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五五章 隆郡王赤膊上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几人重新坐下说话,许田他们犹自兴奋不已,仿佛已经雄城在握,天下我有一般,望向秦玄仩的眼神也变得异常热烈。若不是看着王爷坐在那闭目沉思,怕要好生表达一番钦服之情才是。

秦雷初听时确实如三伏天喝了冰镇酸梅粉一般舒爽,但此时已是深秋,片刻痛快过后,便感到浑身冰凉,一肚子的不适。几乎是转瞬间,他就想到四五个令人烦心的问题,且个个让他牙碜。

睁开眼睛,轻轻捻起一根筷子,在那个反扣着的瓷碗边缓缓划拉着,秦雷沉声道:“秦老准备筑多大的城?”

秦玄仩指着帐外巍峨连绵的京山,沉声道:“依山势而建,南北长二百二十丈、宽百丈、最高处要二十丈,建成后可容纳十万兵卒不在话下。”

脑海中勾勒下秦玄仩描绘的城池,秦雷沉吟道:“这需要多少石材?怕是要把京山掏空了吧?”

秦玄仩笑道:“因为要在山上建城,开山取石是必须的,但主要还是要靠烧砖。”

“烧砖?”秦雷笑道:“不瞒秦老说,孤王对烧砖一窍不通,却要您详加解释。”

秦玄仩伸出三根枯竹似的指头,朗声道:“自古就有‘秦砖汉瓦’之说,可见先秦时制砖工艺便已成熟了。其实这砖讲起来也不复杂,在哪都可以烧的。但想大批取用、修城筑堡的话,还需要‘三近’。近黄土源可以就地取土制坯;近水源可以就近取水;近燃料可以就地取材作为烧窑地燃料。”

说着一根根屈回指头道:“这京山上土层深厚,土质好,乃是实实在在的‘近土’;而山下便是京水河,自然是‘近水’;而山上林木丰茂,此时又是天干物燥,便有用不尽的木材。实打实具备烧制上好城砖的所有条件。”

听到这,石勇、许田、马艾三人终是按捺不住。起身拱手道:“此真乃上天赐王爷的龙兴之地,天予弗取、反受其咎啊王爷!”

秦雷笑着摆摆手。淡淡道:“别听风就是雨的,到底怎么样,还得建成了再说。”虽然表面责怪、但实际上算是准了这个建城的提议。

三人大喜,又齐齐转向秦玄仩,躬身施礼道:“秦老真乃神人也,吾等服了。”

秦玄仩忙不迭地还礼,口中道:‘不敢不敢。不敢居功……’

见他如此谦卑,秦雷也笑道:“秦老不必谦虚,您确实身具大才,实在不该埋没,”想了想,清声道:“这样吧!再给孤画个具体地规划图出来,咱们议一议。只要能通过,这京山堡的督造官一职便非您莫属了。”

哪知秦玄仩面上却露出踯躅之色,沉吟半晌后,最终还是叹息道:“请王爷收回成命,老朽既画不出这图,也担不得此等大任!”

许田他们闻言愣住了。心道这家伙说地那么热闹,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却又认怂呢?

秦雷淡淡笑道:“听秦老方才的一番筹划,既高屋建瓴又脚踏实地,孤王能感到您是成竹在胸的,怎么事到临头又退却了呢,先生可是有什么隐情?不妨说出来,孤是不会怪罪你的。”

秦玄仩点点头,面皮发红地羞愧道:“方才那番话其实乃是听别人说的,非老朽能想出来。依老朽的性子,平时是万不会拿来显摆的。只是禁不住几位将军一激。这才……”说到最后,脑袋已经垂到胸膛上了。

秦雷几个对视一眼。心道:原来另有高人,不过不打紧,效果一样就行。想到这,秦雷拍拍他地肩,温和笑道:“虽然是别人说的,但却是秦老向孤提出来的,功劳一样不小。”秦玄仩见王爷不仅没有怪罪,还温勉有加,这才放下心中惴惴。

“不知是哪位高人提出的这番良策?”石勇知机地问道。

“乃是今年,与嘉亲王他老人家同来村里消夏的一位先生说的。”秦玄仩老老实实答道。

秦雷恍然道:“乐先生向古?”

“正是,”秦玄仩讪讪道:“原来王爷认识乐先生,老朽却是贻笑大方了。”

秦雷笑道:“想必秦老不说,乐先生也会与孤王分说的。布衣先生为人豁达的紧,不会在意地。”想到乐布衣提到宗正府兵时的狂热,秦雷不禁对自己未来的手下们,又多了几分期待。

“乐先生确实是经天纬地的大才,而且还未卜先知,”赞了几句,秦玄仩又有些黯然道:“两个月前先生离开的时候,便已经预见到我们村子的这场灾祸,劝我们迁到别处去。”说完叹道:“只是故土难离,又想着有地道工事,等闲毛贼奈何不得我们,便将金玉良言当成了耳旁风,说起来真是咎由自取啊!”

