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八零章 石魔鬼训兵 秦雨田谈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待所有人都换上粗布衣裳,天边已现启明星。

借着微曦的晨光,‘石魔鬼’带着众手下一边在人群中穿梭,一边大声道:“你们将被分成十个大队、每个大队又有十个中队、每个中队又有十个小队。所有人都看着你们的四字编号……”众人不由自主低头去看胸前的小牌牌。

石勇在一个有着豆芽身材的瘦高青年面前站定,用鞭梢挑起他胸前的牌牌,看一眼,大声道:“比如说他,九五二七,第一位数九,代表他在第九大队;第二位数五,代表他在九大队的五中队;第三位数二,便是五中队的二小队,明白了吗!”

“那最后一位呢?”‘九五二七’嗫喏问道。

“代表你是二小队的第七个垃圾。”石魔鬼没好气道:“记住,下次提问之前要先说‘报告教官’,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说着把鞭子在空中抽一下,擦着‘九五二七’的鼻梁,发出‘啪的’一声,粗声道:“当得到回答后,要说‘谢谢教官’。听到了没有?”

“哦……”稀稀拉拉的回答。

石魔鬼顿时火冒三丈,粗声骂道:“你们都忘了带裤裆里的玩意吗?回答教官的问话要用尽吃奶的力气,说‘是’或‘不是’!否则……同样会死得很惨!”顿一顿,大声问道:“听明白了没有?”

“有!”所有人脸红脖子粗道。

但也有不服的,干张着嘴不出声。却不想石勇乃是阅人无数地教头。大步走过去,二话不说,瞪一眼吊儿郎当的‘二五二五’,扬手一鞭劈头抽了过去,猝不及防间,‘二五二五’的面门便被抽了一道血印子。

挨了打的‘二五二五’捂着脸暴怒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融亲王……”‘世子’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便被石勇一脚踹倒在地上。后面两个如狼似虎的黑衣卫。便把他从人群中拖出,用一套令他倍感熟悉的手法。将他倒吊在边上的一颗歪脖树上。

石勇地牛眼扫过场中众人,粗声道:“记住,没有允许不许说话、不许走动、不许做任何事情。同样道理,只要是命令,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就是让你们吃屎……当然,不会有这种命令。”

众人这才放下提到嗓子眼里地心,不知不觉间。竟被石勇这番下马威修理的规矩了很多。

感受到这种变化,石勇的表情稍缓,大声道:“现在,你们的中队长就在右侧列队,找到与你们编号前两位相同的,在他面前成纵队站好,限时五十息,超时没有早饭!”

一听这话。被折腾了一夜的众菜鸟,便要往右边奔去。却被石勇一声暴喝阻止住:“站住!你们这群没有规矩的土包子!要等我下达行动命令才能动!记住了没有?”

“是!”这个倒没忘。

“去吧!”石勇挥了挥马鞭,沉声道。

被倒腾傻了地菜鸟们这才试探着迈出一步,没听到石魔鬼咆哮,这才奔了出去。右边的空地上,一百位黑衣卫手持一百面战旗。排成一条长线站立,上面是从‘零零’到‘九九’一百个数字。

足足用了六十息,无头苍蝇似的菜鸟们才各自归巢,找到自己所属的中队。边上的黑衣卫看了石勇一眼,只见他摇摇头,不再追究这些人超时之过,粗声道:“现在你们有一刻钟时间吃饭!跟着你们的中队长走吧!”

八十一个中队长带着各自的中队离去用餐,石勇这才走到岸边,上了一艘乌篷船,船上的黑衣卫向他行个军礼。便侧身让出了舱门。

石勇还个礼。便迈步进了舱。只见舱里已经摆好了一桌还算丰盛地早餐,王爷和皇甫大人、伯赏赛阳。正坐在桌边等他。

见他进来,秦雷笑着拍拍身边的位子,温声道:“过来歇歇吧!嗓子都快喊破了吧?”

石勇赶紧恭敬向王爷行礼,艰难笑笑,嘶声道:“就是不大会笑了。”说着便在秦雷身边的胡凳上坐下半边屁股。

秦雷笑着端过一碗蜂蜜水,放在他面前道:“先润润嗓子。”

皇甫战文微微惊心地望向石勇,只见他感激的接过,仰头喝下,并没有多大的诚惶诚恐,不由在心中暗暗将石勇调高一个等级。

这也是秦雷希望看到地,往常他虽然会命人准备好蜂蜜水,但还不至于给石勇亲自端。两人乃是什么关系?哪用得着如此做作。这番作态完全是给皇甫战文看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石勇在他心中的地位,为将来共事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并不是说皇甫战文有问题,而是秦雷在打预防针。毕竟他是皇甫家的嫡长子,虽然现在有些落难王孙的感觉,但毕竟骨子里还是贵族不是?若不稍微用些手段,难免会轻忽了石勇这些家仆出身的将领,到时候矛盾激化再处理就不好了。|||||

石勇虽然不明就里,但与秦雷心意相通,知道王爷不会做无用功,是以便坦坦荡荡的接受了,却也让皇甫战文从此不敢轻忽。

不说这些弯弯肠子的事情,却说四人吃过早饭,伯赏赛阳终于按捺不住问道:“叔呀!你叫俺来干啥啊?”

