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六七章 仇太监赠建城银 昭武帝听长生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文庄太后嗔怪道:“怎么能这样说乐先生呢?”

秦雷嘿嘿一笑,把乐布衣解签、批命、算卦的事情一说,有些挠头道:“乐先生确实是大才,但他总喜欢把很有道理的事情披上一层神道的外衣,”摸摸下巴,为乐布衣下个结论道:“怎么说呢?此人有些懒散,孙儿老是怕他哪天突然撂挑子。”

文庄太后轻笑道:“不必担心,乐先生虽然不羁,却古道热肠、有悲天悯人之心,他既然主动上门来,说要到你那去看看,就一定是想做些事情,若是哪天他真的撂挑子,也是你让他失望了。”

秦雷撇嘴道:“怎么听着这乐布衣倒比孙儿还牛气。”说着比划道:“这好比开店,居然有不怕老板解雇的活计,老板还要倒过来哄着他,实在不是个好买卖。”

文庄面色渐渐凝重,沉声道:“孩子,奶奶送你句话:‘气度决定格局。’做多大事情就要有多大胸襟,气量狭小是做不成事的。”顿一顿,老太后继续道:“若想家和万事兴,便要有容纳矛盾的气量;若想吞食天地,便要有容纳天地的气量。”

秦雷躬身受教,听文庄太后继续道:“为上者,手下既要有听话顺从的忠犬、又要有精明嬗变的狡狐;既要有凶残嗜杀的恶狼、又要有横扫千军的猛虎。你不能因为喜欢狗的温顺,而厌弃狼的暴戾。也不能因为欣赏虎地威猛而厌弃狐的狡猾。”

秦雷皱眉颔首道:“用其长而恕其短,孩儿受教了。”

文庄太后呵呵笑道:“不错,公子小白宽恕了刺杀自己的管仲,才有了后来的五霸之首齐桓公;唐太宗容忍了犯言直谏的魏征,才有了一代天可汗的威名。孙儿要想做一番事业,却要像他们学习。”

秦雷听老太后拿齐桓公与唐太宗做例子勉励自己,心中微喜。面上越发恭谨道:“孩儿谨记祖母教诲,必将时刻提醒自己。勿以喜好用人、勿以亲疏用人。唯才是举、唯贤是举。”

文庄颔首道:“善。”

心中一动,秦雷幽幽问道:“不知乐先生是虎狼狐狗中的哪一种?”

文庄太后神色不变,轻声道:“鹰!”

“鹰?”秦雷轻声重复道。

“不错,是鹰。翱于九天之上,高瞻远瞩、经天纬地;其疾如闪电、其猛如奔雷。智计举世无双,韬略独一无二。”

对于文庄太后地评价,秦雷毫不意外。从那封懿旨里,他便能清晰感受到对乐向古得无比推崇。但他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应该如何用之?”

“为我所用则敬之,心生去意则留之,叛我而去则杀之。”老太后的笑容依旧慈祥和蔼,只是挡不住话语间的冷冽之气。

秦雷点点头,接受了文庄太后的意见,在对待一些厉害人物的分寸拿捏上,他还是太嫩。

祖孙两个一阵沉默。秦雷才想起来问道:“奶奶唤孙儿过来,可有什么特别的事?”

文庄微笑道:“没什么大事,但你要先去见陛下的话,事情就大了。”

秦雷品咂道:“您地意思是,先见您,后去见陛下便无事?”

文庄颔首道:“不错。待会见你父皇时,把你要禀报的事情,安在老婆子头上,也让老婆子跟着风光风光。”

秦雷沉声道:“您说京山筑城的事?”

文庄点头笑道:“乐先生跟我讲过那城,你觉得一位陛下能容忍被别人扼住咽喉吗?”

秦雷轻声道:“这孩儿也想过,但当今乃是军权与君权之争,想来父皇也能容忍。”

文庄呵呵笑道:“你这孩子眼光毒辣得很,没错,你父皇会容忍的。”说着又淡淡道:“但难免心生芥蒂,从此把你打入另册。”

秦雷颔首称是道:“确实是个问题。但利大于弊。尤其对我皇室来说,更是一步胜负手。势在必行。孩儿希望能说服父皇。”

文庄笑道:“去吧!记住了,说是老婆子让你说的,这样就可以两全了。”

秦雷感激地点点头,说几句体己话,便退出了禅室。

再出来时,已经看不到念瑶的倩影,秦雷心中微微遗憾,刚要离开慈宁宫,却见仇老太监在殿角朝自己笑靥如菊。

秦雷笑咪咪的走过去,温声道:“仇老近来可好?”

