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八一章 秦球球终于把军参 隆郡王抚慰众新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两人正说话间,乌篷船突然一晃,桌上的杯盘也跟着一颤,洒出些酒水,把秦雷画在桌上的杠杠湮没了。

秦雷微微恼火地问道:“怎么了?”

外面的黑衣卫赶紧禀报道:“王爷,那球球醒了。”

秦雷一下子没了怒气,扑哧一声笑道:“好家伙,还真压舱。把他叫过来吧!”他跟皇甫战文的正经谈话也告一段了,便笑着将这球球的轶事讲给皇甫听。

伴随着乌篷船有节奏的剧烈晃动,那秦俅出现在了舱门口,光线立刻被他山墙一般的身子挡了个严严实实。

在皇甫战文惊奇的目光中,球球想要进舱与王爷说话,但那仅容一人进出的舱门对他来说太过狭窄。试一下,只能将那圆滚滚的肚子塞进去,胳膊大腿之类的便被卡在了外面。

只好另想办法,猛地一收腹,将那颤巍巍的肚子收回来。退了两步,又侧着身子往里进,这下却是颇有进展,半边身子毫无阻滞的进了舱里。只见他轻呼口气,朝秦雷憨憨笑一下,刚要开口说话,面色却又重新沮丧起来……

秦雷两个把视线重新投向舱门,却见秦俅那肥大的屁股,还有那揣了一袋子面似的大肚子,又被卡在门外了。

外面的黑衣卫被秦俅弄得不耐烦,便上去两个人,一左一右,一个按住他软软的肚皮,另一个按住他富有弹性地屁股。‘一二三……’一使劲,便把那两团软肉塞进了门去。

球球骤得解脱,却有些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摔在秦雷面前,发出极其沉重的‘砰’一声,把桌上的杯盘悉数震倒,就是秦雷和皇甫两人。也要扶着桌子才能保持住坐姿。

秦俅吃力的扬起脸,一双小眼睛可怜兮兮地望向秦雷。嘴巴嗫喏着说不出话。

望着他那滑稽样,秦雷呵呵笑道:“起来吧!不用行此大礼。”

秦俅听了,赶紧伸出手臂,用力撑着想爬起来,但胸部一离开地面,却重新趴下去。球球又起了几下。甚至圆滚滚的肚子也跟着使劲,终于咕噜一声趴坐了起来。

旁观的秦雷和皇甫不禁长舒口气,齐声赞叹道:“可喜可贺。”

秦俅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声道:“参见王爷……”

秦雷笑道:“你叫秦俅吧?”见秦俅的第二第三下巴晃动几下,秦雷又道:“孤来问你,为什么要跳河呀?”

“嗯嗯……俺想当兵。”秦俅轻声道。

“为何想当兵?”皇甫战文好奇问道。

“吃粮。”秦俅伸出一根圆滚滚地手指,费力地低下头,戳戳自己面袋子似的肚子。闷声道:“他们跟俺说,当了兵就可以放开吃。”

秦雷干咳几声,强笑道:“谬传,纯粹谬传,京山营也没有余粮哇。”

秦俅有些失望,耷拉着嘴角寻思半晌。商量道:“俺把俺的军饷也填进去……”说着望望秦雷,又小意道:“管八成饱也行。”却不是很贪心。

秦雷故意板下脸去,粗声道:“孤怎么记得你没通过选拔啊?”

秦俅听了,可怜兮兮地望着秦雷道:“王爷先留下俺吧!俺一定加紧练,俺不要饷银,只要管饭就行。”

秦雷心道:‘你一月得吃掉多少人的饷银啊!’又瞪眼道:“留下你改善伙食吗?”

秦俅瘪着嘴,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用手指捅自个地肚皮。

咋呼一顿,秦雷还是叫来黑衣卫。让他把秦俅带出去。换身衣裳,吃点饭。跟着队伍一同前进。

“最多给他双人份的伙食!”秦雷谨慎地叮嘱道。

黑衣卫带着秦俅从后舱门上了岸,把他领到军需官那里,把秦雷的命令重复一遍,军需官打量一眼秦俅那遮天蔽日的体型,怪声道:“得特制啊!库里没有这么大的号码。”

球球最终也没有领到号服,那些衣裳他十岁时就穿不上了。黑衣卫又从军需官那里要了个号牌,拿到一边去作特殊处理。趁着这空,军需官想把球球的个人信息登记上。

“把你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家庭关系一并报上来。”

秦俅咂咂嘴,轻声道:“俺叫秦俅,同亲王一系地,今年二十,家在延庆大街最粗的老槐树下,家里有俺娘、俺爷爷奶奶、俺妹妹。”

军需官好奇问道:“你家里的男丁呢?”

