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七八章 隆郡王拐人 秦球球跳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他本来就该去上任!你这叫补偿吗,啊?”秦雷吹胡子瞪眼道。

吏部侍郎委屈道:“那王爷说怎么补偿?”

秦雷端起茶杯喝一口,又呸地吐出来,把那茶杯往桌上一搁,粗声骂道:“你这水泡脚正合适!”

侍郎大人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好半天才把这位浑身是刺的王爷安抚住。擦擦一脑门子的汗,心里就一个想法——赶紧把这位大爷打发走。

想到这,侍郎大人拱手道:“那位商书大人有什么要求,只要我们能做到的,就……尽量满足。”

秦雷瞅他一眼,点头道:“他要一百万两的赔偿金。”

侍郎大人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失笑道:“就是把我们都卖了,也不值这个钱啊!”

“那就提拔他当个巡抚、总督什么的吧?”秦雷一脸惋惜道。

侍郎大人艰难笑笑道:“却是没有空缺了。”

秦雷眯眼道:“不对吧!孤好像听说江北总督和山南巡抚,都出缺呢了?”南方民乱,两省官员自然难辞其咎,虽然措施得当、扑灭及时,但事后总要有人负责。最后麴延武和胥耽诚被停了职,算是为各省背上了这个黑锅。

其实本来吏部和刑部议的是革职,但两家使了无数银钱,这才把那个‘革’字换成了‘去’,对二人来说便还有起复的可能。结果也不算太坏。

空下来地职位一直悬而未决,原因却有些滑稽——原本计划的顶替人选乃是李一姜和文铭义,但两人一个死了一个傻了,吓得没有人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封疆大吏一职非同小可,岂是可以长期悬空的?秦雷便积极的为朝廷、或者说是文丞相排忧解难起来。

不过侍郎大人显然有不同的见解,涩声道:“人选已经议定了。”

秦雷微微诧异道:“什么时候定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侍郎小意看了秦雷一眼。恭谨道:“前些天,王爷不在京里。吏部又还没有行文,不知道也是正常地。”

“都是谁呀?”秦雷有些恼火自己谍报的盲区,恰恰是最需要地部分。

侍郎更加恭谨道:“江北总督一职由赵大人担任,”

“哪个赵大人?”秦雷皱眉问道。

“礼部赵尚书。”侍郎低眉顺目道。吏部尚书与江北总督都是正二品,也算是平调了,但文丞相把唯一一个与自己不对盘的尚书撵出中枢,这里面的道道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那山南巡抚呢?”秦雷有些奇怪这侍郎的态度。自己又管不着他,怎么跟小媳妇见了恶婆婆似的。

“由……卑职担任。”侍郎吞吞吐吐地回答道,说完用袖子擦擦额头生出的白毛汗,偷偷看了秦雷一眼,见他面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谁不知道要想去南方做官,就得先拜面前这尊大神,不然非死即傻。那可不是闹着玩地。

秦雷莞尔一笑,明白了这侍郎恭谨态度的由来,微笑道:“还没问你贵姓呢?”

侍郎有些哀怨地想到:‘若不是要去山南当巡抚,怕您老一直都不会问我的名字吧!’面上一副小媳妇见婆婆的表情道:“回王爷的话,卑职姓赵,贱名格言。”

秦雷点头笑道:“格言啊!这名字真不错,谁给你起的?”

“家父。”赵格言轻声答道。

秦雷挠挠头,笑道:“本来孤打算把这吏部衙门砸了的。”赵格言心中抽搐道:什么人呀!

说着拍拍赵格言地桌子道:“不过既然是自己人,那就饶了你们吧!”语毕,便开始在那桌子上四处翻找起来。

赵格言小声问道:“王爷,您找什么?”

“找点空白的吏部文书。”秦雷头也不抬道。

“您找那个作甚?又没有什么用处。”虽然话是这样说,但赵格言还是乖乖的给秦雷拿出一摞蓝色封皮的空白吏部文书。

秦雷大喜道:“快,把这些文书上盖上印,以后你不在这里了,想盖也不成了。”

赵格言嘴角抽动一下。艰难道:“下官就是在这。也不能随便在空白文书上用印啊!”怕秦雷怪罪,还小声解释道:“任免官员的权利都在丞相府。我们吏部也就是个跑腿的。”

秦雷大感扫兴,闷声问道:“全国那么多官员,难道一个小小地知府都要日理万机的丞相大人任命吗?”

赵格言松口气道:“五品以下官员敝部还是可以任免的。”

秦雷笑道:“孤以个人信誉向你保证,只要几个知府的空缺,这总可以吧!”

