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九一章 很嫩很单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待秦雷气顺了,老三也差不多暖和过来,兄弟俩加上乐布衣,三人围坐在炕头上说话。

秦卫将一个大托盘端过来,再把托盘里的大碗蒸鸡蛋糕、烙油饼、卤牛肉、炸丸子、腌萝卜干,还有三万热腾腾的栗子面粥搁到桌上,轻声道:“请二位王爷用早餐。”

秦雷见秦霖一副恹恹的样子,朗声笑道:“天寒地冻的,在咱们山野兵营里,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这还是厨房精心准备的呢,将就着吃点吧!”

秦霖点点头,用筷子挑根萝卜丝,送入嘴中细细咀嚼,苦笑道:“现在你就是给我龙肝凤髓吃,我也照样食不下咽。”

秦雷哈哈笑道:“先敞开肚皮大口吃,船到桥头自然直,莫要自找不痛快。”说着拿起一个油饼递给乐布衣,自个也拿了个大口的吃起来。

秦霖苦笑着点点头,勉强喝了半碗粥,吃了一块鸡蛋糕子,便再也用不下去了。见两人犹在饕餮,不好说些扫兴的事,便捡着些轻松地问了:“记着二年前来时,这里还是一片破房子,怎么转眼就成了一气的白墙砖瓦房了?”

秦雷笑道:“说话是九月底的事了,那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山村,刚被破虏军糟蹋了,残垣断壁的没法插足。干脆一把火烧了,清平了重建。”说着喝口热粥,继续道:“眼看就要越冬了,还不得加点干啊!一万多民夫。发双份工钱,不到俩月,就建成这几十栋营房。”

秦霖羡慕道:“还是兄弟本事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像哥哥我,束手束脚不说,连吃饭的差事都要保不住了。”没两句又绕到那事上去了。可见他心中怨念之深。

秦雷也有些饱了,把碗里最后一点稀粥喝光。擦擦嘴道:“内侍省不能丢,这个位子与内府不同,必须把住了。”内府不过只能产生数不清银钱珍玩,内侍省却可以渗透到京中达官贵人地书房睡房中,这就是差别。

听了秦雷这话,秦霖心里顿时一松,只要秦雷能帮他保住内侍省。别的什么也不怕,难不能大理寺敢对一位郡王用刑不成?相由心生,心情好些了,他青紫的脸色也渐渐淡了。

只听秦雷对刚刚用完饭的乐布衣道:“先生,这事得好生捋捋,摸出个丁卯来,否则咱们就一直这么吃瘪。”

乐布衣用洁白的布巾擦下嘴,轻声道:“现在看来。太子爷九成已经与文家达成某种协议了。”

秦霖皱眉问道:“文家信奉‘二妇之间难为姑’,向来不与其他势力靠得太近,他们这次怎么会与老二钻进一个被窝呢?”

乐布衣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微笑道:“三爷不能用老眼光看人,文家确实因为当年太后一句话,抱着不结盟的政策十几年。但现在情况变了,再这样下去,文家就要成为第一个覆灭的集团了。”

秦雷笑着点头道:“文家想要做个两面不得罪地小姑子,前提是两个嫂子之间虽然有矛盾,但还没彻底撕破面皮。都怕她倒向对方,相互顾忌着,才让她如鱼得水。”

秦霖也不是笨人,轻轻拊掌道:“但两个嫂嫂心里对这小姑子必是愤懑的,一旦哪个笃定成了王,翻手就会收拾这不听话地小姑子。”

乐布衣颔首道:“不错。李一姜一死。李家与皇家的矛盾便不可调和了,又加上五爷一贯的宁折不弯。双方早晚必定分出个高下。所以文彦博急了,因为不管哪一家最终获胜,他文家都将成为历史。”

秦霖惊讶道:“不会吧!文家门生故吏满天下,举朝大员八成出自文彦博的门下……”说完自己也乐了:“谁能容忍这种情况啊!”

秦雷摩挲着下巴,轻声道:“所以文家要靠上一家了,那为什么要选择太子呢?父皇和李浑明显比太子强多了。”

乐布衣捻须道:“须知雪中送炭要比锦上添花强上百倍,李家和陛下明面上旗鼓相当,但暗地里都掖着底牌呢,虽然说不上胜券在握,却也用不着丞相大人带着些尚书侍郎,在边上摇旗呐喊。”说着轻轻锤下桌面,笑道:“胜者为王,没有别的法子,这就是乱世的好处。”他指的是秦雷不得文官欢心地事情。

“孤就是个‘只愿直中取,不可曲中求’的性子,若让我改,还不如让我上吊来的轻松。”秦雷会意笑道:“若是太平年景,孤就干脆做个逍遥王爷得了。”

