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五四章 秦雨田智激老宗亲 秦玄仩愤声话龙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相信老婆子,只要一次胜利,这些不争气的东西便会大变样的!”文庄太后的话语,仿佛春雷一般在秦雷脑海中炸响。他一动不动地坐在石上,心中默默道:奶奶,您是否也感受过这种震撼呢?知道这群家伙被逼上绝境时会爆发出那样可贵的力量。是以才对他们信心满满呢?

“王爷,您没事吧?”一声低沉的呼唤,把他从澎湃的心潮中拉出,却是秦玄仩见秦雷久久不语,有些担心地问道。

定定神,秦雷轻笑道:“没事,孤只是想起一些事情罢了,您先回去吧!今天先让他们休息一下,明日早上再听吩咐。”他的身份非比从前,每个决断都会轻易改变许多人的命运,是以虽然心里做出了判断,却不能轻易下结论,还要再观察一阵子。

秦玄仩心中微微失望,却依旧毕恭毕敬的行礼退下。

望着他衣衫褴褛的背影,秦雷不好意思笑笑,方才自己的失态给了他很大的希望,没想到最后却什么也没得到,自然会有些失望。想到这,他小声对秦卫道:“找孤王一身衣裳给他送去,天怪冷的,别冻着了。”秦卫撇撇嘴,但还是点头称是。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用过早饭后,秦雷便命令王府卫队分出一半,会同那些宗室难民,将村落废墟清理出来。另一半卫队负责外围警戒,勘探地形。

秦雷则把马艾、石勇、许田叫在一起。要布置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临开会,他又让秦卫去把秦玄仩也叫来。

秦玄仩却没有换上秦卫送去地衣裳,还是一身破烂地跟着秦卫来到营帐中,见一圈人都望向自己,有些拘谨的躬身行礼道:“参见王爷,参见各位大人。”秦雷笑着让他在自己边上坐下,清声道:“今日要议一议接下来的方略。秦老乃是地主,对这里最是了解。特请您给咱们察遗补缺来了。”

秦玄仩连忙欠身道‘不敢’,秦雷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秦老不必紧张,孤这里虽然平时还有些法度,但议事的时候不分尊卑、之论对错,”说着笑道:“只要不出这个门,你就不用拿我当王爷。对不对?”最后一句却是问的石勇他们。几人笑着点头称是。秦玄仩才放下心来,半边屁股捱着凳子坐下,心道:这位爷可有些不同。

一时间,他有些恍若隔世,多少年没有像模像样地坐在厅堂里议事了?似乎上一次还是德王殿下兵败的前夜,他们几个宗室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出路,又喝了一顿散伙酒。当天夜里便传来了德王殿下自缢地消息,再以后便是噩梦般的一段日子。再以后便是在京山脚下避世村居的十六年,却再也没有入过厅堂。

现在重新回到了厅堂之上,秦玄仩直感觉浑身舒坦,心道,这感觉真好,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秦老。秦老?”正想着,耳边响起来呼唤声,他回过神来,却看见王爷在微笑着望向自己。秦玄仩心中咯噔一声,不由满面悔恨,便要跪下请罪。却被秦雷扶住,温声道:“秦老不必如此,想来您定然感慨万千,一时失神也是正常的。”秦雷一向善解人意,并没有因为自己身居上位就不考虑旁人的感受。

秦玄仩口中连称有罪。秦雷笑道:“好吧!算你有罪,不过孤王昨日也走神一会。咱们算是扯平了。”秦玄仩知道这是王爷为自己补台:第一次议事就走神,却是不应该的,难免会被人低看一眼。而王爷这样一说,便给足了他面子,让人感到他秦老头在王爷心里也是一号人物,日后也好相与不是。想通此节,秦玄仩自是感激万分,也对这位年青王爷暗暗佩服。

待他重新坐下,秦雷对一边地马艾笑道:“麻烦马兄再给秦老说说。”他与伯赏别离结拜,与其老门人兄弟相称,虽然抬举却不算离谱。

马艾恭声道:“遵命。”说着望向秦玄仩,微笑道:“秦老,方才王爷与我们几个在议建造兵营的材料问题。有两个方案备选,其一,开京山,凿石砖。用京山上的大青石建造兵营。这样可以一劳永逸,却很费时间。”

秦玄仩默默听着,便听马艾接着道:“其二,仿效一百年前建兵营的法子,从西山窑买砖,这样快则快矣,却会很贵。”虽然说秦砖汉瓦,但土坯房才是此时的主要建筑。但秦雷不愿意凑合,他相信良好的训练住宿环境,会给兵士们带来士气加成。自从在这个世界掌军起,他便十分注意这些东西,诸如野战口粮、睡袋、盔甲的内衬,甚至是完善的养老抚恤制度等等,无不体现着他以人为本地最高宗旨。

