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五六章 现敌宗许田拔头筹,戏斥候布衣见秦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自从前些日子丢了次丑,虽然王爷没有责罚,许田心中却一直惴惴。这次接到了外围警戒的任务,是再也不敢大意的。王爷让他监视五十里以内,他却每日里把手下撒出六七十里,唯恐出一点纰漏,再让人笑话。每日要多巡视一二十里,斥候们自然苦不堪言,但见已经荣升副统领的队正大人还身先士卒、早出晚归的巡逻,也只好咬牙硬撑着。

但就是这看似多事的一二十里,却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

初七这天,天还没亮时,许田便带着一支斥候离了京山大营,按事先定好的路线巡行,整个上午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直到了未时左右,六十里的巡逻半径也基本上行完了,还是一切正常。连日来劳顿不堪的斥候们暗暗松口气,有大胆的便摘下头盔,朝在队伍前列聚精会神的许副统领讨好笑道:“大人,这路也巡完了,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回去吧!要不……又得下半夜才能到了。”这话引来斥候们七嘴八舌的附和,看来都是返程心切。

许田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前行,过了好一会才冷冷道:“你们每月比人家多拿十倍八倍的饷银,干了人家十倍八倍的活了吗?还好意思说。”

斥候们心道,许头怎么还没缓过劲,不就那天王爷说他一句‘没用的东西’吗。怎么老拿我们地饷银说话啊!但这些人都是许田一手带起来的,只能乖乖听着,还得委委屈屈道:“没有没有……”

许田也不是真要训斥他们,又出声哄道:“再走最后五里,咱们就回去,我总感觉有些事情要发生。”斥候们虽然心中不愿意,但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信条。早已在秦雷上千次的耳提面命之后,彻底融进他们血液中了。纷纷强打精神跟着大人继续前行。

还没走出三里地,最前面的许田就高举起了手臂,本来还有些窃窃私语的斥候们一下子安静下来,屏息望着前面的许大人。在历次任务中,许大人总是第一个发现敌情,‘小狼狗’地诨号却不是浪得虚名的。

侧耳倾听片刻,许田支起身子小声道:“前方三里处有人在打斗。”说着右手砸在摊开地左手上,伸出二指指向前方,沉声道:“队伍分裂,前阵跟我来,后队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回营。”斥候们齐齐伸出右手,大拇指向上挑了挑。许田便带着前军十余骑换了空马,解下腰间的连弩。策马向前奔去。

军情如火,斥候们最讲究速度,因而他们的战马也是此时脚力最快的大宛马,而不是秦雷队伍标配的草原战马,每次巡逻时每位斥候还会带一匹备用的。这种不计成本的投入,再加上经年累月地刻苦训练。一次次的实战经验,终于让他们的速度在当世独领风骚。

三里的距离转眼便到,许田远远便看到几十个灰甲军士在围攻三个劲装汉子,三个汉子的坐骑被射死了,人也似乎摔到了,腿脚都不甚利便,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

一见到那些灰衣灰甲,许田便想也不想的一挥手,率先冲进了战团。十几个斥候呼啸着紧随其后。奔行中,他们居然双手撒缰。仅靠双腿夹着马腹保持平衡。而腾出来的双手。则稳稳的托着连弩,凝神静气地瞄准了那些灰衣骑士仅着皮甲的躯干。

此时已是深秋。天地间一片枯黄,斥候们身上马上的黄色斑点伪装服,很好的迷惑了灰衣骑士们的眼睛,直到二百步左右才被发现。那些灰衣骑士对这支斜刺里杀出来的黄衣骑士明显预料不足。赶紧有些慌乱地调整阵型,把马头转向斥候们杀来的方向。一时间倒没有人顾得上地下三个狼狈万状的家伙。那个长脸的使劲挤挤眼,三人便撒丫子就跑,竟然无人阻拦。

许田尖啸一声,斥候便把速度提到了极致,几乎要在空气中留下虚影一般。

满眼枯黄的离原上,有一支同样颜色的恶狼在冲刺,冲刺,冲刺——

几乎是眨眼之间,斥候们便进入了射击范围,这些强大的游骑兵们乃是王府军精锐中的精锐,各个骑射功夫非凡。无需许田下令,斥候们开始了自由射击。

恶狼亮出了利爪和獠牙,纵身一跃,扑向了垂涎已久的猎物——

弩箭呼啸着划过两军之间的距离,下一息便射入灰衣骑士阵中。这些弩箭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竟然鲜有落空,狭长锋利地箭头轻易刺穿灰衣骑士身上地皮甲,巨大的惯性把他们带离马背,摔出老远才‘噗通’一声落在地上,眼看就不活了。