“十七年前都死了。”秦俅垂下头,看着自己那八个小酒窝,小声道:“俺全家人四口人加起来,吃的都没有俺多,俺爷爷的份钱能养活他们四个,却养活不了俺一个。”

军需官咂咂嘴,没有再问下去。这时那黑衣卫回来,把换了加长链子的牌牌递给秦俅,吩咐道:“从今往后,你地编号就是九五二零,把你的牌子挂在脖子上,不要遗失,它可以比别人的多领到一顿饭呢。”|||||

……

莽莽离原上,有一条长蛇般的队伍,向着西南方向迤逦而行。

这条队伍由两种人组成,骑马的和步行的。骑马的人数要少些,每隔几丈远才有一个,这些人一身黑色戎装、威武气派,一手挽着马缰、一手拎着皮鞭,正虎视眈眈的监视着步行的人。

那些在马下步行的,身穿蓝色粗布号服,脚上穿着布鞋,背上还钉着白色地号码布,这些人数量就多了。排成长长地队伍,一眼望不到头。

这些人满面灰尘、疲惫不堪,脚步却不敢放缓丝毫……若是稍有懈怠,便会招致马上骑士劈头盖脸地一顿鞭子。

……

“九五二七,你还有水吗?”队伍地末端,一个服色与众不同的巨大球状物体小声问道。

‘九五二七’无力地点点头,取下背上的皮囊水壶。递给大胖子,嘶声道:“零号。还有二十里呢,省着点。”

那‘九五二零’、也就是光荣入伍的秦俅,接过水壶晃一晃,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这才举起来,先喝一小口润润喉咙,终又忍不住咕嘟咕嘟喝了一阵。待放下时,那水囊已经完全瘪了。

秦俅不好意思地眯眼笑笑,把水壶还给‘九五二七’,轻声解释道:“太渴了。”

‘九五二七’轻笑一声,小声道:“少说两句吧!留着力气赶路,不然又没有晚餐吃了。”

秦俅闻言面色一变,戳戳肚皮道:“瘦了。”说完乖乖闭上嘴。吃力的迈开步子,跟上了队伍。

望着他山墙般地背影,‘九五二七’无奈的笑笑,将水囊重新背到背上,一边迈开步子向前走,一边心道:‘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吧?什么时候能走到京山营啊!’轻叹一声。他不由回想起三天来的一幕幕……

那天早饭后,黑衣卫们便驱赶着他们离开了艾家渡,说是要步行赶往京山营。他虽然没去过那,但大概方位还是知道的,应该不会超过一百里地吧!‘九五二七’本名秦顼,从小就没迷过路,如果这也算特长的话。

行了大概十几里地,日头挂中天的时候,队伍已经开始显露疲态了,越走越慢。若不是教官告诉大家‘五里地以外有备好的午餐。’怕是有人都走不下这一段。

中队长让他们按小队行军,也按小队计算奖惩。只要有一个掉队地。全队都没有饭吃。所以每个小队七八个人互相扶持拉扯,好歹没有掉队的。

到了营地,果然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除了早餐吃的那种香喷喷的糊糊,甚至每人还分到两个卤蛋,一小块熏肉,以及三个白面饼,这让劳顿了一上午的众新丁心中怨气稍减。以小队为单位,围成一圈坐在地上大吃起来。

当然秦顼这一队会比别人多领到一份,因为一个被王爷特许双份伙食的超级胖子,被塞到了他们队里。

大伙都算是亲戚,虽然不愿意被他拖累,却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他们也没胆量向中队长抗议。好在一上午行军下来,这胖子虽然走得吃力,却也勉强能跟上,让大伙长舒一口气。

正吃中饭的时候,那位王爷出现了,笑眯眯地端着饭盆坐在众人身边,温和道:“大伙习惯不习惯啊?”

秦顼发誓,那一刻,他甚至有种撕了这笑面虎的欲望。别人的心情也差不多,但他们都不敢吱声,只能低头闷声吃饭,把怨气发泄在那块坚韧的熏肉上,味道可真香啊……

秦雷呵呵一笑道:“大伙不说话,莫非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讨论讨论嘛!”见众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雷笑道:“言者无罪,可以了吗?”

这才有人躲在人群中小声道:“王爷为什么骗我们?”“就是,说是旅行,却把我们好一个折腾。”

听着周围嗡嗡的质疑声,秦雷也不恼,清声道:“孤王说让你们坐船,做到了么?孤王说顿顿有肉,做到了么?孤王说带你们去京山营,这不正在路上么?”

