿我我,絮絮叨叨,虽未曾真个销魂,却也一宿没睡,精神头确实有些不济,因而也就随了老人家的好意,跟着秦玄侑去客房歇息。

……

他一觉睡到日头偏西才醒过来,精神果然大好,在府中宫女的服侍下洗漱更衣,这才跟着等候多时地秦玄侑去了书房。

两人在门口便看到嘉亲王在挥毫泼墨。便轻手轻脚进去,立在一边屏息看着。老王爷笔下地是一副写意丹青,画的是架上丝瓜:两三根细细竹竿撑起地丝瓜架上,七八片墨绿的叶片下,结着四五根肥大的丝瓜,瓜尾上还开着一朵朵小黄花。

两人进来时,这幅丝瓜图已经基本成型。老王爷正拿着一支细湖笔看似随意的在纸上勾勒着,画出来的线条蔓蔓舞动。观之杂乱无章。不一会,嘉亲王长舒口气,搁下手中地画笔,再去看那些线条,稍微粗些的成了丝瓜地蔓茎,而那些细的,则成了丝瓜的卷须。立刻让原本有些单调的画面生动丰满起来。

秦雷适时地发出赞叹声,拊掌笑道:“皇爷好雅兴,好丹青,更是好意境啊!”

嘉亲王抬头招呼秦雷坐下,呵呵笑道:“殿下谬赞了,涂鸦之作而已,当不得夸奖。”又指着画幅左上角的留白道:“这里还差点什么,请殿下赐字如何?”

秦雷心道。不是磕碜我吧?嘴上忙道:“叔爷说笑了,就我那手鸡爪疯,实在是拿不出手来的。”

嘉亲王‘哦’一声,戏谑笑道:“王爷是瞧不起我老头子了?您地墨宝就连东齐书法大家颜行玺看了,也说:‘字好、诗好、人更好。’”

秦玄侑也笑道:“是呀殿下,谁不知道颜大家最是挑剔。轻易不开口夸人的,殿下的墨宝能被他夸奖,咱们整个中都城都跟着脸上有光啊!”东齐号称礼仪之邦,诗书传国;南楚更有华章之美,文辞无双;在这两国面前,孔武有力的西秦,却是有些自卑的。

秦雷见推脱不过,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提起一支湖笔,悬在空中却犯了难。到底写什么好呢?他倒不怕字写得不好。露了怯。自从拜诗韵为师后,他每日都要按她的要求临柳公权颜真卿的碑文。从无一日懈怠,再加上他本就聪明,勤练不辍之下,简单写几个字还能应付过去,不至于贻笑大方。

但秦雷也算在庙堂上浸淫过一段时间的人了,自然不会认为嘉亲王就是请自己题个字那么简单,那是要为接下来地谈话开个头,顶个调的。

所以这个词不能太张扬高调,也不能太过媚俗。沉吟片刻,便有了主意,但见他凝神静气,轻蘸浓墨,悬笔于留白之上,手腕潇洒晃动之间,七个满含乡土气息的行楷大字便跃然纸上。

“须知瓜菜半年粮!”父子俩同时跟着秦雷的笔端念道。再看那副丝瓜图,与这句题词果然十分贴切,相得益彰。

但关键还是这字画中蕴含的东西。按说此时作画,总逃不出花鸟虫鱼,山水仕女之类的窠臼。但嘉亲王偏偏要在这萧索地深秋,画上几个枯竹上的大丝瓜,并不是老头馋了,而是在试探秦雷能从中看到什么?

若是他能欣喜于硕果累累,写些欢愉之语,便说明他是个乐观开朗之人。

若是他能看到这秋实之后的严冬,写些感伤之词,便是个居安思危之人。

若是他能看到诗情画意,那便说明……这位王爷脑壳坏掉了,说胡话呢……

但秦雷给出的回答是,‘须知瓜菜半年粮’,他不仅从这秋实背后看到了漫长的隆冬春荒,还进一步思索了如何应对的法子。却要比单纯的悲悯要上乘得多。

嘉亲王低声念叨几遍,拊掌赞叹道:“这字让人看着踏实、安心,放心。王爷未及弱冠,却已阅尽世情,胸有千秋。更难得的是毫无年轻人的虚浮夸张,难得的实实在在啊!”说着捻须欣慰笑道:“果然是字好诗好人更好,实乃我大秦之福、皇室之福啊!”说着高声吩咐秦玄侑道:“快把殿下地墨宝送去裱糊,老夫要悬挂在书房之中。”

