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五二章 穷亲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面色一滞,心里暗骂道:老子怎么有这么个二百五侄子。

“叔,他是你大爷……”见秦雷没反应,伯赏赛阳又闷声重复道。若不是马艾给他个严厉的眼神,怕是还要说第三遍。

秦雷眯眼望向那老者,沉声问道:“你可知道我是谁?”老者摇头道:“老朽离京十几年了,却不认得王爷这样的贵人。”说着却又恍然道:“您这个年纪,又贵为王爷,必然是当今的龙子了。”

秦雷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冷冷道:“孤王乃当今昭武陛下第五子,隆威郡王是也。”老者满脸感慨地望了秦雷一眼,还是缓缓跪下,两叩之后便直起身子,行的却是皇家宗族间的参拜大礼。

秦雷并不让他起身,清声道:“孤王还有一个身份,乃是宗正府的大宗正,自然翻阅过族谱,对我皇家玄字辈三十三人也是有些印象,却不记得有个叫‘仩’的。”

听了这话,俘虏中年纪较大些的开始黯然伤神起来,而那些年轻的顿时火冒三丈,大喊道:“我们也是秦氏的血脉,凭什么把我们删出族谱?”

秦雷看着这些人神情激动、不似作伪,心中微微一动,对那个站着的老者沉声道:“你说你是皇家的,是哪一支的呢?”

老者站直身子,傲然道:“天家一支!老朽乃是先帝爷堂侄,当今圣上的堂兄。”说着一指地上跪着地俘虏们。沉声道:“这都是十七年前被迫害的皇室宗亲!”

秦雷‘哦’一声,心中蹦出四个字‘五王之乱’,十七年前,当时还是信王的昭武帝的五位亲哥:福王、德王、吴王、徐王、宁王,因为先帝于春秋鼎盛时突然驾崩、没有立太子、也没有留遗诏,为了那把金灿灿的椅子,大打出手。把个大秦打得险些倾覆于一旦。后来大秦的士族门阀联手平乱,几位王爷的势力顿时烟消云散。被逼得自杀了事。大秦皇室在这场动乱中菁英尽丧,若非文庄太后横空出世,九成九便要改朝换代了。哪怕是现在,旁落地权柄也没有完全收回,大秦朝还是有三个声音在同时说话。

那五个已经见了先帝的王爷们,还留下了数目庞大地亲近属下。这些人自然要承受那些损失惨重的世家大族的怒火,若不是文庄太后护着。定然会被斩尽杀绝。饶是如此,五王的子女、妻族、属下也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只有那些关系不大的皇室近亲逃的性命。

看来这些人是当年的幸存者,秦雷心中暗道,面上却仍不动声色道:“既是宗亲,为何流落至此,你且细细道来。”

老者听了,满脸悲愤道:“大宗正容禀。十七年前,九大世家地人,在丰埠码头杀了咱们五位王爷阖府上下,计一万七千余人,把小清河水都染红了整整七天七夜。”一句话,便把在场众人带入了当日的腥风血雨之中。

场上顿时安静下来。除了战马偶尔的响鼻声,便只有老者沙哑苍凉的声音在回荡:“那些畜生还不知足,又拿出了他们惯用的勾连陷害之法,污蔑我宗室上下,想要借机把咱们秦氏皇族扫除干净,若不是太后神通广大,却连我们这些根本没参与夺嫡的宗亲也是活不下来的。”

说着说着,老者眼圈已经红了,用肩膀上脏兮兮的破布擦了擦眼角,嘶声道:“虽然得以偷生。但那些畜生却视我们为‘余孽’。将我们打入另册,不许我们从宗人府领周济、也不许作任何营生。还不许离开京畿,却是要让我们活活饿死。王爷可以问问他们,谁家没有饿死过亲人,又有谁家没有被那些畜生掠去过女眷!”随着他如泣如诉地讲述,地上的俘虏们已经哭成一片。

秦雷心中已经信了大半,轻声问道:“后来呢?”

秦玄仩叹息道:“俺们在京里活不下去,眼看着就要悉数被逼死。还是嘉亲王叔给我们指了条路,他说咱们宗人府兵的京山军营闲置下了,那里既没有出京畿又远离中都,而且依山傍水,土地肥沃,只需下些功夫,就能从土里刨出食,不虞养活不了妻儿老小。于是我们一百多户人家便真个从京里搬来了这里。”

秦雷低声问道:“过得可好?”