众人心中憋屈道:‘做是做到了,可除了饭菜,其余地都注了水。’

见众人哑口无言,秦雷略略提高嗓门,笑道:“可你们也答应孤会好好训练,孤这才让石大人操练你们的。”

众人仔细一想,确实有这么回事,但他们都以为是回京以后再训练,所以随口答应下来,却没人当回事。此时被王爷提出来,众人一下子傻了眼。

秦雷也不逼迫的太过,放下手中地饭盘。起身温声道:“孤知道你们在怨我给你们磨难、让你们遭罪,但你们想过没有……”顿一顿,威棱的视线扫过场中,沉声道:“你们是咱们秦家几乎所有的壮丁,也是咱们天下第一家的脊梁、气血、魂魄!”

众人静静地听王爷继续道:“你们挺直了,我们秦家的脊梁才不会弯屈;你们强劲了,我们秦家的气血才不会亏虚;你们精神了。我们秦家的魂魄才会经久不息。”|||||

听到王爷如是说,人们心里都微微激动起来。却不想秦雷话锋一转,尖锐道:“可是你们自己想想,你们成了什么样子?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整日里除了打马吊、摆龙门、斗蛐蛐、逛窑子,你们还干什么来着?”

众新丁地傲气早被石勇一顿收拾给削平了,也能听进人话去了,闻言都低下头。再也没人能咽下口中地食物。秦雷冷哼一声道:“若是太平光景,这样还好说些。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一直庇护你们、喂养你们地大秦皇室面临着从未有过地危局,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到时候你们指着什么养活妻儿老小、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打牌斗狗?”

见众人面色渐渐凝重起来,秦雷把语气放缓,温声道:“孤王坚信,你们是我们秦氏的希望,你们应该像你们的先辈那样,提三尺青锋、斩魑魅魍魉。为我秦氏守一片朗朗青天,也让你们的名字刻上丰碑、让你们自己的妻儿得到封荫……”

听着秦雷低沉声音,众新丁感觉胸中有些块垒正在松动,一丝丝力量从那缝隙中渗出,让他们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若你们真是一滩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孤王绝不为难你们。但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有着天下最高贵的血脉,你们的曾祖辈曾经是天下第一的强军。到现在,列强仍然会对他们的名字肃然起敬。”

见众人眼神中的迷茫和愤懑逐渐被热情所取代,秦雷也不多言,大声道:“要相信自己,你们只要能按照石教官的要求坚持下来,也会达到你们曾祖地高度!”

激励效果非常明显,当天下午,队伍又走了二十多里,晚上便宿在一个流着小溪的山谷中。

闻着远处大锅里飘着的鱼汤香气。疲累欲死的众新丁长舒口气。便在中队长的带领下,去河边打水回来。好烧开了泡脚。

刚把水罐放下,想要找些木柴过来烧水,却听到一声尖锐的哨响,茫然地望向人群中的队长,只见听他们道:“快快起身,谷前集合,六十息后晚点名。”

众人哀叹一声,却还是乖乖爬起来,跟着队长前去集合,毕竟谁也不想让一顿丰盛的晚餐和期盼依旧的晚间休息泡汤。

没多久,几千人的队伍便面向谷上大石集合起来。

“五十九息,你们这些垃圾。”石魔鬼的声音如愿响起,依旧是那么富有穿透力:“从早上到现在,接近六个时辰,你们才走了五十里,比乌龟还要缓慢,果然不负你们垃圾的美名。”

众人心中那个气啊!都一脸不服地望向石魔鬼,却听他悠悠道:“不过你们能坚持下来,没有一个掉队的,却让本官很是意外啊!”说着用马鞭敲敲手中的头盔,眯眼道:“为了表彰你们萝卜丝一般地成绩,或许我该换个称呼……团结地垃圾。”

听到这个依旧具有侮辱性的词语,众人心里居然好过了许多,仿佛能听到石魔鬼语气上地一点点松动,便相当可喜了。

“但明天不会这么好过了,明天的行军距离是六十里,且必须在规定时间完成,若是迟到,将没有晚饭吃;若是坚持不下来,将会被送回这里,重新走过,当然,同样没有晚饭吃。”

“现在滚去喝你们的鱼汤……各中队长带回!”说完,石勇便转身下了大石,直到离了众人的视线,才轻声对军需官道:“睡袋到了么?”

军需官小声禀报道:“数量太大了,农场做不过来,只送过来四千个,其余的怕是要再过几天。”顿一顿,轻声道:“让他们先用军毯代替吧!好在还没到天寒地冻的时候。”

石勇皱一下眉头,沉声道:“已经开始下霜了,一床薄毯管什么用?”想一想,小声道:“我去请示王爷,把卫队的睡袋让给那些新丁。”

军需官失声道:“那咱们怎么办?”

“卫队都有战马,盖着毯子偎在马腹上,还是抗得住的。”石勇轻声道:“就当是训练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