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八五章 艾家渡石勇接将军 京山营新丁终到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与车胤国的一席谈话,让杨文宇感受到了隆威郡王的诚意,原本的抵触情绪自然烟消云散,带领原镇南军军官团准备在艾家渡上岸。

与车胤国在船舱内简单的告别,一袭儒衫的杨文宇便到了甲板上,在那里,几十名便装的军官正在等候他们将军的到来。见杨文宇出现,众人不由自主站直了身子,想要行个军礼。

杨文宇微笑着摆摆手,轻声道:“不必了,现在大伙暂时赋闲,没有将军校尉之分。”周围的军官笑笑,也就放下了手臂。

杨文宇笑笑,对一个满面风霜的老军问道:“老张,还有多久到艾家渡?”

那老张笔直着身子,精气神完足,恭声答道:“禀告大人,从图上看还有三里,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杨文宇点点头,又对边上一个面色白净的后生问道:“千钧,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被叫做千钧的小伙子看起来有些腼腆,摸了摸身后的包袱,轻声答道:“回禀大人,俺就几件换洗的以上,都准备好了。”

杨文宇轻笑道:“你那个大刺猬头呢?”

千钧听了,面色一红,小声道:“忘拿了。”说完赶紧跑到甲板下的库房,把一个头上蒙着皮套子的长兵刃扛了上来,轻声对杨文宇道:“这下真齐了。”

四周一阵善意的哄笑,那老张也笑着拍拍千钧地胳膊。轻笑道:“楚大人有点紧张了?”

那楚大人千钧,也就是榴莲将军楚千钧,听了老张如是说,赶紧小声道:“四狗叔别叫俺大人,叫俺千钧就行了。”

那老张四狗叔,也就是大秦第一位士官长张四狗,摇头轻笑道:“上下尊卑、军中之道。咱们私交再好也不能犯了。不然会让王爷生气的。”

楚千钧不温不火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怪异表情,瘪瘪嘴。刚想说话,却听杨将军轻咳一声,赶紧住嘴,与众人一道望向杨文宇。

视线唤过众人,杨文宇沉声道:“诸位记住了,下了船,就是一段新的旅程。我就提醒一句。据说这边的升迁多看考评,涵盖日常行伍的方方面面。大伙最好打起精神来,给京山营地留下个好印象。不然日后考评,先入为主之下,咱们得不到什么好结果。”顿了顿,轻声道:“各位的前程命运,皆看你们自己地表现,现在列队准备下船吧!”自有副手在另一艘船上传达他的意思。

船近艾家渡时。正是清晨薄雾将消的光景。杨文宇远远地便看见码头上停着一溜马车,四周还有许许多多的骑士在巡逻警戒。待靠近些,便看到一水漆黑色四轮双驾马车前,整齐的站着一队队黑色戎装的军士。这些军士今日全着了盛装,盔上盯着火红的璎珞,肩披着猩红地呢子披风。腰挎描金刀鞘、大红刀穗的唐刀,脚踩油光铮亮的皮靴,端的是威武气派,雄壮不凡。

队伍的最前端,是几名衣甲鲜明的将领,这些将领胸挂金黄色的璎穗,帽穗刀穗也同样是金黄色的,显示着他们与兵士地区别。

船上的众人第一次见到如此帅气阳刚的军装,心中不由大感羡慕,大为向往。

此时船已近岸。双方近得可以相互看清眉眼。只听岸上一个威武的军官大喝一声道:“预备!”说着嘡啷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刀。沿码头站成一列的兵士们跟着齐刷刷地抽刀。紧接着拖刀、立刀、撇刀,几个动作连贯有力,令观者无不热血澎湃。这时,那军官又大喝一声道:“敬礼!”上百军士齐齐将战刀刀刃指天,横与胸前,向船上行了庄重的举刀礼。

船上的镇南军官无不感觉目眩神迷,心跳加速,一时间竟忘了还礼。杨文宇轻咳一声,走神的军官们赶紧绷直了身子,齐齐右手回握于胸前,郑重的还个军礼。

岸上的军官这大喝一声:“礼毕!”一阵整齐的咔嚓声,百多把战刀钩翘还鞘。

此时船已停稳,水手放下船板,杨文宇便带着手下昂首阔步走下来,虽然他本想走儒将路线,但被岸上的仪仗一激灵,心脏突突直跳,感觉自己的体温竟比平时高了不少,动作也重新孔武有力起来。

