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七二章 延庆街太子逞凶 秦志才虽惧不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东城与南城交界的延庆大街、还有附近的几条纵横交错的街道,是秦氏宗亲们聚居的地方。本来他们是在更靠东些的乌衣巷居住的,但随着年代的变迁,不善经营导致家道中落的宗亲越来越多,他们只好卖掉占据东城最好地角的乌衣巷中的房产,又不想搬到别的城区,掉了自个的价,便在这东南城的交界处落了脚。

其实这些人家道败落根本怨不得别人。毕竟大秦朝没有对宗亲参军、从政乃至是经商加以限制,但当朝十七年来,除了宗正府这个专属宗亲的衙门,除了秦守拙这个京都府尹外,整个秦氏一族竟没有出一位拿得出手的中央大员。虽然皇室的式微让他们丧失了政治上的优势,但从当年占据中枢半壁江山,落得今日如此田地,必然有他们本身的原因。

有一次秦雷与馆陶乘车路过延庆大街,馆陶恰好提起这个问题,秦雷将车窗打开,沉声道:“你看,窗外就是答案。”馆陶闻声向外看去,只见大街边上人声鼎沸、异常热闹。粗略一看,仅大街一侧就有十几桌围成一圈打马吊的、几十撮凑成一团斗蛐蛐的,至于斗茶、斗酒、蹴鞠,乃至倚着墙根吹牛晒太阳的,更是应有尽有、不计其数,好一派轻松惬意的休闲场景。

馆陶当时轻叹一声道:“此乃大秦娱乐指南啊!”宗室的男女老少们生活如此悠闲、如此专注于娱乐事业,又怎能有上进心呢?

究其原因。还是出在宗正府每月的救济粮食、以及他们白白拿到地府兵饷银上,这些钱粮虽然不多,却足以让一家人填饱肚子,没了生存的压力、又没有了原先的政治优势,这些人的上进心也就没有了。‘混吃等死’便是他们生活的最好写照。

……

然而今日,延庆大街上没有蹴鞠的、也没有打牌的,人们都站在街边。神色复杂地望着街心的一队队明黄服色地士兵、那个同样明黄服色的男子、以及他手中所持的碧绿竹杖。

这些明黄服色的士兵是东宫直属的太子卫军,他们两人一组。将八九百劲装汉子按着跪倒在地上,又将那些劲装汉子的双手反剪,用牛皮绳把两个大拇指绑在了一起。

而那个明黄服色的男子、自然是大秦朝地太子爷,此刻他正用那绿油油的驯逆杖点着对面一个长脸汉子的额头,那汉子虽然满脸的不忿,却不敢动一下。只听太子爷那温润的声音响起:“你们怎么可以随意冲入宗亲府中抓人呢?若非本宫路过,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笑话咱们皇族自相残杀吗?”

长脸汉子挤挤眼。陪笑道:“太子爷有所不知,大宗正要宗族兵卯时集结,小的怕误了事,挨门去叫呢,并没有动手抓人的意思。”秦志才性子圆滑、能屈能伸,并不想与太子发生冲突。

太子见他如此滑不留手,继续温声问道:“那本宫为何听到鸡飞狗跳的声音?”

“那是因为弟兄们许久未归,那些鸡狗都眼生得很。因而有些骚动吠叫。”秦志才挤挤眼,小心道:“您看您老一来,说‘都出来吧!’弟兄们立马全撤出来了,还是很守规矩地。”

太子偏头望向边上的皇甫战文,听他小声道:“确实没有伤人、也没有抢东西,看来这小子早打好招呼了。”

太子微微诧异的转回头。打量了下这个长脸的汉子,见他虽然小心赔笑,双目却炯炯有神,显得并不慌乱。太子心道,老五手下能人不少啊!顿时起了收服之心。将驯逆杖收回手里,微笑道:“这事按下不说,本宫问你,大宗正让府兵们集结,却是为的什么呀?”

秦志才小意道:“我们要去京山大营冬训。”

修长的手指在竹杖上划过。太子淡淡问道:“哦?冬训。本宫怎么听说那里连个像样地营房都没有,怎么个训法呀?”围观的宗族子弟一听。心道:五爷也太狠了吧!竟然要让咱们在荒山野岭里越冬,那是坚决不能去的。人群顿时嘈杂起来,有人甚至喊出‘求太子爷做主!’‘俺们打死也不去京山营’之类的话语,让太子的心中微微得意。

秦志才挤挤眼,解释道:“太子爷说得是老黄历了,京山营的营房已经建了半个月,估计再有半个月就可以上梁了,耽误不了兄弟们过冬的。”他约摸着太子在京山营附近有眼线,因而不敢把牛吹得太过。

