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五零章 京山难民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大秦军队由御禁边卫四大体系构筑而成。其中边军分布在大秦两条绵长的边境线上,守御边陲;卫军驻扎在各省各府,保卫地方;御林军驻扎在中都城内,保卫皇帝与皇城;禁军则是朝廷南征北讨的主力,随着委任的大将征战八方,若是和平时期,便会驻守京畿地区,从四面八方拱卫着中都城。

其中天策军驻扎在中都城正东五十里的河东大营,破虏军驻扎在中都城东南六十里的河西大营,鹰扬军在正南的岳山大营、铁甲军在东南的彭州大营,虎贲军在东北的北河大营,龙骧军在西北边的西河大营;神武军在正西边的西川大营。再加上驻扎在京城的御林军,便组成了今日的禁军八大军。

但在一百年前,八大军可不是这么排的,御林军乃是单列的,要不也不会叫御禁边卫。那时候八大军里还有一支叫宗正府兵的,且在建国后很多年内,一直占据着天下第一强军的宝座,为大秦赢得了无数胜利,以及崇高的荣誉,让另外七支军队甘拜下风。

这支令列强闻风丧胆的铁军,当时就驻扎在中都城西南五十里的京山大营。

无奈事易时移,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后,除了十七年前的昙花一现,曾经大名鼎鼎的宗正府兵,早已不知去了哪里,但他们曾经驻扎过的京山大营却依然热闹……

……

风景秀丽的京山脚下,有一大片连绵望不到边地房屋。这些房屋全部方方正正,每一栋都五丈长、两丈宽,似乎本来是整整齐齐的。但禁不起风吹雨打,岁月侵蚀,许多房子已经倒塌了,即使是没倒的那些,也已经破破烂烂、摇摇欲坠了。若非被一些圆木支撑着墙壁,怕也是撑不住的。

那些被圆木支着的破屋外都围着或是整齐、或是稀疏的篱笆。显示着主人对它的占有。院子里地地上,爬着些南瓜、冬瓜之类好养活的瓜菜,偶尔也有两只瘦骨嶙峋地看家狗,无精打采地打量着从西边山路上过来的不速之客,许是饿得,许是家里根本没什么好偷的,这些狗根本懒得吠一声。且在那些人走得更近些时,掉头跑掉了。显然,它们认为自己才是这个家里最值得贼惦记的东西。

一位身罩黑色斗篷、面容俊朗的年轻人,在一队黑甲骑士地护卫下,踩着泥泞不堪的道路,缓缓进了这片难民窟一样的地方。

看着随处可见的粪便垃圾、骑士们不得不拉下护面,抵御这恶心的臭气。虽然这与襄阳湖水寨外那冲天尸臭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总会让他们联想起那个味道,进而想到那段不愉快的经历,所以还是不闻为妙。

他们的头领,那位俊朗年轻人却仿佛对此无动于衷,仍旧面色冷峻的注视着周围地一切。好吧!他承认。他用了某位红颜知己特制的药膏,根本闻不到这臭味。

这里似乎被某些逃荒进京的流民占据了,而且这些人过的极端不好。刚要对这一切失去兴趣,年轻人却发现一边的土墙上有些不寻常的痕迹,抬起马鞭指了指,一个骑士便翻身下马,根本不顾忌溅起地黑泥把锃亮的盔甲弄脏。

“是一把断刀,上面还有血迹,看起来是近几天的。”骑士将嵌在墙里的东西挖出来,仔细观察一番。便高声禀报道:“还有很多血迹。只是被污泥掩盖了!”骑士显然又有新的发现。

“哦?”年轻人正在沉思间,就见到一个人影出现在街角。却又马上一闪而逝。年轻人一挥手,几个黑衣骑士便策马追了过去,转过街角后过了一会,非但没有把人抓回来,还发出了急促的报警信号。

“法克!”年轻人轻声咒骂一句,便对一边蓄势待发的骑士们下令道:“保持队形,把那些猪头救回来。”骑士们齐齐用右手雪亮的唐刀敲一下护腿,在队长的带领下,缓缓加速,却又不让战马飞奔,就这样一路小跑往街角行去。

待离街角近了些,便听到一阵打斗叫喊声,虽然恪于命令,但骑士们还是不由加快了速度。绕过街角,便看到两个兄弟躺在泥泞中,其余几个成扇形散开,持弩举刀保护着他们。直到后面的黑衣卫上来,接替了防御,几个人才松口气,收起弩剑,拨马到了年轻人面前,扶起护面,拱手羞愧道:“启禀王爷,我们被人袭击了。”

