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九四章 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怕!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地上的宝剑反射着橘红的火光,如夕阳下的一泓秋水,不仅不冷冽,还有些沁人心扉的暖意。

常云渠尚未说什么,边上同样受制的随从,却大声叫嚷起来:“王爷不能恩将仇报!若不是我们校尉大人有意放水,其余二百人也是难逃一死的。”

另一人也愤愤道:“当时校尉大人发现上当,咱们两军相距不过两三个时辰的路程。贵军是装甲骑兵,而我们破虏军是轻骑,如果硬要追击,一天半便可以追上,若不是常大人阻止,我们定要掉头去追的。”

“住口!”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量,常云渠一下子甩开了按着自己脑袋的黑衣卫,抬头看向神情淡定的隆威郡王,高声道:“所有命令都是由罪臣发号,他们只是些奉命行事的应声虫,请王爷放过他们吧!”“大人……”后面两个伴当还要说话,却被黑衣卫一人口中塞进去一个布团,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呢?”秦雷的表情难以捉摸。

“只要王爷放过我的兄弟们,罪臣甘愿领死……”常逸俯首道。

“难道你不愿领死,孤王就杀不得他们吗?”秦雷哂笑道。

“这……”常云渠一时语塞,顿一顿,才哀求道:“他们都是我大秦的忠勇之士,即便死也该死在沙场上,不该如此不名誉的死在这山间的破庙中啊……”说着哽咽道:“王爷乃是天子之子、大秦之主,更应该体恤国之精魄……”

秦雷面色一下子阴沉下去。一脚踹在他地肩上,低声怒吼道:“你还知道我是天子之子、大秦之主?那你还敢穷追不舍,往死里下手?”尤不解恨,又是一脚,踢在他另一侧肩膀上。黑衣卫摁住了常云渠的双肩,他根本无从躲避,实实在在吃了秦雷两脚。疼得他面色煞白,却咬牙不出一声。

只听秦雷继续恼火道:“若不是见孤王。不像你们想象的那般可欺,你能好心撤退?早掉头追上来干掉我找回面子了!你敢说不是?”

“是!”常逸出人意料的大声答道:“如果王爷真的软弱可欺,罪臣一定不折不扣地执行太尉府的命令,将您地队伍围歼在红土地上!”

秦雷双目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他唰地抽出身边侍卫地佩刀,挥手架在常逸勉强昂起的脖颈上,咬牙道:“你真以为孤王不会杀人吗?”说着微微一抖手腕。常逸的脖子上便被划开个半寸深的口子,鲜血立刻涌了出来,顺着刀背向地面流去。

仿佛被自己的鲜血刺激,常逸毫不畏惧的迎向秦雷骇人的双眼,嘶吼道:“大秦需要地是强者!强大无比的巨人!可以带着大秦的百万雄师横扫八方的强者!而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王爷!蝇营狗苟的丞相!自私自利的太尉!”

秦雷握刀的手稳如泰山,面色冷峻地望着才常云渠,从牙缝中蹦出一个字道:“讲!”

“罪臣当时认为,如果王爷连我堂堂正正的追杀都躲不过。又怎能躲过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又怎么有资格成为强者呢?在这个弱之肉、强食之的乱世,终究会被四方的猛兽吞噬,那死于罪臣之手又有何不可?”方才饮入腹中的酒露,明显已经进入了常云渠地全身血液,让他浑身火烧一般,神智也有如被业火烧灼一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掩饰,仿佛不把心里话一吐而净,会被活活憋死一般。

那些被缚住手脚,堵住嘴巴的伴当们,都绝望地闭上眼睛,暗暗祈祷道:‘给我们大人个痛快吧……’

秦雷却意外的冷静下来,因为‘弱肉强食’这个词,不久前乐布衣也说过。秦雷也忽的因此想起,当时乐布衣说:‘礼仪规矩是治世法则;而乱世法则却是弱肉强食。’而在更早以前,他自己也说过:‘所有规则的设立。说到底。都遵循一条根本规则: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这是一条可以打破任意规则的规则。’

两相印证之下。秦雷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乱世——所有规则都被那条根本规则打破了,要么名存实亡、要么直接消失。撕去任何忠君节义的伪装,都会看到对最强暴力者的崇拜与服从,都会看到对失败者的漠然与唾弃……

秦雷地面色阴晴变换,手中地利刃也微微颤动,将常逸方有些止血的创口复又割开,带着浓重酒味地鲜血便重新流出来……可怜的常校尉,面色越来越苍白——一方面是失血过多,另一方面,他的酒劲过去了,对死亡的威胁不再像方才一般钝感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对刀口下断断续续流血的常云渠来说,仿佛重新过了一辈子那么长——秦雷才缓缓问道:“你后来为什么不追了?”

