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一零章 白菜白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沈老爷子呵呵笑道:“当然,大伙都认为这个提议很好,若能集中力量,把运河清淤,再统一厘定费用,每年收益至少要翻番的。”

秦雷微笑听着,知道这是欲抑先扬,重点在后头。果然,沈老爷子话锋一转道:“所谓运河四大家,但真正上得了台面的,也就是咱们家与胥家这一头一尾,中间的公孙家和曲家,绑在一起,实力也不如咱们家的一半。议事堂对与这两家平起平坐很有些看法。”

怕秦雷有想法,老爷子赶紧撇清道:“老头子是支持殿下的,但咱们沈家的事儿,不是我一人能说了算的,还是要议事堂最后拍板的。”

秦雷了解地点点头,微笑道:“外公多心了,孩儿还是知道好歹的。”其实他知道,还不是老头子心里想不通,只是借议事堂来搪塞罢了。

沈老爷子拍胸脯笑道:“只要殿下能帮老头子想出个说法,议事堂那里就交给我了。”

秦雷端起茶盏啜一口,微笑道:“那个衙门名唤清河衙门,孤初步打算由王府牵头,你们四家联合航运,清淤的银子便从漕运收益中出,盈余收益则按照入股比例分成。这听起来呢,好像是你们均分,其实不然……”

沈老爷子呵呵笑道:“愿闻其详。”

秦雷颔首道:“先问外公个旁的问题,咱们家占着航运之便。为何只为别家运输流通,却不自己进货出货呢?”

沈老爷子微一沉吟,捋须笑道:“这个嘛!一方面是因为做买卖货东西,就不免有赔有赚,有这分风险在里头,就不如做航运来的安生。”说着笑道:“尤其是运河航运。无风无浪无暗礁,只要将官匪两家打发好了。经年不带有闪失地,胜在稳妥啊!”

秦雷微笑道:“就这么简单?”

沈老爷子摇头道:“当然不是了,其实有些东西只要从南运到北,或从北运到南,那是稳赚不赔的。比如说这北方的大白菜,在中都一文钱一棵,运到南方就要二百文。就算数量多了,也不会擦下一百文的。”

秦雷张嘴道:“至少一百倍?那我直接运大白菜得了,还辛苦搞什么丝绸之路啊?”

沈潍扑哧笑道:“一听殿下这样说,就知道您对银钱方面不在行。”

秦雷呵呵笑道:“不瞒舅舅说,我是去年才弄清楚一百万两是个什么概念,本来还以为是个财主家就至少衬这个数呢。”

沈氏父子忍俊不禁,哈哈笑道:“对王爷来说,确实不是个大数目。”

笑一阵子。沈潍才为秦雷解释道:“这大白菜可占地方,用咱们最大的船也拉不了几万斤,咱们就算十万斤,一棵十斤,就是一万棵。打二百文一棵,总计是二百万文。也就是两千两银子。”

秦雷寻思道:“不少啊!多运几船就是了。”

沈潍笑道:“且不说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值钱了,就说这一艘最大船的运费吧!四千里往返,光租是二百两,包租是五百两……”说着解释道:“光租是只租船;包租是连着水手船老大一齐租下。”

秦雷笑吟吟道:“明白了,舅舅继续。”

沈潍清清嗓子,掰指头数道:“两地码头的离岸税、落地税、沿途地纳捐、靠岸税、过境税,加起来最少八百两。还有卖货时的‘十一税’二百两。所有地税金加起来就是一千两。”

秦雷张大嘴巴,干笑道:“还有五百两盈余不是?”

沈潍摇头笑道:“这就完了?没有。沿途的水匪不上供了?没有个二百两是不能过去的。当然,如果包租我们的船,只需再加一百五十两就可以免了这供。”

秦雷擦擦汗,苦道:“看来还是土匪比较仁义些,不仅费用收的少,还知道团购七五折。”

沈老爷子捋着纯白的胡子,颔首笑道:“苛政猛于虎,岂是随便说说。”

沈潍呵呵笑道:“这剩下的三百多两银子只是字面上地,实际上四千里航运,货物要损耗一成,也就是二百两,这样就还剩最后一百两了。”

秦雷苦笑道:“一百两是少了点。”

哪知沈潍不依不饶,继续掰着指头道:“再说,您也不能自个把这十万斤白菜搬上搬下吧?您还得找人跟您压船吧!您自个还得吃饭吧?弄好了最后剩个几十两银子,但价格只要稍一下擦,您这个把月的功夫,可就全砸在里头了。”

秦雷似笑非笑道:“看来不能运这些便宜货……”

