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四八章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嘉亲王没有否认,他确实是受了太后的命令,前来与秦雷宽心的。但与乐布衣不同,他是太后的小叔子,知道更多的事情,还担负着为太后传话的责任,所以当秦雷闷闷地问起:“为何我在她身边时,她老人家一个字不提,非要兜个圈子呢。”嘉亲王笑着为他解惑道:“王爷不要多心,有些话太后她老人家是不能说的,她还得顾着您兄弟的和睦不是。”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秦雷点点头。嘉亲王怕他多想,又温言安慰道:“虽然不能说,但她老人家从来都是最关心殿下您的。”说着轻声道:“两年前,您还在东齐的时候,咱们和齐国谈判破裂,当时太尉府上可是很倾向于把您牺牲在上京城的。殿下最后能绝处逢生,除了靠您外公家全力营救,还有她老人家的鼎立相助。”

秦雷闻言沉吟道:“当时沈家接我回来时,用的名义便是太后她老人家想我了。”

嘉亲王笑道:“你看沈家小心翼翼的样子,若没有太后的首肯,他们敢用她老人家的名义行事?不止是这个,太后还亲笔给齐国的老太后写信,把那老太太感动的涕泪横流,说什么也要皇帝把您放回来。天子无不以孝治天下,这才有了您的回国之路。”

秦雷感慨道:“确实,当时我还与沈家舅舅感叹,事情怎么顺利的邪门,当时只当是用几百万两巨资开道。把齐国地大小贵人砸晕了,却不知道还有奶奶在背后撑腰。”

嘉亲王笑道:“还有您一回来就开罪了如贵妃,却也是她老人家把您护下来,又让太子爷把他的太子卫分一半给您防身用,这才有了您的北山牧场之行。”

秦雷心道,我只当老二出手大方,爱护兄弟。还着实感激好一阵子,却没想到这小子只是送的干人情。转念一想。必然是太后希望自己承老二个情,心里也就平和了。

嘉亲王见秦雷面露感动之色,又加把劲道:“如果说这两次,仅是老祖母为了补偿流离多年的小孙孙。但后面几次,却是太后她老人家在有意栽培维护您。”

秦雷点头道:“当时南下,若没有奶奶的帮助,我是寸步难行的。别说平定叛乱,整顿兵制,能保全自己就是万幸了。”

嘉亲王颔首笑道:“老夫说句不中听地,殿下虽然贵为皇子,又天纵之资,但一无根基,二无经验。且归国之后,面临的环境又险恶无比。之所以一路行来还算顺遂,除了您个人地努力之外,也是离不开她老人家的照顾的。”

寻思片刻,老王爷又小声道:“那次你在山南遇刺,便是太后调动了皇家密谍,用三省之力。组成了绝杀,这才干掉了李一姜,震慑住宵小,让他们不敢再打直接消灭殿下的主意。”

秦雷一脸的震撼,他一直以为是昭武帝突然转了那阴柔的性子,为自己报仇呢,原来还是慈宁宫那位可爱的老太太帮地自己。面色一阵激动,真心道:“这次回京,真正算是站在庙堂之上了,才真真感受到那些士族大阀的能量。竟是让天子也不得不暂避其缨的。回想起自己一路行来。如有神助,今天才知道她老人家就是那位大神。”

说到这。秦雷坐正身子清声道:“我秦雷虽然从不自认好人,但还是知恩图报的。漫说皇祖母为我做过这么多的事情,帮了救了我那么多次,单单那份祖孙情,就让孩儿一定要答应她老人家要求的。”遂坚决道:“叔爷请讲吧!皇祖母想让我做什么?”

嘉亲王也正色道:“殿下有这份孝心那是最好。”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黄绫,起身肃声道:“传太后懿旨。”秦雷忙起身施礼道:“儿臣秦雷接旨,圣皇太后慈安。”

“圣慈安。”嘉亲王沉声念道:“太后圣谕:吾孙雨田,奶奶已经七十有六了,原本从不服老,但自今年春里起,双眼渐渐花了,耳朵也开始背了,到了秋里更是食不知味,身子倦懒。确是不服不行了,眼看大去之期不远矣。但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操心几十年的秦家上下,却要为宗族安排好将来,才能瞑目。”

老亲王顿了顿,接着道:“吾孙聪慧,对当今天下大势,国内纷争,自然比老婆子看的清楚,无需多言。吾尝对嘉亲王言,纵观秦室上下,能佑我国祚,护我宗室者,唯汝与秦雳尔。然你大哥心有耿介,对陛下与老身几多误会,是以此任非你莫属。”

