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六零章 秦革月猜天地玄黄 乐向古请九菜一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霸脑子虽然不甚灵光,但这人有个好处,听话。他谨记乐向古嘱咐的‘只准把东西给灰衣服的,不许给绿衣的’,便看也不看面皮青紫的绿甲将军,几步跨了过去,走到绿衣军阵后的灰衣军阵前,使劲晃了晃手中的布招儿。

灰衣的正是破虏军,他们瞧着这傻货都分得清哪是大妇哪是二房,不由心情大好,几个裨尉嘻嘻哈哈道:“大个子,你来找爷爷作甚?”

大个子指着嘴巴呜呜叫一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竟是个哑巴。

破虏军裨尉笑骂道:“他奶奶的,里面没人了吗?让个哑巴出来丢人。”

却见那大个子把手中的布招儿一翻,露出背面几个大字:‘村长之子’,顿时笑倒一片,纷纷拱手道:“失敬失敬……”

这时消息也传到中军,李恪俭正闲的无聊,闻讯便让手下把那傻大个子带过来。

不一会,秦霸便被带到了小太尉面前,李恪俭也嘻嘻哈哈笑了一场,这才和颜悦色道:“娃娃,你家大人派你来作甚?难道就是给爷爷们送吃的吗?”对于此种丑角似的人物,任谁也端不起架子、使不出脸色的,这也是乐布衣派他而不是秦玄仩下山的原因。

秦霸使劲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信封。见那信笺被窝搓的不像样子,他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把那信封夹在腋下使劲捋捋,这才双手递给李恪俭地亲兵。

亲兵用两手指尖拎着那封带着浓重汗味的信件,想要递给小太尉,却被李恪俭一瞪眼,粗声道:“念!”

亲兵暗叫倒霉,只好不情不愿地撕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信瓤一抖。这才朗声念道:“山外的大人们:俺给你们磕头了。俺是京山村的村长,俺们是京山村的村民。这些日子俺们这里遭了灾,先是被响马抢,又被官军抓着当壮丁,让俺们帮他们修营房。俺们寻思着反正秋里农闲了,正好混口饭吃吧!就从了。谁成想昨天后晌那些官军跑了,俺们本来寻思着这狗日子可算到头了。谁成想各位大人又把俺们围了,您老说说,俺们是不是触了哪尊土地地霉头了?”

念到这,亲兵偷悄悄小太尉,只见他依旧笑吟吟地听着,这才放心地接着念道:“俺们算是想明白了,这地方不是俺们这种苦哈哈能待得了,所以俺们要搬家。俺们把那些官军留下的军粮,再加上俺村里的土产,全部献给大人们,求求你们给个机会吧!俺们穷人家的东西少,全村三千多人,最多一天就搬完了。求求你们了,俺们给你们磕头了。”

“念完了?”李恪俭听亲兵住嘴了,缓缓问道。

亲兵赶紧又看一眼,小声道:“还有落款:京山村村长和他的村民们。”

李恪俭听完了,呵呵笑着问道:“除了那些吃吃喝喝的,你们村里不产别的吗?”怕他听不见,又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搓了搓,做了个点宝钞地动作。

秦霸挠挠头,又心疼万分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脏兮兮的破布包。亲兵接过去摊开一看,里面尽是些碎银子。破铜钱之类的。最多也就是八九两的样子。小太尉见了顿觉无趣,挥挥手道:“你们分了喝酒吧!”

亲兵听了嘿嘿笑道:“大帅慷慨!”便把那些铜钱碎银倒入怀中。再把破布头丢还给秦霸,秦霸憨憨的接过布头,一脸无辜地望向中间坐着的李恪俭。

一个傻子能有甚趣味?过了最初地新鲜劲,小太尉便渐觉无趣,挥挥手便要放他离去。却听帐外一声清喝道:“且慢!”李恪俭不悦地循声望去,只见那罗校尉面色铁青地从外面进来,拱手沉声道:“将军且慢,待卑职问他几个问题。”

亲兵拿了秦霸的银子,觉得有义务为他说句好话,于是伏在小太尉耳边轻声嘀咕道:“定是方才大个子径直过来没理他,恼着了。”李恪俭笑着点点头,一脸和蔼道:“俗话说‘十聋九哑’,换言之就是九个哑巴全是聋子,罗大人问他有什么用?还是放他回去吧!咱们今天暂时歇着,明天径直入营就是。”

罗校尉阴着脸,强笑道:“他那些伴当着实胆小,放下小车便悉数跑回去,只留下他一个。是以只能凑合着问问,好在卑职会些聋哑手势,用不了多少时间,完了就放他回去。”李恪俭顿时来了兴趣,笑道:“想不到罗状元还是个全才,本帅拭目以待。”