太子微微一笑,轻声道:“那就等着营房建起来再让族里的兄弟们去吧!”说着面露怜悯道:“秦大人心里莫有想法,府兵们都是各家各户的壮劳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却让他们家里怎么活呀?”这话顿时引来了一片唏嘘感动之声,很多人都觉得太子爷真是好人呐,太替俺们们着想了。相较之下,那位一直在皇族中名声甚好的五殿下,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秦志才陪笑道:“这事小地说了不算,要不这样吧!属下先禀报大宗正,让他老人家定夺吧!”见事不好,他却想要开溜。

太子依旧温文尔雅地笑道:“秦大人有所不知,本宫与五弟关系向来最好,他对本宫言听计从,是以本宫说了就算数,秦大人还是不要画蛇添足了。”直接绝了他暂避锋芒的念头。

秦志才面露难色,心念电转道:太子爷亲临,我就是暂避三舍,王爷也不大可能怪罪。保下兄弟们、全须全尾地回去才是正办,想到这他点头道:“太子爷地钧旨小的岂敢不从。”这话就把自己撇清了:不是属下太无能,而是敌人太强大。说着拱手道:“太子爷请容小的们回去复命,王爷应该等急了。”

哪知太子摇头道:“他要是急了,自会来此寻找,”说着面露嗔怪道:“老五这家伙,回来了也不知道看看哥哥。”

秦志才见太子铁了心不放自己走,心中微微焦急。暗道:第一次为王爷办差,办砸了不说。还要把自己赔在里头了。

太子见把他打压得够呛了,这才微笑问道:“秦大人家里都有什么人?”

秦志才虽然心中长草,却丝毫不敢怠慢,恭声道:“上有老父老母在堂、下有妻儿一双。”

“好福气啊!”太子继续温声问道:“秦大人什么官衔?”

秦志才心中暗暗警觉,拱手道:“末将忝为云门裨尉衔。”他虽然年龄资历都足以胜任校尉,但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他们这些子弟兵太过显眼。太后故意压制了他们的军衔。另一方面,也是把施恩提拔的机会留给未来的宗正兵统领,好让其尽收军心。

太子一脸惋惜道:“太可惜了,这不是明珠蒙尘吗?”说着对皇甫战文道:“你那里最高地职位是什么?”

皇甫战文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末将地太子卫将军。”

太子笑道:“此乃本宫的口误,除你之外呢?”

“太子卫副统领、从将军衔。”皇甫将军依旧面无表情。

太子点头笑道:“就把这个位子给秦大人了。”说着温声对秦志才道:“待会收拾收拾就去报到吧!离家也近些,照顾起来也方便。”

旁人听了,不由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心道:好大的手笔啊!从裨尉到从将军,中间要跨越‘从校尉’、‘校尉’三级军衔,眨眼之间连升三级,这小子好福气啊!

秦志才也是一脸感激的叩首道:“谢太子爷恩典,小人定然没齿不忘。”

太子笑着责怪道:“秦大人应该自称某将了。”又让旁人狠狠嫉妒秦志才一把。

哪知秦志才并不领情,而是伏首小声道:“只是五爷对小的恩重如山……”仗着太子不了解情况。秦志才肆无忌惮的满嘴扯谎。

太子一摆手,将他的话挡住,满面笑意道:“不要对老五有负担。孤王找他要个人还是会给地。”明明是来拆台的,却非要说得跟在自个家一样,这份无耻却是秦志才这样的小无耻难以抗衡的。

见他仍不做声,太子微微不悦的轻声道:“秦大人不会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秦志才头上倏地见汗,他知道,自己被太子逼到墙角了,反抗会被强奸、不反抗会被顺奸。心道,既然不能反抗。老子还是享受吧!刚要开口认输。却忽地想起那位大秦至尊的老太太,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太子的绝学是隐忍功夫。与之配套地察言观色自然也不差,见秦志才面上出现霎那的松动,他便知道,这小子服了,嘴角刚要不经意的上翘,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却见那秦志才脸上浮现便秘似的痛苦。

太子刚要关切地问一句,‘要不要喝点菜油。’却听那秦志才蚊鸣道:“多谢太子爷错爱,但志才烂泥扶不上墙,您就把我当成个屁……”

太子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问道:“怎么讲?”

“放了吧!”秦志才一脸谄笑道。

太子先是‘扑哧’一笑,转而面色变得铁青,冷哼道:“不识抬举地东西!”也许是神情转换得太快,他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看上去颇有几分狰狞之色,与惯常的温文尔雅大相径庭。

他万万没有想到,伏在地上秋蝉似瑟瑟发抖的家伙,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驳自己堂堂大秦储君的面子。难道我就这么不值钱了吗?竟然连个小小的裨尉都敢不放在眼里?这个想法让他出离愤怒了,两道浓眉挑起,面上挂上寒霜,冷冷道:“本宫再问你一次,答应还是不答应?”