秦雷不是钱多得没地方花,而是因为在冷兵器时代,士气这种东西乃是极端重要的决胜因素。主帅若想三军用命,除了智信仁勇严这些德行上的要求之外,物质上的满足感也是顶顶重要的。君不见漫漫长河五千年,哪一支绝世强军的背后,没有绝世地国力支撑,没有绝世的优待激励?|||||

毕竟没到民族危亡的时候,却无法像他原来那个时代的某支军队一样,完全无视物质条件,纯凭精神便可欲与天公试比高,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听了马艾的话,秦玄仩沉思半晌,有些犹豫道:“老朽觉得这两个法子……”见他吞吞吐吐,秦雷笑道:“快说快说,这是军营,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既然王爷如是说,秦玄仩便心一横。嘶声道:“这两个法子都不说话很好。”一句话,便把几人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只不过那些目光中多是怀疑、质疑甚至是鄙夷。看来除了秦雷之外,大伙对这个地里刨出来地脏老头,还是无法重视的,都以为他在哗众取宠呢。

秦玄仩毕竟离了朝堂十几年了,已经没了那股子锐气。见到他们投来的眼神颇为不善。心中不由埋怨自个多事,便要把头垂下去。却听秦雷慢悠悠道:“低下去就别再抬起来了。”这句平平淡淡的话语,却像一道闪电划过他地心田,心中狂叫道: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不会重来!

一想到这,秦玄仩又重新抬起脑袋无畏地与几人对视,沉声道:“这两个法子一个用时太长、一个太贵,即便王爷不在乎,也会严重限制兵营的规模。浪费了这个天赐宝地。”

最年轻地许田忍不住嗤笑道:“秦老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就建个万把人的军营,能用多少石料方砖,那点功夫、那点钱,咱们王爷却是不在乎地。”几人纷纷点头,样子傲慢至极。

秦玄仩不由火气上涌,愤然道:“高祖开国设禁军,便把京畿八大营的驻地定了下来。咱们宗族兵乃是皇家的根本。自然要放在最重要的地方,之所以选了这京山大营,自有玄机所在!”

马艾也忍不住笑道:“秦老却是老迈了,怎能拿二百年前的老皇历说事呢?就连我这瘸子也要忍不住笑你。”

便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被几人轮番羞辱,秦玄仩的面色终于涨红起来。刚要出言讥讽。却又习惯性的地望了望秦雷,只见他不置可否地摸了摸下巴。

秦玄仩心中一沉,便要住嘴,兀然想起方才秦雷那句话,咬牙对自己道,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呗!霍然起身拱手向秦雷道:“请问王爷是要谋一世,还是要谋万世?”

秦雷仿佛根本没有被他激动的情绪所感染,伸手拿起茶杯,喝口水。才轻笑道:“谋一世怎么讲?”

秦玄仩也是豁出去了。一甩满肩膀的破布条子,语气怪异道:“某一世的话。您便可听这些将军的,妥妥当当地把兵营建起来,相信凭王爷的本事,练出一支与禁军相媲美的强军不是难事。只要有这支军队在手,谁也要给您几分颜面,谁也不敢真个得罪您,您便可以安安稳稳当个逍遥王公,若是一直无病无灾,几十年下来八成也能封个亲王什么地,至于世袭罔替却难上加难了,更遑论别的!”他这番话极不客气,甚至有些不敬,听得许田几人义愤填膺,便要出口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东西。却被秦雷摆手阻住,轻声道:“若是谋万世又如何?”

秦玄仩心中一喜,昂首拱手,一字一句地从牙缝中迸出道:“若是谋万世的话,这里便是王爷您的龙兴之地!”此话一出,帐篷里顿时静地落针可闻。什么叫谋万世?宣政殿上那块‘建极绥猷’牌匾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君临天下,建立雄伟强大的国家,安抚海内的藩属,创万世之功业。这就是谋万世!

话音一落,帐内气氛顿时怪异极了。

秦玄侑观那几人的面色,发现他们甚至有些解脱的快意。这几人中,许田石勇乃是秦雷心腹中的心脏,自然了解他的性子,除了昭武帝是他老子没办法之外,那是万万不适合屈居人下的。而马艾也是伯赏别离铁杆中的钢杆,自然以伯赏元帅的意志为意志——若秦雷不去争那个位子,伯赏别离还可能陪他玩吗?

