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六四章 子弟兵进城 三兄弟哭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卫笑道:“王爷是忙糊涂了,还初几呢?今儿都十三了。”

秦雷皱眉问道:“孤让京里那群大爷什么时候报到?”

秦卫心道,原来是问这个。赶紧答道:“初八。”

秦雷闻言一把扔掉手中的泥坯,面色不悦道:“人来齐了吗?”

秦卫小声道:“一个都没来。”他也是秦氏宗亲,两个哥哥也在应该来报到的行列里,因而硬着头皮解释道:“也许是出什么变故了。”

秦雷接过他递上的毛巾,到河边洗洗手,冰冷的河水镇的他一激灵,生硬道:“若有什么事,京里的沈冰是吃尸米的吗?”随着位子越来越高,周围的人总是众星捧月一般,让秦雷很难忍受别人对自己意志的违逆。

秦卫被他吓得噤若寒蝉,蜷缩在一边不知该说什么好,秦雷见他害怕的样子,无明业火便消了一半,笑骂道:“怕什么,老子又不能吃了你。”

秦卫赶紧陪笑道:“王爷一瞪眼属下就吓得跟个鹌鹑似的。”

这位爷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转而平静道:“备马去,孤王亲自进京去请那些大爷们。”他把‘大爷’二字咬得极重,听得秦卫胆战心惊,忙不迭的哈腰应下,小跑着去准备了。

趁着这个空,秦雷到了泥塘边,命人把乐布衣叫过来。其实他可以从山北面的京水河坐船进去京山营,但那样太费功夫。不如这种‘通信基本靠吼’来地快捷,还能锻炼身心,增大肺活量。

当然是增大伯赏赛阳和秦霸的肺活量。

人多嘴杂,也不好说得太细,秦雷只告诉他,自己要回京几天,会留下石勇继续带着卫士和子弟兵们摔砖坯。当然。还有保护京山大营的意思。

乐布衣笑着应下,让秦霸大声道:“王爷。您能不能联系个购买墨石的渠道啊?”

秦雷不明白‘墨石’是个什么东西,待乐布衣描述道:黑色,可以燃烧的石块,秦雷这才恍然道:“煤?没问题。”说着笑道:“先生与孤王想到一块儿去了,孤也是觉得不该用木柴烧窑。”

乐布衣笑道:“京山上都是些几百年的老树,用来做木柴实在可惜,学生曾经在太原府见过当地人用石墨烧窑。效果似乎比木柴要好得多。眼下等这些砖坯阴干还需要些日子,正好可以进一批石墨烧砖。”

秦雷满口应下,又让伯赏赛阳问道:“先生还需要什么,孤王回京一道办了。”乐布衣毫不客气地点了五百工匠,一万民夫。

秦雷苦笑道:“孤王试试看吧!”好在此时田里没了活,直到来年开春,都是不愁找不到民夫地。

不敢再与乐布衣纠缠,秦雷借口还要安排军队。便有些仓皇的逃窜了。找到正在指挥手下摔坯地秦浯水几个,秦雷把事情一说,本想让他们在此安心搬砖,却不想那秦志才挤眼笑道:“此事不难,王爷只需带着我们这些子弟兵回去,还愁不好抓人吗?”

秦雷闻言一拍大腿道:“对呀!怎么把你们给忘了?快快收拾收拾,跟孤一道回京。”这些子弟兵家中都有应来没来的宗族兵,把他们派回家做工作,却比他端架子吓人要管用的多。

秦志才便点了一千子弟兵,与一千黑甲骑兵一道,护卫着秦雷浩浩荡荡往京城赶去。

一路上快马加鞭,第二天天刚亮,已经到了中都城南门外。城门司有规定,亲王进京可带五百人卫队,郡王只能带三百。秦雷让黑甲骑兵在城外驻扎等候。只带着黑衣卫进城。

本来他还有些担心子弟兵们。但秦志才眨眨眼笑道:“王爷瞧好吧!”便带着一千子弟兵策马往和顺门行去。

此时城门刚打开不久,门口的人流还很稀少。守门的兵丁只见一千多号面相凶恶、风尘仆仆的劲装骑士排着队行了过来。他们守门这些年,却没见过这等阵仗,不敢大意,赶紧敲响了警铃。

随着‘铃铃……’的警铃声,一队队巡城司士兵从门洞里冲了出来,不一会儿,城墙上也站满了弯弓搭箭地城门司士兵。

那一千多劲装骑士并不惊慌,仍旧笑嘻嘻地望着这些森严戒备的士兵,似乎在看猴戏一般。

城头上探出一个顶盔带甲的胖脑袋,大声问道:“城下哪里来的人群,朝廷有规定,百人以上团伙入京便需要提前一天在城门司报备吗?你们可报备了?”京官难做,京里的城门官也不好做,每日里达官贵人进进出出,若是惹到了便没有好果子吃。因而都练出了一副贼亮的招子。怎能看不出这些人出身行伍?是以不敢太过嚣张。

秦志才笑着仰头道:“未曾报备。”

那主事面色一滞,强笑道:“那诸位还是报个备,明日再来吧!”