太子的怒气对秦志才这种下级军官来说还是非常可怕地。他真真的抖成了筛子,心中激烈地斗争一阵,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胆怯,打着冷战、断断续续道:“不…从……”说完秦志才把脑袋深深埋在地上,心中哀嚎道:‘完了完了,老子要被奸了,五爷啊!您老可要快点来呀……’|||||

太子怒极反笑,表情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平静。只有凑近了才能看到笑容下的隐隐铁青。手中地驯逆杖重新挥出,狠狠敲在秦志才的背上,一下就把他拍在了地上。倒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地太子突然山神附体,而是秦志才已经被吓瘫了。

“拖到路中间去,打!”温柔的语调仿佛情人间地呢喃,却让听到的每一个人心尖一颤。

两个东宫侍卫上前,将瘫软如泥的秦志才架起来。拖到路中央。一时没有合用的刑具,便解下腰间镶满铜扣的吞兽腰带,挥舞起来,狠狠地抽在秦志才的背上,只一鞭子就将他背上地衣裳抽裂,露出里面的牛皮比甲。

秦志才没人声的嚎了起来,声音响彻云霄,甚至让远在几条街口外的大宗正也听到了。也把两个行刑的侍卫吓了一跳。险些扔下手中的腰带。两人恼火的瞪他一眼,心中骂道:‘穿着皮甲还叫这么响!’其中一人抽出腰刀,寒光一闪间,便将那皮甲切成了两半,露出里面的单衣来。

腰带更加凶狠地落下,秦志才感觉自己的腰和屁股一下子就被敲碎了。目眦欲裂间,哀号声也被堵在嗓子眼里,只能‘哦哦’的嘶叫着。身子拼命想扭动,却被四个东宫侍卫死死按住,只能随着一下下的抽打不断的弓起落下,很快就晕了过去。

东宫侍卫们知道太子存心要把他当场打死,是以仍不停手,腰带一下接一下的抽下,不一会就将他地内衣敲碎,一缕一缕的嵌在血肉模糊的后背上。难以忍受的疼痛让秦志才晕了又醒过来。醒了又晕过去。

人群中秦志才的老母亲和媳妇早就哭晕过去、孩子们也嚎啕大哭,他的父亲和兄弟一边叫喊着‘饶命’一边拼命想往大街上钻。却被太子卫士兵拦住,丝毫不能寸进。

边上旁观的宗亲们也心有不忍,毕竟挨打的也算他们的亲人,又不敢出声求情,只好低下头来、别过脸去不看场中的惨状。妇人们早抱了吓得哇哇直哭地孩子回家,心道;晚上却要做恶梦了。

秦氏子弟兵们更是怒不可遏,他们疯狂地挣扎着,高声叫喊着、咒骂着,但太子卫军捆人的法子太过阴毒,让他们使不出力气,无法挣脱束缚。好在那些太子卫军念着旧情,只是将他们摁住,竟没有再殴打他们。

看着血肉模糊地秦志才,以及四周人群激动愤怒的挣扎扑腾,听着惊天动地的嚎叫声、怒吼声、甚至是咒骂声。太子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心跳竟比往日要快上几分,面色也微微潮红起来,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他那蛰伏多年的人根竟然奇迹般的重新坚挺起来。

太子顿时陷入了狂喜,若不是多年养成的零号性子,定然要仰天长笑。饶是闷骚到了极致,他也忍不住神采飞扬起来,世人皆知太子好男风,更了解情况的还知道他是受。

“哪个男人愿意受!老子是攻不起来才无奈选择零号的!”太子心中狂叫道,“再也不受了!老子要攻!!”

转瞬间,太子又意识到,自己无后的命运要改写了,一旦有了孩子,无论是男是女,太后和父皇见弃自己的理由便消失了,皇储的宝座也就稳当了。

一时间,太子爷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忍不住呵呵笑道:“做男人还是要热血些的好!”在边上众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中,他一挥手,让行刑的侍卫停下,把秦志才弄醒。

心情大好到快要飞起来的太子爷,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大声问道:“你到底从还是不从?”

秦志才心道,我傻啊?都已经被打成破麻袋片了再降,那不成了没事找抽白挨打了吗。还不如做个烈士呢,想必王爷会厚待家里的。想到这,他艰难地微微摇头,便闭目等死,任太子百般呼唤都不睁眼。

太子见他如此不识抬举,面色一黑,沉声道:“打死算了。”

两个侍卫闻言换一只手,举起皮带又狠狠的抽下,却是打累了想早点收工。

老天爷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呼唤,从街角飞射过来两支弩箭,正中两人喉咙,两人叫都没叫一声顿时彻底收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