仇老太监面色一抽一抽,苦涩笑道:“很不好。”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子,双手递给秦雷道:“这是太后给您地,”又心疼笑道:“听说您要做大事,老奴也尽了点心意在里面。”

秦雷笑着接过,将那匣子封皮撕去,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整整齐齐一摞内府宝钞,足足有四指厚。最上面便是一张官银一万两面额的大票。

伸手在那摞宝钞上一捻,秦雷沉声道:“怕有二百万两之巨吧?”|||||

仇老太监心疼道:“这其中一百四十万两是她老人家几十年的积蓄。再加上老奴帮着攒的,足足两百二十七万两之巨,应该够王爷用上一阵子了。”

秦雷摇头道:“奶奶的钱我拿走,仇老的那八十七万两还是留着养老吧!”

仇老太监推辞笑道:“老奴半截入土地人了,又无儿无女,要这些钱有什么用?”说着从怀中又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烟熏火燎的黄色绸布,抚摸婴儿小脸一般轻轻摩挲着,低声问道:“王爷可知这是什么?”

秦雷见那布头上有一截描金的龙爪,轻声问道:“王旗?”

仇太监摇头道:“是军旗。”说着缅怀道:“此乃秦氏子弟兵地军旗。十七年前。老太后就是擎着这面军旗,带着咱们镇守中都,把几十万齐楚联军拒之城下的。”

秦雷轻声道:“想必当时仇老英雄了得?”

仇太监纯白的眉毛一扬,声音竟难得高昂道:“老奴虽然负责保护太后,却也在危急时刻数度冲上城头,手持七尺大刀,砍下了几十个敌寇的首级!”顿一顿。又慨然道:“那真是老奴这辈子,最风光、最快活的日子。”也是最像男人的日子。仇太监心中默默道。

秦雷轻声道:“仇老可有什么嘱托?”

仇太监笑笑道:“唯求王爷能把京山城建成坚城雄城,成为我们秦氏子弟兵的根基所在。”

看来建城这事乃是早有谋划了,秦雷心道。点点头,沉声道:“定不负仇老所托。”又从匣子中点出五十万两,微笑道:“孤王送出去地钱,却没有再拿回地道理。”

仇老太监心道,这位爷是铁了心地想收买我呀!推辞一阵子。实在拗不过,便收下二十万两,笑道:“这些已经是下辈子花不完地了,其余的要着也是废纸,王爷拿去做正事吧!”

秦雷这才收起来,拱手道:“谢仇老高义。”仇老太监呵呵笑着拱手道:“老奴谢王爷给这个圆梦的机会。”两人又说几句念瑶的事情,秦雷这才告辞离了慈宁宫。

出了慈宁宫,按照仇老太监的指示。秦雷去了西面的紫宸殿,说是昭武帝正在那里听道士讲经。

走了大概一刻钟,到得紫宸殿外,卓老太监赶紧迎上来,笑眯眯道:“什么风把五爷吹来了?”

秦雷拍拍卓老太监地手,一张千两的宝钞便顺着袖子随手打赏过去。这才笑道:“来给父皇请安,到处没找见,一路打听到这来了。”

卓老太监指了指里面,小声道:“陛下在店里听道士讲经。”

秦雷笑道:“父皇日理万机,放松下心神也好。那孤就在这候着吧!”卓太监笑着把秦雷迎到偏殿,又命人奉上茶,自个则陪着他说话。

两人叙几句闲话,秦雷这才好奇问道:“不知父皇听得什么经?”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卓老太监道:“南华山天师讲的长生经,说的是如何长生不老。万寿无疆的。前一阵子陛下还要内府采办药材。说仙师要开炉炼不死丹呢。”

秦雷听了,‘哦’一声。沉声问道:“这倒头一次听说。”

卓老太监回想一下道:“太子爷把南华天师介绍进宫里有三个多月了,只是陛下上个月才见他,”说到这,又压低声音道:“这天师怕有几分道行,虽然时间还短,但陛下最近身子骨好了很多,便越发对他言听计从了,今日更是卯时便进去了。”卓老太监姓卓,对秦雷自然有些不同。

秦雷皱眉道:“若是学些养生健体的法子当然好,就怕父皇对丹道太过……喜爱了。”这里是天子身边,说话要小心些。

但足以让老太监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摇头道:“这事儿除了太后她老人家外,旁人都不好劝解,偏生太后不管不问,咱们做奴婢的只能干着急。”

秦雷知道他说地是实情,劝阻就是不让皇帝追求长生,不论结果如何,皇帝心里定然会不快的,即使当时没遭殃,日后也免不了穿小鞋,也只有文庄太后这位皇帝亲娘说他才没事。

听说文庄不管,微一寻思,秦雷轻声道:“孤先查查这位天师的底儿再说。”这时正殿内传来悠扬的钟声,却是皇帝听完经了。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起身出去候着。

昭武帝出来,瞧见秦雷有些意外,奇怪道:“你不在京山待着,跑回来作甚?”秦雷腆着脸笑道:“想皇祖母和父皇了,因而回来看看。”

昭武帝知道他说笑,微笑道:“就你会说话。”说着一指边上的紫袍道士,介绍道:“这是南华山地清虚子仙师。你执子侄礼吧!”