沈老爷子呵呵笑道:“什么货都一样,反正只要现在这个状况,卖什么都没有赚头的……”话没说完,他自己先愣住了,与儿子四目相视,半晌才回过神来,恍然道:“殿下的意思我懂了,我们不该再看老皇历了。”

沈潍也额手汗颜道:“王爷早就智珠在握,咱却还在扒拉着卖白菜。”|||||

秦雷一弹袍脚,摊开修长有力的右手,灿烂笑道:“外公和舅舅是当局者迷,未来的运河将由运河司与清河衙门共同把持,共生共荣,运河司负责往来税赋、稽查盗匪,保护清河衙门,当然清河衙门要缴税养活运河司。”

说着右手紧握成拳,坚定道:“至于其他势力,全部要让开,否则就等着清剿吧!”

沈老爷子微微皱眉道:“会不会引起反弹?”

秦雷双眼一眯,冷笑道:“我那义兄伯赏元帅可是负责运河防务的。要不我能舍得给镇南军一成干股?大股势力由镇南军清剿,小股地就直接由运河司摆平了。”说着摩挲着下巴道:“大秦律里写得清清楚楚,运河司是唯一有权利在运河征税地部门,其他不管是官是匪,都没有这个权利,若是遇到一概杀无赦。朝廷里由我顶着!”

沈氏父子两人交换下眼神,沈潍轻声问道:“可是文丞相十几年前的‘运河税赋归地方’深入人心。怕是无法扭转的吧?”

秦雷嘿嘿笑道:“到时候文彦博定然自顾不暇了,哪还有心绪管什么运河。至于那些地方官,在孤眼里无异于土鸡瓦狗,不老实的就等死吧!”这话说得匪气十足,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霸气十足,至少沈氏父子就是这样理解的。

沈潍呵呵笑道:“这样舅舅放心了。”

沈老爷子也颔首道:“如果真的由两司把持河务,航运成本至少降低七成,这样即使我们真地运白菜也是可以发达的。”

秦雷微笑道:“原因就在这里。咱们沈家坐拥京都这个全国最大地市场,本身就是无可比拟的优势,到时候咱们爷们联手,货贩东西,那收益可不是清河衙门的区区分成可以比拟的。而他们别家,想要挤进中都来,就要看您老的脸色了,您想让他们摆成十八般姿势。难不成他们还敢摆十七种不成?”

沈老爷子脑子飞速转动,已经开始盘算起需要再联合哪几家,才能把持住京都的市场。殿下这样说,自然就是把这差事交给了沈家,可不能办砸了。

这事不归沈潍负责,他也不操心。反而饶有兴趣问道:“管王爷在南方行事,虽然看上去疾风暴雨,雷厉风行,但实际很少砸别人饭碗,总能弄个皆大欢喜的场面。怎么这次却要将沿河数省官府地饭碗统统打烂呢?”

秦雷平静道:“孤有一条原则是:‘你占有多大资源,就可以分配多大利益。’在南方时,南方士绅们占着百姓地人望、九成地土地、几乎所有的矿山,这就是他们地资源,所以他们有权利与孤王分享南方的一切。”说着望向沈潍,沉声道:“同样的道理。四大家占着运河航运权。运河司有收税的权利,孤王也可以与他们分享运河地一切。”

笑一笑。将双拳攥紧,秦雷自信笑道:“而孤之所以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些,是因为孤拥有强权与暴力,可为他们提供保护。”说完定定地望向沈潍,淡淡道:“请问舅舅,这里面有两岸官府什么事?”

沈潍第一次听说这种理论,却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使劲点头道:“确实没他们什么事?”秦雷做保护伞,两司维持运河,便可以让其顺利运转起来,的确不需要第三方插足了。

“他们有我强大么?能取代我吗?”秦雷嘴角微微上翘,轻声问道。时至今日,他已是手握重兵的王爷,又与镇南元帅义结金兰,终于可以嚣张地说一句:‘谁不服就干掉’了。

沈潍摇摇头,一脸欣慰道:“王爷已经可以在运河沿岸呼风唤雨了,谁也无法取代。”

秦雷哈哈笑道:“那我干嘛还要与那些贪官污吏分享?”说着面色微沉,肃声道:“一群只知道吸食民脂民膏地蠹虫的饭碗而已,不砸了难道让他们继续祸国殃民?”

