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一五章 身披麻袋 头顶锅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月牙儿拨开淡淡的云,痴痴望着水中的影。

痴缠热吻的人儿紧紧贴在一起,良久良久才分开。

诗韵一手轻轻摸着微肿的嘴唇,一手按着轻轻起伏的心胸,星目迷离间水汽氤氲,身上的淡淡清香竟变得芬芳起来。

秦雷双手揽着姑娘的蛮腰,执着问道:“这下要我负责了吧?”

一句话便把这旖旎的气氛打得粉碎,诗韵苦笑一声,竟然无言以对。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秦雷继续追问道。

诗韵心中兀然蹦出一个词——‘牛嚼牡丹’……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抬头望着秦雷的下巴,蚊鸣道:“你这人怎生如此霸道,偏要把人家最后一丝尊严也要踏碎了……”

秦雷的贼手伸进诗韵的浴袍,手指在她婴儿般细嫩的背上划动,用最低沉磁性的声音道:“若不这样,你便不要我负责了……”诗韵的小脑袋无力低垂一下,额头轻轻磕在秦雷硬邦邦的胸膛上,无力呻吟道:“能不能不讨论这个问题……”

秦雷呵呵一笑,刚要说话,却听到小丫鬟锦纹远远叫道:“小姐,小姐……”

诗韵心里一阵埋怨:‘这丫头怎么如此多事。’嘴上却还要不紧不慢道:“什么事?”

“巡夜的婆子在附近发现一身夜行衣,怕有歹人出没,咱们快些回去吧!”锦纹的声音越来越近。秦雷只好无奈地躺回水中,仅留着半边脑袋露在外面,双手却搂着诗韵细嫩的小腿不放。

“放手……”诗韵小声道。

“让不让我负责?”执拗的王爷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印证一句话——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见锦纹已经过来,诗韵只好勉强蚊鸣道:“都依你,快放手吧!”秦雷这才得意洋洋的放开双手,看着姑娘从水中起来,又小声道:“今晚上你可真美啊!”诗韵身子一顿。没好气的横他一眼,轻声道:“云裳怎么办?”说完便上了岸。

“小姐。你怎么浑身都是水?”只听锦纹关切问道。

“啊……失足了,我方才失足了。”诗韵心里暗叹一声,轻声答道,便与那锦纹携手离去,到一边暖亭中更衣去了。

等了半晌,听见人声渐渐小了,秦雷心道:‘若兰还不得怨死我。可得好好陪个不是。’便起身游到出发的地方,湿漉漉地上了岸,去寻自己的衣裳。却发现搁衣服地大石下……居然空空如也。

‘等等,方才那锦纹小丫头说什么来着?’秦雷突然出了脑门子汗,心中暗道:‘好似发现了一身夜行衣什么的。看来是被拿走了,话说他们随便拣男人衣服作甚,莫非也有内衣狂?’

稍稍静下心来,他便猜到。那些人定是衣裳拿下去当罪证了,说不定一会儿就有无数宫中侍卫,牵着大狼狗过来搜查了。他自己虽然可以安之若素,却不能让人在这发现了,不然明天说什么的都有,让诗韵颜面何存?

好在这山上尽是温泉。温度却要比别处高上许多。秦雷便赤条条不挂一丝的上了岸。想去方才诗韵更衣的亭子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些可供遮体的东西,哪怕是一条裙子一片窗帘也好。

但他显然不懂此中规矩,山里温泉众多,但用的人却很少,所以除了几个常用地亭子,其余的并没有任何内设,都是丫鬟婆子们随用随布置,用完了再收拾起来,打扫干净……

所以望着空空如也的亭子。威隆郡王是欲哭无泪。正要仰天长叹一声:‘乐极生悲、泰极否来。’却看见亭子边上竟然种着棵绿油油的芭蕉树,不由大喜过望道:‘天无绝人之路啊!’

一边下意识捂着某处向那边走去。一边心中嘀咕‘这玩意不是只生在南方吗?’一转念,却又想到这山上四季热气腾腾,长个芭蕉香蕉之类的倒也没问题。

不错,秦雷要做一件火奴鲁鲁草裙,好在他前生无数次野外生存,做起这些来倒也轻车熟路。

扯下几片肥大的叶子,甩去上面的露水,在身上比量一下,发现一块就可以将屁股围起来,不由暗自感叹一下身材真棒。将那芭蕉叶子用叶柄穿了,便是一条短裤。又不放心的包了两层,这才不虞走光。

再拿两片叶子从肩上垂下,交错对扣,便是一件马甲。这就算是上衣下裳、完备齐了。扭扭屁股、感觉活动还算自如,秦雷便小步往山下走去。

到了那石碑边上,秦雷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误把冯京当马凉了,不由汗颜地咂咂嘴,暗叹道:‘诗韵这妮子平日里裹得里严严实实,想不到却实在有料啊!’

