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零四章 何谓牛人?你佩服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文武百官在金銮殿上站定,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那熟悉的公鸭嗓子道:“皇上驾到……”大部分大臣不知内情,不由大吃一惊,好在多少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们毫不滞涩地跪下山呼万岁。

磕头问好之后,便是“众爱卿平身……”之类的套话。

“谢主隆恩。”众人起身偷瞧御阶之上,只见昭武皇帝陛下精神奕奕、满面红光,似乎还白了、胖了点呢。

再看陛下下首站着的那位殿下,身穿墨色六爪六纹龙的双郡王朝服,头戴双龙朝天冠,剑眉星目,面容俊朗,不是那隆阎王又是何人?

本来见到昭武帝时,百官还有些骚动,窃窃私语声嗡嗡作响,但一见到这位大爷,大殿上顿时针落可闻……只见众大人收腹提臀地站在那里,脑袋微微垂下,低眉顺目、不言不语,即使纠察御史郭必铮,也挑不出半分毛病。

见众人只要与自己视线相碰,便像被蜂子螫了一般,倏地低下头去,居然无一例外。就连李老混蛋也垂下眼睑,仿佛睡着了一般,坚决不与他对视。秦雷不由有些尴尬,心道:‘老子是钟馗吗?有那么吓人么?就算老子是钟馗,你们也不是小鬼啊!怕什么啊!’

“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伴驾太监高喊道。

便有各部侍郎尚书纷纷出列。报奏一月来积压下的大事。这些东西对秦雷来说,无异于……对牛弹琴。再加上连续几日没有好好休息,昨夜更是只小憩了不到一个时辰,他先是感觉头脑发胀、然后便站在那里昏昏欲睡,最后……饶是昭武帝几次三番咳嗽提醒,他还是势不可挡地睡了过去。

即便他站在那里晃晃荡荡、张嘴瞪眼,依旧没人敢出来参他君前失仪。没看专管这个郭大人都暂时失明了。咱们小鼻子小眼儿小模样地,干嘛去找那个刺激。

俗话说‘雪山不是堆的、牛皮不是吹的’。这‘人的名、树的影’,都不是一朝一夕能立起的,那是需要时间的。隆威郡王地赫赫凶名乃是来源于他经年如一日的彪悍——

这盖世恶名是在‘枭首天策军、戟射李清’之后,初步建立起来地;是在将文家四杰依次送上病床的过程中,逐渐丰满起来的;是在一把火烧掉太尉府之后,异常巨大起来的;最终在延庆大街殴打当朝太子之后,彻底完善起来的。

这些事情那一桩不是耸人听闻?哪一位受害者不是位高权重。名声在外?寻常王公莫说蹂躏他们,就是与他们吵个架红个脸,也要事先寻思寻思,事后登门道歉。

但这位爷不仅蹂躏了,还是反复的蹂躏,且从没道过歉。完全可以说,隆魔王的成名经历,就是一部践踏史。所有被他践踏过地牛人们。光荣被他夺走,威风也全成了他一个人的,他便踩着这些人的贱躯,一步步走向了令人闻风色变的魔王宝座。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每当人们面对他,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被他践踏蹂躏过的先贤大牛们。每当他们心说:‘俺地位高’时。太子爷便温和地笑了;每当他们心说:‘俺不仅地位高,人脉还广’时,文家四口便抑扬顿挫地笑了;每当他们心说:‘俺不仅地位高、人脉广、俺还有军权’时,李太尉便带着弟弟儿子,坐在被烧成白地的废墟前揪着胡子娇憨地笑了。

……

朝会继续进行,隆威郡王睡得很香甜。

伴随着秦雷轻微的鼾声,大部分事务处理完毕。之所以说大部分,是因为还有小部分没处理。之所以还没处理,是因为这些事情都与那位隆魔王有关。

几位大臣捧着笏板,心中长草道:‘先人啊!原先可没说这位祖宗回来开会啊?不然宁肯自残也是不肯出这个头地。’君不见满朝之上。太子安在?文家四杰安在?

