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六九章 叔侄一样遭殃 尚书莫笑侍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吐啊吐啊!文彦韬终于习惯了,面色惨白的挥挥手,嘶声道:“把隔壁那些妖言惑众的歹人,抓去京都府发落!”众伴当随扈心道:立功的机会终于来了。却见那机灵的小毛已经箭一般冲了出去,只留给众人一个风骚的背影。

众人大急,跟着唏哩轰隆地冲了出去,只有两个年纪大些的,一个在给老爷捶背、另一个站的太靠里,被他俩挡住了,只能在那跳着脚干着急。

待机灵小毛领着众伴冲到隔壁,却见杯盘狼藉,早已人去屋空。小毛大步走到桌边,眉头拧成一个‘凹’字型,边上的伴当们见小毛哥在思考,都不敢出声。

终于,小毛动了,他伸手拎起桌上的酒壶,往嘴里咕嘟咕嘟倒一通,舒服的打个颤,这才闭目道:“是花雕,正宗的绍兴善酿花雕酒!温温热热,甘香醇厚,好酒啊……”

边上人面面相觑,好奇问道:“小毛哥,你为什么要喝人家剩下的酒?”

小毛面现酡红,不知是被酒熏的还是被话羞的,瞪眼道:“懂什么?酒是温热的,所以他们还没走远,我们追!”说着便摇摇晃晃的抢先走了出去。

边上人心道,小毛哥虽然比我们聪明一点点,但酒量却要差上一大截啊!赶紧跟了上去。

小毛哥从店家那问明了隔壁客人的装束、人数和去向。便带着众人冲到了大街上,一眼就在街南头看到了店家描述地那四五个客人,正在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走着,看来是喝高了。

倒不是小毛他们眼力劲有多好,而是那些人都戴着顶小红帽,既容易被认出来、又不容易被马车撞到。

小毛哥颇有大将气概的一挥手,伴当们便冲进人群。奋力向那几顶小红帽跑去。

几个小红帽仿佛毫无所觉,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文府伴当们冲到近前。这才发现不妙,忙撒丫子向前跑去。

两帮人一追一逃,文府伴当们追得气势汹汹,小红帽们逃得慌不择路,竟然跑着跑着,进了条僻静的死胡同。

望着退无可退的小红帽,小毛哥刚要挤出一丝淫荡的笑容。说几句‘跑啊!你倒是跑啊……’之类地混账话。却被四下大作的脚步声打断,几乎同时,胡同里几个院门大开,冲出上百个手持铁棍砍刀地……小混混,将十几个伴当团团围住。

一个左青龙右白虎、面相凶恶的黑皮汉子排众而入,伸出萝卜粗细的手指,一下下戳着鹌鹑一般哆嗦的小毛哥。粗声道:“跑啊!你倒是跑啊?”

……

好半天,文尚书才缓过劲来,靠在椅背上无力道:“去看看怎么还不回来?这个小毛,办事不牢。”两个家人对视一眼,心道机会来了。齐声道:“先生英明,小毛确实毛躁!”便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他‘八岁断奶至今尿炕’的光荣事迹趁机抖露出来,听得文尚书直以为自己的牵马伴当是个二傻子。

两个家人絮絮叨叨半天,无奈口才太逊,只能翻来覆去讲断奶和尿炕地故事,文尚书终于不胜其烦的挥挥手,嘶声道:“出去看看怎么还不回来?”靠门近的那个家人只好不情不愿的出去,把独自献媚挑拨的机会留给了同伴。

那家人一挑门帘出去,就觉得店里活计看自己眼神不对劲,但心里挂着老爷交代的差事。无暇理会那些凉飕飕的目光。缩缩脖子,小跑出了酒店。

见他瘪瘪索索的样子。本来就心中惴惴地掌柜终于坐不住了。那甲号房里摆了三桌酒席,不算酒水就足足有二两银子之多,掌柜的本来为这大买卖喜不自胜,却不想里面的客人一个接一个的溜出去,竟是要吃白食的架势。他赶紧让活计在房间门口守着,说什么也不能让里面的一老一少再溜走了。

又过了好半天,都日影西斜了,还是没有人回来,就是只猪也该明白出事了。何况文榜眼总比猪强些,心道,我被人盯上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艰难地咽口吐沫,文尚书颤声道:“赶紧会账回家,天黑了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门外等候多时的伙计一听到‘会账’俩字,便高喊一声“甲号房客人会账!”

边上伺候的家人一听外面的吆喝,顿时麻了爪,小声道:“可是没有钱啊!”

文彦韬狠狠瞪他一眼,低声喝骂道:“混账东西,出门怎么不知道带钱?”