许田好奇问道:“布衣先生这么神?两月后地事情都能推算出来?”秦雷突然想起乐布衣装神弄鬼的样子,呵呵笑道:“他本就是算命的出身。”其实他也知道,乐布衣的分析每每鞭辟入里,即使不靠着卦象,也能把事情推测出个八九不离十。之所以还要装神弄鬼,怕是这老小子喜欢偷懒所致。|||||

果然,秦玄仩摇头道:“乐先生倒没有给敝村占卜,而是说:‘京山得天独厚,状若龙头,远往京都,又有京水河从山前流过。这叫“真龙衔珠吸水相”,主大兴,有风生水起之意,可谓是占尽地利,乃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秦雷心道:好么,改看风水了。

许田奇怪道:“既然这么好的气运,怎么会遭了灾呢?”

秦玄仩满脸痛苦道:“乐先生说:‘风水宝地、有德者居之’。若是平时。我们占着这地方不仅没事,还说不定能出些良才美玉。但当今风起云涌,天地为棋盘,圣人奕之。再占着这宝地便会被人觊觎,未免遭到杀身之祸!当时还觉得先生有些危言耸听,谁想到才俩月就应验了。”几人听了自是一阵唏嘘。

待他们安静下来,秦雷才沉吟道:“破虏军乃是军纪严明地禁军。万不会跑出上百里地,越过鹰扬军的防区跑到这里来打劫。看来太尉府定是另有高人。也找到这地方来了。”说着吩咐一边伺候的秦卫道:“给京里的沈冰下令,让他尽快查出太尉府近几日可有新拜了先生、门客什么地。”秦卫恭声应下。若是李浑早就知道这里,定然不会同意昭武帝对秦雷地安排,是以秦雷有此一说。

待他一出去,秦雷轻拍下桌面,沉声道:“许田听令!”“末将在!”“令尔操持旧业,帅本部二百斥候设哨五十里。日夜警醒,一有风吹草动,速速报来!”“末将得令!”

“石勇听令!”“末将在!”“令尔率五百士卒并五百平民上山将那山洞清理出来,修筑工事,以作我等栖息之所。并在山顶修建烽火台,以作瞭望示警之用!”“末将得令!”

“马艾、秦玄仩!”“末将在!”“老朽……听令!”“令尔等各率其余军民加紧清理废墟、修筑围墙鹿砦,以阻住大队骑兵两个时辰为要!”说着和颜悦色道:“二位都是富有经验的元老,孤王便把这最看本事地活计拜托给你们了。”两人心中暗喜。拱手听令。

秦雷起身望向四人,沉声道:“咱们与李家不共戴天,眼下瞧上了同一块地方,咱们实力上又处着劣势,随时都会遭到他们的毁灭打击。”众人凝神静气听秦雷训话,他们知道。王爷是永远不会退缩地。

秦雷的视线扫过众人,坚决道:“但狭路相逢勇者胜!何况时近隆冬、咱们先一步抢下了这里,又是三军用命、军民一心,便占下了天时地利与人和,更不可能被灰溜溜的撵走。只要能坚持过这个冬天,等到大军成形,京山大营便永远是我们的了!”众人紧紧攥住双拳,对秦雷的判断极有信心。

提口气,秦雷有力的挥手道:“众将精诚团结、严防死守、直到冰融雪化时!能做到吗?”

“能!”四人齐声喝道,就连秦玄仩也被感染着大吼起来。

秦雷满意的一笑。温声道:“那么。去吧……”众将右手狠狠捶胸,转身向帐外走去。

秦雷见秦玄仩故意落在后面。留下他轻声问道:“秦老还有事?”

秦玄仩小声道:“老朽想知道,咱们还建城吗?”

秦雷微笑道:“秦老却比我这青年人还心盛,建是一定要建,但要在守住这里之后才行。咱们地力量薄弱,无暇分身啊!”