“老婆子对你有三个要求,一者,善待宗室,宗室为我皇家之本,宗室强则皇家盛,宗室若则皇家衰。因而不到万不得已,不准滥开杀戒。二者,耐心整武,切勿急功近利。要知十七年前,奶奶便是凭着咱们那些不争气地宗族军,才能在中都城里说上话。这些人并不是外界所想那样草包,奶奶相信孙儿能让他们争气的。我已经嘱咐那些老东西们全力助你,是以不要太过担心。”|||||

“其三,无论用什么法子,一定要在明年秋里的军演中胜出,相信老婆子,只要一次胜利,这些不争气的东西便会大变样的,否则永远不能与禁军相提并论。只要你做到这…,老婆子便心满意足了,也不枉我的一片心意。之所以还要让你叔爷跟你讲,其中原委,相信你也明白。”

“另外,有位乐先生向古近日会去找你,其身份不便明说,但其乃当世大才,当年更是帮了奶奶无数地大忙,奶奶能在火种取粟,将咱们秦家保留下来,他是居功至伟的。咱们皇家欠人家地,几辈子都是还不清的。即使奶奶也只能好言好语的邀请,望孙儿能执师徒子侄之礼,善待善待,定然终生受益无穷。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秦雷恭声接旨,嘉亲王赶紧将他扶起来。重新落座说话。宣了太后的旨,两人便算是为同一目地而奋斗的同志了。说起话来自然直接了许多。秦雷也终于提出了困扰他好久的问题:宗正府兵究竟怎么了?为何在昙花一现后又迅速打回原形?

当时还不算太老的嘉亲王,自然亲身参与过此事,秦雷算是问对人了。沉吟片刻,嘉亲王苍声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地,其实经过那么长时间地保卫战,咱们地府兵虽然素质上还比不过禁军,但悍勇无畏是毫不逊色的。若是择一二勇将,悉心调教一番,战力总会保持在水准以上地。可当时的环境……”嘉亲王叹息道:“李家和另外一家把持着几乎全部的禁军,咱们却只有两支打残了的御林军和宗正军。当时那两家虽有矛盾,但对皇室的戒惧是一致地。若是咱们硬抗,必会让他们暂时放下纷争,联手把咱们碾为齑粉。”

秦雷恍然道:“所以皇祖母就主动解散府兵示弱,再找人说项。让两家都相信皇室的存在不仅不能威胁到两家,还可以成为相互对立的两家之间很必要的缓冲。”

虽然没有亲见,但秦雷凭着推测,便将当日的情形说得分毫不差,让嘉亲王频频点头道:“不错,仅留下御林军的皇室。终于让那两家感受不到威胁。他们又没有把握一定能胜过对方,所以也希望在做好准备前有个缓冲。”

说着有些后怕道:“当时市井小民都知道,两家均势打破之日,就是大秦改朝换代之时。那时咱们皇家人人自危,谁也想不到,仅仅过了十几年,局势便被太后她老人家一步步挽了回来,咱爷俩也有机会在这说话。”

秦雷点点头,轻声问道:“那些解散了的宗正府兵去了哪里?”

嘉亲王捋须笑道:“王爷问到了点子上,太后给你最大的支持。不是那位鬼……才一般地古什么。也不是我们这群老东西,而是这个……”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册子。递给秦雷,轻声道:“这是当年跟着太后守城的兵士名单,您一定要贴身藏好,这可谓是她老人压箱底的宝贝了。”

秦雷点头接过,翻看一看,差点被上面一个个的名字晃晕了眼,失声道:“这么多将军、知府?”他在第二页找到了秦有才几人的名字,在一排排的人名中,居然极不显眼。

嘉亲王自豪笑道:“十七位将军,五十八位校尉;一个总督,三个巡抚,二十四位知府,还有七十七位七品以上官员。这一百八十位各级官员,便是那些退役府兵今日地所在。当初太后对李浑等人道:‘今日我们解散府兵,但这些人都是有功于社稷的,老婆子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们饿死街头,求你们给个出路,若是不放心,老婆子就把他们拆散了,外放到各地当个小兵小吏,也算让他们有口饭吃吧!’”