那家人委屈道:“款子都在钱三叔和小毛哥身上,俺们想带也没有啊!”跟班帮主子开道殿后、端茶送水兼调戏小娘子,出力之余,自然要白吃白喝白玩,哪有身上带钱的道理。

士族老爷们认为银钱是世上最脏的几样东西之一,文彦韬这辈子就没摸过那阿堵物,身上更不会有一个子儿。

文彦韬伸手在自个身上掏摸着,想找出点值钱的东西抵债,但除了在两腿之间摸到个软软的事物外,浑身上下竟然清洁溜溜,一无所有。这才想到临出来前匆匆换上身便服,慌慌张张间,却把玉佩印信等随身饰物都落在了衙门里。|||||

在那软软的物件上一捏,文尚书心道:“总不能拿这东西抵债吧?”那家人见老爷一脸窘迫的样子,挠挠头,小声道:“要不小地回去取钱吧?”

文彦韬想都没想就否决了,眼看着出去一个少一个。难道要自己做光杆不成?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之际,店里掌柜带着俩膀大腰圆地活计掀帘进来了。身材细长的店掌柜一进来并不说话,只是拿那双贼溜溜地老鼠眼盯着文彦韬,待那两个袒胸露黑毛的活计在门口站定,这才皮笑肉不笑道:“一共是二两一钱三,承蒙惠顾,给您把零头去了。您给二两一得了。”

文彦韬直感觉今生从未如此丢脸,恨不得再找条更深些的地缝钻进去。那掌柜的见他面红耳赤。更确定了自个的猜测:这老家伙是吃白食地。便不再掩饰,鄙夷道:“拿不出钱来就说声,别在那装得跟个大蛤蟆似的。”

文彦韬贵为吏部尚书,哪里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田地,顿觉口干舌燥,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边上伴当心道,单骑救主地机会来了。往前一步,盯着那掌柜的大声道:“你他妈的瞎眼了,看不出我家老爷穿的乃是,少府宝衣局定做的长衫,”说着指指点点道:“懂什么是宝衣局吗?那是只给王公贵族作衣裳的。能穿宝衣局的衣裳,岂是吃饭不给钱地主?”

文彦韬闻言点头连连,若是当时就有商标这一说的话,他定然要翻出来给对方看看的。

无奈当时没有商标。虽然宝衣局的大名如雷贯耳,但店家却不认为两者有什么联系,哂笑道:“你说宝衣局就宝衣局?我还说我们这是御膳房呢。”引来两个壮汉一阵怪笑,胸前的肌肉一颤一颤,又把文彦韬唬得够呛。

笑一阵,那掌柜的面色突然一沉。厉声骂道:“癞蛤蟆穿上绸子褂,你也变不成小青蛙!哪个吃白食的不是长襟短袄、人模狗样的,要不那样老子也不能被你们骗喽!”说着一挥手,尖叫道:“活计们!”“有!”两个壮汉高声应道。“扭了送官去!”“好!”说着便要上前捉人!

文彦韬一下子慌了神,大叫道:“把我地马拿去抵债。”伴当挡在文老爷的身前,色厉内荏道:“就是!我们那是良种大宛马,一百多两银子才能买得到的!”

回答他的是店掌柜的一口浓痰,“呸!那马早叫你们同伙牵走了,别在这耍花腔,伙计们拿人了!”

一阵鸡飞狗跳。杯歪盘倒。文彦韬和那伴当被两个壮汉压成一摞,死死按在地上。

老文却是被压在最下面。只感觉肋骨吱吱咯咯,怕是要断了。虚弱道:“不来这样的……我是尚书……”

“呸”的一声,又是一口浓痰,正中文彦韬的面门,行凶的仍是那许是今日吃的有些油腻的店掌柜,只听他骂骂咧咧道:“还上树呢?你怎么不跳河啊!敲死你这吃白食的败兴玩意!”尤不解恨地朝着文尚书面门猛踹几脚,把个堂堂二品大员揍得鼻青脸肿,再不敢吱声。

也不知这掌柜的祖坟上冒了几缕青烟,才能成为殴打在职尚书的华夏第一人。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却也死而无憾了。

甲字房里传出来地阵阵噗噗与哀号声,持续了足足有一刻钟才渐渐停歇。活动完筋骨地掌柜的,把小地扣下为质,让老的回去取钱赎人。

两个壮汉把文彦韬驾起来叉出去,嗖的一声扔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无巧不成书的是,一辆运泔水的手推车刚从店后转过来……

文彦韬的身子正好砸在了那六尺多高,四尺口径的硕大泔水桶上。推车的汉子受了一惊,再也握不住车把,那桶一下子倾倒下来,正好把文尚书扣了进去。

几百斤散发着浓重馊味的喂猪泔水兜头浇下,把刚刚落地的文尚书浇成了落汤鸡。随着‘哦’的一声变了调的尖叫,文彦韬的鼻子、嘴巴、眼睛、耳朵、甚至是肚脐眼里都灌满了味道浓重的泔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紧接着眼前一黑,那大木桶又扣了上来……

推车的汉子吐了吐舌头,扔掉小车转身跑掉了,似乎是专门为文大人送泔水的一样。

路人们便围着这个大木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就听那掷人出来的两个壮汉叫道:“这就是吃白食地下场!”

