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零七章 上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让乔天才把秦卫扶回椅子上坐下,右手使劲搓了搓额头,把因愤怒而皱成凹字形的眉头抚平,沉声道:“先不说他们是不是在耍你,你应该知道,文彦博从去年秋里开始,便授意吏部私下卖官,一个知府多少钱,你知道吗?”

朝廷财政空虚,连年入不敷出,文彦博不得不出此下策,将朝廷一些官职拿出来明码标价,美其名曰‘捐官’,这在大秦无人不知。秦卫点点头,涩声道:“两万两就可以放偏远地方的知府;加一万两,就可以放中等地方;再加一万两,便可以放肥缺知府了。”

秦雷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气的浑身颤抖道:“孤王天潢贵胄,就值两万两白银?一个狗屁知府?”不由提高声调怒骂道:“愚不可及!鬼迷心窍!”

秦卫垂首痛哭道:“属下也就是那几日头脑昏聩,过后便后悔了。想要摆脱他们,却被他们拿着我原先做的事要挟,无路可退之下,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秦雷气极反笑道:“你确实昏聩,若你当时便向孤王坦白,只不过是个倒卖机密材料罪,顶多去荣军农场住个三五年。可你倒好,不思悔改不说,还一步步地往死胡同里走。就算是被迫的,难道事情不是你做的吗?”

秦卫痛哭涕零道:“属下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几次三番将王爷的机密外泄,确实是死路一条。”

秦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沉声道:“吃饭吧!吃饱喝足了孤王送你上路。看在往日功劳的份儿上,孤会把这段档案烧掉,就算你……”叹口气,轻声道:“殉职吧!”

秦卫面色顿时灰败下来,跪下抱着秦雷的双腿,哭天抢地道:“您不是说我们有一次犯错的机会吗?属下不求王爷饶恕。就是让我去荣军农场待一辈子也行啊……王爷……”

秦雷把头偏向窗外,那里有白雪皑皑。满眼的白色竟是那么的刺眼。微闭上眼,秦雷沉重道:“叛逆不赦,你是知道的。”

说着伸手将他拎起,按在座位上。再把酒盅往他面前一搁,倒上酒,沉声道:“这是咱们农场最珍贵地五粮春,多喝些吧!想再喝。就要二十年后了。”

秦卫泪雨滂沱地接过酒盅,一杯杯地往肚中送去,又举起筷子大口吃菜,看着他满脸地眼泪鼻涕、酒汁菜汤,样子十分滑稽,乔天才却压根笑不出来,他简直要被这压抑的气氛逼疯了。

‘梆梆’的敲门声响起,吓得乔天才哎呦一声。连滚带爬的过去开了门,便见沈冰站在门口,对秦雷轻声道:“兄弟们想送送他。”

秦雷点点头,轻声问道:“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不妨说出来。”

秦卫失神地摇摇头,终于停下了筷子。坐在那里呆呆愣神。

深深看他一眼,秦雷起身便要离去,刚一转身,就听秦卫撕心裂肺道:“王爷,我下辈子再也不敢了……您还能让我进黑衣卫吗?”

秦雷的眼泪滚滚流了下来,郑重地点点头,涩声道:“要……”说完便大步出了小屋,任秦卫怎么呼唤也没有再回头。

乔天才如蒙大赦般的踉跄着跟了出去。

待秦雷走后,沈冰和黑衣卫们,轮流进来与秦卫喝一杯。都简单说两句为他壮胆。即使原本满腔怒火的沈冰,也没有再说一句重话。

秦卫来者不拒。一边哭一边笑,尽饮了这十几杯践行酒,再加上起初饮的十几杯,他喝的已经烂醉如泥了。

敬完酒后便在一边冷眼旁观的沈冰,突然开口道:“醉了没有?”几个敬酒的黑衣卫轻声唤道:“秦卫、秦卫……”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看来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沈冰点点头,沉声道:“送他上路吧!”

黑衣卫们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乞求地望着沈冰。沈冰把目光投向房顶,避开众人的视线,平淡道:“若是醒着,平白要惊惧一场,这样毫无痛苦,还可得以全尸,已是王爷开恩了。”说着微微严厉道:“动手吧!”