赵格言叹口气,轻声道:“趁着尚书大人不在,下官还是可以操作的。”说着拱手道:“下官日后山南为官,还请王爷照应则个。”

秦雷笑眯眯点头道:“好说好说。”其实他本来是想大闹一番的,却无奈发现,十二个时辰内接连殴打当朝尚书和东宫太子,造成的影响实在恶劣:所有官员,无论大小,见了自己就腿软舌头短。他又没有唱独角戏的爱好,只能郁郁的压抑住心里的邪火,把力气留着蹂躏那群宗亲。|||||

半个时辰后,秦雷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吏部衙门,送他出来地赵侍郎轻轻活动着右手腕子,暗自苦笑道:“这下子南方是水泼不进了。”

……

处理完吏部的事情,又去看了看仍在昏迷中地公车商书。吩咐管家好生伺候,等他稍好点,便赶紧返回襄阳,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话也是对自己说的,秦雷发现只要在中都,就有无数乱七八糟的事情缠着,让自己喘不动气。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强到让人不敢惹的地步,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增强实力——回到京山营。组建子弟兵,就这么简单。

深秋日短,马车飞驰到丰埠码头时,天色已经有些黯淡了。

见王爷跳下马车,候在码头上的一人赶紧迎上来,竟是许久不见的侯辛。

一见侯辛,秦雷便发出一阵爽朗地大笑道:“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孤以为怎么也得入了冬。”说着上前扶住他的肩膀。上下仔细打量道:“不错不错,虽然黑了点,但要成熟多了。”侯辛眉开眼笑道:“那是因为留了胡子。”秦雷哈哈笑着给了他个熊抱。

待放开后,侯辛一脸激动地给秦雷磕头道:“我的爷啊!可想死小的了。”

秦雷哈哈笑着将他拉起,大声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到了五天了。”侯辛笑道:“惦记着王爷落叶之约,但未曾想到大运河竟然难走的要死,却是耽误了。”

看一眼岸边树上挂着的零星枯叶。秦雷摆手笑道:“只要还有叶子就算,”说着搭起侯辛的肩膀就往里走,边走边问道:“已经在馆陶先生那里报到了吗?”

侯辛点头道:“报到了,不过先生还没给属下安排什么具体地差事,说让我先在政务寺熟悉熟悉。”

秦雷笑道:“然后他就扔下摊子跑路了?这家伙,看来把他憋坏了。”说着拍拍他的肩。温声道:“日后你要多担待点,馆陶先生太累了。”

侯辛使劲点点头,一指小清河,恭声道:“王爷,船已经到了。”秦雷看了看河上停的一溜客船,笑道:“动作挺利索吗。”

侯辛笑道:“王爷的吩咐,小崽子们谁敢怠慢,只是不知调这些客船作什么?”

秦雷指指远处的青龙大街,笑道:“运人。”侯辛顺着秦雷的指引一看,只见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由远处缓缓行来。打头的正是一队黑衣卫。

秦雷离侯辛少远些。沉声道:“把船靠岸吧!”侯辛恭声下去执行。

不一会那支队伍便到了眼前,石勇打马上前。抱拳道:“启禀王爷,三百黑衣卫、一千子弟兵,以及宗正府七千府兵带到。”

秦雷心中哀叹一声,名册上是一万七千五百人,但扣掉五千空额、两千八百老幼病残、两千七百肥胖虚弱,居然只有区区七千勉强算是可以敲打地,实在是……太珍贵了,想到这,隆威郡王殿下暗下决心,绝不让任何人脱落。

好半晌,他才缓过神来,站到箱子上,视线扫过七扭八歪、窃窃私语的宗正府兵,轻咳一声,却被江涛掩盖,没有任何作用。

好在黑衣卫与他心意相通,不会让王爷受窘,三百人齐声大喝道:“嚯!”这才把那七千宗亲镇住,老老实实听王爷讲话。

但秦雷出奇的温柔,笑眯眯道:“大伙一定在猜,宗正大人要把我们送到什么地方去呢,对不对啊?”声音甜得发腻,让众人不寒而栗。

见没有人回答,秦雷也不尴尬,继续微笑道:“孤知道你们自幼土生土长,从没离开过京都,所以准备带你们去参观一下咱们宗正府兵的故居,也算是开开眼,呵呵呵……”笑得像狐狸一般。

众人有些意动,他们确实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心道:‘去看看也不错,不好再回来嘛!’那些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们也放心了,有些婆姨心道,估计没几天就回来了,正好可以偷着做点好吃地。

秦雷是什么人物?立刻感受到众人情绪的变化,呵呵笑道:“你们没坐过船吧?看,这么大的客船,管吃管住,顿顿有肉,这样的日子好不好?”