但几人虽然早已心知肚明,却因着秦雷反复重申地‘高筑墙、广积粮、缓求皇’地九字方针压着,从来没有人公开提起过君临之事。现在一下子被个外人道破,却也终于不用再遮遮掩掩,因而都有些快意,是以出奇没有反驳他,反而一言不发的静静听着,看他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言。

看到几人地反应,又见秦雷面色不变,秦玄仩心中大定,沉声道:“请借桌上器物一用,容老朽为王爷谋!”秦雷点点头。示意他只管取用。

秦玄仩谢过王爷,便把桌上一只瓷碗反扣过来,沉声道:“这是中都!”又拿起一本厚厚的册子,书脊向上地扑散开,架在瓷碗地左下方道:“这是京山。”又把竹筒中的一把筷子掏出来,一根根首尾相接,组成一条蜿蜒的长蛇。这长蛇一头接着瓷碗的下方,身子向西南弯曲。正贴着书本的右侧而过,一直向南去了。便见他指着从瓷碗道书本的一段,肃声道:“这里是京水河,乃是四千里大运河的北段。”|||||

这次不用属下出声,秦雷便摇头道:“秦老所言差矣,众所周之,小清河乃是大运河地北段。”说着在京水河弯出的地方直接竖一根筷子。低声道:“这才是大运河地北段,却没有向西兜这个圈子。”

秦玄仩笑道:“王爷说得是,但老朽也没说错,因为老朽说得是一百年前的大运河。”

秦雷微笑道:“愿闻其详。”

秦玄仩沉声道:“一百七十年前,为一改当时的困顿的局面,大秦开挖了这条四千里的运河,但那时候国库窘迫,根本无力像东齐那京杭大运河似的。截弯取直,走最短的路线。咱们只能将就着现有地南北向河流,将其挖渠沟通起来。虽然要绕远些,却也可以将就。”

秦雷点点头,聚精会神地听他接着道:“京水河,顾名思义。乃是流过京里的河水,这京山也因此而得名。当时天然与南方的洛水相连,自然被采用为运河的北段。”

听到‘洛水’两个字,秦雷的心里便像炸开一般,三岁孩子也知道,四千里大运河的主要干道便由小清河、洛水、浙水和襄江四段组成。若是这京水河真的一头连着京城一头接着洛水,对于已经掌握了襄江那一段南运河的秦雷来说意味着什么?大运河便是他隆威郡王府地自留地,从此就再也没有什么四大运河世家,而只有他秦雷一个人说了算了。

强压住‘砰砰’的心跳,听秦玄仩接着道:“运河建成后几十年。咱们秦国便真的强了。但运河也开始淤塞了。尤其是京水河这一段,因为水流太缓。从上游下来的泥沙便在这里淤积,最终大大影响了航运,而当时咱们国富民强,自然有能力通淤。但当时的文帝陛下嫌京水河这个弯子绕的太过,便弃了这条河。命人把当时还只是京水河支流地小清河硬生生拓宽,又截弯取直,将其直接连上洛水河。”说着一脸沧桑道:“最终支流变干流,而这干流被引去了水、积满了泥,却连支流都算不上了……”

秦雷听了微微不悦,心道:这老头子不会是在含沙射影,攻击我家老爷子吧!他爹昭武帝十七年前比起别的王爷来,充其量也就是个支流,最终却当上了皇帝。而那些干流,早已泥沙俱下,再无踪迹。若这老头子真的是在暗讽的话,除了说他活腻了,秦雷还要赞一句,先生好文采。

但秦雷知道此情此景下,给这老头子一百个胆,他也不敢侮辱自己。看来是在地道里憋久了,说话都带着酸味,让人听起来忒不顺耳,倒不是有意调侃。他心中轻叹一声,告诉自己,就按字面意思理解这句话吧!

果然秦玄仩毫无所觉,反而微微亢奋的指着桌上的筷子、书和碗道:“京山地势特殊,南面高耸陡峭,北面虽地势平缓却又有大河阻挡,端的是易守难攻,只要王爷再次建起坚城,再疏通京水河!”说着一把攥着那根连着瓷碗的筷子,沉声道:“大运河北段便被您卡住了,大秦的咽喉也被您扼住了!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想要大秦怎样,全凭王爷一念之间!”

“好!”马艾石勇许田三个终于忍不住齐齐站起来,为他鼓掌喝彩。

秦玄仩勉强一笑,似乎不是很领情,看来方才的冷言冷语确实伤到了他。

哪知那几个人尴尬地笑了起来,纷纷拱手真诚道:“秦老莫怪,王爷说要我们几个瞅个机会激激你,一来让您恢复下当您地英雄气概。二来,也让咱们瞧瞧老前辈的真本事不是?”那意思是,你别怪我们呀!找主谋去啊!

他又望向秦雷,却见他也拱手笑道:“抱歉抱歉,我是坏蛋。”

秦玄仩这才确信无疑,失笑道:“却被王爷戏弄了……”自然芥蒂尽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