这话题无法深入下去,拐个弯便回了主题,乐布衣一边用手搓动块和田玉,一边轻声道:“所以文彦博要找一个第三方势力,”说着朝秦雷看一眼,轻笑道:“若不是王爷接连把丞相大人的三个儿子一个弟弟收拾的卧床不起,其实您才是最佳人选。”文铭义脑壳坏掉了,文铭礼被秦雷踹断了肋骨,文铭仁被黑衣卫殴打至浑身三十余处骨折骨裂,文彦韬自从被捞上来之后,便一直高烧不退,胡话连篇……|||||

秦雷咳嗽一声,干笑道:“文铭义还是可以下床的。”

秦霖失声笑道:“文丞相倒是宁愿他下不了床,这疯人的疯病越来越厉害了,整天戴着朵红花满城乱窜,却把文丞相的颜面丧尽了。”

秦雷把这事只当个笑话听,也没往心里去,沉声道:“文彦博可没有傻,他既然敢跟太子结盟,就说明他对老二有足够地信心,这又是从何而来?依附皇家的军队可都是效忠于父皇的。”后半句他没说,但两人都知道:‘就凭太子那点实力。也想跟两大巨头叫板?’

乐向古把那鸡蛋大的玉石收回怀中,轻声道:“不管怎样,太子爷都是一国储君,只要不失徳,他就会继承大统。陛下终究会老地,权利终究会放下来的。等太子爷媳妇熬成婆地时候,不就有实力与任何人抗衡了么?”

秦霖眉毛一挑。哼道:“好事都让老二占去了。”

秦雷喃喃道:“先生这样说,孤心里就清晰了。文家会保着太子登基。以换取未来的平安荣华。”又深吸口气,幽幽道:“所以他们将挖空心思把老二扶上去。”

乐布衣点点头,沉声道:“而把太子爷的兄弟都打压下去,无疑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秦霖叹口气,轻声道:“这样看来,当初文彦博把老四搞得身败名裂,便不单单是为了报复!应该是那时就存了此等心思。”

秦雷从炕上下来。背手踱着步子道:“看来我们俩还是嫩了,这次若没有乐先生点醒,怕是还以为文家单纯是要报仇呢。”

秦霖看一眼老神在在的乐布衣,心中忍不住泛酸道:‘我咋就没有这么好地门客呢?否则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但他也知道覆水难收,转眼收拾起心情,笑道:“就是,比起那些老家伙,咱们还是太单纯了。”

乐布衣看着这两个自称‘很嫩很单纯’的兄弟。心中呻吟道:‘乌鸦不如墨汁黑,就说自己白啊?’

两兄弟感慨一下,秦雷这才问道:“现在思路理清了,你可以说说具体怎么回事了。”

秦霖轻声道:“本来他们查你地案子,是查不到我的,但也不知我府上哪个王八羔子。知道我给你送过一大笔银子。”怕秦雷贵人忘事,小声提醒道:“就是让你救老四的银子。连二百三十万两这个数目都让都察院知道了,我还能有个好?大理寺便要请我去解释这二百三十万两地出处去向。”

说了半天话,他终于饿了,端起那半碗栗子粥,尝了尝,却有些凉了。秦雷唤进秦卫来给三爷端上碗热地,秦霖放下碗,愁眉苦脸道:“二百三十万两,若是正常讲。我不吃不喝一百五十年才能攒出来。你说这怎么解释?只好来你这躲着了。”

秦雷淡淡道:“想必召我回京自辩的圣旨已经在路上了,不知三堂会审地进展如何?”

秦霖斟酌道:“别地都是诬告。刑部大理寺也没有细查。主要是几桩命案,一个是年前陶朱街被杀的天策军,二个是去年书香阁的那俩宫女,三个是东宫的太子洗马屈管,这些人的家里都告到京都府了。”

秦雷狞笑一声道:“那又怎样,谁能把我怎么样?”

秦霖苦笑道:“可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啊!”

乐布衣突然幽幽问道:“陛下怎么看这件事?”

秦雷听见乐布衣提起昭武帝时,声音有些怪异。默默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只听秦霖小声道:“父皇向来支使不动这些衙门,人家也不在意他老人家的态度,”说着用更轻的声音道:“我看他们有心让父皇做唐睿宗……”

秦雷有些迷茫地望向乐布衣,乐布衣知道这位爷出现了知识空白,装作没看见道:“三让天下地唐睿宗?只是陛下有那么善让吗?”

秦雷这才恍然,轻咳一声道:“绝不可能,陛下清心寡欲、一生隐忍,唯一的兴趣就是重塑皇权,若是谁想分了他的权去,怕是要被陛下活活撕了的。”

说到这,突然‘啊呀’一声道:“紫宸殿!”头上立刻汗如浆下,语带惶急道:“那个炼丹道士!可是太子举荐的!”

