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二九五章 赵领导与萝卜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还是坚持上了路。

此时天色尚未全黑,黑衣卫们四人乘一个冰排子。两人一组的轮番站在冰床尾部,用顶部镶有金属尖头的撑杆撑驾冰床前行。

今年冬里罕见的低温,让小清河上结了厚而平整的冰。经过最初几下费力的支撑后,冰排子在冰面上滑行得越来越快,到后来只需不时点几下冰面,控制好方向,便可以飞速前行,十分省力。

天黑前的半个时辰,竟然行出去十好几里地。

之后天彻底黑下来,纵使每条冰排子上都点起了‘气死风灯’,但在这雪夜里,能见度依然很低。最糟糕的是,落雪覆盖了冰面,让人分不清哪是河道哪是路面。

一路上跌跌撞撞,速度自然提不起来。所幸的是,刮了两天的风终于停了,大大减缓了卫士们的体力消耗。又碰上同样连夜进京的商队,跟着人家一起,少摔了许多跟头。到天亮时,竟也划出三十里地去,京都终于在望了。

……

秦雷从京山营出发半日后,勾忌也带着三千黑甲骑兵,取大道直奔中都。他们走的是直线,虽然比王爷晚出发半日,却硬生生早到了半天。约摸一下王爷的行程,勾忌便带着骑兵们,在京都西南二十里外的山谷中隐藏起来。

抱冰卧雪的睡了一宿,直到二十日寅时。才收到斥候地报告:王爷已经距中都还有十里地了。勾忌便带着黑甲骑兵,打起隆威郡王旗,向中都城驶去。

……

中都西城南阳门外,已经是卯时初刻了。雪仍在下,纷纷扬扬的,把整个高耸的城郭都笼罩在其中。按说这种时候,守城的兵丁早就躲进城门楼子里。烤火吃酒赌钱去了。但今日城门司的兵丁们,却一个不拉的杵在城头上。哪怕积雪已经没过膝盖了,也不敢动一动。

这不是城门司的大爷们,终于发现自己愧对国家地饷银,决定在这大雪天忠于职守一次。原因其实很简单——领导来了,说得更确切些乃是——领导的领导来了。

这位领导姓赵,名承嗣,字继业。现年三十五岁,正是男人最好地年纪。赵大人已而立之年,荣任京都卫将军,掌京都兵马寺,领京都城防。城门司、巡城司、五城兵马司,皆归其管辖,可谓位高权重,春风得意。

但人生事总不能十全十美。这赵领导也不例外,他自思有三憾:其一是,青年时被拆散了金玉姻缘,没娶到情投意合的公主。其二是,他本有志投身军旅,却无奈卷入了京都官场。虽然一路春风得意,三十多岁就成了掌管京畿防卫的将军,但一天的战场都没上过,实在不好意思自称‘本将’。

其三是,当年作为简在帝心的青年俊彦被提拔,却为了这卫将军的位子,改投了太尉门庭,最近又与太子不清不楚。坊间传说,赵领导中了太子爷的美人计,与河阳公主旧情复燃了。他还隐约听说。坊间已经将其诨号由‘玉面温侯’转为‘三姓家奴’。虽然都是吕布。代表地意义可差远了。

所以赵领导也是不快乐的,但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也不能倾诉的。所以他选择了缄默,本来挺开朗一人,现在整天整天不说一句话,能把身边的人活活憋死。

好比这两日,大冷的天,他也不在衙门里坐着,每天城门还没开,就跑到西城门司的地头,在那高高城门楼上一站就是一天。谁也弄不清他到底要作甚,但兵丁们都知道,站在城门楼上往下看,四地八方一览无余。眼下年关将近,唯恐被将军大人看到偷懒,没了年底的赏银,是以都咬牙硬撑着,心里可不知骂赵领导多少回了。

望夫石般站了两天,赵承嗣终于等来了那面大旗,看着远处雪原上驶来的那条蜿蜒地长蛇,他说出了两日来的第一句话:“关城门。”

边上的随从赶紧跑下去,不一会儿,随着一阵‘咯拉咯拉’的机簧声,沉重的城门便吱呦呦地悉数落下。

……

勾忌远远便看见城门缓缓落下,大声咒骂一句,吩咐队伍暂停前进,自己带着一个中队到了城下。勒住战马,一掐腰,他便举着马鞭大声喝道:“城上听着,这里是钦命宗正府大宗正、京山营总管,隆威郡王千岁的卫队,我家王爷要进城述职,尔等速速开门!”

