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六一章 黄泥汤泛滥山前路 车校尉挑拨鹰扬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李恪俭闻言大惊失色,结巴道:“备、备、备马。”第一时间想到的竟是逃跑,他从卫军系统带来的几个校尉也一脸惶然的样子。

边上那些老禁军出身的军官不由大是鄙夷,心中羞愧道,我们怎么与这些废物混在一起了。想到这,一个校尉起身拱手道:“大帅稍安,都说‘将乃兵之胆’,此时敌情未明,咱们若是先乱了,兵士们会……”校尉心道,我得吓唬吓唬他,不然不管事,想到这,校尉厉声道:“会炸营的!”

李恪俭虽然是个衙内,但好歹还读过几年兵书,知道‘炸营’乃是极其可怕的事情,常发生在深夜时分。起因可能是某些士兵在睡梦大喊或者突然起身四窜,于是大家都会被感染上这种歇斯底里的气氛,全部跟着大喊大叫、狂奔乱跳、四处逃窜,整个军营顿时失控,毫无军纪战力可言,任人宰割。

这种特殊情况越是在强悍的军队中越有可能发生,盖因‘十七律五十四斩’之下,军纪严明、气氛肃杀,别说高声说话,就是没事造个谣吹个牛都有可能被咔嚓了事。当兵的都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

但此时又不是大战将近,且兵士们还刚刚吃饱喝足了,正惬意着呢,断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不大可能发生‘炸营’那种可怕的事情。校尉如此说,却是吓唬从没去过边关的小太尉。

李恪俭对‘炸营’地了解全部来自兵书。光知道乃是不祥之兆,预示着灭顶之灾,可怕之极,却不知想要爆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闻言果然没了主意,一屁股坐在虎皮交椅上,面色惨白道:“那那……那怎么办?”

校尉压住心中的鄙夷。拱手道:“大人不必太过心忧,此时并未听到水声。想来水势不会太大,且容末将出去探查一二。”

“快去快回,给本帅个准信。”李恪俭颤声道。

“遵命!”那校尉领了命,便跟着小校出了帐篷,四下一望,并未见到什么异常,再抬头望去。便看见一条黄龙缓缓地从京山脚下的大道上流下来,那龙头离着大营还有半里路呢。

见所谓的大水只是些黄泥汤,估计淹不死人,校尉大人心中大定,狠狠瞪了眼瞎咋呼的小校,又驱赶看热闹地士兵各自归队待命,这才回去禀报将军。

李恪俭听说不会要命,这才恢复了镇定。咳嗽一声,缓缓道:“拔营吧!我们去高点的地方驻扎。”校尉轻声道:“属下观看那从京山流出来地黄泥汤,并没有多大后劲,咱们大营本来就扎高处,估计顶多被泛了营门而已。若是此时仓皇拔营。必然被鹰扬军笑话,不如明日看情况再说。”其实这倒不是主要的,而是因为士气进而鼓、退而衰,怎能轻易拔营呢?

李恪俭闻言脸色一沉,肃声道:“糊涂!死生之地,不可不察。防微杜渐,方不至于遗恨千古。不必多说,速速拔营。”

校尉还要劝,李恪俭却起身回转后帐,只好无奈地叹口气。与同僚相视苦笑。出去执行命令去了。一万多大军便连夜拔营,退出三里之外。在远处一座山丘上重新驻扎,待安顿下来,天色已是大亮了。

安抚好疲惫不堪的兵士,校尉带着几个亲兵打马重新回了原本的营寨,只见那黄泥汤仅漫了营前的壕沟,连营门都没沾一点,便已经止住了。再看边上不远处的鹰扬军,果然纹丝未动,一切照旧。

正在气闷间,鹰扬军寨门前闪出罗校尉地身影,朝他笑道:“贵军真是小心翼翼、安全第一啊!”边上士卒起哄道:“佩服、佩服!”

这位破虏校尉气地将马鞭狠狠一掷,投向寨外泥汤之中,颓然长叹一声道:“误我破虏哇!误我破虏哇!”言罢掩面打马回营。

见破虏校尉失魂落魄的离去,罗校尉心有戚戚道:“果然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古人诚不欺我。小太尉平白误了我大秦的虎狼之师啊!”边上另一个校尉轻声道:“问题不在小太尉身上,他一个纨绔老衙内,能有多大本事?”一句话触动了罗校尉的心思,他也不知道大秦军队怎么了,或者说禁军八大军,明明是天下有数的劲旅,为何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

罗校尉闻言挥手屏退左右,对那中年校尉小声道:“请车大哥给小弟解惑。”那车校尉轻声问道:“你想咱们八大军这十几年都干了什么?打过几场外战?”