“好!”“太好了,俺还没吃够牛肉炖粉条呢!”“俺要坐船!”“会不会尿炕啊?”几千人议论纷纷。

秦雷不得不让黑衣卫再‘嚯’一遍。这才能重新扯着嗓子喊道:“但是你们要答应孤一个条件。”

众宗亲心道:对吗,无事献殷勤,定然是有目地的。便听大宗正接着道:“你们要好好训练,可以吗?不答应孤可不带你们去哦!”

众人心道:那先答应呗!反正要训练也是回来以后地事了,先坐船出去玩才是正办,大不了到时候再怠工呗!想到这。便七嘴八舌的答应下来。

|||||

秦雷的面色不易察觉的抽搐一下,挥手大喝道:“上船!”说着在众黑衣卫仰慕的目光中跳下木箱。站在岸边看宗亲们上船。

黑衣卫们心道:王爷真是功力深湛啊!竟然把上万人耍弄地云山雾罩。而秦雷心中想地却是:‘这是我影帝生涯地一大辉煌时刻吧!’

半个多时辰以后,七千多宗亲壮丁终于悉数装船,在亲人们早去早回的嘱咐声中,缓缓驶离了丰埠码头。

船上地气氛好极了,宗亲们唱啊!跳啊!说啊!笑啊!兴奋的不得了。秦雷望着这些从没出过远门、甚至很少有坐过船的家伙们。微微遗憾道:“拐带这种天真儿童,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正在感慨间,却听船尾的黑衣卫大声道:“王爷,水里有个胖子。”秦雷快步走到船尾,往下一看,真的有个球状物体在水里漂着,赶紧命人捞上来看看。

黑衣卫放下小船,下去两个人划到那球状物体边。一人拽住一条比成人大腿还粗的胳膊,想把他捞上来,但使出吃奶地力气,也没有成功。只好让上面放下绳索,将那姑且称之为人的家伙五花大绑起来。

上面的几个黑衣卫吃力的转动绞盘,这才把那人一点点的拉出水面。站在一边观看的秦雷。脚下一歪,奇怪道:“怎么了?”

船上的水手俯身禀报道:“回王爷的话,船歪了。”船老大也从舱底跑出来,先向秦雷告个罪,又让七八个黑衣卫站在船另一侧,这才稳住了平衡。

绞索发出咯吱吱地声音,缓慢的转了上来,那绳索上绑着的人也现出身形来。

“球球?”秦雷惊奇道。一边的石勇微微恼火,垂首道:“属下已经把王爷的话转告给他了,结果这家伙一直跟在队伍后面。方才还想混上船。被弟兄们轰下去后,不知去了哪里。属下还道他回去进食了呢。”说着有些感慨道:“想不到秦俅如此烈性,居然投河自尽了。”

秦雷摇头轻笑道:“投河不假,但不是自尽,是想游到咱们船上来。”说着指了指那个白花花的肉坨子,笑道:“你跳河还要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却还要背个包袱呀?”

石勇仔细一看,还真是这样。这时却听王爷低声道:“要不……再把他放下去?”

石勇面色一滞,轻声道:“难得这孩子如此执着,王爷就给他次机会吧!”

秦雷翻白眼道:“伙食费你出啊?”

石勇望了眼那肉山似地大胖子,心中就是一哆嗦,但话说到这份上,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但愿这家伙食量比不过大象吧!为自己老婆本哀叹的石大人心中祈祷道。

等把那球球打捞上来,却发现这家伙比中午见时,居然还要胖上一圈。秦雷好奇的一脚踏在球球圆滚滚的肚皮上,小喷泉一样的水柱便从他嘴里涌出。再踏一脚,又有一股喷泉涌出,如此反复了十几脚,足足喷出两盆水,这才消停下来,面色也松缓一些。

石勇的嘴巴张得栲栳般大小,心道,这得多大的胃才能盛下啊?

秦雷望一眼面色惨白的石大人,轻声安慰道:“好吧!看在你还没结婚的份上,我替你负担一半吧!”

石勇这才缓口气,擦擦汗道:“再每天管个半饱。”

正在两人愁云惨淡的时候,江风送来临近船上地欢声笑语,让秦雷听着尤为不爽,轻声骂道:“我保证,你们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泪水没有笑脸、只有痛苦没有休闲,只有绝望没有希望……”

听完王爷咬牙切齿地誓言,石勇轻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呢?”

“今夜无人入眠……”阴险的笑容、桀桀地笑声,十足的人贩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