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二一章 第一骚人与四大才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见都御史大人与三殿下联袂而至,小太监们哪里还敢放肆,纷纷悄无声息的退下,把衣冠不整的易大人留在了当间。

易惟络见了自己的长官,整整衣襟,一脸委屈地拱手道:“王爷、大人。”

王辟延面无表情道:“惟络,把你身上东西都掏出来,让三殿下过目。”

方才秦霖与王辟延打赌,声音自是极小,易惟络却没有听见。闻听自家大人出此言,俊脸腾地涨成猪肝色,牙齿咬的格格作响道:“士可杀、不可辱,大人明鉴,属下怎会是那种鸡鸣狗盗之徒呢?”

一边看热闹的王府侍卫待要聒噪,却被秦雷喝止,只听他义正言辞肃声道:“休得胡闹,朝廷命官自当洁身自好,岂是尔等可以轻侮?”这话说得两可,还有一重意思是,若这命官不洁身自好,当然可以轻侮了。

但他既不进场,又不插言,所以人们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场内三人身上。便有官员鼓噪道:“易大人!掏给三爷看看,让他知道咱们的御史都是干净白嫩的。”

易惟络和王辟延恼火的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众官员紧闭着嘴,一脸端庄的在边上围观,根本找不出是谁说的怪话。都察院的御史向来与六部官员关系紧张,此时有人说几句风凉话,实在正常不过。

王辟延感觉有种耍猴的感觉,当然自己是猴。心中极为不快道:“惟络,掏给诸位大人看看,咱们都察院地御史就是比一般人干净!”

话说到这份上了,易惟络是别无选择了,无论结果如何,除夕夜蒙羞已成定局。双目溢满泪水,无言大喊一声:‘苍天呐!你咋就不长眼呢?’便颤抖着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白纸。迎风一抖,竟然被刮了出去。引得几个小太监跟着风儿去捡。

袖子里还有一串铜钱。一方素青手帕、一支湖笔、两个香囊,除此之外,并无别的物件。

王辟延不由松口气,脸上掩不住的得意道:“怎么样?三爷,愿赌服输吧?”

秦霖讶异地望了秦雷一眼,只见他边上的石敢微不可察的指了指胸口,立刻心领神会。慢悠悠道:“孤怎么看着易大人胸口鼓鼓囊囊的呢?莫非藏了什么东西?”

此时隆冬,自然不能空身穿官服,有权有钱地官员会在里面套上件裘皮,寒酸些的只能用棉袄代替,穿起来自然鼓鼓囊囊地,而都察院乃是最最清水的衙门,一个四品御史是穿不起价格昂贵的皮裘的。是以没人怀疑到易惟络的胸口。

易惟络也已经豁出去了,一边冷哼道:‘没有就是没有。难道还能变出来不成……’一边伸手到怀里掏摸一下,面色却兀然变得煞白,顿时僵在了那里。

王辟延见他这样子,心中哆嗦一下,不敢再没住声地叫他往外掏。秦霖却不管这套,迈步上前。攥着易惟络的手,往外一带,便听到叮叮当当几声……

众人往地下一看,却见青砖地面上,几颗纯白莹润地珠子……竟是如此的扎眼。有机灵的小太监当场尖叫道:“这是中极殿影壁上镶的珠子!”

场内一时静极了,只听到易惟络粗重的喘息声。再他看的脸,已经是铁青一片,额头的青筋突突跳着,双目中燃着愤懑的火光。他心中忽地明白了——定是那群小太监中的某一个,趁着方才推搡的时候。偷偷塞到自己怀里。故意栽赃陷害来着。不用问,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定是那故作粗鄙的隆威郡王。

他满腔愤恨的猛然回头,却见王车前已经没了那王爷地身影,只有几个看车的卫士,面无表情的肃立在那里,无声的嘲讽着他。

王辟延不知道这里面的回回道道,却只见到人赃并获,面色霎时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一甩袖子便转身离去。众人赶紧分开左右,给他让出通道,只见王大人径直向承天门方向走去,竟连辞旧宴也不参加了。

秦霖见秦雷走了,知道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便把双手拢进袖子里,一缩脖子道:“好冷啊!回去了暖和了。”说着也晃晃悠悠离了场中,往大殿走去。

众官员见两位大人都走了,看一会儿木然呆立的易惟络,顿感无趣的紧,也纷纷准备散去。这时,去拣纸的小太监正好回来了,凑到一个还没走的官员身边,陪笑道:“劳驾这位大人,上面写得什么啊?俺们不识字却好奇地紧。”