罗校尉寻思片刻,轻声道:“除了去年与东齐开过一仗,似乎再未打过外战。”说着恼火道:“似乎一直在国内转悠,不是剿灭这个势力,就是压制那个友军。”

车校尉点点头,一脸沉痛道:“罗老弟说得没错,问题出在根上了。”说着指了指天,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咱们禁军已然成了人家争权夺利的筹码……”说到这些掉脑袋地话题,两人都感觉脑后发凉,赶紧回头四处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车校尉才接着道:“他们光想着把咱们牢牢攥在手里,别损失了,别不听话了,哪还管别的。”|||||

罗校尉闻言眉头紧紧皱起,想到小太尉这样的衙内都可以当上禁军统领,而常逸那种公认的大将之才却被排挤的回家种地,不由轻叹道:“太尉大人却有些任人唯亲了!这让忠良之士如何立足啊!”

罗校尉点点头,把视线重新落在已经被黄泥汤团团包围的京山寨,顿时感觉意兴索然。缓缓道:“却不是我们这些小官小吏可以操心地,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吧!总不能让咱们鹰扬军太过丢人吧!”

那车校尉指着山坡下稀粥似的黄泥汤,苦笑道:“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稠乎乎的见不着底,谁敢往里头走。”

罗校尉皱眉道:“那就等这泥汤子退了?”

车校尉笑道:“那泥汤子里可是黄土哇。老弟瞧好吧!等水一退。就变成糯米糕了,黏糊糊的伸进脚去就拔不出来。更没法过了。”

罗校尉心中烦躁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在这干等着?”

车校尉也无奈道:“京山寨里必有高人,指定还有后手,”又轻声叹道:“此事成了这个局面,太尉府定然震怒,咱们还是等着下一步的命令吧!”

说到这,罗校尉郁闷的转回身。惨笑道:“此事必要有人负责,那个小太尉定然要一推三六五,全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看来兄弟地前程是凶多吉少了。”

车校尉也知道是实情,只能安慰道:“估计小太尉这次也讨不找好。我再托我那堂哥说说情,他好赖也是个兵部尚书,帮兄弟这身甲胄还是有希望的。”罗校尉自是一番感激不尽,两人唏嘘一阵。这才转回营中各自安抚军士不提。

世上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破虏鹰扬二军望汤兴叹,京山营里可就乐开了花,一个个浑身泥巴地老少爷们,站在高高地山梁上哈哈大笑。三千多人一天两夜地忙活,终于见了成效。人们自然有理由高兴。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躲在一边晒起了太阳。美中不足地是,求知欲旺盛的秦革月,一直缠在他的身边,让人头痛不已。

“你到底咋弄地呀?快跟俺说说吧!”当同样的问题问了几十遍,乐布衣终于举手投降,放下手头的书卷,惬意的靠在一块老山羊匹上,给他简单讲述下其中的奥妙……

乐布衣是在这里住过几个月的,自然要详细勘察过这个重要的战略要冲。因而对此地的地形地貌可谓了然于胸。此地恰巧在京水河向西拐出地弧顶处。正是因为京山的阻挡,河水才重又拐向东南流去。也把从上游裹挟下来的泥沙留在了西岸,再加上京水河废弃日久,无人清淤,年久日常,竟然形成一段河岸比陆地还要高的地上之河。只要挖开这段地上河岸,河水自然要往低处的陆地流去。

若是丰水季节,乐布衣倒不敢真个如此去做,否则真的坏了破虏鹰扬二军,对大秦地打击可就太大了,完全不符合乐布衣心中的规划。

好在此时已是深秋,水流渐缓,形不成多大危害,倒也不必为两军担心。但同样的,也不能阻住两军攻击的步伐,乐布衣只好在水中加了些作料。他命人将京山之土运了下来——寨中三千男女肩扛车推,一日两夜间,将十万担黄土堆在了山道边,围成一道丈许高的圆弧。

待凿开河岸后,河水便涌了出来,先是淹了山下空地,再要往外流的时候,却被那黄土堆成的圆弧挡住了。而让秦霸下山劳军,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京山大营里多蓄些河水。

到了夜里,营里的水已经近一丈高了,乐布衣便下令将那圆弧的中间挖开,蓄积了半晌的河水便喷涌而出,将口子越冲越大,也把那些黄土裹挟了下去,便形成了一道浩浩荡荡地黄泥汤。

这泥水从山道上轰然而下,起初地声势是很猛的,因而把那个报信地破虏军小校吓得魂不附体,跑进中军帐大叫‘水淹七军了’。但神鬼莫测的乐布衣怎会真格让水淹了破虏鹰扬呢?他早看到两军驻扎在山坡上,知道水流到了半坡便会没了后劲,不可能淹了大营的。

秦霸听他娓娓道来,两眼放射出崇拜的光芒,挠着脖子夸赞道:“俺虽然听不懂,但觉着蛮有道理的,老布,你可真坏啊!”

