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帝王将相 第三一八章 斟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寻思半晌,秦雷轻声问道:“考生买了入场券,不管会不会,随便考考就成了?”

麴延武摇头笑道:“那倒不会,还得估计国家体面不是?”说着哂笑一声道:“自古惯例,取中进士的考卷会在国子监张贴,以供监生们瞻仰参详。后来怕三甲的文章太好,压过了一甲二甲,便只张贴进士出身以上的。”

秦雷笑道:“出这主意的家伙够奸诈,没人看得到三甲的文章,自然无法理直气壮的质疑。”

麴延武呵呵笑道:“光这还不行,远的不说,就说李家那几个小子,斗大的字不识一筐,能写出什么道德文章?更别提洋洋洒洒几千字的策论了。但结果呢?个个都是一甲。”说着笃定道:“今年的状元便在李家四公子和文家三公子只见产生了。”

秦雷轻轻皱眉道:“带小抄?”

麴延武点头道:“带小抄的还是有些墨水的呢,老多人干脆就带卷子进去,先呼呼大睡三天,等到快结束时,再把占满口水的空白卷子一收,直接换上写着字的,就算是考完了。”

秦雷苦笑道:“倒是难为他们了,想必在贡房里睡三天,也是很难熬的。”说着扣一下桌面,沉声问道:“一甲二甲全是这样吗?”

麴延武勉强笑笑道:“既然可以这样,那谁还会去刻苦攻读?”

秦雷皱眉道:“名额是怎么分配的?”

麴延武轻声道:“现在还不清楚,一般都是趁着过年走动钻营。到正月底基本确定。不过……往年中都大族会拿到一半名额,北方地豪强也有三成,剩下两成往年给南方和别的地方。但今年南方怕是没指望了。”

秦雷点点头,沉默片刻,轻声道:“你不要跟文彦韬争,但要与文彦博说好了,他作初一你作十五。等文彦韬履新之后,要把吏部尚书给你。”

麴延武寻思一会儿。挠头道:“就怕他们初一十五一块作。”

秦雷撇嘴道:“那就拖着,孤过完小年就回京了,要是敢惹老子,我让他初一十五都作不成。”

麴延武轻声应下,低头端起酒盅,仰脖一口饮下,擦擦嘴道:“恕属下直言。明年王爷最好常坐京都。”

秦雷微笑望着他,轻声道:“为何?这里不是挺好吗?”

麴延武摇头道:“这里不行,虽然王爷拥有天下最迅捷的通信手段,对京里发生的事情,最多半天便可知悉。但有些东西还是要您自个去体会的,离得远了就可能没那么敏感了。”

秦雷点点头道:“麹公此言甚是,上次回京时,孤便心有所感。但是这边草创,不盯着不放心啊!”说着夹一筷子凉拌黄花菜,大口咀嚼道:“明年受累多跑跑吧!昭武十八年是要出大事的。”

麴延武笑道:“王爷智珠在握,圣心独裁,定能带着咱们逢凶化吉,高歌猛进的。”

笑一阵子。秦雷朗声道:“麴公先在这住几天,再过些日子,咱们王府就要开年会了,你也跟着乐呵乐呵!等完事咱们一起回京。”

麴延武与秦雷捧一杯,笑道:“恭敬不如从命,但这年会又是个什么东西?”

秦雷笑道:“这不腊月了么,咱们天南海北地伙计们都要回京过年,趁这机会一起聚一下,表彰表彰、奖励奖励、让大伙都开开心心的过个好年。”

麴延武欣喜道:“却是个喜庆事儿。那属下一定要参加。沾沾喜气,去去晦气。来年也有个好彩头。”

……

转眼到了二十二。这天夜里,秦雷正在与麴延武吃酒,石勇夹着一个厚厚地册子过来,行礼后恭声道:“结果汇总出来了。”预定七天的考核期,在归心似箭的官兵们的共同努力下,夜以继日的进行,结果仅用五天便结束了。

秦雷搁下手里的鸡爪子,用桌上的抹布使劲擦几下手,这才接过那册子,翻开一看,沉声道:‘怎么没有卓越士兵?’

石勇看了麴延武一眼,小声道:“平日成绩最高地只有二十七分,也就意味着所有科目平均九分,在严格评价的情况下,很难。”

秦雷伸手弹弹那册子,对麴延武笑道:“孤的教导长不错吧?”

麴延武呵呵笑道:“二十年后的兵部尚书。”

秦雷颔首笑道:“石勇千好万好,但有一样不好,太不懂握权了。”

石勇听了,有些糊涂道:“握权?”