几位大人自认做不到李家那样不要脸,被虐了还照样上朝……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撇嘴犟鼻子,就是没人敢先出头。

文彦博心情本来就很糟,见安排好的几人都怯了场,暗骂一声,自己迈步出列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丞相有话尽管道来,无需多礼。”昭武帝客套道。

文彦博拱手沉声道:“陛下,三司会审隆威郡王杀人案,证据确凿,触目惊心。老臣请求陛下准许隆威郡王殿下暂住狱神庙,协助调查……也好还王爷一个清白。”

“什么清白?”听到自己的名字,秦雷幽幽转醒过来,缓缓问道。

文彦博心叫晦气,面无表情道:“王爷涉嫌多起杀人案件,刑部请求王爷前去协助调查。”

“刑部的官员没来吗?”秦雷感到嘴角有些冰凉,状作不经意地伸手擦一下……果然是口水。

文彦博皱眉道:“一六朝会,无故不得缺席,自然都来了。”|||||

“他们没有嘴吗?还要你来转达?”秦雷活动一下四肢,面色冷淡问道:“那些诉状孤王也看了,最近的一次也是发生在正月里的事,这些苦主早干嘛去了?现在才想起来报官?”

文彦博知道秦雷一惯毒舌,是以并不慌乱,冷笑道:“却是因为王爷权势滔天,把那些苦主吓住了。”

秦雷‘哗’的一声,一挥袖子。把文丞相唬地往后一跃,惊恐道:“不准动手!不准殴打当朝丞相!”

秦雷撇嘴哂笑道:“请问文相爷,当日孤可有今日威势?一甩袖子便可以挥退当朝丞相?”

文彦博面色顿时涨地通红,站直身子愤愤道:“本相不过脚下一滑,何来挥退之说?”却也变相承认了秦雷淫威大增的事实。

“为何当日尚且没人来告我,现在本王成了洪水猛兽,却偏偏有不开眼的……”说着。刀子般锋利眼神刮过御阶下文官,冰冷彻骨道:“却偏要试一试孤王的脾气是不是够火爆。孤王的刀锋是不是够犀利呢?”

刑部大理寺的几位堂官,直感觉后脑门子嗖嗖地进凉风,但脊梁上偏偏汗流浃背,竟是从心里地冒起了寒意,不由把脑袋垂到胸脯上,坚决不肯抬起。

众同僚看了,竟无人笑话他们。因为那一刻,他们都想到了……那位被扣在泔水桶里的文尚书,至今还神志不清呢……

文彦博纵横官场几十年,还第一次被人夺去全部地士气。但他好歹也是一代巨掣,就算心里如滚汤一般咕嘟,面上还是保持着适度的清冷,淡淡道:“王爷实在威胁有司吗?”说着朝昭武帝拱手道:“陛下看到了,五殿下竟然将国法朝规视为无物。公然亵渎朝廷尊严,威胁当朝柱国,此行也耸人听闻,此心也狂妄不悖。纵观华夏千年历史,竟无第二个啊!”

秦雷突然插嘴道:“你佩服吗?”

文彦博怒极反笑道:“佩服、佩服至极!”

秦雷拊掌笑道:“那以后相爷就不能说自己佩服‘三个半人’了。”

文彦博怎会想到这位小爷思路如此跳脱,不禁有些晕菜。冷哼道:“老夫会说‘四个半地’!”

哪知秦雷得理不饶人,摇头道:“相爷此言差矣,应该是‘五个’才是。”说着指指低头数蚂蚁地秦守拙,认真道:“再过一个月,秦大人就任满十年了,所以也该算一个了。”秦守拙只当没听见的,依旧在认真地数着蚂蚁。

文彦博张张嘴,咽口吐沫道:“下个月再说吧!”便要退回班中,一抬腿才想起自己的目地。狠狠瞪一眼把自己拐到阴沟里的家伙,一撩蟒袍下襟。推金山倒玉柱地跪了下来。拱手沉声道:“请陛下按国法惩治隆威郡王殿下。”

若是往日,文官自然整齐划一地跟上跪下。一起高声重复丞相地话。但今日,文官们的心情起了变化,连带着动作也拖拖拉拉起来,老半天才跪下一大半,声音却直接欠奉。

本来看戏一般的昭武帝,心中自然老大不高兴,心道:‘输不起了就撒泼打滚啊?’却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这毕竟是文丞相多少年来的第一跪。

具体多少年想不起来了,反正昭武帝印象中,这老小子自从得了那特权就没跪过。看着文彦博被秦雷逼得只能下跪威胁,昭武帝虽然面上一副沉思状,心里却别提有多美了。

昭武帝本想把文彦博再晾一会儿,让他锻炼一下膝盖。却不想文丞相凄凄凉凉的一跪,竟让边上一人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那便是朝堂上另一个获准‘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三项特权的巨掣——当朝太尉、太子太师、卫国公,李浑李三军。