沿着山路走了一段,心道:‘我也不能这样下山啊!’便往南边寻去。那身简易草裙自然不太耐用,一路上经过好几次修理,也添上了许多材料……共计一条草绳、两块布头、以及梧桐叶子若干。|||||

刚走到山中央,便听到石径上又轻微的脚步声,秦雷赶紧躲在一边大石后,偷偷往外瞅去,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不要脸。

……

若兰有些郁闷哦!或者说相当十分非常的郁闷,酉时一过她便把沁阳汤边的亭子布置好,又把伺候的丫鬟挥退,自己坐在亭子里里等王爷。谁料左等等不到,右盼盼不着,直到月过中天,约摸已到亥时,她终于坐不住了。起身穿好大氅,下山寻找王爷去了。

她以为秦雷睡着了。结果楼里并没有人,再问楼下的丫鬟却说不知去向,她便知道王爷又是从窗户翻出去地。心道,八成是迷路了。却也不好声张,又独自折返回后山,打个灯笼四处寻找。

她知道秦雷警觉。是以并不出声,只是闷头走道。果然刚走到山中央分叉的地方。便听身后有人轻声道:“小兰兰……”

若兰如释重负的回头叫道:“王爷……”却一下子呆住了,只见一个树叶裹体、腰缠草绳、手拿木棍、身披破布的青年男子,在朝自己憨笑。

“鬼呀!”若兰吓得尖叫一声,却被那鬼一个箭步冲上来,捂嘴嘴巴道:“我是秦雷!”若兰这才惊魂稍定,怯生生打量着那比叫花子还凄惨的男子,可不就是王爷吗。

若兰点点头。秦雷便把手放开,只听她长舒口气,惊讶道:“王爷,您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秦雷挠挠头,郁闷道:“本想给你个惊喜,结果最后成了这般模样。”这人忒是奸诈,一句话谎话也没有,却把中间一轱辘掐了。仅留下开端和结局。让人家姑娘误以为,王爷是为了给自己惊喜,才打扮成这样的,心道:‘怪不得不敢走正门呢,穿成这样也只有翻窗户了。’

拉着秦雷到了沁阳汤,给他简单一冲洗。换上原本就备好的衣衫,却没了交颈鸳鸯把水洗地闲情逸致,两人说着话携手下山了。

至于回屋后又做了些什么,就不足为外人道哉了。

翌日天还没亮。若兰姑娘就蹑手蹑脚的离了秦雷地房间,却是怕隔壁地云裳看见,殊不知云裳姑娘上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下半夜又听了半宿地娇吟婉转,等那两人消停了,她还是满脑子吱吱咯咯,最后实在憋不住……只好下床用凉水洗了把脸,直到天快亮才睡去。这时哪怕隔壁两人把床拆了。她都是听不见的。

……

吃早餐地时候。秦雷神清气爽来到饭厅,却发现姑娘们还没有一个过来的。只好先坐下等着,结果……

永福派人来说:“公主今日身子不爽利,不过来用餐了。”秦雷心道:‘早习惯了。’便点头允了。

诗韵派人来说:“小姐今日身子不爽利,不过来用餐了。”秦雷心道:‘羞了。’便点头允了。

云裳派人来说:“乔小姐今日身子不爽利,不过来用餐了。”秦雷奇怪问道:“怎么了?”传话的丫鬟轻声答道:“乔小姐好似一宿没睡似地,还没起来呢。”秦雷只能无奈点头允了。

若兰也派人过来说:“若兰姐姐今日身子不爽利,不过来用餐了。”这是早就与秦雷说好的,姑娘差点被他折腾散了架,却要好生歇息一天。秦雷自然无不应允。

于是,隆威郡王殿下独自享用了一桌美食。

吃饱喝足之后,又去探视一下妹妹,嘘寒问暖之后,轻声道:“我要走了。”

永福微微吃惊道:“前儿夜里才到的,怎么现在就走呢?”

秦雷信口胡扯道:“我这是顺道拐过来看看你们,能呆两天已经是极限了。那边几万口子人,走不开。”

永福沉默一会,点头道:“正事要紧,什么时候动身?”

秦雷挠挠头,轻声道:“跟你到个别,我下楼就走了。”

永福幽幽叹口气道:“这里有诗韵姐姐照顾,哥哥无需挂心,倒是别疏忽了自个身子。”

秦雷点点头,笑道:“没问题。”说着便要起身离去,却听永福小声道:“我还有几句话。”秦雷赶紧一屁股坐下,微笑道:“讲吧!”