秦雷摇摇头,指着这个册子,轻声道:“所有军议员都知道,孤王要树立几个标兵,那卓越士兵就一定要有,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石勇点头道:“恩出于上,王爷可以恩典,但属下只能秉公办事。”

秦雷温和笑道:“你的想法很好,但是几个中士而已,绿豆大点的官儿,你自己决定就好。只要拿过来,让孤看一下签个字,便没有会说你什么,这样一来你既没耽误了什么‘恩出于上’,又握住了手中的权利。”|||||

见石勇还是懵懵懂懂的,麴延武轻笑道:“傻小子,王爷在教你如何做官呢。”

石勇有些不以为然道:“像文彦博那样揽权有什么好地?请王爷乾坤独断不是更好?”

秦雷苦笑道:“我的石大人,现在咱们就这点人、这点事,你事事请示当然没有问题,但将来呢?咱们的势力大了呢?还能这样么?”说着伸手点了点麴延武。沉声道:“麴督说得不错,要想做好官,就得握紧手中地权力,若你能决定的事情太少,就算做到尚书,也是无人重视的。”

见石勇似懂非懂,秦雷又补充道:“当然握权不是揽权。握权是把你份内地权利掌握住,而揽权……”说着。秦雷张开双臂,虚抱一下桌上的杯盘,笑道:“是你的、不是你的,胜任地、不胜任的一股脑都要揽在怀里,那当然不行,是要出岔子地。”

石勇这才明白道:“属下回去就把教导长手册重温一遍,把属于我的权力都抓起来。”

秦雷挠头道:“那样你会很累的。要适度放权……”

石勇心道:‘老大,你不会玩我吧?’遂无奈笑道:“到底是握还是放。”

秦雷苦笑道:“重要的握,不重要地放。你肯定要问什么是重要地?”石勇不好意思笑笑道:“俺现在知道王爷为什么说俺心细了,确实不好,但不弄明白了心里始终不踏实。”

秦雷摇头笑道:“你觉得一件事,如果交给别人决定,会影响到自己的权威,那就是重要地。回去慢慢体会去吧!”说完把注意力转回册子上,点了点前五名道:“把这五个提成卓越,后面的依次递补。”石勇点头遵命。

秦雷又向下翻页,咂嘴道:“二百来个优秀,一千来个良好,六千多个及格。”说着笑道:“不及格的人数有些多啊!你总不能让皇甫文宇这些将军每人带着一千来个玩吧!”

石勇心领神会道:“那改为一千不合格吧!饶了那两千小子。”

秦雷哈哈笑道:“既然如此,何不送佛道西天,再放生六百吧!四百个不合格的,已经足矣了。”

石勇沉声应下,嘴巴翕动几下,话到嘴边终又忍住了。

秦雷温声道:“讲,你石勇还是有权利表达异议的。”

感激的笑笑。石勇轻声斟酌道道:“统帅咨议会上。王爷明确提出要走精兵路线、职业军人路线,以强大的质量取胜。属下担心过于放松标准。会破坏了您的既定方针。”

秦雷颔首正色道:“很好,你能时刻不忘大方向,让孤很欣慰。但是在队伍草创时期,整体成型最重要,不能对单个士兵要求地太高,”语气渐渐平缓道:“进了正规部队,也不是说进了保险箱,我们要保持的是动态的平衡,随时可以把不合格的置换淘汰掉。”

石勇这才心悦诚服道:“属下明白了,这次四百不合格。”

秦雷呵呵笑道:“对嘛!你要求下面的人秉公办事,但自己心里要有数,严格归严格,不能跟大方向拧着来。”石勇轻声应下,告退离开了房间。

待他走远,秦雷轻声道:“石勇他们忠诚勇敢,做事情也用心,实在是最值得仪仗的左右,只是他们过于老实、眼光也颇有局限,怕是很难发展到你所说地位置。”这是秦雷一直以来想当苦恼的地方,甚至在襄阳湖上时,一度想要放弃对他们的期望,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他必须有自己的铁班底,石勇他们便是不二人选,无论多难,他都要把他们带起来。

麴延武寻思一会轻声道:“石勇石猛几个,属下都接触过,问题还是出在:书读的少了,事儿经的少了。想要有更好的前途,只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

怕秦雷不信,麴延武又拿自己做例子,缓缓回忆道:“记得入了翰林院后的第二年,属下因为开罪了当时的吏部侍郎,被逐到陇右做知县,一呆就是五年,那段日子简直如炼狱一般,但因而也有了今日的麴延武。”