秦玄仩惨笑道:“第一年什么都不会,好在有嘉亲王从皇庄中挪些粮食接济着,这才勉强度了过去。之后日子倒是越过越好,再没饿死过人,十几年下来,还新添了三四百个娃娃……”说着长叹一声道:“但现在除了人,什么都没了。也不知这个冬该怎么捱过去……”

秦雷举目四望,看了看垃圾堆似的废墟,有些不好意思道:“孤王却是烧了你们的家园。”他已是信了老者的话。若是力所能及,他准备帮一帮这些人。

哪知老者萧索摇头道:“却怨不得王爷,”说着朝秦雷艰难笑道:“您昨天来地时候看着这里的模样,可有什么感想?”|||||

秦雷斟酌下用语,用个不刺激人的说法道:“仿佛刚遭了土匪似的。”

谁知老者竟点头道:“王爷明鉴,咱们这儿确实遭了匪灾!”说着面色自豪道:“王爷若早个几天过来,看到的景儿可是判若云泥的。那时候咱们京山村屋舍俨然、鸡犬相闻,阡陌交通、往来耕作,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比起五柳先生的桃花源也不遑多让。”

“球!”伯赏赛阳终于忍不住叫道:“老倌儿忒不害臊,这也算是桃花源?太能扯了吧?”其他人虽不敢像他这般放肆,却也压低声音轻笑。看来没人相信。

已经被秦雷下令放开的俘虏们仿佛受到了莫大地侮辱,纷纷扯着嗓子向秦雷他们描述着过去的景象。秦雷赶紧举手喊停,对众人笑道:“谁不觉得自己家乡好,孤王信你们便是。”

满身淤青、捂着左眼地秦霸愤愤道:“你这个王爷分明还是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那个老王爷,他整个夏天都住在这里地!”

“哪位王爷?”秦雷看向秦玄仩,低声问道。他却不会与那浑人掺杂不清。

“我们整个京山村的恩公。嘉亲王殿下。”老者肃声道。

秦雷脑海中闪电般划过老亲王画地那副丝瓜图,当时光以为是老亲王考量自己。却没想到还因为老王爷在这儿过了一夏的农家日子,沾上了乡土气息,提笔传神,这才画出了几个大丝瓜。

还有太后懿旨中,三个要求地第一条:善待宗室。秦雷一直觉得与第二条耐心整军重叠了,在秦雷的理解中耐心整军、不简单粗暴,就是善待宗室了。却没有必要分开来说。但老太后何许人?天下第一英雌也,放个尸比都是意味深长地,怎会啰嗦些没用的。是以秦雷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今日看来,这第一条,乃是让自己善待这些人!第二条,才是指的京里那些熊包。

想到这,秦雷对老者颔首道:“孤王信了。”说着沉声问道:“怎么又会搞成那番样子?还袭击孤王的人?”

秦玄仩突然心中一闪念。暗道:改变命运的时候来了。便福至心灵的一面大呼‘罪该万死’,一面伏跪于地。他似乎是这些人的首领,见他如此,别人也跟着跪了下来,就连那秦霸也不情不愿地趴在地上。

秦雷眯眼看着这些人,也不阻拦。便听秦玄仩恭敬道:“便是给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袭击王爷的队伍,这其中却是有误会的。王爷容禀,咱们这京山村,在五天前的夜里,却被打劫了。那些人也穿着黑衣,因而被孩儿们认错了,求王爷原谅则个。”

“起来说话吧!”秦雷颔首道,昨日进村的时候,确实发现过村里遭兵灾的痕迹。

秦玄仩带着几百男子又给秦雷磕两个头,秦雷侧身让过。他们才重新站起来说话。

待他们重新起来。秦雷仿佛自言自语道:“首都首都,首善之都。单说二十万禁军戒备森严,便足以让京畿地区夜不闭户了,又哪里来的大股流寇土匪呢?”要打劫这么大一个有不弱自卫能力的村子,可不是三五百人能搞定地。

秦霸还没有顺过气来,听秦雷如是说,不由愤愤道:“一般盗贼是进不了京畿,但京畿的守卫们可是畅通无阻的。”

伯赏赛阳大惊小怪道:“你是说禁军?”

秦玄仩接过话头,微微颤抖道:“不错,便是禁军八大军中的破虏军!”秦霸双拳攥得咯吱作响,愤恨道:“破虏破虏,他们本身就是虏,又有谁来破呀?”