乐布衣莞尔道:“为将者当知天文地理、五行八卦,借天地之威、遁阴阳至理,顺势而为。方能事半功倍,百战不殆。革月你若真想在战场上搏个前程出来,却要从现在学学这个。”

秦霸很认真的听着,沉默半晌突然道:“老布,俺咋觉得你什么都懂呢?”

乐布衣听了,谦虚道:“还是有一些不懂地。”

秦霸却听不出其中的调笑味道,摇头道:“俺觉得你不懂的不多。你最厉害的本事是啥,跟俺说说吧!俺想学。”|||||

乐布衣盘腿坐起来,右手支颐道:“这个嘛!有点为难……”

秦霸一听便急了,满脸通红道:“你不愿意教俺?”

乐布衣笑着摇头道:“我不是为难这个,而是拿不准什么是我最精通的。”说着无奈摊手道:“每一样好像都很精通,实在是为难啊!”

秦霸‘啊’一声,张开大嘴道:“你都会什么啊?”

乐布衣掰着指头算道:“文才武学、书画琴棋、诗词歌赋、算数韬略、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农田水利、经济兵略。”说着点点头,有些遗憾道:“就这些了,我对裁缝烹饪不很在行,凑不出十全十美,实在惭愧的紧。”

要是旁人定然以为他在吹牛,但秦霸偏偏信,伸出大拇哥赞叹道:“你太厉害了,能不能教教俺跟打仗有关的啊?”

乐布衣闭目寻思片刻,笑道:“可以,但不许拜我为师。你就叫我先生吧!”秦霸兴高采烈地给乐布衣磕了三个响头,算是确立了两人亦师亦友的关系。

等乐布衣让他起身后,秦霸便不再叫‘老布’,而是恭恭敬敬叫‘先生’,乐布衣满意地点点头。便听他问道:“先生,您为什么不让俺拜您为师呢?”

乐布衣面色一滞,有些艰涩道:“我曾经指天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收一个徒弟了。”转而云淡风清地笑道:“不知这变通的法子会不会让老天爷不高兴。”秦霸摸头嘿嘿直笑。

爷俩说笑一阵,日头便偏了这处青石,乐布衣从石头上弹起,轻飘飘落在地上,让秦霸收拾收拾东西,带他往山顶去了。

到了山顶的哨所,乐布衣举目远眺。此时秋高气爽。极目楚天舒,竟能看到东边十几里外有三道细细的狼烟升起。秦霸惊奇道:“有人野炊哎!不知道吃啥好吃的……”

乐布衣已经习惯了他的天真烂漫,只是微笑不语。那三道狼烟乃是王爷与他约定地信号,表示一切顺利,子弟兵已经救回的意思。

看一会儿,他才吩咐看守哨所的黑衣卫道:“点三道狼烟,向王爷报平安。”黑衣卫尊敬的应下,转身出去执行了,对于这位几乎赤手空拳,便将两大禁军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乐先生,他们还是由衷感到佩服的。

……

看到京山上的三道狼烟,秦雷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前日夜里,当他冲上子弟兵们被围困地小山包后,那里的危急便解了,毕竟朗朗乾坤之内,还没有大秦军队敢于攻击那面巨大的黑虎咆哮旗。

围困山谷的两军校尉一合计,反正已经达到目的,咱们也别杵着了,要撤就趁早吧!是以天不亮便撤离了馍馍沟,解除了对秦氏子弟兵的围困。

秦雷心急如焚,等两军离去不久,便带着解救地一千多子弟兵折返回京山寨。

一路疾行,却在离京山十里远的地方遇到了破虏军的拦截,大家都是秦国军人,倒还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但破虏军挡住去路,死活不让开。秦雷也奈何不得,只得引军后退五里扎营。

破虏军和鹰扬军人数太多,甚至连派出的斥候也渗透不进去,根本无从知晓山上的情况,只能从两军紧张的气氛推断,京山还在乐布衣手中。

此时终于见到山上的三道狼烟,他不仅仰天长笑,如颠似狂的唱道:“天上掉下个乐布衣!老子真呀真得意!”把几个秦氏宗亲看的一愣一愣的。

由不得他不如此,沈冰传来消息,虎贲、铁甲、神武三军,都派出一营兵士,正星夜兼程南下,明日即到,老大虽然不方便出兵,但也写信给京里地太尉,为他说和。

这京山大营算是守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