秦志才一脸惊奇道:“什么时候回家都要报备了?”|||||

城上主事哂笑道:“难道这一千多人都是回家吗?”没想到城下一千多劲装汉子齐声点头道:“是呀是呀!”还有嘴快的怪声道:“我们只是路上碰上地,其实并不认识。”

城上主事脸色一黑,沉声吩咐道:“查他们的路引,是中都人氏的便放进来,不是的……休怪本官不客气了。”

下面的劲装汉子并不慌乱,还是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守门地兵丁便开始检查路引,只要是中都人氏的便放进城去,检查一个是、再一个还是,一直检查了上百个。统统都是中都人氏,且大都姓秦。

那主事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被戏弄了,哼一声挥挥手,让手下撤去防御,自己转身下了城楼。

秦雷见子弟兵们进城无虞,便吩咐卫士传话给秦志才,让他就地解散。放兵士们各自回家小住一宿,明日卯时在宗正府前集合。他自己带着黑衣卫先行离去了。

此次乃是以大宗正的身份回来地。因而他准备先去宗正府报备,再去哲郡王府找老三,到了宗正府里却听说老三在探视幽禁中的老四,秦雷闻言便拐到了后院。

穿过层层院墙,到了老四坐牢的小院,制止住下人的通报,秦雷悄无声息的到了厅门边。便听老四充满牢骚的声音道:“哥啊!我都已经在这待了三个月了,再下去就快疯掉了,你还让我忍?”

又听老三的声音也不善:“你个混账还有脸说,憋死在里头才好,省地给我惹事!”说着叹息道:“那次在朝堂上,我可是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若不是老五给我撑腰。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老四听了一阵沉默,良久才喃喃道:“你别看上次老五来没给我好脸色,还欺负我。我却觉着他有人味,骂也骂地我浑身舒坦。”

老三笑道:“却不是你与他誓不两立地时候了。”

老四自嘲笑道:“人家现在贵为双郡王、大宗正、府兵统领,可谓高高在上,而我秦老四则成了阶下囚、掳夺爵位、永不叙用。说我们两个判若云泥都委屈了那泥。”

老三刚要说话。便听到门口有人慢悠悠道:“说我们俩判若云泥,那是抬高了那云。”两人愕然回头,便见不经念叨地老五含笑站在门口。

两人连忙起身迎接,秦雷笑着迈步进去,大刀金马的坐下。见秦霁一脸憋屈的样子,秦雷淡淡道:“去年我在这蹲大牢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是烂泥。”

老四面色通红道:“你能跟我比吗?你有我惨吗?”

秦雷也瞪眼喝道:“你在敌国蹲过十几年大牢吗?你尝过被祖国放弃的绝望吗?你被人丧家之犬一般撵出几千里地,临了又被一箭穿心,差点见了阎王爷吗?”

老四再不济也是正经皇子出身,长这么大别说一箭穿心,就是皮都没蹭破点。哪有秦雷那般凄惨的经历。自然无法还嘴。

秦雷得意笑笑,朝老三笑道:“三哥。你看我们俩谁比较惨些?”

老三捧腹笑道:“五弟怎么这个都要争一争?却是你比较惨一些。”

老四也知道秦雷在开解自己,虽然手法重了些,讪讪问道:“那你是怎么撑过来地?”

秦雷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道:“撑?过不下去了才要撑。我为什么要撑?”

老四满嘴苦涩道:“可是我真的过不下去了。”说着低垂下脑袋道:“一想到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我就……”

秦雷不接他的话茬,转而望向老三道:“三哥,我本来有事找四哥合计,既然你在,找你也一样。”说着朝老三眨眨眼。

老三会意笑道:“兄弟说说吧!我也不一定有主意。”说着瞥一眼老四,只见他仍然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秦雷吩咐卫士把好大门,这才故作神秘道:“三哥知道京山大营吗?”