等有看不下去的好心人。忍着恶臭将木桶移开,里面的文尚书早已经把肚子撑得圆鼓鼓的,打着饱嗝在地上踌躇,不时还有汤水溢出。

一个肮脏龌龊的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围观地看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致,散去了。

夕阳下,老树昏鸦,余晖洒在文尚书地身上。一片亮晶晶。

过了好一会儿,文尚书才摇摇晃晃爬起来。哗啦一声,又倒下一身泔水。打个嗝,缓缓的抬头、懵懂地四望,他终于辨明了方向,捋着墙根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家走去。|||||

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带着水渍的清晰鞋印,以及一个同样带着水渍的脚掌印。他的鞋子不知何时丢了一只,只好这样一瘸一拐的慢慢往回挪去。

一路上路人的鄙夷目光,还有那一下下地指指点点,都仿佛剜在文尚书的心上一般,虽然疼痛万分,却还要装作毫无所觉。此时此刻,他竟然理解起自己的大侄子来了,一边一崴一崴地走着。一边轻叹道:“想必当日铭义这孩子,也是这般凄凉惶惶吧!”过了一会又喃喃道:“应该是更凄惨,毕竟他是顶着一身粪水往家走的。”

大街上,文尚书的影子被落日拖得老长,与整整两个月前文侍郎在荆州府留下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严丝合缝、十分登对。

走着走着,文尚书突然想到,若是让人看到我这副德行,那可就彻底玩完了。正好见地上有摊黄泥一样的东西,便弯腰拣起来,一把将那热乎乎的东西糊到脸上,瞬间完成了易容。

就听边上一个牵牛地老头子奇怪的对边上大妈道:“这年头怪事就是多,这人怎么拿俺家老牛的牛粪洗脸呢?”

边上大妈却是个有学问的:“不懂了吧?热乎乎的牛粪可以去皱纹……”

文尚书把心一横,暗道:反正我已经易容了,于是挺直了腰板。冷哼一声。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步往回走去……至于心中是否一路滴血,就不得而知了。

走了很久很久。也许是一个千年。在夜深人静更鼓起地时候,趁着黑灯瞎火、躲过巡城士兵,被冷风吹得哆哆嗦啰嗦的文尚书终于溜进了三公街,街中央气派的丞相府已经遥遥在望了。

文尚书猫着身子,溜墙根走到离大门十丈的地方,正要松口气,却见大门前停着十几辆马车,通明的灯火下,车厢壁上那些世家徽章散发着幽幽的光,仿佛在无声嘲笑阴沟老鼠一般的文尚书。

文彦韬心道,怎么京里的大族都到齐了?这是要做什么啊?却不敢凑上前去,刚想蹑手蹑脚溜去后门,却听到边上突兀一声大喊:“寿星公回来了!”

文彦韬也被这一声给喊愣了,不由直起身子,与门口循着声音望过来的众王公照了面。

文彦韬身边突然火光大亮,把他照得纤毫毕现,众人也看清了他的身形,失声叫道:“文大人?”望着墙根下那个脏兮兮、臭烘烘地小老头,难以置信地问道。实在无法将这个隔着十丈仍能闻着臭味的家伙,与当朝礼部尚书、昭武元年榜眼联系起来。

“不是我!”文彦韬一下子崩溃了,捂住脸转身就跑。

那些王公们一听‘不是我’,哪还不知那就是他,或是关切、或是好奇、或是幸灾乐祸地跟了上去,大叫道:“文大人,你别跑啊!”

哪知那人一边拼命嘶号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一边加快步子,更迅速地往前跑去。

众人心道,这位被魇着了还是怎么着?一边大叫道:“别跑了,前面是金水河了!”一边也加快步伐,紧紧跟上。

文彦韬心中大骂道:“日你们个先人板板,你们不追老子自然就不跑了!”

虽然天黑看不清前方,但水亮泥黑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眼见到了河边,便要拐弯换个方向跑。

水中兀得伸出一支长钩,正好勾在他的脚踝上。猝不及防间,便摔倒在地上。

又被那矛钩一拽,只听‘扑通’一声,文侍郎还是落水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