李浑本来打定主意装聋作哑,但秦雷淫威之汹涌,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心道:‘这样下去,朝堂上还不光那臭小子说了算,却要把老子往哪搁?’想到这,李浑一撩衣襟,大步迈出班阵,拱手沉声道:“老臣附议。”

顿时也有一群武官跟着站了出来,他们大多来自太尉府和兵部,都是实打实的李派人物。还有一小部分军官,并没有跟着出列,而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这些都是昭武帝一系地。

朝堂形势由不得昭武帝再沉默,沉吟片刻,先伸手虚扶一下,温声道:“丞相先起来说话,朕是准了你不用跪的。”

文彦博一挺脖子,拱手朗声道:“微臣之所以可以不跪。皆因朝廷法外开恩。现在宁肯不要这法外开恩,也要维护朝廷的法度!”

昭武帝面色一肃,沉声道:“这是两回事,丞相不要混为一谈!”说着轻轻挥手道:“既然丞相大人高风亮节,愿意不要这法外开恩,朕自然不能拂了丞相地美意,便收回那三项尊权吧!”

文彦博万没想到。向来‘忍为高、和为贵’的昭武帝,今日居然也学着秦雷咄咄逼人起来。却也知道话赶话之下。自己却把自己逼到了墙角了,不由尴尬道:“微臣说的是,若是能维护了朝廷法度,就是不要那三项尊权也可以。”|||||

由不得文丞相不斤斤计较,这三项尊权对他太过重要了。敢问自古以来,又有几人得到过这三项尊荣?横竖扒拉不出十个吧?但凡得到这三项尊权地权臣,那都意味着权势不亚于、甚至是超过皇帝的。

‘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就是他江湖地位的象征,也就是凭着这个,他才能成为众文官眼中,足以与皇帝、太尉相抗衡的巨掣。其实若不是趁着当年皇室衰微,军权旁落,别说他文彦博,就是李老混蛋,也休想得到其中一项。那是万万不能被剥夺去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却不知昭武帝打定主意,要从今日开始转变风格,他文某人算是撞倒砲口上了。只听昭武帝冷笑道:“那朕就处置了隆威郡王,希望丞相大人也遵照诺言,放弃三项尊权!”

“这个嘛!”文彦博趴在地上,双膝已是麻了。心中盘算道:‘看来皇帝要强硬一把了。我若是硬撑着,他顶多把那小子判个“咆哮朝堂”,拉下去打个四十鞭子,对我却没有任何好处。怎能与三项尊权相提并论呢?’

心中打定算盘,文彦博也只有学着秦雷放一回赖了,好在他乃是中都城脸皮厚度前三甲的人物,并没有太多地心理负担。

只见文丞相不紧不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宽厚笑道:“五殿下毕竟年轻嘛!有些脾气也是好的,要是都像我们老头子这般老实。世间岂不无趣的紧?”

秦雷见过无数无耻地。甚至也照着镜子见过更无耻地,但从没见过如此无耻的。无意识地张大嘴巴。却不知如何评价这位前辈的演出。

昭武帝眉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温和摆手道:“就听丞相的,大家都很忙,各自回去办差吧!”说着一摆手,边上的伴朝太监便高喊道:“退朝……”

仍旧跪在地上的众文官心说:‘好嘛!我们也倒是省事了……’苦笑着山呼道:“恭送陛下!”便见昭武帝带着隆威郡王大摇大摆离了朝堂。

李浑看了有些失神的文彦博一眼,暗骂一声:‘蠢材!’他军权在握,乃是实打实的实力,自然无法理解文彦博为何心虚。

但即使理解,他也会依旧不屑一顾。把双手收在了袖子里,转身大步往外走去。李清和李二合赶紧跟上,待走到殿外时,李二合实在忍不住了,小声问道:“爹啊!您说皇上是怎么了?怎么跟吃了金枪药一般,如此……”“男人。”李清在一边小声补充道。

李浑斜眼瞥了两人一眼,也不说话,直到进了马车,才对跟上来地两人道:“知道老夫为何帮着文彦博说话吗?”

叔侄两个脑容量都极其有限,闻言一齐挠挠脖子,又一齐摇摇头。

李浑伸出蒲扇大的手,端详着手背上纵横的刀疤,突然猛地一翻,把手心转到了上面,语调奇怪道:“世道要……变了!”说完猛地将手攥成拳头,咬牙切齿道:“但还没问问我李三军,到底答不答应呢!”

李清和李二合交换一下眼神,李清的意思是:‘你爹又疯了。’而李二合的意思是:‘俺爹上完茅房又没洗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