秦玄侑笑着应下,捧起画,装进画匣之中,便端着匣子告辞出了书房,把地儿留给两位王爷说话。

嘉亲王拉着秦雷到偏厅用茶,坐下后又仔细打量他一番,越看越是欣喜,脸上的笑意也就越浓。亏着秦雷地脸皮厚度可观,才没被他看羞了。看了好久也看不出花。老爷子这才收回目光,苍声笑道:“王爷可比一年多前看着出落多了。”|||||

秦雷呲牙笑笑,摸摸下巴道:“可不,您看,那时候下巴跟个扒了皮地鸡蛋似的,现在倒好,成了长了毛的小鸡仔了。”那毛茸茸的下巴。确实像个刚孵出来的。

嘉亲王被他逗得前仰后合,哈哈大笑一阵。才喘息道:“殿下却要少逗老夫大笑,说不定哪会就笑得背过气去了。”怕秦雷误会,又补充道:“微笑即可……”

秦雷笑着点头应下,又听嘉亲王有些索然道:“殿下是成熟了,我们这一代也快要入土了。”

秦雷忙温声安慰道:“叔爷老当益壮,自然会松鹤延年,切莫说些不吉利的。”

嘉亲王摇摇头。望着秦雷轻声道:“人生七十古来稀,老夫已经七十有九了,早已经知足,至于什么时候去见先帝爷,却不在乎地。”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沉下去,但一字一句仍清晰的传到秦雷耳中:“老夫一个安乐王公,去了倒不打紧。但有一个人一旦不在了,咱们老秦家地天可就要塌了。”

秦雷沉默片刻,轻声道:“皇祖母?”

嘉亲王点点头,沉声道:“我这位老嫂子从十七年前力挽狂澜起,就一直是咱们秦家的定海针,现今虽然在深宫中颐养天年。但她的影响却没有稍减。”

秦雷面色逐渐郑重起来,这是他几天来第三次听到别人提起文庄太后。一次是在丞相府,文彦博说他除了文庄太后,谁也不信。第二次是在报恩寺,乐布衣说他除了文庄太后谁也不服。而这次,嘉亲王干脆告诉秦雷,皇族没有谁都不能没有那位老太太。

老王爷话锋一转,苍老的叹息道:“但是我这老嫂子年前就要过喜寿了,虽然身体康健得很,但老夫进宫请安的时候。也常常跟我说起感觉天不假年了。”

秦雷皱眉道:“皇祖母养生有道。长命百岁也是可以期待的,叔爷过虑了。”即使认同嘉亲王的话。他也必须出言反驳一下,否则便是不孝。

嘉亲王呵呵笑道:“就算老嫂子真个能长命百岁,殿下就真个忍心看着一个八九十地老太太仍要担负着庇护皇族的重任?”说着幽幽道:“就算真个忍心,难道真个放心吗?”

秦雷已经知道老王爷把自己请来作甚了,点点头,沉声道:“叔爷有什么要训导的,尽管直说无妨,孩儿听着就是。”

嘉亲王笑道:“呵呵!年轻人却是受不了老家伙的啰嗦。好好好,那就长话短说。我问你,有没有胆量接过老太后的担子?继她老人家之后,给我们这些龙子龙孙,先皇苗裔们撑起一片天地来?”

秦雷面色阴晴不定的变换一阵,才轻声缓缓问道:“叔爷认为我够资格吗?孩子自觉还太稚嫩了些。”见老王爷仍捋着胡子笑望着自己,秦雷只好摆手认输道:“好吧!我承认我装嫩,但您老总要说明白可以给到我什么资源,让我看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总不成什么也不给,就让孩儿挑起这副担子吧?”

说完,觉得自己语气有些不恭,又加了一句道:“孩儿一向觉得,两个肩膀扛着头,就已经很累了,却不感再胡乱加担子……”又一本正经道:“孩儿还要长个呢。”

老头子不禁莞尔,面带笑意道:“殿下说的很有道理,人要管好自己就已经很累了。”面色渐渐郑重道:“但是你生为皇子,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却也不能推卸你地担子。”转而又柔声道:“不要担心自己做不来,我们这些老家伙会全力帮你的。我们这些老王公虽然都老不中用了,说话也没几个人听。但家里的孩子还是不敢违逆的。”

秦雷抬头望向嘉亲王,幽幽问道:“又是太后她老人家派您来的?”

嘉亲王面色一滞,呵呵干笑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