城上快冻僵了地兵士们这才知道,原来赵领导是在等着堵五殿下的门……心中不由为赵领导暗暗祈祷起来,虽然说赵领导是挺大一干部,平时看着也蛮厉害。但比起戳过太子眼珠子、烧过太尉老宅子、揍过丞相一家子的五殿下,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若是开赌局,十成十的都会压在五殿下这一边。

但赵领导显然不这样想,只听他朗声道:“请城下的大人转告王爷,末将赵承嗣,奉召传旨……”|||||

勾忌显然没有下地跪接的自觉,冷冷道:“讲。”他心道:‘王爷果然没有猜错,太子矫诏了。我却不能给这逆贼跪下,免得污了王爷的名声。’

赵承嗣面色一滞,想斥责城下军官无礼,却又怕那位王爷胡搅蛮缠、借题发挥,便装作毫无所觉的大声道:“陛下有言:秦雷应勤勉视事、兢兢业业,不要老是往京里跑,等到过年再回来吧!钦此。”

城下的勾忌一听。火冒三丈道:“圣旨呢?把圣旨拿来万事皆休!否则你就是矫诏!”

赵承嗣冷冷道:“这么多人听着,本将还不敢冒那份大不韪,请回吧!”说完转身下了城楼。

勾忌叫骂一阵,见无人回应,只得怏怏转回,带着队伍向西南折去。

……

在更早些时候,中都水门外。

因为贯穿中都地小清河结了冰。大小船只一律停运,但百万人口地中都城。每日消耗的柴米油盐不计其数,一日都不能断了供给。而且冰雪地覆盖,让官道十分难行,单单从陆路运输,显然也无法满足庞大的需求量。

是以南北城的水门终日洞开,无数满载货物的冰排子,从水门穿过。代替大运河上地货船,向中都输送着养分。即使是河面冰封,航船难行的隆冬季节,能课到地入城税,也要比陆上城门多少好几倍。

对于这条黄金通道,税务司与城门司一直颇有争执,都想将其据为己有,最后官司打到京都府和京都兵马寺。秦守拙与上任卫将军皇甫克一商量。决定两家轮流坐庄,一边收三天,再换另一边,公平合理,童叟无欺,这才解了双方的纠纷。

今日是二十。乃是税务司管着水门的日子。从寅时开门起,络绎不绝的冰排子便开始入城,每艘无论运货多寡,皆课以大钱五十文。到卯时左右,已经收起将近两百两银子,喜得亲自坐镇的税务司都司韩十弟,抱着个暖炉,怎么都合不拢嘴。

其实应该卯时开门,但昨日城门司说是要搜捕钦犯,来捣了一天的乱。让韩都司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是以今日早开一个时辰地城门,聊作补偿尔。

但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税卒过来禀报:“城门司的人又来了。”韩十弟一听,顿时变了脸色,将怀炉往桌上重重一放,恼火道:“萝卜头这帮子鸟人有完没完?”

话音未落,便听得门口一声尖叫:“韩胖子,你说谁呢?”

韩十弟霍得起身,只见一个干瘦的山羊胡,在一群巡城司兵丁的护持下,呼呼隆隆的进了屋。税务司的税吏也不甘示弱,也跟着进来了十几个,把本来还算宽敞的都司房挤得满满当当。

见自己手下也进来了,韩十弟面色大定,一脸不屑道:“罗伯涛,你怎么又来了?还是查你的钦犯?离着交接地日子还有一天,你见我们什么时候给你们捣过乱?你们城门司还要不要脸?”一串质问连珠似地喷了出来,显然韩都司已经忍很久了。

那干瘦的罗伯涛面色一紧,双方轮流坐庄乃是定例,五六年了一贯如此,双方也相安无事。这次上峰下令严查水门,却又不告诉具体原因,只说有类似兵士的一律不得放行,让他好生难做。

想到这,罗都司面色稍微缓和,勉强换上副笑脸道:“愚兄也不想乱了规矩,可这都是上头的意思,咱胳膊拗不过大腿,实在是违抗不得啊!请老弟海涵。”说着保证道:“我们只查人,不收税,老弟放心吧!”

韩十弟却得理不让人,伸出胖乎乎的手指,一下下点着屋里地城门司兵卒,粗声道:“昨天你们也是这样一出,结果怎样呢?你们人毛也没找到一根,却让我们短了至少四百两的进项,我看你是想再故技重施,把人都挡在城外,等着你们当值的时候有个好收成,是不是?”

罗伯涛闻言啐道:“你韩胖子掉进钱眼里,别人可没有,你答不答应吧?”