沈老爷子微微担忧道:“这样他们会滋事的。”

“杀!”秦雷眼都不眨一下,从牙缝中蹦出一个冷冽的字道。

“杀光了怎么办?”沈老爷子皱眉问道。

“大秦的官场,在文彦博的腐蚀下早烂透了,杀光了正好换些新鲜的。”秦雷一挥手,沉声道:“我不是肆意妄为,而是大秦官场的地震在即,趁势行此霹雳手段,两遍功夫一遍做,国家百姓却要少遭一回罪。”

沈老爷子拊掌赞道:“一国巨掣当有这份豪气!殿下不用说了,外公完全支持你!”沈家乃是天子近臣,对陛下与文家的矛盾,自然知道的多些,是以并不奇怪‘官场大地震’之说。

秦雷欣喜笑道:“外公才是真地豪气呢。”这时沈夫人过来亲自请用膳,三人这才停下谈话。随沈夫人去饭厅用膳。

这顿饭地奢华程度也远远超出了秦雷的想象,甚至比他在号称美食之都地上京城吃过的相府宴,还要精美昂贵许多。一道道叫不上名来的珍贵菜肴,被府中侍女端着,流水价的上来,只在秦雷眼前停一会儿,若是见他眼皮微垂。侍女便将那菜放在桌上。若是秦雷眼皮都不眨一下,那菜便被端下去。放在别的桌上,由陪坐的沈家人享用。|||||

当然,按规矩来是这样的,但天可怜见地,隆威郡王殿下平时吃饭极少超过六个菜,吃过几次御膳,也没有遇见过这种菜多到摆不开的情况。是以却不懂这些巨富人家的道道……

第一道菜肴上来了,这道菜是头炮,大厨们自然要拿出最高水平,只见精美的青色瓷盘中,铺着一层纯白的雪,雪上有山、山上有松、四周烟气缭绕。一圈栩栩如生、形态各异的小小白鹤围着这雪山起舞,随着那烟气的流动,白鹤看起来就像真地在飞一般。

只听侍女柔声道:“白鹤归巢。请王爷选用。”偏生这些侍女学的是吴侬软语,‘选’与‘享’分不太清,秦雷只道是请他享用了,心道,这简直是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啊!待会从哪下嘴呢?

两眼不由睁得大大的。生怕漏看了一般。他这幅叹为观止的样子过于奇特,让传膳的侍女颇为误会,心道:‘王爷眼都不眨一下,看来是不喜欢这道。’便将那‘白鹤归巢’端走,又端上另一道菜。

秦雷斜眼看着那‘白鹤归巢’到了别的桌上,心中无限遗憾道:‘原来只是给我看看啊!什么破规矩啊?这不是故意馋人吗?’但满屋子人都在看自己,他怎好意思说:“嘿!哥们,咱俩换换如何?”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惋惜。再看向下一道。又是一道卖相绝佳地菜肴,真好看啊!该从哪里吃起呢?秦雷又犯了难。

“‘飞黄腾达’,请王爷选用。”宫女柔声道。

这宫女问完之后,见王爷眼珠子瞪得溜圆,生怕眨一下,自然以为王爷不喜这道菜,也端到另一张桌子去了。

秦雷暗暗咽口吐沫,心道:‘这什么破规矩啊?这不是这么人吗?’紧接着上来几道,他也不看了,只是在心里祈祷,自己的那份赶紧上来吧!果然那些菜肴也被端到了别的桌上,若不是堵上耳朵太过不雅,他是连菜名也不想听的。

他虽然被那些香气扑鼻的菜肴勾起了馋虫,腹中擂鼓似的难熬。可落在陪坐的沈家长辈眼中,却成了王爷风度翩翩,尊老敬老,让长者桌上先排膳,心中不由对秦雷好感大增,却也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众所周之,隆威郡王殿下是个缺乏耐性、脾气暴躁之人,若是往日他早就拍桌子骂娘,大喊道:“把菜和美女留下”了。但今日是在外公家吃的第一顿饭,他怎能不给对自己有大恩的沈家一个面子呢?何况那位亲切慈祥的沈夫人,一直用一种神情无限的目光盯着秦雷,让他发做不起来。

想到沈家对自己的好,舅舅舅母对自己的疼爱,秦雷心一横,暗道:‘一顿不吃饿不死,大不了回去泡糊糊。’但心中还是不禁黯然道:‘有这样请客的吗?这不是耍人吗?’想到这,不由郁闷的垂下左眼皮……

终于,奇迹发生了——已经快抓狂地侍女,见礼貌到变态地王爷终于终于眨眼了,如释重负地将一盘菜肴放在他的桌上。

本已不抱希望地隆威郡王殿下,见到这一幕,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使劲眨了眨——下一道菜便又落在了他桌上。

隆威郡王这才知道,原来要睁一眼闭一眼才有饭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