有了卓老太监地事先提醒,秦雷倒不意外,朝那鹤发童颜、卖相甚佳的老道士拱手道:“小王有礼了。”

那道士微微一笑,朝秦雷还礼道:“王爷切莫折杀贫僧。”似乎并不愿与秦雷多接触,便告罪进殿去了。|||||

见他离去,昭武帝这才指了指院中小径,微笑道:“陪朕走走。”秦雷赶紧扶了昭武帝的臂膀。弓身把他引下台阶,这才直起身子。跟在他的背后,沿着曲折的小路徜徉起来。

父子叙了几句闲话,昭武帝又问起秦雷进京的目地,秦雷恭声把宗亲抗命地事情说了一遍,昭武帝闻言捻须道:“正好接着这个机会把那些蠹虫清出子弟兵。”这件事情上,他于太后所持的态度截然相反。

秦雷陪笑道:“父皇说地是,不过这么多亲戚总不好一竿子打死。孩儿再努力一次,若还是不行,就让他们统统滚蛋。”

昭武帝耷拉下眼皮,淡淡道:“你是大宗正兼宗族兵统领,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别给朕误了大事就行。”他说的是来年秋里、后年春里地那两场兵演。

秦雷赶紧连称‘不敢’,又轻声道:“方才来给父皇请安,先被皇祖母叫去训话。她老人家对宗族兵很感兴趣,又问了我京山大营地事。”

见他一副早请示晚汇报的乖宝宝模样,昭武帝因为宗族兵问题而产生地一丝气闷也消失了,微笑道:“太后当年守中都时,老一辈宗族兵是出过力的,老人家念旧是很正常地。”

秦雷笑着点点头。又用一种犹豫的语气道:“但太后对儿臣的京山大营重建提出了不同看法。”

昭武帝打量秦雷一眼,缓缓问道:“你是什么看法?”

秦雷挠头笑道:“孩儿就想把那大营重建起来,住人、练兵就行了呗!”

昭武帝不置可否的‘哦’一声,又问道:“你皇祖母什么看法?”

秦雷双手比划一下,愁眉苦脸道:“她老人家要让孩儿在那建个城,还是很大很大那种,却让孩儿有些想不通。”熬死卡影帝的表演已经完全生活化,无法看出做作的端倪。

昭武帝没有立即回答,走了一段距离,才轻叹道:“年轻人考虑问题总有些不周全。还得老人拾遗补缺啊!”

秦雷心中一喜。用更委屈的语气道:“其实建个城也好,这样住着也舒服些。但那太费工夫了。怕是后年的春演完了,也建不起来吧!”筑城这事,秦雷只对老三老四说过,即使对那几千子弟兵,也只是说进可攻退可守、可为万世基业,并没有提到京水河地事情。而老三老四两个家伙都是被昭武帝伤透心的,他自然不担心那话传到昭武帝耳朵里。

昭武帝只道秦雷不知道京水河的奥秘,佯作嗔怪道:“小孩子短视,经营江山是千古的事业,一年两年算什么?”

秦雷挠头道:“那父皇的意思是?”

“建!”昭武帝停下脚步,坚决道:“而且要好好的建!改日朕让工部官员去好好测绘设计一番。”

秦雷心道,别价,让那些二把刀过去不是净添乱吗?想到这嘿嘿笑道:“皇祖母给了图纸了,说是十几年前鬼谷子所制。”

昭武帝一听,惊喜道:“鬼谷出品、必属精品,正好省事了。”便让秦雷把图纸给工部参详一番,只要真是鬼谷子所制,便省下一番勘探,可以直接开工了。换句比较现代地话说,就是人家鬼谷子具有最高工程设计资质,无需论证审查,直接便可上马。

昭武帝这就算是把工程揽过去了,虽然到时候拿不出钱还得秦雷想辙,但这种被动出资与主动出资的意义大不相同,前者意味着秦雷为君分忧解难,乃是忠君爱国之举;后者却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能一样吗?

这两件大事算是请示完了,结果也基本满意,秦雷才趁势提出把老四接到京山去待着。对这种爱护兄弟之举、尤其是曾经不睦的兄弟,昭武帝自然无不应允,还将秦雷大大赞赏一番。

昭武帝留秦雷用了膳,才打发他去看瑾妃娘娘。瑾妃娘娘也不在宫里,倒是在如贵妃那里寻到了她,陪着两位娘娘说会话,天色也不早了,秦雷谢绝了留饭,辞别母亲,离了内宫。

他还有正事要做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