罗校尉点点头,转向黄皮巨汉,一只手指了指山上,另一只手伸出四指作出个小马前行状,便定定地看着他,等他回复。

秦霸挠挠头,想了半晌才明白,便把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放在胸前,向里刨几下。

罗校尉两眼一瞪,伸手指了指秦霸的脸。

秦霸看了,笑咪咪地先伸出九个指头,又伸出一个指头比划比划。|||||

罗校尉看了脸色一变,又指了指他的胸。

秦霸满不在乎的笑笑,伸出大手使劲挥了挥,又使劲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罗校尉终于长叹一口气,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秦霸眉开眼笑得点点头,又朝上首坐着的小太尉呲牙笑笑,见他点头,稍一行礼,便转身轰隆隆的跑掉了。

待他一走,李恪俭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罗大人快说说,你们方才都比划些什么?本帅看着蛮有意思的。”

罗校尉正色道:“将军,山上都是些烈性的汉子。咱们还是给那些大秦好儿郎留下一线生机吧!”

李恪俭耐烦地挥挥手,催促道:“本帅本来就打算放他们一条生路,快说快说。”

罗校尉这才开始讲述方才两人对地哑谜,一脸无奈道:“末将先问他,我们若是直接冲上去,马踏联营会怎样?”

“他怎么回答的?”李恪俭饶有兴趣问道。

“他说,他们挖了很多地陷马坑。不怕我们往上冲。”

“你又说了什么?”李恪俭追问道。

罗校尉唏嘘道:“我指着他的脸,瞪眼道:‘我们硬要冲上去!’”

“他说呢?”

“他说我们定会‘九死一生’。”罗校尉郁闷道。

李恪俭眯眼道:“好大的胆子啊!”

罗校尉点点头。沉声道:“卑职指了指他的胸口,也是说他好大胆子地意思。”

“他怎么回答的?”李将军刨根问底道。

罗校尉脸上竟然浮现出赞赏之色,叹道:“他地回答却是硬气的很。”

“本帅记得他先挥了挥手。”李将军回忆道。

“那是早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意思。”罗校尉解释道。

“那他拍屁股呢?”

“意思是:若我们要去打,他会坐在山上候着,决不含糊。”罗校尉一脸惋惜道:“此人端的是好气魄。若非又聋又哑,卑职真想把他留下当个先锋大将。”

小太尉心中嗤笑道:“若他不聋不哑老子就留下了,哪有你的份。”两人又是一阵唏嘘。这才吩咐兵士们各自回营歇息,防备五皇子带军从背后突袭,便开始饮酒作乐,等待翌日上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那晃点了两军统领的秦霸撒开长腿,一路奔跑回了京山大寨,便见到乐布衣笑吟吟地站在寨门前迎接自己,不由咧嘴大笑道:“老布啊!俺回来了,俺要吃饭!”

乐布衣闻言板脸道:“你这夯货,反复嘱咐你莫要吐掉口中地胡桃,你为何不听?”说着哼一声道:“休想吃饭了!”

秦霸闻言一下子呆住了,嘴巴张的老大,舌头使劲乱晃。发现嘴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又不甘心地把手伸进口中掏摸一圈,除了舌头和牙齿,并未发现什么特别的。

这才一脸委屈的小心翼翼道:“一定是俺不小心咽下去了。”

乐布衣忍住笑道:“你的嗓子可够粗的,也不怕舌头掉进去。”

秦霸使劲挠挠脖子,郁闷道:“没办法,谁让俺嗓门大呢。”说着一脸讨好道:“但是俺真格地一个字都没吐出来过,你就让俺吃饭吧!”

乐布衣转身往寨内走去,板着脸道:“你先说说去了都做过什么,若是真没什么纰漏再说。”

秦霸一看有门,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乐布衣后面。眉飞色舞的讲述方才在敌营中的一言一行。

乐布衣一直不动声色听着,直到秦霸说有个绿甲将军拦住他。要问他话,才低声问道:“你不是装哑巴么,怎么回答他的?”

“比划呀!”秦霸一脸理所当然道。

乐布衣来了兴趣,停下步子笑道:“你们是怎么比划的?”

秦霸先学着那罗校尉第一个动作比划一下,大声道:“他问我,你跑回去之后干啥啊?”

乐布衣笑问道:“你咋回答地?”

秦霸伸出双手往怀里刨几下,粗声道:“俺告诉他:‘还能干啥,痛痛快快的扒饭呗!’”说着还不忘乞求的望一眼乐布衣。

乐布衣心中快笑抽了,扶着秦霸的胳膊颤声道:“他怎么说得?”

秦霸咬着右手食指回忆一会,翁声道:“他指了指俺的嘴,问俺回来都吃啥。”

“你咋说的?”乐布衣笑问道。

“有啥说啥呗!九菜一汤嘛!”秦霸一脸幸福道:“老布啊!俺可夸了海口了,你可不能让俺被人笑话啊!”