秦霖刚接过秦卫送上的栗子粥,面色顿时白如贡纸,‘啪’得一声便把那碗掉到了地上,金黄色地米汤撒了一地,惊惶道:“莫非老二想弑君?”

乐布衣面上阴晴不定半晌,沉声道:“殿下稍安勿躁,至少他们不会伤及陛下性命的。”也不卖关子,紧接着解释道:“现在御林军还在沈家手里、神武军还在徐家手里,虎贲军在皇甫家手里。城防在赵承嗣手里,皇城在沈潍手里,禁宫在卓太监手里,太子卫群龙无首,铁甲军尚未归附,现在太子想要变天的话……绝不会成功!”

一连串掷地有声地分析,马上让秦霖心头惊惧大减。长舒口气,瘫坐在炕头上。|||||

秦雷表情依旧严峻无比。冷声道:“道士不是那样用的,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要锁拿三哥的时候,父皇已经被迷了心窍。”说着对乐布衣道:“我必须立刻进京。”

秦霖连忙劝阻道:“若真是这样,现在京都对你可是龙潭虎穴,弄不好就出不来了。”

秦雷眉毛一挑,朗声笑道:“你且在这住下。看我把京都闹他个天翻地覆!”说着便大叫道:“秦卫,集结……”

“王爷且慢……”只听乐布衣悠悠道:“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您忘了这京城里还有一家呢。”

秦雷挥手把闻言冲进来的秦卫轰出去,摩挲着下巴道:“太尉府?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

中都、大将军街、太尉府、议事大厅中。

“你是说皇帝把御林军也交给太子了?”坐在主位上的李浑翁声道。

“千真万确,今天早上御林军的公羊校尉亲口说的。”敬陪末座地李四亥沉声道。这小子明显清减不少,看上去倒也更精神了。

李浑揪了揪钢针似地胡须,向左边上首坐着地一个葛衣文士道:“阴先生怎么看?”

那阴先生看上去约摸四十岁左右,身材瘦削。长脸浓眉,狼目鹰鼻,薄唇黑须。尤其是那双眼睛,闪烁间寒光四射,即使对面坐地李清也不敢与之对视。

沉吟片刻,阴先生嘶声道:“东主容禀。这是皇室内乱之兆。”声音如挂擦铁片一般难听,说出的话来更是惊心动魄。

李浑哈哈笑道:“这话我爱听,先生给老夫解释解释。”

阴先生伸出树枝般细长的手指,轻轻捻着下颌那长而稀疏的胡须,沙哑道:“原观昭武皇帝所为,虽然委琐卑鄙,却仍属目的明确,有条有理。观他排斥皇长子,架起皇二子,扶植皇五子。每一步都为了他秦家能更有把握。”

坐在李清下首的李二合撇嘴道:“就那个秦雨田?烂泥扶不上墙才是真地。”

阴先生目光流转。夜枭般盯着李二合,把他看的浑身发瘆才咯咯笑道:“二公子不要意气用事。秦雨田有勇有谋又胸襟宽广,待人宽厚又御下极严,性烈如火又狡猾如狐,乃是秦家百年不遇的中兴之才,不是阴某不留情面,大秦朝除了太尉这辈人之外,没有一人能胜过此人。”

李二合又撇撇嘴,抗声道:“有那么厉害吗?”

阴先生桀桀一笑道:“若非如此,文庄老太后怎会把所有筹码都压在他身上?要知道,原本那老婆娘属意的可是老二。”

李二合挺着脖子还要犟,被他爹冷哼一声,吓得缩缩脖子把话憋了回去。

李浑叹口气,郁闷道:“当初若是听先生的,早些把李恪俭那个怂包撤了,换上个会打仗地把那京山营拿下来,也就没有今日的忧愁了。”

阴先生悚然一笑道:“确实如此,按照常理讲,秦雨田在京山寨站稳了脚跟,咱们就只能徐徐图之,最后用蛮力将他摧毁了。但谁成想天无绝人之路,他皇家自己乱了套。”说着嘶声解释道:“按照昭武帝的思路,是要让秦雨田为他冲锋陷阵,他自己掌着大军在后面压阵,这样进可、攻退可守,还算是堂堂正正、攻守兼备,咱们也很难觅到破阵地机会。”

阴先生又桀桀笑道:“但这样做就必须要让秦雨田安心,如何安心?不让太子军权过大,可以威胁到秦雨田。这样秦雷才会义无反顾的与我们放对。”

李浑哈哈笑道:“但现在,他把御林军也给了老二,老五就要坐不住了,肯定是要回来闹的。”说着狠狠一拍茶几,粗生道:“先生说怎么办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