“做事。”秦雷一边喝茶,一边微笑道:“总不能让你整天跟着秦霸那傻小子玩泥巴吧?”

伯赏赛阳委屈道:“俺听说他拜布衣先生为师了,想跟着学学嘛!怎么能叫玩泥巴呢?”

秦雷呵呵笑道:“乐先生又要带人规划城池、又要负责施工,一个秦霸就让他够烦地了。你就不要给他添乱。”说着表情正经道:“我问你,将来你是想为将还是为帅?”

伯赏赛阳挠头道:“有什么区别吗?叔让俺干啥就干啥。”

这话听地秦雷心里高兴,微笑道:“你自己觉得呢?不光是现在,还要想想几十年后。”

伯赏赛阳寻思片刻,粗声道:“当将,俺要学老黄忠,七十斩夏侯。”

‘咳咳’舱里众人都被他呛到了。

好半天。秦雷才缓过劲来,心道:这些天入戏太深。竟然遇事开始讲道理了,这样下去可不得了。想到这,也不跟他磨叽,沉声道:“不管你将来干什么,都要老老实实跟着石大人学习,一回京山营我就考你。”

伯赏赛阳瘪嘴道:“俺最不愿意学习和考试了。”还要说,却被秦雷一瞪眼吓了回去。“烤糊了就把你送回你爹那去!”伯赏赛阳一下子麻了爪,哀声道:“俺爹会扒了俺的皮……”

对他可怜兮兮地样子视若无睹,秦雷对石勇吩咐道:“平时就当这小子不存在行了,得了空再指点指点他。”

石勇笑着领命,便带愁眉苦脸的伯赏赛阳出去了。船舱里就剩下皇甫与秦雷两个,两人相视一笑,皇甫战文先开了口:“不知王爷准备给属下安排什么差事?”

秦雷笑道:“这是战文老兄第二次问了。”

皇甫战文不好意思笑道:“没个事作吃闲饭,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秦雷知道他的担心。也不再遮掩,轻声笑道:“不瞒老兄说,留着你是有大用的。”拍拍他的手,接着温声道:“战文老兄将门世子,家学渊源,不是孤王手下那些老粗们能比地。对你这样的大才自然要用在刀刃上。”先给他戴上顶高帽,让他心里轻松一些。

果不其然,皇甫将军也被‘大用’二字感动了,拱手坚定道:“敢不效死力?”

见他面上微微激动,秦雷轻声道:“孤先给你讲讲咱们军队未来地实力构成,你再考虑接手拿一块最合适。”

皇甫战文恭声道:“属下洗耳恭听。”

秦雷从桌上捻起一根筷子,小声道:“陛下给了孤两万五千人的编制,”说着往杯中蘸了蘸,在桌上轻划一道,轻声道:“这其中孤的卫队总计五千人;七千宗族兵、三千子弟兵。一共一万人。再给你的太子卫留着五千人,剩下的五千准备招募精壮。”

皇甫战文点点头。轻声问道:“军官呢?”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像今天这样,把万八千人连哄带骗地往船上送,运出来就是一个个兵胚子。

但关键还要平时有人训,战时有人带,再加上指挥、侦察、辎重等等等等,这才能真正叫一支军队,否则叫乌合之众。

秦雷指了指门外站岗的黑衣卫,轻声道:“这些人是孤王在齐国时就一直栽培地,跟着孤学了不少东西、也经历过不少战阵,最不长进的也足以胜任队率一职了。”

皇甫战文是见识过黑衣卫厉害的,知道他们都是些地地道道的职业军人,对秦雷给他们的定位也十分赞同,但他也有一点忧虑道:“黑衣卫都是好苗子,但他们从没领过军队,经验、分寸之类需要积累的东西怕是有所欠缺。”

说着望一眼秦雷,斟酌道:“若是在老部队,可以以老带新,很快就能克服这些,但咱们却是一支从上到下都是新手的队伍,恕卑职直言……”

秦雷呵呵笑道:“怕是要事倍功半、反成牵绊?”

