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二三章 秦家人不是软柿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霑这法子相当取巧,但胜在没几个人见过,也就没人能道破。

文臣们看着刺激,没住声地叫好。武将们虽然隐隐感觉这法子有门道,但看着这么个小孩作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也没有深究的,都跟着喝彩起来。

而唯一明白其中道道的秦雷,自然也不会揭穿他,倒让他得了个满堂彩。

昭武帝大喜过望,开心道:“好孩子,快快与你五哥并肩上吧!不管赢不赢,父皇都重重有赏!”这叫先埋个伏笔,待会即使输了,也好有话说,还显得大度些。

一干宫人上前,将众位大人的桌椅后移,又卷起地毯,空出殿中一块空旷的场地。秦氏兄弟与李家叔侄分立左右,摩拳擦掌,搏斗一触即发。

不想开打之前,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仲裁,场中武人不是皇家的、就是李家的,谁也不敢保证不偏不倚,正当人们你推我让时。左边最上首站起一人,朗声笑道:“我来!”却是大皇子秦雳。

众人心道,也只有他能不偏向了。

秦雳大步走到场中,竟然比所有人都高出一大截,即使身高八尺的秦雷,也要比他矮上一尺,更别提以敦壮闻名的李家出品,以及尚未长成的老六了。

人中吕布大皇子,此言绝不虚传!

“器械还是厮扑?”秦雳劈头问道,还未等四人回答。他便已经替他们拿了主意:“空手吧!”

见李央来颇有不服之意,秦雳双目如电,面无表情的扫过四人,冷声道:“我知道你们颇有纠葛,但今日乃是除夕,谁若是敢下死手给孤找不痛快,”说着微微抬起右脚。又闪电般一脚踏下,便听‘喀拉’一声。他落足地厚实方砖上,出现了蜘蛛网一般向外辐射的纹路,“这地砖,就是他的下场!”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让人完全看不出,他与场中四人皆是至亲。

却也把李央来的抗议,硬生生憋回了腹中。

说完规则一甩手。秦雳便退在一边,肃声道:“十息后开始!”

从一开始便一直垂着眼睑,仿佛睡着般安静的秦雷,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双目中神光内蕴,显然精气神已经提到了最高峰。

微微歪头看一眼秦霑,秦雷轻声道:“你的心浮躁了,这会要了你地命。”声音平淡轻柔。完全没有平日的激扬味道。让一直暗暗观察他地秦雳不由吃一惊,心道:‘这小子定有什么奇遇,改日要找他好好切磋一番。’

秦霑点点头,小声道:“心跳的厉害,静不下来。”

“在边上看着,什么时候静了再进来。”秦雷声音依旧平淡。却掩不住浓浓的关心之情:“记住,不要对上那个小孩,他想杀人。”

秦霑微微吃惊地望了李央来一眼,只见他面上布满阴霾,却看不出秦雷所说的杀意在哪里。便听秦雷道:“退下吧!眼睛是会骗人的。”

秦霑有些不服,但对秦雷素日的崇拜,还是让他乖乖听话,向后退了一步。其实秦雷已经通过方才地展示看出,这孩子功夫看着不错。但更像花架子多些。需要一番血与火的磨练,才能真正称其为武功。

而且从未配合过得两个人。一加一未必等于二。面对两只狗熊般的李家叔侄,他不敢保证有精力照顾小六。所以秦雷打定主意,不让这小子上场。

他看了秦雳一眼,又把视线在秦霑身上扫过,虽然秦雳已经面无表情。但秦雷相信,秦雳明白自己的意思。

“开始!”秦雳一声低喝,秦雷便悄无声息地站在两人面前一丈处,左手护心右手护肾,用肩膀朝向两人,双腿一前一后交错,将裆部护住。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对面的李家叔侄,原本见秦雷托大到以一敌二,还颇有些笑他不自量力。但见了秦雷的起手式,顿时便将那丝轻视收起,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这看似简单的一招,不知要经过几千几万次锤炼,才会练到今日这般大成若缺地地步。

毫不起眼,却又毫无破绽。

叔侄两个对视一眼,便怪叫两声从左右扑向秦雷。按说对付这种毫无瑕疵的守势,最好的办法便是与他对峙,等他耐不住性子攻上来,再完美的防守也就不攻自破了。

但现在二打一,若是还要与秦雷对峙的话,让军中第一家的脸面往哪里搁?

所以他们攻了,李央来动作要快些,中鞭腿踢向秦雷地胸腹,李二合要慢些,同样是鞭腿,却踹向秦雷的膝弯部位。这正是李家绝学——双鬼拍门。

这一招暗含着更大的杀招,只要秦雷一格挡李央来的鞭腿,他的中宫就不得不露出来。此时李二合便会突然加速,将鞭腿变为撩阴腿,一脚爆蛋,转瞬结束战斗。运气不好的话,还会终生丧失某种重要能力。|||||

只见秦雷纹丝不动,全身气息内敛也起来,让疾攻过来的李二合叔侄,有种被吸过去的错觉。

见秦雷不上当,李央来毫不犹豫的便虚招为强攻,狠狠踢在秦雷的左臂上。

秦雷身子微微摇晃,竟是生受了他这一击。秦雷凭直觉判断出,真正地威胁来自李二合地鞭腿上。

他的判断没错,李二合自幼苦练双腿,一腿可以踢断一根小腿粗地硬木桩,岂是李央来那种半大小子可以比拟的?