转眼间,灰衣骑士便折了三成,领队地队长目眦欲裂,怒吼道:“冲……”‘锋’字还没有出口,一支冰冷的羽箭便刺穿了他的喉咙,鲜血喷溅而出,划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枯黄的草地上。他至死也想不明白,为何那些人手中的弩箭不必再次上弦呢?|||||

恶狼咬住了猎物的喉咙,便死死咬住,任凭怎样它挣扎,再也不松开。猎物的喉管被刺破,鲜血喷了出来,顺着恶狼的利齿流入它的喉咙。腥香的鲜血进入胃中,让恶狼更加嗜血、更加疯狂、也更加凶残。终于,猎物的挣扎渐渐松了,不一会便无法瞑目的死掉了,成为了恶狼的美餐。

而斥候与灰衣骑士的战斗也到了尾声。游骑兵的射击能力太强大了,一百步的冲刺中每人射出了五箭,几乎没有脱靶。以至于甚至没有短兵相接。三十个灰衣骑士便中箭身亡,仅留下一个说不上是幸运还是不幸的骑士,比划着手中地骑剑,不知所措地望向呼啸着保卫自己的敌人。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无情的戏弄,他大声尖叫道:“为什么!为什么?”

寒光一闪,他那满脸惊恐的头颅便离了身躯,那尖锐的质问声。犹在斥候们耳边回响。

“因为你是破虏军!”许田将淌着鲜血的腰刀,在马背上地无头尸身上擦了擦。锋锐的刀锋立刻恢复了雪亮。

许田挽个刀花,收刀回鞘,冷冷望向被手下逼回来地三个人,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与破虏军厮杀?”

三人中那个长脸的明显是带头的,挤挤眼睛,拱手道:“感谢大人搭救,咱们几个是关内省的趟子手。在北边混不下去。听说南边地界乱,大户人家都雇好些护院,心思能好混些,特意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碰上了盗匪,若非诸位军爷搭救,怕是要命丧黄泉了。”这人说的有板有眼,也符合他们的外形身手。若是一般人怕就要被他们骗了。

但许田心细,总觉得破虏军不会穷疯到拦路抢劫的地步,又看着其中一个汉子面善,却没有即刻放人。皱眉琢磨片刻,忽地想起一个人来,面上却仍旧不温不火挥手道:“以后小心点。可不是每回都能撞上大运的,走吧!”三人不敢大意,又是拱手又是作揖,这才慢慢转身离开,刚要暗暗松口气,便听许田大喝一声道:“秦浯水。”

左边一个尖脸汉子下意识的回头道:“谁……”中间长脸汉子想拦也没拦住,只好无奈地转过身去,一脸苦笑得望着尖脸汉子道:“却叫五哥害死了。”那尖脸汉子秦浯水抱歉地望向两个兄弟,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朝许田大叫道:“孙子。爷爷认栽了。杀了我们吧!反正你什么也别想再问出来了!”另外两个也是一脸凛然不惧的样子。

许田与秦泗水交好。自然知道他有个双生弟弟秦浯水,便是出身宗族兵,后来去了征北军中,据说已经是个裨尉了。再一联想现在的状况,心中暗叫不好,厉声道:“我们是隆威郡王府地斥候兵,你们可是要去京山大营报道的宗族兵?”

秦浯水三个面色骤变,那个长脸汉子急声道:“可有证据?”

许田从怀里摸出个令牌,刷的一声,便掷到他手中,长脸汉子一看,乃是一面纯金的宗正令,长脸汉子这才确信无疑,把令牌掷回许田手中,指着东边焦急眨眼道:“快带我速速去见大宗正,我们几路报道的兄弟,都被太尉府的人堵住了!”

“啊!”许田大惊失色道:“快快上马!”三人便在破虏军留下地军马中挑三匹好些的,上马跟着五个斥候往京山大营方向奔去!

待他们一走,许田对手下吩咐道:“五人一个小队,探明友军被围方位即可,不许轻举妄动,待见到红色信号弹后,发射引导信号。去吧!”加上闻讯赶来的后队,斥候们分成五组各奔一个方向而去……

……

那三个求援的宗亲到来之前,京山大营先迎来了一个客人。

斥候们围上这位白衣白马,只身穿过警戒线,摸进京山脚下二里地的文士。一个小队长大声喝道:“兀那汉子报上名来?可是哪家的细作?”