两条船上的军官下来,无需号令,便在岸边整齐地列队。杨文宇满意地望他们一眼,便大步迎向朝自己走来的三个军官。

来迎接他地三人却是旧识,领头的是石勇,左边是许田、右边是伯赏赛阳。这三人,包括石勇,当日都算是他的下级,是以抢先向他行军礼。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杨文宇哪敢托大,赶紧还礼。

相互见礼后,几人相视而笑,石勇拱手道:“杨大人,王爷因有要务在身,不能亲来,特地让卑职转达歉意。”

杨文宇拱手道:“王爷摆出此等阵势,已是折杀末将,岂敢再劳动王爷玉趾。”|||||

石勇微笑道:“杨大人过谦了,自返京后,王爷时常提及大人,若非确有要务,定会亲自前来的。”又寒暄了几句,石勇这才一伸手,恭声道:“大人请上车。”

杨文宇微笑谢过,便在石勇的陪同下,上了当中一辆马车。

待车门关闭,一直侍立在一边的许田才对各位军官拱手道:“请各位大人上车。”便有几十个礼兵引导着那些军官,四人一辆马车,乘坐上去。

本来引导这事用不着伯赏赛阳,但他见到站在队尾那个白衣青年,心里便吃了山羊肉般的直冒膻气。便拉住要过去地礼兵,亲自上前当起了引导。

……

楚千钧从地上拾起大棒子,跟着引路的那个年青军官往车队末尾走去,只见那军官一边一本正经地走着,一边斜着眼看他一会,楚千钧正被看得不自在,就听那军官小声哼道:“你怎么也来了?”

楚千钧一脸茫然地望向那军官。咽口吐沫道:“你是谁?”

伯赏赛阳闻言脚下一软,又正好绊在一块石头上。啪叽一声,摔了个狗吃啥。一边的张四狗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殷勤地拍打着他崭新军服上的尘土,嘴上还要轻声解释道:“小公子莫要与他一般见识,”说着小声爆料道:“自从被王爷教训过,楚校尉变得越发憨实了。”

‘呸呸’,伯赏赛阳把吃进口中的泥沙吐出。暗叫一声晦气,朝楚千钧瞪眼小声道:“小子,等你们安顿下来之后,我要揍你。”

楚千钧突然伸手往伯赏赛阳肩膀上拍去,伯赏赛阳心道:‘这就像动手啊?方才是小失误,这次看你能奈我何?’想到这,暗暗运气,便扎起了马步。双腿像生了根一般杵在地上。

哪知料想中地大力拍打并没有出现,伯赏赛阳只感觉肩膀上仿佛一阵秋风吹过,便听楚千钧认真道:“有片叶子落你肩上,我给你摘去了。”说完便收回手,径直上了边上的马车。

望着从眼前晃晃悠悠飘落地枯叶,伯赏校尉觉得。心真的很凉,冬天似乎真的来了。

好在除了伯赏赛阳之外,这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车队在黑甲骑兵的簇拥下,缓缓的驶离了艾家渡。

刚走出没有一刻钟,杨文宇便听到车厢外面又大队步军行进的声音,微微诧异地向石勇问道:“难道还有别的护送队伍?”

石勇微笑解释道:“只是些野外拉练的新兵蛋子罢了。”

杨文宇倒被他勾起了兴趣,将车窗拉开一道缝隙,凝神往外看去,只见在黑甲骑兵的警戒线以外。有一支身穿蓝色号服。灰头土脸、神色疲惫的队伍在不缓不疾向前行进,这支队伍一眼望不到边。看起来人数约摸在一万左右。

视线扫过这支队伍,杨文宇便把窗缝关上,转头对石勇轻声问道:“那些人背上的四位数字是何用意?”

石勇微笑道:“编号尔,为了方便管理罢了。”说着便把四位数字的含义讲给杨文宇。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杨文宇一品咂,便感觉出一些异样,沉声问道:“莫非王爷想把新军也如此编制?”

石勇惊讶地望了杨文宇一眼,轻声问道:“大人何出此言?”

杨文宇见石勇这番作态,便知自己所料不差,小声答道:“新兵阶段是习惯军旅编制章程地最佳时期。过了这段,要想再改就麻烦了,即使改过来也会有些拧巴。”说着朝西方拱手下,沉声道:“王爷天纵之才,又对兵事极为谙熟,是以在下方有此一问。”

石勇点头笑道:“大人英明,确实如此,王爷打算用着这种十队编制,不过具体章程还要等着诸位大人都到了,再细细研磨着定下来。”

杨文宇笑问道:“不知是哪几位大人?”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石勇轻声答道:“王爷初步打算成立一个统帅部,亲任统帅,另有七人组成统帅咨议会,直接向统帅负责。具体的职权还待商榷,但一段时间内,这七人便会是我王府一脉的方面统领了。”

杨文宇点点头,心道:‘他这样说,那九成有我一份了。’也不急着问询,听石勇接着道:“具体的人选自由王爷乾刚独断,但杨大人您是少不了的。”

杨文宇恍然明白这是石勇在‘代主上言’,顿时知道这员将领在秦雷心中的地位,不由坐直了身子,拱手轻声问道:“请问石大人,能否透露下王爷对在下地安排则个?”