说到这,麴延武又大摇其头道:“咱们大秦地官制说来也混蛋,一个县令带着十几个人地草台班子,就要管着方圆近百里地面上的治安诉讼、春种秋收、征税收捐,等等等等、更离谱地是,从来没人教过我,一个县令到底该怎么做。”说着颇为自得道:“结果呢?跌跌撞撞几个月,属下还不什么都弄明白了。”

秦雷明白地点点头。微笑道:“麴督地意思孤明白了,想让他们成长,就得给他们机会,允许他们犯错。”麴延武颔首笑道:“王爷圣明。”

……

俗语道:‘二十三,过小年,祭灶扫神写春联儿。’这小年好似春节的门槛一般,只要到了这一天。人们便会清晰地闻到年味,若是仍在外地的。便会急躁起来,恨不得一步飞到家里去,扫房子、蒸团子、割下肉、擦锡器、沤邋遢、洗脚手、除夕好把春联贴。|||||

一大早,兵士们便纷纷打起背包,待会儿王爷讲完话后,便会正式放假,直到正月十七才会重新集结。得到这二十多天的假期。所有人都乐开了花,甚至没人去想,乘坐何种交通工具回去的问题。

待到集结哨吹响,兵士们从兵舍里鱼贯而出,不一会儿,便在大校场上整齐的列队。但今日军纪有些问题,兴奋难抑的兵士们,不是交头接耳。就是东张西望。

秦顼和秦俅是两个例外,他们俩一个心绪不佳,一个素来沉默寡言。虽然都愣愣地站在那里,但心中所想却完全不同,秦顼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成绩,感觉也就是八十七八分地样子。别说最佳士兵,就连卓越士兵也没得拿了,心情当然不好。

至于秦俅,他感觉自己应该可以合格通过,心中便开始努力回想京都的小吃,盘算着回去先吃什么后吃什么……

当他想到铁狮子大街的‘水晶烧麦’时,就听到一声鼓响,立刻习惯性的站直身子。

“王爷驾到!”值星官简短有力的大喊道。

“哗啦”一声,一万兵士们条件反射的立正站好,便见一身戎装的王爷大步走上了高台。经过两个多月地教育灌输。兵士们完全忽略了。他们其实是被秦雷拐骗过来的事实,反而狂热的信仰起这位大秦的希望来了。

秦雷今天穿的十分正式。多年的行伍生涯,让他近乎偏执的无限喜爱形式美,擦得锃亮的牛皮马靴咣咣作响,身上地军装笔挺整洁,一丝褶皱都没有。

他在场中立定,慢慢环视一圈场中兵士,原本还有些嗡嗡声的校场上立刻落针可闻。“我的士兵们,你们现在最想做什么?”秦雷没有用他惯有的激情演讲,而是像个长辈一般微笑问道。虽然场中大多数人比他年纪要大得多,但无论是说得还是听得,都觉得非常自然亲切。

听到王爷轻松的语调,刚刚有些紧张的兵士们也放松下来,齐声高喊道:“回家!”

秦雷哈哈笑道:“如果孤在这里长篇大论一个时辰,你们定然会在心里暗骂道:‘真是个不通人事地糊涂蛋。对不对?’”

虽然没人敢回答,但一阵哄笑声已经代表了兵士们的态度。

一拍双手,秦雷高声笑道:“所以孤今日不煞风景,不饶各位返家的雅兴。就说三句话。”场中一下鸦雀无声,众人心道:‘您快说,说完我们好回家。’

“第一,两个多月的训练下来,你们证明了,自己是最棒的!孤王为你们感到骄傲!”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兵士们感谢王爷,更是为自己鼓掌。

“第二,为了保证大家过个好年,回去后也有面子,王府为大家采购了大量的年货,鸡鸭鱼肉、菜蔬粮油,应有尽有。你们回京之后,可以凭军籍牌,去宗正府领取。”

兵士们,尤其是结了婚的兵士,正在发愁回家空着手太难看,没想到王爷如此慷慨体贴,连这都想好了,不由齐声欢呼起来,却比方才的掌声更情真意切一些。

待他们欢呼完了,秦雷面色不变,继续微笑道:“第三条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每人在离去之前称体重,明年回来后,体重增长超过五斤的,一律严惩。”没有人认为王爷只是说说罢了,他已经用许多人地生命和尊严,证明了一句话:‘服从或者去死。’

兵士们又轻声哄笑起来,至少现在每人认为自己会在二十天内增长五斤肥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