乐布衣颤抖着点点头,捧腹笑道:“接着说。说完了就去吃你的‘九菜一汤’吧!”

秦霸喜出望外地点点头,大声道:“他又指了指俺的肚子,问俺能不能吃得下那九菜一汤。”

“你怎么回答的?”乐布衣好不容易忍住笑道。

秦霸一脸不屑道:“俺挥了挥手,告诉他不在话下。拍了拍腚,告诉他:‘俺吃不吃得了,干你屁事?别指望俺能分你点。’”说着激动道:“俺地九菜一汤呢?俺要去吃了。”|||||

乐布衣笑得坐在道边大石上,指了指身后石头上放着地一个大瓷碗。戏谑道:“在那。”

秦霸满脸狐疑地望向那个盖着盖子地大瓷碗,不信道:“九菜一汤怎么能这么点?老布。你不是骗俺吧?”

只听乐布衣一本正经道:“确确实实是九菜一汤,骗你是小狗。”

秦霸这才将信将疑地上前,掀开盖子一看,却是一碗热呼呼的汤,上面飘着些绿油油地细菜叶子。端着这碗汤,秦霸不解问道:“这才一个汤啊?那九菜呢?”

乐布衣指指碗里的菜叶子,贱笑道:“喏。你看这是什么?”

“韭菜啊!韭菜……九菜……你耍俺,俺不跟你玩了。”秦霸恍然道,说着把那大瓷碗随手一扔,转身便要跑掉。却被乐布衣拉着,怎么也挣脱不得。

秦霸怕闪到他,便停了动作,听他解释道:“霸呀!呸怎么这么难听。我给你起个字吧!叫……革月吧!革月啊!老哥我不是有意戏弄于你,那九菜一汤定会兑现的,只是现在大伙都在忙活。连八九岁的孩子都去帮着推土了,没时间给你做呀!等得了再做,好不?”

秦霸虽是个浑人,但还明事理,闻言瘪嘴道:“那你直说不就得了,干嘛要耍俺,害得俺连韭菜汤都喝不成了。”

“那倒不至于,”乐布衣笑道,说着变戏法一般把秦霸抛掉的那个大瓷碗重新端到他面前,又掏出两个馍馍道:“就着这碗汤吃下去。赶紧去推土吧!你可顶三个整劳力啊!”

秦霸接过馍馍和瓷碗,瞥了乐布衣一眼。翁声提醒道:“你还欠俺九个菜,别忘了,也别想成韭菜啊!”乐布衣陪笑点头。

这边午饭吃韭菜汤泡馍馍,那边山下破虏军大营中就丰盛多了。小太尉虽然为人小肚鸡肠,但好歹也是大家出身,不至于在吃喝上克扣手下,先让手下把山上送来的吃食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投毒之类的。得到无毒地答案后,便吩咐伙夫炒菜炖肉,给手下改善伙食。士卒们自然欢呼一片,对小太尉的恶感也稍稍减少。

李恪俭还让人收拾出一车烂菜叶子、牛下货,给边上驻扎的鹰扬军送去。鹰扬军士卒们虽然早就馋虫附体,但见破虏军打发要饭的一般,不肯领情不说,还把送菜的一顿痛殴赶了出去。

李恪俭知道这事,一脸气愤道:“人家本来就是孝敬咱们破虏军的,本帅好心好意分些给他们,却被当成了驴肝肺。”手下那帮亲信也纷纷破口大骂道:“后娘样的果然养不熟。”

这世上什么最快?传话的速度最快。没一会,鹰扬军便听到了这个消息,上上下下自然气得火冒三丈,若不是禁军军纪严明,怕是要立马拔营离去。最后虽然理智战胜冲动,没走成,却也把营门紧闭,眼不见为净。

破虏军见鹰扬军关门,便也不甘示弱地把营门关上,大快朵颐起来,饭菜酒肉的香气透过营墙,飘到鹰扬军中,更是火上浇油,气的罗校尉铁青着脸转回后帐,蒙头呼呼大睡起来。两军就这样怄着气,谁也不理谁,谁也不提是否进攻一下,都或是舒服服、或是气呼呼的睡起了午觉。

不知不觉天又黑下来了,吃完晚饭,小太尉想要再睡却睡不着了,便拉着几个参军校尉一起饮酒作乐,一群人一边喝酒,一边天南海北、古往今来的神聊,时间倒也消磨的飞快。

都是当兵的,聊着聊着边聊到了旧三国的一些典故。一个参军便绘声绘色讲‘关云长水淹七军’的故事,正说到汉水猛涨,平地的水高出地面有一丈多。于禁的军营扎在平地上,四面八方大水冲来,把七军的军营全淹没时,外面慌慌张张冲进一员小校,来不及行礼,便惶急禀报道:“不不不……不好了,咱们的大营被淹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