顿了顿,喝口水,老王爷接着道:“李家、皇甫家,还有后来的文家,都觉得只要宗正府兵被拆分到各地,远离了京畿,便不可能再对庙堂之上构成影响,何况只是些县丞、队率之类的小官。便答应了老太后的要求。”

秦雷欢欣道:“这手化整为零却骗过了所有人。”

嘉亲王端起茶杯,痛快喝一气,哈哈笑道:“当时那位乐先生说,咱们既然远远落在了别人后面,便只能从长计较,在中枢采取守势,在地方各省培植力量,十年休息,十年增长,二十年便可与其一较长短。而眼睛总是盯着中都这巴掌大点地,脑子最多也就考虑三年五年之内的事情。那些小兵小吏当时不算什么,但架不住人多时间长,十六七年下来,便有了今日这一百八十名能员干将。”

秦雷赞叹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位乐先生实在是经天纬地之才啊!”他也终于明白乐布衣对府兵的狂热来自何处,除了也许当日曾指挥过他们外。更多是因为他十七年前地筹划,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日子。|||||

“殿下说得太好了,乐先生确实是谋万事、谋全局的神人,您切莫怠慢了。”说了这么多地话,近八十高龄地嘉亲王已经非常疲倦了,但他的精神头却出奇地亢奋,喝口参汤提提神。沉声道:“这些人本就是咱们皇室宗亲,又对太后忠心耿耿。虽然为了太后给地任务,与各方实力虚与委蛇,但骨子里还是咱们秦家的人。”说着诱惑秦雷道:“他们可皆受着你那宗正府地管辖。只要殿下能把这次的差事办好了,八成老嫂子就会真正把这些人交给您的。”

秦雷立刻想到当日在晴川湖的游船上,秦有才他们三个一提起太后便毕恭毕敬,听了太后问及,几个大老爷们竟然还痛哭流涕。那种感情,那种忠诚,却是不好轻易收买的。

当时薛乃营那个老滑头说什么,他们几个是跟着太后抬担架的,秦雷那时心里就在嘀咕,帮着抬担架的平民百姓多了,怎么就你们那么好命?现在自然明白了,太后定然嘱咐过他们低调行事。不要让人提到他们就联想到府兵。是以倒也不怨薛乃营含混其词。

秦雷心中欢喜,原本以为自己那大宗正一职仅是个摆设,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但转念一想,却又没那么高兴了,凝眉道:“咱们宗正府就能管着京里地几千户宗亲,但人家天南海北的不再京里。却是鞭长莫及的。再说就算这些人听我的,可人家都是大大小小的官了,也不能再回来当兵,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嘉亲王捻须笑道:“这些问题,咱们十几年前就想到了,老太后给所有外放的府兵下令,让他们各自训练忠诚可靠之人,这十几年来又不知繁衍出多少。”

秦雷惊喜道:“可有能充实进府兵之人?”

“那是自然,那七十五位将军校尉,皆在各自军中培植亲信。接纳宗室子弟。这么些年下来,每人拿出百八十个不成问题。而且还不会惊动军方。”老王爷眯着眼睛。快意道:“这些人已经接到了太后她老人家的命令,把秘密训练、安插在军中的手下退役一部分,尽快赶到中都向殿下报道,相信不用多久,殿下就可以拥有一支强大地基本力量,不至于白手起家了。”

……

秦雷很满意,这支天上掉下来的援军完全是意外之喜,而且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原属于不同军队,更有利于秦雷计划的实施。

秦雷很高兴。在离开嘉亲王府,去往温泉山庄的路上,他一直哼着古怪难听的歌谣:“咱们的老…百姓…今个真高兴!高兴!”让同车地许田胃里一阵阵抽搐,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确实难为他了。

由不得秦雷不高兴,自从来到这个世上,他一直是孤军奋战,虽然没有指望过别人帮自己什么,但那种孤立无援,以一己之力与天下为敌的感觉着实不好。现在终于知道慈宁宫是向着自己的,老太后是帮着自己的,这种感觉真好,秦雷一把推开车窗,探出头去,放声大喊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声音透过飞驰的马车,传到碧蓝如洗的天空,把路过的大雁惊得高高飞起,还一阵雨似的劈里啪啦下了很多新鲜的鸟粪,把正张大嘴巴狼嚎地隆威郡王殿下淋了个正着。

他甚至只来得及闭上眼睛和嘴巴……

一句古人名言突兀地浮现在他脑海中:‘人欢无女子事,狗唤抢尸米吃’,可老子不是犬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