“因为罪臣通过一夜的观察,确信王爷是位强者,足以挑战李家、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的强者,所以罪臣退却了。”在秦雷踯躅的功夫,常逸早已想好措辞,大声答道。|||||

秦雷以为这小子犹是方才那般悍不畏死,也就没有怀疑这话掺了多少水分,且这话听着舒坦。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秦雷想通了,是以他松了手……

那唐刀便顺着常逸的肩膀落下。听到‘叮’的一声,常逸心中长舒口气,想要低下头松缓一下,却发现颈部肌肉早已僵硬不堪,似乎还有些抽筋,一丝儿也动不了。

见他这般模样,秦雷刚刚下去的怒火又有复燃的迹象,沉声愠怒道:“还挺着脖子作甚?想砍头想疯了吗?”

常逸一脸委屈道:“罪臣……好像落枕了。”

秦雷忍俊不禁,一挥手。常逸身后的侍卫便将他地脑袋往下一按,发出几声清脆的嘎嘣声,疼得他泪花四溅,眼冒金星,却也治好了他的‘落枕’病。

顾不得安慰受伤的脖子,常云渠俯身叩首道:“谢王爷宽宏大量,谢王爷不杀之恩!”

秦雷冷哼一声道:“若不是看在你尚有一腔热血。纵是舌灿莲花,孤王也是照斩不误的。”乐布衣正在教秦雷一门新的课程。叫《帝王心术》,虽然秦雷尚未弄明白丁卯,但他隐约也明白了,自己不应该像往常那么实在,喜怒哀乐全在脸上,悲欢离合尽在口中。这样虽然不会憋出病来,但很容易引起属下的轻慢或逢迎。也会让敌人抓到破绽,设计陷害。

常云渠果然没明白,秦雷赦免他,到底是因为他无所畏惧地气概,还是那套‘弱之肉强之食’的理论。

好在不论明白与否,他与死神终于不那么亲昵了。还没缓过劲来,却听秦雷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必须为自己地所为付出代价,否则孤无法向死去的兄弟交代。”

现在常逸是只要不死,怎么都行,忙不迭叩首道:“只要让我们日后还能上战场,这三十条汉子任凭王爷处置。”

秦雷沉声道:“放心,孤王不会残害你们肢体的。那还不如杀了你们。这样吧!孤的新兵师有所减员,你们去充上数吧!”

常逸这才知道,秦雷拐这么大个弯,居然是为了留下他们,不由为难起来。禁军之中,李家阵营的四支军,与秦家阵容的四支军……现在勉强算是五支,之间泾渭分明,势成水火相互间从来没有兵将流动。

虽然是破虏军把常逸他们扫地出门的。但若是这些家伙胆敢投靠秦家五军。便会立刻招致昔日同袍地切齿痛恨,在太尉府的黑名单上。也会名列前茅。自此永无宁日,甚至全家都会跟着遭殃。

但眼下沦为鱼肉,又刚发誓任其宰割,一个‘不’字却也无法出口,让常云渠好生为难。

秦雷知道此中陋习,哼一声道:“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孤王不是与你们商量,而是命令属下押送你们去京山营。”

常逸知道,这是王爷在为他们开脱责任,被掳去京山营和主动投靠隆威郡王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心中不由一松,转头大声问道:“兄弟们怎么看?”他其实对这位王爷绝无恶感,甚至还隐隐对未来期待起来。但是场面话必须要说,否则叛变李家的罪名,便要由他一人承担了。

他手下那些军官可没有他想得那么远,闻言纷纷‘呜呜’叫个不停。秦雷点点头,黑衣卫便将堵嘴的布团扯下,这些前破虏军官们这才大口喘息道:“我们都听大人的。”

常云渠心道:‘别都听我的呀!那不还是我一人地责任吗?’又大声问道:“你们说是向王爷投诚,还是……”虽然没有说下半句,但军官们都知道,是‘为太尉尽忠’。

军官们一阵骚动,便有人喊道:“老李家小人当道、无情无义,咱们没有什么差错,却要被小太尉整得死去活来,连兵都当不成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也有人小声嘀咕道:“小太尉只是李家一个远房,不能代表太尉府的态度吧?”