皇甫战文点头拱手道:“王爷明鉴。”

秦雷颔首笑道:“战文老兄没有一味迎合,孤王很是欣慰啊!”说着有些自豪笑道:“不瞒你说,孤从镇南军拐带过来一个将军、五个校尉、二十个裨尉,以及更多的队率伍什长,大概正好可以弥补经验上的问题。”他不会说这些人是自己花银子买的。

皇甫战文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了秦雷片刻。却也知道这事开不得玩笑,不由心中涩声道:‘本来还想替兄弟们谋些位子,这下看来要泡汤了。’面上还要作出兴奋状:“这真是解了燃眉之急。”仅凭这些军官就足矣撑起整支军队,确实是解决了大问题。|||||

皇甫战文虽然四十不惑,但毕竟久在行伍,论起钩心斗角摸人肚皮,比秦雷差地不是一点半点。那点小心思却瞒不了秦雷。若是以往,秦雷虽然不会当场翻脸。但事后一定会疏远、乃至打发他滚蛋的。

但秦雷现在知道,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黑衣卫一样忠纯。就像太后教导的一样:自己要想壮大,就得海纳百川,什么样地人也得接受,什么样的人都得用,不能仅凭个人好恶定亲疏。

是以他刻意忽略了皇甫战文那一闪即逝的惋惜,温声安慰道:“孤王不会忘了太子卫的弟兄们。”接着真诚笑道:“他们也算是咱俩调教出来地兵嘛!”

见自己那点小心思被王爷看穿,皇甫战文面色涨红,就要跪下请罪,却被秦雷一把拉住,爽朗笑道:“老哥若是不为弟兄们着想,孤才会生气呢。”

皇甫战文这才松口气,轻声道:“那些东西虽然不成器,但也跟了属下好几年。却是不舍的他们流落江湖、为匪为盗。”

秦雷点点头,真心实意赞道:“皇甫老哥确是大将之才,考虑问题着实周全。”说着尖酸道:“却比朝堂上那些混账东西想得通透。”

皇甫战文知道秦雷是说卫军裁撤地事情:扣除了南方两省,全国仍有二十万卫军编制,这其中怎么也得有十万兵丁。这些人游手好闲惯了,指望他们回家种地是不可能了。一旦被裁。吃什么、喝什么?

朝廷到现在没有拿出个安置的法子,实在是把这十万卫军往山里、水里、商道上推啊!一想到大秦也许会多十万土匪、水匪、响马之类的不法分子,两人不由齐齐打个冷战。

秦雷皱眉道:“想把这些人消化掉真的很难,孤王在南方,趁着弥勒教作乱,连杀带关,这才解决了两省卫军,最后为了安置荆州府地四千,还是绞尽了脑汁才办妥,哪怕再多一千都不行。”

皇甫战文也面色凝重地点头道:“若是任由这十万人落了草。我们秦国怕是再也没有一统三分的希望了。”

秦雷一拍脑门,笑道:“说偏了。这种国策问题咱们只能干着急,还是先想法子把兵练好是正办。”说着轻声问道:“孤有一个设想。老兄帮着参详下,看看可行不?”

皇甫战文只好收拾心情,点头道:“王爷请讲。”

“孤想在所有岗位配备双长官。”秦雷语出惊人道。

皇甫战文微微皱眉,轻声问道:“王爷这样做可有什么目地?”

秦雷点点头,沉声道:“孤想让这支军队,随时可以变成两支相仿地战力。”说着小声道:“孤初步匡算过,若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要有一支额外的力量。但不可能再有编制,只好出此下策。”

皇甫战文沉思片刻,轻声道:“俗话说天无二日,王爷这样不怕混乱了吗?”

秦雷笑道:“孤王想采用轮流当值与竞争上岗相结合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说着解释道:“这样给出一个较短的任职期限、短则一月,长则一季。每次都由两人去竞争,胜了的便是下一任的长官,而输了还可以在下一次继续挑战。当然,输到一定程度便会降职,由旁人顶替。”

皇甫战文目瞪口呆半晌,好半天才道:“这法子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方说维持军官的积极性,增强对军官的掌控等等,但还要看实际效果才行。

秦雷呵呵笑道:“孤王有很多设想,希望在这支军队中体现。”说着对皇甫战文道:“而你老兄,在下部队之前,还是先帮着孤把这些设想实际化,变成切实可行地东西吧!”

皇甫战文不是笨人,知道这是王爷引导他进入决策层,只要把这差事办好了,就是统领三军,也是可以期待的嘛!

当然,他不知道杨文宇是谁。也不知道那家伙是秦雷花了多少银子才买来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