几个黑衣卫这才端过一个冒着热气的铜盆,流着泪从里面取出湿棉纸,一张张轻轻糊在秦卫的脸上,不一会儿他便两腿一蹬,窒息而亡了……

沈冰上前验过尸身,确认了秦卫已无生命体征,沉重的挥挥手,两个黑衣卫便抬着一副担架过来,将秦卫架到担架上,又蒙上一块白布,慢慢的抬着离了小屋。

秦雷一动不动地站在雪地里,目送那蒙着白布的担架离去,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才无声叹息一下,转身向前院走去。

馆陶已经知道后院的事情,一直等在门口,见秦雷出来,便赶紧迎了上去。

“陪孤走走。”秦雷目视前方道,馆陶便不声不响跟在后面,两人一起沿着小径漫步。

走了许久,秦雷才轻声道:“其实我很想饶了他,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馆陶点点头,小声道:“越是位高权重,感情和理智就越难统一。”

秦雷背着手,面色萧索道:“孤对他期许很深,本来准备年后就放他到公车商书那边,当个县丞磨练一下,将来与马南他们一道,为孤把南方经营成铁打江山。”说着叹息道:“也幸亏没把他放出去,否则还指不定怎么贪赃枉法、败坏本王的名声呢。”

馆陶知道王爷有了心结,沉默一会儿,轻声道:“物分两极,乾坤阴阳。自古以来。有善就有恶,有忠就有奸,王爷不必太过纠结。”

秦雷抚摸着光秃秃的树干,轻声道:“先生地意思,孤王知道,我确实有些过于理想化了。”将手抽回,拢在袖子中。秦雷自嘲笑道:“我总想和和美美、善始善终,实在是过于求全责备了。”

馆陶微笑道:“王爷并没有错。佛祖说‘长留慈悲心、惯作狮子吼’,内心向善才不至于暴戾不悛、雷霆手段才能够震慑宵小。”

秦雷脸色这才好看些,轻声道:“不提这事了。”与馆陶议了一会儿政务寺的事情,秦雷看天色已经到了申时,对馆陶道:“京里的事情你多费心,不必事事请示,备案即可。”

馆陶点头应下。轻笑道:“还是有事要请示。请问王爷,今年的年会在哪儿开?还有一个半月就过年了,总要有个准备。”

秦雷寻思片刻,挠头道:“放在京山营吧!那里方圆几十里都是我们的地盘,孤也放心些。”他是被泄密折腾怕了,竟有些十年怕草绳地味道。

馆陶微笑道:“那也好,让伙计们都看看咱们地老巢。定然干劲十足。”

秦雷颔首笑道:“不错。这些天加点劲,把账目梳理下,对每人地嘉奖拿出个条陈来,你二十一那天就过去吧!”

馆陶笑道:“还有整一个月。”

秦雷拍拍他地肩膀,沉声道:“过完年,咱们王府地新章程运转起来后。你就带头休个年假吧!争取一次解决终生大事。”馆陶家中还有个老娘,去年秋里就接到中都来享福。秦雷时常去他家探望,知道老太太对现状相当知足。唯一的不满就是——馆陶竟然还是老光棍子,严重耽误了老人家抱孙子。

馆陶苦笑道:“石家弟妹倒是热心,这半年里都给属下介绍十几户了,可尽都不合胃口啊!”说着苦笑道:“前日照镜,悚然发现鬓角生出些华发,这才想到,属下已是年近不惑了。”

秦雷微笑道:“不妨不妨。酒是陈的香、醋是老的酸。这是缘分没到,说不定什么时候王八绿豆就对了眼……咳咳。有些不恰当哈!领会精神即可。”馆陶只能摇头苦笑。

两人闲扯几句,便到了门口,黑衣卫已经集结完毕,秦雷便与馆陶告辞,上车离了清河园。

……

马车上,乔天才还是坐在秦雷对面,脸上早没了来时的飞扬跳脱,怔怔地望着窗外,双目却散乱无神。

秦雷没有搭理他,双手环抱在胸前,定定的想着心事。早些时候文庄太后关于阳谋阴谋地一番论断,秦雷深以为然。对于昭武帝将身边人当棋子般摆弄,他十分担忧。因为太子、河阳公主,甚至是赵承嗣这些人,虽然在昭武帝眼里是棋子,但实际上,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位高权重,且……自尊心极重,不可能被支配被愚弄后,还完全无动于衷。

他们的心理怕是会受到影响,未来的轨迹也会因此而改变。对于他和昭武帝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现在他要去河阳公主府,造访那位十分陌生的姐姐。据他猜测、据昭武帝和秦卫证实,这女人是秦国皇家密谍的首领,或者说是昭武帝两套情报班子中的一套。

对于这个有着姐姐名义的蛇蝎美人,秦雷一点好感都欠奉,甚至有种将其消灭地冲动。但他不能,不仅因为两人的姐弟关系,更因为她是昭武帝的一颗重要棋子,不是现在可以碰的。

‘老头子会玩火自残的。’秦雷心中苦笑道,停下思绪,这才注意到乔天才那张苦兮兮的小脸。秦雷似笑非笑道:“怕了?”乔天才老老实实点点头。

秦雷轻声道:“送你回去吧!”