老…头道:“知道,那是早先咱们秦氏子弟兵的驻扎之地。”说着回忆道:“二年前,我和老四还去那附近打过猎,记得那个山跟个簸箕似的。”

秦雷笑道:“三哥记不记得山前那条河?”

这难不倒脑瓜子灵活的老三,他想了想便道:“京水河,一条老河了,据说几十年前还流经中都的,只是后来被淤塞了。”

秦雷颔首笑道:“三哥博闻强记,不知对这河地历史有没有研究?”老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正要让秦雷揭开谜底,却听一边低着头的老四幽幽道:“一百多年前,那河曾经是大运河的北段,只是后来被小清河取代了。”

秦雷吃了一惊。真个佩服道:“厉害呀!我还当没几个知道的呢。”

老四指了指炕上那一摞子书,自嘲道:“被关着没事,只能让人送些杂书消遣,其中一本《水经考》上提过此事。”此时诸子百家、经史子集才是主流读物,这些关于水利地理地书籍,都统统被当作闲书。|||||

秦雷又问道:“那你能不能琢磨一下。这京山大营的位置有什么特别呢?”

老三老四精于算筹经营,对这些军事上地事情不甚了解。思索半天也不得其门,只好求秦雷揭开谜底。秦雷笑道:“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在京山上依山建一座城,再疏浚开京水河的古道,会有什么效果?”

两人都非常聪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座雄城扼守运河、震慑京城的样子。老四咽口吐沫道:“那不发大了?”

秦雷心道,这位脑子就离不开钱,笑道:“何止是发大了。而且是发达了!”两个皇子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老三轻声问道:“五弟,你跟我俩说说,咱们的秦氏子弟兵能成器吗?”没有一支强军据守,就是建了雄城也要被人抢去地。

秦雷坚定点头道:“只要经过一年的训练,达到禁军平均水准没问题。”自从见识过京山村宗亲地纪律性和骨子里对准确无误的追求,他便一直很有信心。

老三突然一把攥住老四的手。激动道:“若真是那样,咱们就再也不用受那窝囊气了!你还不想干啥干啥?”

老四皱眉道:“修城、通河、练兵,可都是烧钱地营生。尤其是修城,那就是个无底洞,几百万两都不一定够,老五你有那么多钱吗?”看来牢狱生活让他沉稳不少。也冷静不少。

老三听了也赞同道:“老四说得没错,内府支持兄弟你练兵就已经很吃力了,却是没钱修城、通河了。”怕秦雷误会,秦霖解释道:“内府每年大概是五百多万两银子地流水,扣去成本人工,净入也就是三百多万两,还要支付咱们皇家的巨大开支、最后能入库地不到二百万两。”

秦雷笑道:“而我那宗族兵,每年地军费便是小一百万两,怕是已经到了父皇容忍的极限了。”

老三颔首道:“没错,父皇也需要大量钱财。是以他老人家不可能再给咱们拨款了。”

秦雷点点头。一脸无奈笑道:“我这次从京山匆匆赶回来,就是想请三哥这财神爷接济接济。看来要落空了。”

老三寻思半晌,咬牙道:“若是硬挤,我还能给你凑出个一百万两来。”

秦雷摇头道:“四哥出事,你也跟着坐在风口浪尖上,却是不能再妄为了。”说着不好意思笑道:“你上次给我的银子还剩了些,估计能撑一阵子。”岂止剩了些,根本就是一个子都没花着。扣除给仇老太监的五十万两,其余的都入了馆陶的账上,解王府各部燃眉之急去了,倒是真剩的不多了,也不算骗人。

老三又问京山城的规模,秦雷便老老实实说了。听到是一个长二百二十丈、宽百丈、高二十丈地超级要塞,两人先是惊得合不拢嘴,旋即便职业病发作,盘算起建城的费用来了。

这也是秦雷找二人的原因,乐布衣虽然厉害,但这家伙净身入伙,浑身上下没有五两银子,也不可能变出钱来,便把筹资这项艰巨而不讨好的任务,不负责任的丢给了秦雷。秦雷又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已经得了‘隆郡王府的骡子’美名地馆陶先生了,便来找这两个搂钱高手合计。

算计半天,两人小声嘀咕一下,老三皱眉道:“虽然你说可以自己烧砖,但光靠砖头垒不起雄城,巨额的营建费用还是省不了的。”

老四点头道:“再加上清淤的费用,最低限度也得这个数!”说着一手伸出两个指头,另一手伸出一个巴掌。

“二百五十万两?”秦雷低呼道,“不如去抢国库好了。”

“据我所知,国库里也没有这么多钱。”老三无奈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