“那新任统领车胤国呢?他为什么对咱们避而不见,被堵住了还恼羞成怒,要打要杀的?前后两任将军策略如出一辙,还能说不是太尉府的意思吗?”这话说得犀利,让人无可辩驳。

秦雷听了,心道:‘这事八成不是李老混蛋的意思,兴许老家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估计车胤国这老小子怕我怪他,才不让这些人归队地。’

但无论如何,这话终于将军官们最后的犹豫打碎,让他们心中的天平开始向秦雷倒去。

“向王爷投诚!”一个军官高喊道:“咱们是大秦的军人,跟着王爷才算正朔,这叫拨乱反正,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这话太有才了。顿时将军官们心中因背叛而产生的羞耻感减轻了很多。

秦雷望一眼那帮了大忙地军官,温声道:“大家放心,孤会尽量避免打内战的,即使避无可避,也会全力使其缩小范围,至少不会让你们与昔日同僚对仗。”|||||

听王爷如此体恤,众军官叩首道:“全凭王爷吩咐。我等愿以一生赎罪。”

秦雷呵呵笑道:“这话咱们关起门来说说也就罢了,对外却是不必的。”

“谢王爷。”常逸带着众军官叩首道:“属下定然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秦雷哈哈笑着将常逸扶起,温声问道:“你们可有什么要求,尽管讲,孤王会尽量满足的。”

这种带些强迫性的投诚,自然会让毫无选择地军官们忧心忡忡。常逸拱手道:“别地倒没什么,只怕对方戕害我等家人,让他们无辜遭殃。”

秦雷笑道:“这好说。你们先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再告诉孤王你们家里地地址,孤王把他们送到南方去,那里是孤地地盘,安全得很,日子也会好过些。”众军官这才安下心来。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大雪初晴,但天色依旧阴沉沉地。卫士们砍完柴火后,秦雷便嘱咐一个小队领着常逸他们回京山营。他则带着其余三百黑衣卫继续向东面的艾家渡方向赶去。

一路上的雪下下停停,时而星星点点的细碎雪花、时而滚滚团团的鹅毛大雪,把这天地染成一片洁白。秦雷便带着队伍,在足有半尺深的积雪上前行,虽然心急如焚,不停催促战马。可速度却始终提不起来。

竟是又走了整整一个白天,直到申时末,才终于到了艾家渡下游二十里处,上了等候多时的冰排子。

如果说京水河与小清河组成了一张弓,小清河便是这张弓地弓弦,而在京山正东面的艾家渡,就是弓弦的中点,对于京山营来说,是个极为重要的枢纽。

因而秦雷在这个仅有几百户人家的渡口,设立了秘密兵站。甚至在几里外的山谷中。还有一个科级联络点,可以与京山营、中都、荆州府三个地方直接联系。可见这里的重要性。

负责兵站的是一名前黑衣卫,名字叫马累,三十多岁,人还算机灵。一天前收到京山营地命令,连夜准备好了信中所要求的八十个冰排子。

所谓‘冰排子’又叫冰床,其上部为长方形木架,上铺木板,形似床板,下部为两根裹以铁条的方木棍,称之为足。板上铺着毡褥棉被,可供保暖和,最多可乘坐四人。在北国冬季,因为河上结了厚厚的冰,冰床便完全取代了舟船,成为河上的交通工具,若由壮汉熟练操作,速度要比雪地里的战马还要快。

……

秦雷上了马累为他准备地‘王排’,坐上排子上的太师椅,沉声问道:“京里什么情况?”

马累一脸严肃道:“很不好。”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册子,恭敬地递给秦雷:“这是馆陶先生发来的唯一一条信息。”

秦雷也不接,轻声道:“念。”

“请见者转呈王爷:十一月十七日晚,御林军突然包围我政务寺,切断与外界一切联系,虽围而不攻,却也十分凶险。现发出五信鸽一鹞鹰,请依据收到数目判断空中通信之危险性,若一日内不见回复,政务寺将做好准备,随时玉碎以报王爷。馆字,中都局发艾家渡科。”马累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让听者从心底泛起一阵寒意。

“你们收到几只?”秦雷面无表情问道。

“只有一只,遵循通讯保密原则,联络科没有回复。”马累小意答道。

点点头,秦雷沉声吩咐道:“连夜进京!”

“使不得啊!太危险了,王爷!”马累惊惶道。

“孤王小心就是,出发。”秦雷不容质疑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