“妹妹这病估计没什么指望了。”只听永福喃喃道。看来今年冬里的复发,让她很是失望。本来还指望明年踏青呢,结果能不能看到明年的青草都是疑问。

秦雷微微皱眉道:“说什么话呢?云裳已经找到你的病根,正在与诗韵设计治疗方案。一二一地就能把你治好。可不能自己先泄气。”

微微摇头,永福轻声道:“不说这个,我说的是……哥有时间能多回来几趟吗?小妹想多看你几眼……”说话间泪珠滚滚而下,到最后已是语不成声了。

秦雷心里狠狠抽动一下,暗骂自己混账,伸手一提,就将永福孱弱地身子揽到怀中。认真道:“别哭啊!哥答应你。每五天回来一次,可是你也得答应我,每次身子都要好一点才行。”|||||

永福这才破涕为笑,揽着秦雷的脖子,将鼻涕在他衣襟上蹭了蹭,点头道:“咱们拉钩。”秦雷便伸出小指,与永福白皙纤细的手指勾了勾。她这才心满意足的靠回躺椅上,轻声道:“还有诗韵姐姐与那黛玉小姐,哥哥打算让妹妹怎么对待?一碗水端平,还是有偏有向?”

秦雷干笑道:“小鬼头说话太直接了。”挠挠头道:“一视同仁吧!这本糊涂账,还是等来年再算吧!”

永福白了秦雷一眼,摇头叹息道:“就怕越拖越乱。”说着轻声道:“哪一个都行,只是别伤着诗韵姐就行。她对我太好了。”

秦雷心道:‘可也不能伤着云裳啊!她对我掏心掏肺,要是负了她,我就是狼心狗肺了。’不由愁上眉头,无奈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离开永福的绣楼,想去找云裳和诗韵告别。却吃了闭门羹。秦雷只好让若兰代为转达,便整齐戎装离了这莺莺燕燕地温柔乡。

……

石敢果然跟着他一道上路,一行人不疾不徐,过午时分便到了京山脚下,便见着一条长长队伍在向京山营奔跑。一看他们身上地棉袄,正是新兵师地那群家伙,这些人身上背着全套装具,看上去正在进行野外拉练。

边上监督的教官见了黑衣卫,便知道王爷来了,赶紧打马上前。拱手大声道:“禀报王爷。新兵师第三、第七、第九大队正在进行野外拉练。”

许是体内阴阳平衡了,秦雷的表情也柔和了很多。望着这员国字脸的将领,笑眯眯问道:“秦寿,你这家伙,教官当地可滋润?”

这员名唤秦寿的教官,乃是与秦卫一批的黑衣卫,与他风骚的名字相反,为人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深得石勇器重。当初石勇奉命组建部教导队,第一个便把他要了过去。

见到王爷心情不错,向来不苟言笑得秦寿也忍不住咧嘴笑道:“一切都好,谢王爷挂心。”

望着闷头奔跑的队伍,秦雷笑问道:“这些家伙怎么样,争气吗?”

秦寿瞥一眼队伍,轻声笑道:“这帮伢子还算凑合,操练这些日子下来,已经知道令行禁止了。”言外之意,对别地方面还不满意。

秦雷笑道:“别要求太高,这些公子哥们一直吊儿郎当地,要想把筋全抻开,还需要些日子。”

秦寿点头道:“这些人的耐力好,潜力不错,来年开春就能结束基础训练,上科目了。”说完又补充道:“如果不放假地话。”

秦雷摇头轻笑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这些家伙到年前就训了快三个月了,也该调整一下了。”摸一下马鬃,沉声吩咐道:“你可选个时候传达过年放假的方案了,激励下士气吧!”

秦寿行礼应下。秦雷刚要离去,却见远处跑来一个比别人宽好几号的胖子,不由笑笑道:“这家伙咋还这么肥?”

秦寿不看都知道秦雷说地谁,轻声解释道:“秦俅还是不错的,除了跳高,其余科目都能及格。虽然称不上出类拔萃,但考虑到他的负担,也算是不凡了。”

秦雷点头笑笑,便带着石敢他们驶回营中。营里早得到消息,乐布衣和秦霖急忙应出。秦霖已经知道了中都的事情,估计自己可以躲过这一劫了,心里着实高兴,居然舍得从暖房里跑出来迎接。

秦雷大笑着跳下马,朝乐布衣点点头,便挽着老三的手进了大营。

一进营地,秦雷便看见远处河边的歪脖树上,倒挂着一人,不由惊奇道:“你们不会是要做腊肉吧!怎么又挂上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