年轻人就是秦雷,在温泉宫小憩两日后,便兴冲冲地带着属下往京山大营赶来。他要提前赶到这个据说已经废弃了地大营,为接下来抵达大营地各路人马打个前站,收拾出地方来,准备好工事、营房、粮食、争取做到宾至如归。在得到那么多利好消息后,他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显示出了少有的积极主动。

但往往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里竟然比他见过最破落的贫民窟还不如,简直是个巨大的垃圾场。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黑衣卫居然在这里受到了攻击。|||||

糟糕的消息像这个垃圾场一样让人讨厌,隆威郡王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面沉似水地喝道:“说清楚些。”

几个黑衣卫中领头的便是秦卫,只听他有些气急败坏道:“咱们跟着那个人影便往这跑过来,谁成想这种鬼地方居然有绊马索,猝不及防间,打头的两个兄弟便吃了亏。”说着双手捧着一根竹箭奉上,后怕道:“那些人紧接着便一阵箭雨。若非这种竹箭不能刺透我们的铠甲,咱们怕是全要折在里面。”

秦雷沉着脸听他说完,又低声问道:“人怎么样?”

“摔得不轻,怕是要躺上月数。”秦卫赶紧答道。

秦雷点点头,让他们先下去,又招叫过许田,沉声吩咐道:“现在是巳时三刻。不管你用什么法子,给孤在未时三刻以前。把这些垃圾堆里地耗子统统赶出来,送到孤的面前。”许田本来想请王爷再多给一个时辰,但转念想到自己是要大用的,若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有什么脸被大用,于是便干脆答应下来。

秦雷见他答应下来,便拨转马头。带着贴身卫士离了这个臭气熏天的破地儿,寻了处通风的高地下马等着。卫士们纷纷扶上护面,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石勇从马背上取下一床军毯,铺在一块大青石上,请秦雷坐下。石敢被留在温泉宫护卫永福公主,他便临时担当起了秦雷的勤务官。

等秦雷坐下后,石勇又从马背上取下水壶,倒着给王爷洗脸洗手。被冷冽地凉水一激。秦雷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喃喃问道:“你说这里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透着股怪异呢?”

石勇见王爷洗完了,便把水壶拿起来喝了一通,才塞上木塞,朝马背上一挂,闷声道:“咱们行进速度并不慢。却被这些人给打了不大不小地埋伏,他们反应也太快了,根本不像普通老百姓。”

秦雷点点头,凝神俯瞰高地下的村落,只见黑甲骑兵们十人排成一排,分成许多小组,在弓骑兵的策应保护下,沿着房屋间的街道,反复扫荡巡逻,却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倒是撵得那几只瘦狗走投无路。趴在地上,抱头呜呜等死。

浪费了许多时间后。卫士们终于改变了战法,他们先将可疑的区域分割包围。待团团围住后,黑衣卫便上前投掷飞火流星弹,此时秋燥物干,大火很轻易的熊熊燃起,浓浓地黑烟甚至随着风飘到秦雷这里。

“咳咳咳咳……”一阵此起彼伏的咳嗽声顿时响起,秦雷只好带着石勇他们转移,离了这个风口,找个背风的地方待着。虽然十分狼狈,可他仍旧十分高兴,比手画脚的对石勇道:“看到没有,标准的大纲动作,所有人做得都很到位,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伤亡不说,还可以事半功倍。”说着拍拍他的肩膀,嘉许道:“你的汗水没有白费啊!”石勇是整个王府的教习长,负责卫士们地日常训练,是以秦雷有此一说。

听到王爷的赞赏,石勇也很高兴,只是他的感情不像石猛那样外露,只是憨憨一笑,便开始自我批评道:“还是有许多不到位的地方,方才执行搜索时,就有好几处地方漏掉了。”

秦雷笑道:“不要求全责备嘛!至少他们知道了一个方案不奏效,马上就换另一个,没有一条道走到黑。”说着嘿嘿笑道:“耗子最怕烟熏火燎,不怕他们不乖乖窜出来。”石勇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微笑着与秦雷议起了别的。“王爷,咱们下一步怎么办?还是按原计划吗?”他们本来计划把大营简单一打扫,便开始开门纳客。

摇摇头,秦雷苦笑道:“这里比猪圈还要糟糕,要么换个地方集结,要么就得趁着这几天推平了,重新搭帐篷。等那些人来了再说。”没等石勇回应,他便已经做出了选择道:“咱们的六千人、各地支援地至少也有这个数,再加上那些蠹虫们,怕不小于两万,却没有别的地方能塞得下了。”顿了顿,无奈道:“只能把这里推平重建了。”石勇点头应下,至于具体细节,还要等王爷带着讨论。

摩挲着下巴沉吟片刻,秦雷轻声问道:“他们都什么时候到?”