秦玄仩有些失望地点点头。看来他还惦记着那个督造官呢,秦雷心道。通过这两天的接触,秦雷知道此人能力是有的,但要怎么用,却还没有谱。

但此人的劲头刚被鼓了起来,却也不能让他太过失望。想了想,秦雷微笑道:“虽然不能马上建城,但准备工作还是可以做的。孤听人说,‘七分砌窑、三分烧窑’,秦老先帮着想想这砖窑该怎么垒,到时候这差事就交给你了。”

秦玄仩终于不好意思笑了,讪讪解释道:“老朽也不是官迷,只是现在有了念想,便想多做些事情,把浪费的十几年光阴补回来。”

秦雷了解的笑笑,拍拍他地肩膀,见他还是破衣烂衫,便轻声问道:“是不是孤派人送去的衣裳不合身,也没见秦老穿着。这样吧!你跟着卫士去军营里挑一身换上,天怪冷的,别冻坏了。”秦玄仩感激不尽道:“王爷所赐的衣衫像比着老朽身子一般合适,老朽已是感激涕零了,切莫再叨扰军爷了。只是……”

秦雷笑问道:“只是什么?”

秦玄仩正色道:“玄仩愚鲁,文不成武不就。无甚过人之处,但竟忝受族人尊重信赖,厚颜担任京山村各家头领一职,所靠者无它,唯自幼从兵书上读到的一段而已。”

“愿闻其详。”秦雷饶有兴趣道。

“夫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然,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秦玄仩肃声道。|||||

秦雷拱手受教,再不提赠衣之事。

……

接下来初五初六两天,众人各司其职,巡逻地巡逻,清理地清理。整个京山上下,忙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见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受了秦玄仩‘与众同也’的教育,秦雷也不好意思偷懒,带着黑衣卫加入了清墟的繁重工作中,马艾他们拉都拉不住。

见尊贵的王爷也赤膊上阵,搬砖挑石。不比任何人干活少,军民们自然热情高涨,力气也见涨,比平时的效率却是高了许多。而那些大小军官也不敢偷懒了,纷纷脱掉盔甲,光着膀子加入了劳动。整个进度竟然硬生生提了三成。

秦雷起初却有些作秀地成分在里面,但看到这个情景,却是停不下来了,只好全当给身体作复健了。却让那一直看他不顺眼的秦霸暗暗吃惊不小。

在四千军民夜以继日地全力以赴之下,到初七那天,围绕营地的三道壕沟已经挖好了,山上地烽火台也建起来了、洞中地工事也完成了。石勇又带着那一千人加入了山下的清墟砌墙工作,进度自然又加快不少。马艾约摸着再过四天就能全部完工了。

……

京山东面七八十里地官道上,有一支三五百人的马队在行进,他们地方向正是京山。

这队骑士服色各异。但俱是精壮。虽然看起来经过长途跋涉。都有些疲了,却依旧神情彪悍。只见他们一手持着缰绳。一手扶着腰间的兵刃,左顾右盼间,将四下情景一览无余,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他们的监视。

在队伍前列领头的是几个年纪稍大些的骑士,这几人把马头拨得极近,正在低头小声说着什么。

一个四十几岁的长脸汉子挤了挤眼,沉声道:“几位兄弟,咱们绕来绕去,还是绕不过李浑地界,却是要加倍小心。”

一个黑脸胖子撇撇嘴,翁声道:“怕他个球,这里可是京畿地面,难道他们真敢在此放肆不成?”

长脸汉子又挤了挤眼,小声道:“伟哥莫要大意,你没看我这眼睛到了京畿便老是眨个不停,是凶兆啊!”

想到十几年前这家伙两只小眼睛的神奇之处,几个本不以为然的汉子也不由紧张起来,黑脸胖子转头吆喝道:“还有不到七十里,大伙儿都打起精神来,别栽到家门口上。”

骑士们轰然应是,遂强打精神,全神贯注地巡视四方,倒真地让他们发现异常了。“大人,南边有烟尘扬起。”一个眼尖的家伙大声禀报道。

“知道了!”黑脸胖子喝道,便往南看去,在几里地外果然有烟尘正朝他们所在的方位卷来,好在规模不大,看起来也就百十骑的样子。“怎么办?”几个中年骑士都望向那个长脸汉子。

使劲挤了几下眼,长脸汉子咬牙道:“设伏,说不得要打一下。”另外几人看起来对他相信至极,也不问原因,便各自招呼本部向北边的山谷里奔去。长脸汉子则带着自己人在后面清扫痕迹,掩藏行踪。

这三五百人配合异常纯熟,竟如三五个人一般,行云流水间,便完成了入谷、设伏、匿踪,消失在山谷密林之中。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南边地烟尘便卷到了山谷前的官道上,密林中的伏兵这才看到,却是一百多绿甲骑兵在追击七八个劲装汉子。那些被追的汉子显然到了强弩之末,眼看便要被敌人追上了。

临进山谷前,还有一个劲装汉子落了马。

长脸汉子眼尖,挤挤眼低呼道:“是老六他们,快救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