那位大人也是好奇地紧,接过来一看,双眼不由直了,一边啧啧有声的品着纸上地字,一面钦佩的瞟着易御史。边上的官员被他大惊小怪的样子勾到了,不由转回身来,凑到那官员身边,争相品鉴起纸上的文字,不一会儿就把那拿着信纸的官员,围了个里外三层,可见此时娱乐是多么的匮乏。

许多凑不过去的官员不由急了,在外围叫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快念出来听听,大家一起乐和。”|||||

人堆里有声音怪叫道:“此文看着舒服,念出来却怕污了众大人的耳朵,有失体统、有失体统啊……”顿时引来圈内一片会心的贱笑。

外围的人更是心焦,跳脚道:“今日是除夕,可恣意而为,御史不得参,快说说吧!”

里面的人也是憋不住了,便大声道:“这却是一段小曲,”说罢,便大声吟道:

“风流不用千金买,

月移花影玉人来。

今宵勾却了相思债,

无限的春风抱满怀。

花心拆。游蜂采,

柳腰摆,露滴牡丹开。

一个是半推半就惊又爱,

好一似襄王神女赴阳台。”

一阵狼嚎般的叫好声,官员大赞道:“易大人乃是元稹再世啊!”“想不到惟络老弟古板刻薄的面孔下,竟藏着如此热情奔放的骚情啊……”“实乃大秦第一骚人!”

小太监们低声笑道:“骚人是什么意思?怎么听着像骂人呢?”

“胡说,有道是文人骚客。骚人是诗人的意思,太不学无术了。”有官员严肃的指出。众太监赶紧哄笑着赔不是,一时间场面热烈极了。

“够了!”便听到一声暴喝,把场中众人一下子镇住了。

发声的却是荣膺‘大秦第一骚人’桂冠的易大人,只见他面部狰狞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本官把心挖出来给诸位大人看看,可有一丝污垢!”说着用力一扯自己官服地前襟,从袄中又劈里啪啦蹦下十几颗珠子,叮叮咚咚地声音异常刺耳。

咽口吐沫。易惟络艰难道:“无耻的污蔑、阴险地构陷!”却没了方才要开膛破肚的豪气。

这时,几个大内侍卫走上来,拱手道:“易大人,中极殿影壁上的二十四颗定海珠,悉数被人盗取,请跟我们去看一看,是不是您身上的这些珠子……”

……

老三进了太极殿,见秦雷正坐在右首第二张桌子边自斟自饮。便走过去一屁股坐下,接过秦雷递来的黄酒,趁热喝了一杯,这才舒服地叹口气,轻声道:“折腾那小子作甚?”

秦雷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道:“谁看见我折腾他来?自始至终我都没掺和。”

秦霖有些意外问道:“要是以前。你早就把那小子踹翻在地,暴打一顿了,却不会如此戏弄他。”

秦雷放下酒杯,环视一下大殿中稀稀拉拉地宾客,轻声道:“我若是动手,正合了那小御史的心意,”说着自嘲笑道:“‘五爷是个王八蛋’,这话在官场上早传开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若是今天我动手打了他,这小子立马就扬名立万、立地成佛。被他主子当成‘打虎英雄’。从此平步青云也是极有可能的。”

秦霖不大相信,轻笑道:“苦肉计?这小子有这份心机?”

秦雷轻轻摇头道:“不得不防啊!”感到自己说得太过模糊。他又解释道:“文彦博那边像是要动手了,我得全力应付着,这时候不能让都察院和他们的主子,跳出来添乱了。”

秦霖轻声问道:“你估计什么时候?”秦雷摇摇头,示意此时不便细谈,秦霖只好压下心头的问题,与秦雷拣些快活的话题来说。

他俩来的都算早,一边聊天一边捡着桌上的瓜果点心来吃。慢慢地大殿里人多了起来,高官们也开始到场了。

秦雷轻声问道:“怎么今年祭祖又没见着老大?冬天又不打仗,他咋不回来呢?”