石勇坐直身子,肃声道:“王爷临行前让卑职问问大人。您是想独率三军,还是与人竞争呢?”

杨文宇轻声道:“请大人代问王爷,不知何为与人竞争?”

石勇沉声道:“王爷有言,与人竞争便是:‘您与皇甫大人相互较技,胜者为新军统领,负者为其副手,任期一季。欸一季过后。双方再行比过,胜者为下季的统领。’”又轻声解释道:“这并不是针对统领一职。而是从上到下,皆都如此。”|||||

杨文宇凝眉道:“如此一来,将领地权威恐难维系。”

石勇微笑道:“大人,您再结合着统帅咨议会想想,王爷说杨大人不必过早答复,等见面后自会与您详谈。”说着笑道:“王爷还说:杨大人只管参详着,无论您选择哪一种。他都会尊重的。”

杨文宇点点头,轻声谢过王爷,便闭目沉思起来。哪个将领都希望在自己部下面前说一不二,王爷此举无疑大大削弱了这种威信。当然好处也很多,会给将领危机感、进取心、不宜滋生贪腐……

突然一道闪电在他心中划过,杨文宇暗自狂呼道:‘最重要的是,军队不会成为将领的私兵,也就不会产生今日大秦军队之怪现象。’单冲这一点。他就要跟隆威郡王好好谈谈,若真能说服自己,就是去竞争又有何妨呢?

一切等见了王爷再说吧!打定主意,杨文宇便停下了心念电转,与石勇拣些别的事情说起来。

马车行了整整一天,连中午晚上两顿饭都是在车上用的。连拉车的马匹都换过一次,终于在子夜时分到了京山脚下。

忍受着山路地颠簸,杨文宇揉着发酸地腰背,把头探出窗外,想呼吸些新鲜空气,振奋下精神,却极为意外地发现,那支被石勇称为‘新兵蛋子’的队伍,居然仍旧不疾不徐地坠在车队后面。

杨文宇不由愣住了,虽然因为路况不好。马车速度不快。但八个时辰下来,行进了一百里地还是有的。这支号称‘新兵蛋子’的队伍。居然能一直跟上马车,怎能不他刮目相看。

好半天,杨文宇才回头望向石勇,满脸不可思议道:“这到底是些什么人?”

石勇呵呵一笑,恭声道:“他们是大人将来的部下。”看来对于那群家伙的潜力,他是非常满意地。

……

当然,外面像狗一样喘息的秦顼他们,是不会感到满意的。本来说黄昏即到,之后会有三天假期,是以他们都不留余力的撒腿疾行。若不是有前些天的磨练打底,他们怕是非要早早的累趴下不可。

饶是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在天黑前见到京山的影子,问队长,队长直说:“快到了,加把劲!”“加把劲,快到了!”就这样举着火把硬生生又行了几个时辰,才听到队首传来地阵阵欢呼声,秦顼惨笑一声,回头望了望咬牙跟着的秦球球,轻声道:“快到了,加把劲……”

经过这些天的折腾,秦俅已经明显见瘦,下巴的数量似乎屈指可数了,朝秦顼艰难笑笑,扶着自己腰间的赘肉,继续咬牙前行。

终于在转过一道山梁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秦顼只见对面的空地上,无数火把熊熊燃烧着,将夜空照耀地白昼一般。前面的队伍已经在空地中停下,队长们把疲累欲死的兵士从地上拽起来,大骂道:“怎么跟你们说的?剧烈运动之后不能马上躺下坐下,否则会出人命的!”

等秦顼他们到了空地中,在中队长的带领下列队时,只听到轰隆一声,众人赶紧回头一看,却是秦球球已经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

医官赶紧上前救治,试一试脉搏、翻一翻眼睑,刚要进一步检查,却听那秦俅喃喃道:“好大的酱肘子啊……”说完便鼾声如雷的睡了过去,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不知什么时候,石魔鬼站在了场中高台之上,众兵丁不由自主的停止了身子,生怕再遭到石魔鬼的呵斥。

那知石勇竟是一反常态地满面笑容,让台下地士兵不寒而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