头戴斗笠的文士笑道:“学生不是哪家细作,而且即便是,相信也不会告诉几位军爷的。”

小队长心道,也是,我却问了句废话,微微恼火道:“速速报上名来,否则抓你去营里炖了喂狗!”

文士闻言摘下头上斗笠,露出一张富有中年男子魅力的脸,只见他面如冠玉、目若点漆,唇间三缕黑须,更显得潇洒不羁。

但不成想这拉风的摘斗笠动作,却引起了斥候们地高度紧张,纷纷举起弩弓,齐声暴吼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白马上地文士把手中斗笠平举,示意并没有藏着兵刃。嘴上还无奈笑道:“请问各位军爷,到底是不许动,还是举起手来?学生却被搞糊涂了。”

“少废话,叫你举手你就举,老子这么喊了几百遍,怎么就你糊涂呢?”小队长很明显有些恼羞成怒了。

白衣文士赶紧高举双手,笑道:“军爷看。标准吧!”小队长差点背过气去,也不问他是谁了。恼火道:“绑了!”几个斥候便要上前拿人。|||||

白衣文士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身边一个斥候手中套索捆住往地下拖,令人吃惊地是,任由那个斥候兵如何出力,白衣文士却骑在马上纹丝不动,甚至还有暇求饶道:“几位军爷放过学生吧!我是你们王爷请来地西席先生。咱们以后还要共事呢。”

小队长虽不信,但见他卖相颇佳,又有功夫,怕万一是京里哪个世家子弟来找王爷,也不敢打骂,便命人把他捆了,要亲自往工地上送去。

这次白衣文士倒不反抗了,低头看着一个兵士在自己身上一圈圈的缠着绳子。连同两个胳膊也一起绑了进去,文士终于郁闷道:“轻点,绑松点,少绑几圈成不?”

见他终于认怂,小队长心中十分快意,刚要让手下少绑几圈。便听文士那讨厌的声音接着道:“待会你们解着也麻烦,何苦呢?”

负责捆人的兵士恼他太过气人,不用小队长吩咐,便将绳子勒的特别紧,圈数缠得特别多,直直将他绑成了个大粽子。小队长便牵着他往营地走去。

只是这人乃是话痨,仿佛片刻不说便会憋出毛病来,看到营地外围的鹿砦壕沟,他就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狗屁不通。不通狗屁。”声音不大。恰巧只有他与小队长能听到,把小队长烦地闭上眼睛。

“小心看路。磕着碰着就不好了。”文士善良的提醒道。

小队长差点气地一口气没上来,睁开眼睛恶狠狠瞪他一眼,便从腰间小盒子里摸出两块白棉花,用吐沫润湿了,塞在双耳中,果然什么也听不见了。又得意地望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心道,这下看你怎么办。

这法子还算灵验,直到两人穿过外围防线,靠近工地时,小队长都没有听到那文士的聒噪。正得意间,几个相熟的同袍从他身边经过,纷纷打招呼道:“秦大哥,抓到个俘虏啊?”

这位秦队长听不见袍泽说得是什么,只好微笑点头道:“是的。”

那文士突然在他背后满脸惊恐的小声道:“几位军爷容禀,小老儿是这位秦队长的岳父,因为他要休我女儿,小老儿一气之下跑来与他理论,却被他抓住,要回去吊着打地。”

几人惊奇问道:“秦大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秦队长微笑颔首:“是的。”

几人好心劝道:“秦大哥,有话好好说,怎么也不能打老丈人啊!”

文士突然插嘴道:“但是他不会听你们的,你们还是走吧!就让老夫独自承受吧!”

几人又劝了几句,秦队长许是觉得犯了,大声道:“该干嘛干嘛去,老子还有事呢?”见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几人却把文士的话信了三分,心道女婿吊打老丈人也太难听了,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却是要告诉石大人,便匆匆离了两人,去寻石勇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不孝典范的秦队长,依旧拉着白衣文士进了工地,这才摘下耳朵上地棉花,大声打听王爷何在。几经周折,才带着文士在工地中央找到一个赤着膀子搬砖,满脸汗灰的年轻人。

两人端详半晌不敢相认,刚要出声试探问问,那年轻人却看到了被捆在马上的白衣文士,扔下手中的砖头,大喜过望道:“布衣先生终于来了?”一开口,两人这才确定此人就是王爷无疑!

马背上的文士笑道:“恕草民甲胄在身不能行礼,王爷怎么搞成这副模样?脏地跟泥球似地?”

秦雷结实的胸膛上渗出了一层汗珠,在日光下闪着微微的光。只见他呲牙一笑,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道:“那也好过先生这个大粽子。”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