石勇感激从背上铁盒里掏出一个本本,有些笨拙地翻开到最后一页,轻声念道:“根据西疆谍报局传来的消息,沈青他们已经踏入玉门关,最多半个月便能赶到。”

秦雷闻言大喜道:“这么快?我还真有些想念他们呢。”

石勇笑笑,继续念道:“宗正府那边公布的府兵离京报道日期乃是初三。这些人最晚初七就应该到齐了,”

秦雷撇嘴道:“未必,你就瞧好吧!那帮大爷还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

石勇呵呵笑道:“王爷不是专治各种不服吗?还对付不了那些家伙?”|||||

听属下说出自己创造地新词,秦雷得意笑道:“你就瞧好吧!老子非把他们收拾的认不出自己的爹妈来。”

石勇倒也知道凑趣,一本正经道:“属下拭目以待。”然后便说起第三波人道:“各地的支援人力。因为远近不同,所以到达时间也不同。临近几个省的。大概七天之内便到,再远一些地,比如说山南江北,估计得一个月才行。”

秦雷点点头,沉吟道:“今天初二,我们必须在初八之前初步搞出个样子来。”石勇点头应下,两人便开始筹划具体地实施步骤。甚至规划起未来军营地蓝图来……

说着说着,日头便渐渐偏西了,秦雷瞥一眼地上狭长地影子,随意问道:“几时了?”跟着回来地秦卫看了看计时沙漏,轻声禀报道:“申时两刻了。”

秦雷放下手中的图纸,沉声问道:“那边怎么样了?怎么光看着冒烟不见有动静啊?”此时他也从构思中回过神来了,瞟了一眼边上的秦卫,淡淡问道:“孤让许田未时三刻完成任务。他完成了吗?”

秦卫额头冒汗,艰难道:“许副统领正在加紧围剿……”

不悦地一摆手,秦雷严厉道:“为什么不提醒孤?你们什么时候学地跟官场上一样,还会欺上瞒下,官官相护了?”

秦卫被呵斥的大汗淋漓,扑通跪下。叩首道:“方才许副统领过来求我,属下见他说得可怜,便一时糊涂的答应下来,请王爷责罚。”

秦雷冷哼道:“现在不是时候,等完事少不了你呢。滚去问问他,带着一千五六百人地精锐之师,连清洗个破村子都这么费事,到底他是猪还是他的手下是一群猪?三个时辰了!一家家的扒屋也该扒完了!”秦卫忙屁滚尿流地跑下山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连滚带爬地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启禀……王爷。真是邪了门了!”

秦雷笑骂道:“你才邪了门了呢。放松点,慢慢说!”

秦卫深呼吸几下。才慢慢道:“山下的弟兄们已经把那些房子全点着了,但到底也没有逼出一个活物来。”

“哦!”秦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沉声道:“带孤去看看。”秦卫赶紧头前带路,往山下走去。

绕过一个山梁,秦雷便看到山下的大火已经渐渐小了。下了山,又跟着秦卫沿着火场走一段,才见到灰头土脸的许田。

一见到王爷,许田就满面羞愧地跪下道:“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

秦雷还是那套说辞道:“完事后少不了你的,现在先起来,跟孤说说怎么个情况。”许田便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连头都不敢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大用泡汤了。

对于身边人的心理动态,秦雷还是了若指掌的,走到他身边,轻声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受点挫折就低头耷拉角,叫我以后怎么大用你。”许田一听,原来王爷还没放弃我,顿时来了精神,抬起头,小嘴叭叭道:“启禀王爷,咱们已经将这里全部化为灰烬了,属下推断只有一种可能。”说着指了指地下,轻声道:“他们藏在老鼠洞里了。”

秦雷不置可否道:“也有可能直接被大火烧死了。”

“绝不可能,属下一进村,便留心有人居住地房屋,发现有六十栋之多,这么多人不会悉数被烧死的。”身为资格最老的斥候,这些细节问题,是难不倒许田的。

秦雷点点头,笑道:“不错,还没有彻底糊涂,那就请许副统领想个法子,把老鼠逼出洞吧!孤很是好奇,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老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