哪知乔天才坚定摇头道:“俺不回去,俺这才知道自己不男人,俺要变男人。”说着倔强地望着秦雷道:“姐夫得说话算话,你说俺坚持下一天就留着俺的。”

秦雷轻笑道:“不错,你想留下就留下吧!但要约法三章。”

乔天才点点头道:“俺听着。”

“第一,不准叫我‘姐夫’,也不准跟任何人提我们的关系,”说着秦雷挠头道:“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乔天才陪笑道:“很快就会有了。”

秦雷笑骂一句,接着道:“第二,你地身份将是普通一兵,要遵守操典章程。”见乔天才脸上露出谄媚地笑,秦雷板起脸道:“就是秦霑来了也一样。没有人可以搞特殊。”|||||

乔天才讪讪笑道:“俺不是这个意思……”

秦雷轻笑一声,肃声道:“第三,不要跟你家里说任何孤的事情,也不要跟孤说你家里的事情。”

乔天才这下真的不解了,贱笑道:“都是一家人,怎么能说两家话呢?”

秦雷冷哼一声,语气平淡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乔天才被堵得抓耳挠腮,他不知道秦雷与乔远山之间的那段公案,自然无法理解秦雷的冷淡。

秦雷又想起一事,淡淡道:“你改个名吧!乔天才已经死于宫难之中了。”乔天才一脸愕然,却也知道这是洗脱自己罪名地最好办法,只得无奈答应下来。

这事马车停下,外面地沈青悄悄车门。轻声道:“到了。”

秦雷从座位上起身,乔天才赶紧把佩剑给秦雷挂上,刚要抢着下车,却听秦雷道:“你不用下去了,在车里候着吧!”南华子是河阳公主找来地,最初便住在这里。乔天才虽然只是个跟班,但以他拉风地个性,估计府里上下没有不认识他的。

跳下马车,深沉肃穆的公主府便映入秦雷眼帘,这里是昭武帝当皇子时的潜邸,前些年又扩建修缮一番,赐给在婆家住不下去的河阳公主,当作安乐窝,倒是没有浪费这龙兴宝地。

府里的下人似乎得到命令,全都不见了人影。除了一对傻乎乎地石狮子。洞开的大门前没有一个活物。

黑衣卫们却不敢怠慢。全副武装的开进大门去,分成两列站定。为王爷搭起一条安全的通道。

拒绝了沈青送上的披风,秦雷扶刀大步走进公主府,穿过一重重庭院,除了站桩的黑衣卫,竟仍然见不到一丝人影。

但秦雷没有停下脚步,他能听到几缕幽怨的琴声,透过重重庭院,传到自己耳朵中。他知道那女人就在庭院最深处等着自己。

走了许久,终于在后院的绣楼前停下,凝神听那古琴,作为永福和诗韵共同地听众,他的鉴赏水平还是水涨船高的,至少能听出这是古曲《月宫怨》,据说是天上的嫦娥仙子所做,最适合独守空房的少妇、青年丧偶的寡妇、被人遗弃地怨妇弹奏。

‘弹琴之人水平虽洼,但胜在真情实感,倒也可以一听。’听了一段,秦雷下了结论。

里面的人似有所觉,几个颤音之后,琴声便停了下来。过一会儿,一个妩媚的声音响起:“贵客临门,为何踯躅不前呢?”

秦雷哼一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至见内厅的软榻上横着一具古琴,琴后盘腿坐着个白得晃眼的身子。

秦雷赶紧面红耳赤地转身退出来,恼火道:“你怎么不穿衣裳?”

只听里面的女子吃吃笑道:“弟弟眼神不好。不过是屋里太热,姐姐穿的薄了些罢了,怎能污蔑于我呢?”

秦雷背着身子恼火道:“速速穿上些得体的衣服,否则休怪我翻脸。”

里面的女子咯咯笑道:“奴家倒要看看弟弟怎么个翻脸无情。”

很显然,她欺秦雷血气方刚,想用裸露胴体扰乱他心智。这法子不可谓不厉害,却用错了对象。她不知道这点刺激对秦雷来说简直是白开水一般清淡。

秦雷只想说一句:‘感谢加藤鹰。’

冷笑一声,秦雷淡淡道:“你们没有听到吗?孤的皇姐热了,还不将门窗悉数砸烂,火盆全部撤下!”

黑衣卫轰然领命,几十人围上去,抽刀就要把那门窗全部劈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