韩十弟眨眨小眼,哂笑道:“也可以,只要你们查一天,就赔我们一天,老子就让你们查,否则没门。”此言一出,税务司的税卒们便大声鼓噪起来,显然对这个方案十分中意。

但城门司的兵卒们可不乐意了,眼看年关将近,弟兄们还指着那点银子过个宽绰年呢,万一要是查上十天半个月,那还过个球年。

双方大声的吵吵起来,声浪简直要把屋顶掀起来。

见局势有失控地危险。罗伯涛尖声叫道:“都住嘴!”声音尖锐刺耳,果然把人群镇住了。盯着韩十弟肉鼓鼓的胖腮,罗伯涛咬牙道:“还你一天。”

他隐约知道此事乃是将军大人亲自布置下来,据说其他几个城门司也戒备起来,甚至将军大人都亲自坐镇南阳门,这几个事儿一联系,再加上那份神秘劲。显然是有大事发生了。所以饶是爱财如命,罗伯涛还是割肉一天。要知道年前一天。可比淡季三天啊!|||||

但韩胖子显然不知足,眼都不眨一下,摇头道:“查几天还几天!”

‘这哪能答应?要是真查十几天怎么办?’罗伯涛哆嗦道:“还你两天。”

“查几天还几天。”韩胖子显然固执的很。

待‘还三天’也被拒绝后。罗伯涛也不舍得再往上加了,瞪眼道:“看来老弟是打定主意,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话音一落,兵卒们纷纷抽出兵刃,竟要来硬的。

看见那雪亮地刀光。韩胖子双腿一哆嗦,边上地主事附耳小声道:“三天就三天吧!这样咱们可以连收九天,应该还是赚到了。”

韩胖子也想点头,但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艰难地摇摇头,色厉内荏道:“弟兄们,难道咱们没有家伙吗?”

税卒们虽然废柴。却也不惧同样废柴的城门兵,闻言也拔出兵刃,与城门司地人对峙起来。韩胖子也豁出去了,大声道:“萝卜头,你等着吧!擅闯税务司。还持械威胁本官,咱们得上大理寺好好理论理论了。”

罗伯涛面色一滞,想不到平日里胆小怕事的韩胖子,此时居然如此强硬,正在骑虎难下之际,却听到外面人声逐渐鼎沸起来。

韩十弟支起窗子一看,原来双方的争执延续到了外面,阻滞了河面的交通,无数冰排子被堵在门外,进不得退不得。这是非常危险的。万一冰面不堪挤压塌陷下去。死伤损失是小事。好几天没法通行,却是不得了的大事。

两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罗伯涛焦急道:“我给你五天,让你的人让开。”

韩十弟心道:‘就是一百天也不行。’瞪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你地我的,保住冰面要紧!”说着大声朝外面喊道:“撤去障碍,统统放行!”

罗伯涛望着拥挤不堪的冰面,张张嘴,终究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要是冰面塌了,大伙都没有好日子过,便存了份侥幸,心道:‘不该这么巧吧!’

待税卒们搬去障碍,等候多时的上千冰床,便如潮水般涌入了中都城。不一会儿,便四散消失在河道上。

其中有一队运送干货的,拐进了玉带河,在被冰封的诸多画舫货船间穿梭良久,待后面已经没了其他冰床踪迹后,才在一艘普通的画舫前停下。一条冰床靠了上去,其余的分散在四周,隐隐有保护地意思。

那条靠上去的冰床上,站起一个神色警惕的劲装汉子,打两个响亮而短促的呼哨。那画舫便打开一扇小窗,一张普普通通的老脸露出来,嘶声问道:“干什么?”

“送货的。”那汉子轻声道。

“不要不要,什么都不缺。”老汉一副不耐烦地样子。

“天这么冷,空调也不需要吗?”汉子沉声道。

“我家人口多,要一拖四的。”老汉的表情一下子转暖,急切道:“快上来吧!”不一会儿,船舷上便放下悬梯。那汉子紧紧腰带,将利刃持在手中,顺着梯子爬上来画舫。

不一会儿,沈冰那张惨白的脸,便出现在甲板上。东面一个冰排子,也露出秦雷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

水门口的争执也终于告一段落,望着纷纷离去的罗伯涛,韩十弟擦擦脑门子上的白毛汗,长舒口气道:“可算把这些龟儿子撵走了。”税卒们今日对都司大人彻底的刮目相看,一时间马屁如潮,谀辞连连,让韩都司笑靥如菊花般灿烂。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位韩大人今日如此强硬,却也是迫不得已之举,谁让他被某个姓沈的鹰犬拉下水了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