秦霖低头轻声道:“自从几年前与父皇闹翻,老大便总是赶着三十晚上回京,就是为了避开祭祖。”

秦雷撇撇嘴,笑道:“何必呢……”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大殿里着紫袍逐渐增多,麴延武也形单影只到来了。朝秦雷行个礼,便坐在他下手的一张桌子边,众官都知道他与丞相府的矛盾,哪里敢于他同系,纷纷告罪起身,不是内急就是访友。他这一桌顿时空了下来,在几乎满座的大殿里极是扎眼。

秦雷朝麴延武点点头,示意他来自己身边就坐,麴延武洒然一笑,意思是:‘那不更没面子。’谢绝了王爷的好意,自己独酌起来。

待殿里众人已经到了九成九时,文彦韬才带着文铭礼姗姗来迟。两人满面笑容的与诸位官员寒暄问好,便往殿内走去,一眼便看到了秦雷那张噩梦般地面孔,不由齐齐打个冷战,竟有掉头就跑的冲动。

但‘五殿下挥袖退丞相’地典故已经传遍中都。今日两人却不能再退,否则‘望风而逃’的污名又要加到文家身上了。两人壮着胆子向秦雷那桌走去……不知是谁的主意,他们被安排与秦雷同席。

大殿中顿时安静下来,诸位大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想要看看到底是二文讨回颜面,还是五殿下强势到底。|||||

感到殿中目光全部汇集到自己身上,文铭礼有些心虚的小声嘀咕道:“二叔。他会不会打我们呀?”

文彦韬挺胸腆肚,面色庄重。嘴上却小声道:“不能吧!大过年的……”这话说完,两人心里却更没底了。再看秦雷,一手手肘支着桌面,半倚在桌边,一手端着酒杯,双目微微开阖。满脸笑容地打量着二人,但那双狼一样瘆人地眼睛,却不带一丝善意。

两人不由又打了个寒噤,心里仿佛打鼓一般,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到了麴延武身边时,文彦韬突然一脸惊喜道:“麹公,您是何时返京地?”说完就势在他身边坐下。拉着麴延武地手对文铭礼道:“麹公乃是我当年的老长官,铭礼快过来见过。”

文铭礼顿时一脸尊敬地坐在麴延武另一边,崇拜道:“早就听二叔说起,麹公是为风度翩翩的老大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让学生顿生仰慕之情啊!”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谀辞如潮。直把麹公说成了周公,让边上人暗暗发笑,心道,这二位可找着台阶下了。

被两人莫名缠上,麴延武只有摇头苦笑不已,十几年前,他当过一任礼部右侍郎,当时文彦韬初入官场,在礼部任员外郎,确实算是他的老部下。但麴延武不久便外放作巡抚去了。两人道不同不相与谋,十几年没有再联系。哪有这般密切。若不是为了躲避王爷的锋锐,文彦韬多半是要装作不认识地……

秦雷见两人这番作态,不由大感无趣,刚要把目光收回,却见到另一对叔侄联袂而至——乃天策军二位统领李清、李二合是也。

秦雷呵呵轻笑道:“这两家很有意思,大狗小狗一齐开道,却不知两只老狗如何出场。”

秦霖抿嘴笑道:“走着瞧呗!”

李清和李二合却不像文家叔侄那样怕秦雷,大步走到左首第二张桌边坐下,与秦氏兄弟隔着过道怒目而视。秦霖被盯得有些吃不消,只好装作低头夹菜,避过了二人的视线。

秦雷以一敌二,顿时大感吃不消,轻声骂道:“你个老三,怎么临阵脱逃。”秦霖轻声苦笑道:“眼睛瞪一会就发酸流泪,总不能让人以为我被看哭了吧?”

对于这两人,秦雷却不好耍蛮横,大伙一言不合,厮打起来倒无所谓,可一打二、万一打不过,被他们揍了的话,就要颜面扫地了。三人就像二傻子似的对视着,直到殿外一声唱道:“大秦太子殿下到、大秦武勇郡王殿下到、太子太师、卫国公、大秦太尉大人到、太子太傅、程国公、大秦左丞相殿下到……”三人才暗暗松口气,把视线移到门口,使劲的挤眼……单纯为了放松,并不是要给谁递眼色。

这么多的头衔,却只进来四个人。

只见白发苍苍的老太尉,在器宇轩昂的大殿下地陪伴下;温文尔雅的太子爷,在风度翩翩的文丞相的陪伴下,一字并排,不分先后的一齐迈入殿中。

看着这并肩而行的四人,秦雷脑海中没来由地浮现出一个画面,不由轻笑道:“四大才子啊……”秦霖待要刨根问底,秦雷只是摇头不语。

四位大人物就这样并肩走到御阶之下,这才分开左右,各自在最上首的桌边坐下。李浑和大皇子坐在左边第一位,太子和文彦博坐在右边第一位。

见四位终于到了,悦耳的黄钟声响起,乐工们奏起了秦王宴乐曲,一段前奏之后,便听到一声尖细的唱声道:“大秦皇帝陛下到……”

众人轰然起身,跪迎昭武皇帝陛下。

不少人还嘀咕,皇后娘娘怎么没来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