若是他们说别的部队,秦雷听听也就算了,毕竟太后只嘱咐他善待这些人,并不包括还要帮他们报仇。但破虏军不同,就在几个月前,秦雷的队伍被其撵得落荒而逃不说,还有三百多弟兄折在他们手上。

用秦雷地话说便是,这个梁子结大了,没有十倍二十倍的代价是不能揭过去的。因而一听到‘破虏军’这个词,有些昏昏欲睡的卫士们,顿时来了精神,眼冒绿光地凝神听秦玄仩道:“五天前的深夜里,村里的狗突然开始吠叫。不一会,在村外放哨的族人便敲响了警锣。”怕秦雷不明白,他又解释道:“因为怕京里的大人们惦记着,俺们从一开始便很注意警戒,又在庄子底下挖了地道。”

伯赏赛阳听了,高兴笑道:“看来是安然无恙。”

秦玄仩叹息道:“若是勤加操练定当如此,但这些年的太平日子,却让我们麻痹了。很多人家光顾着收拾粮食细软,都没来得及跑到地道口,就被那些匪人纵马冲进村来,堵住祸害了。”又有些庆幸道:“当然。若不是这个花了咱们全村十多年功夫的地道,怕是要被屠村了。靠着这个地道与地上地匪人周旋了两天,许是怕走漏了风声,见一时奈何不得我们,便撤走了。等俺们从地道里出来,外面便给他们糟蹋成那个样子了。”|||||

说着拱手道:“没想到俺们引以为傲地地道在王爷面前如土鸡瓦狗一般,钦佩万分之余。还要感谢王爷没有痛下杀手,留下了咱们这些苦人儿的贱命。”

秦雷微微摇头笑道:“不必感谢。以后你就知道了,孤王是个很善良地人。”石勇、马艾,还有众卫士们,齐齐在心里翻个白眼道,您要是善良的话,麦城里那几万亡魂怕要气的再死过去一次。

但不知底细的秦玄仩他们除了觉得这位王爷怎么一点都不谦虚之外,并没有任何不适。仍旧诚惶诚恐地表示感谢。

秦雷喜滋滋的接受了他们地谢意,好半天才想起自己的问题,问秦玄仩道:“你怎么知道那是破虏军?”

“老朽壮年时曾在兵部当差,对大秦所有主战军队都了若指掌,这些人虽然极力隐藏身形,却瞒不过老朽的眼睛。”秦玄仩很肯定道。

秦雷点点头,也不想深究了。心道一事不烦二主,就把这笔帐记在破虏军头上吧!这下算是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秦雷才有闲心问道:“你们的老弱妇孺呢?”这四五百人从十二三的半大小子到秦玄仩这样六十多、尚能饭的小老头,应有尽有,就是没有女人、小孩,以及靠三条腿走路地老人家。

“回王爷的话,老朽担心那些匪人再来,便打发他们都躲进京山里了。那里有当年府兵挖空的山洞,挺隐秘的。”秦玄仩果然是这些人的头领。他接着道:“俺们这些男人留在这里,一是收殓亲人,二是想等彻底安全之后,重新把村子收拾出来……好过冬。”

伯赏赛阳听了,撇嘴道:“老倌儿又吹牛开了,俺们来前这里又脏又臭,哪里曾打扫拾掇过?”

秦玄仩知道他的地位仅次于秦雷,不敢怠慢,认真解释道:“过两天。若是那些匪人再也不来了。俺们就着手收拾。”说到这,又有些黯然道:“说实在的。这房子倒是不愁,大不了都在山洞里过冬。但粮食被抢了个精光,别说越冬,现在就已断粮了。”

听老叔说到这,秦霸点头不迭的地证明道:“俺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怎么不早说?”伯赏赛阳埋怨道:“待会散了,你跟我走,管饱。”

听到‘管饱’二字,秦霸两眼直冒绿光,舔了舔嘴唇,却指着自己地乡亲闷声道:“俺不跟你去,俺得在这守着,不能让他们被人欺负了。”

秦雷不禁莞尔,阻止伯赏赛阳继续与他掺杂不轻,向秦玄仩问道:“下一步什么打算?”

秦玄仩迷茫地摇摇头,噗通跪下道:“请王爷指点迷津,救救俺们这两千来号宗亲吧!”

秦雷心道,你不说我也得管呀!谁让太后有交代呢。面上却为难道:“这个嘛……”停顿半晌,见秦玄仩他们的脖子都快伸断了,他才沉吟道:“不瞒你们说,宗正府兵重组了,因而京山大营也要重建了。”

嗡的一声,地上的秦姓老少爷们们面色灰败起来,这下连家园都不是自己的了,天下之大,竟无他们地无立锥之地,一个个不由垂头丧气、如丧考妣。只有秦玄仩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若真是这样,这位年青王爷完全没必要啰嗦,直接下令驱逐便是,没必要多费口舌。

想到这,秦玄仩拱手道:“请王爷垂怜。”

望着跪了一地的穷亲戚,秦雷微笑道:“重建个几万人的军营,是个浩大的工程,因而孤王希望你们能留下来做工,这样至少过冬没问题吧!”

秦玄仩心道,不管别的,先黏上你再说,便俯首道:“谢王爷!”

见老叔答应了,秦霸喜上眉梢,直起身问伯赏赛阳道:“你方才说得还算数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