秦雷没有格挡李二合的腿,反而突兀一拳迎上。

殿中地观众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便见李二合已经停下身子,轻轻甩着左腿,显然是被打痛了。

再看秦雷,也是不停晃动着右手,双方好似打平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离得最近的秦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雷那一拳太快了。快到必须全神贯注,才能捕捉到那一拳的轨迹。

这水准与一年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进步怎会如此之大呢?巨大的疑问在秦雳心中翻腾着。

同样惊骇莫名的还有李家众人,他们最清楚李二合一腿的威力,且俗话所‘拳打三分腿打七’,可见腿地杀伤力,要比拳大上很多,而秦雷竟用拳与李二合的腿打平,两人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情报有误!’李浑心中一沉。双手按住桌面,才能压抑住心中地愤怒:‘公良羽你这个兔爷,竟然说秦雷不是你手下柴叔的一合之敌,老子怎么就信了你这个菊花了呢?’

不管他怎么想,场中的搏斗仍在继续。

只见李央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趟连环腿,便连着踹了秦雷十几脚,但秦雷这次连动都没动。就照单全收了他的攻击。待李央来攻势一老,新劲未生之时,秦雷的右腿倏地一戳,恰好点在他的脚腕子上。李央来只感觉脚下一软,便歪倒在地。

惊得李浑霍然站起,便要开口喊停。却见李央来没事人一样爬起,知道秦雷用的是巧劲,这才放下心来。

秦雷当然没那么好心,只是不敢发力对付李央来罢了,因为最大地威胁始终是李二合。他知道只要相机打倒李二合,便胜券在握了,李央来这种毛孩子,还不能入他的法眼。

但意外总是在不经意中出现,秦雳被秦雷方才那一拳震惊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雷的身上。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奥妙。一时便疏忽了秦霑。

而秦霑看到李央来倒地。以为秦雷赢定了,心道:‘这两人怂包得紧。我要是再不上场。就没什么功劳了。’便不声不响的揉身上前,飞起一脚,直取地上李央来的脑袋。

李央来却已经缓过神来,见秦霑随意一脚朝自己踹来,双臂一紧,便格挡住了那一腿,他自己却就势一个扫堂腿,正打在秦霑的小腿外侧,将他打横扫倒在地。李央来也不起身,侧卧在地上,窝心一脚戳向秦霑地胸口。别看他让秦雷收拾的灰头土脸,对付秦霑却绰绰有余。这一脚要是踢实了,那会要人命的。

他被秦雷打得愤懑,又见秦霑也是秦氏子弟,心一横便下了死手。

秦雷心中大惊,也不顾什么完美的防守了,飞身侧踹李央来的膝窝,想要将他这一脚化为无形。

背后的李二合却不是摆设,见秦雷背后空门大开,怎会放过这天赐良机,闪电般地抽出一脚,实实在在的鞭在秦雷的后背上。

秦雷感觉背后仿佛被烈马撞了一下,肺中的空气一下子被抽干,顿时喘不过气来。左腿却仍然不管不顾的踢向李央来的膝盖窝。

秦雳也已经反应过来,来不及说话,抢入阵中,飞起一脚,去格挡李央来紧跟上的杀招。

但还是差了一点,秦雳的一脚只扫倒李央来的脚面,让他的脚微微歪了一下,眼看便要毫无花俏地踢在秦霑地胸口上了。

‘砰’的一声闷响,秦霑的身子翻滚着飞了出去。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声,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却是从李央来口中发出。

又是砰的一声,却是秦雷去势尽了,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一时间场中倒下三个,只有李二合与突然插手的秦雳站着。

包括昭武帝在内的许多官员傻眼了,小声打听着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却见李清面色铁青地站起来,走到场中抱走自己的侄孙子,只见李央来的一条右腿从不可能的方向耷拉下来,原来那声‘咔嚓’声,是他腿折了的声音。

李二合瞪了秦雳一眼,一招‘老僧扫地’朝秦雷攻去。秦雳没有理他。俯身夹起秦霑,离开了场中。对于秦雷地抗击打能力,他可是记忆犹新的。

果然,秦雷一个招牌似的‘懒驴打滚’,躲开了李二合的攻击,又顺势站了起来。一套动作浑然天成,毫无烟火气。显然是经常使用,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二打二终于变成了一打一。或者说终于还原了本来的面目。秦李两家新生力量的亮相,虽然不太成功,却也算是让人眼前一亮。

只是这场面,还要秦雷李二合这样地中坚力量支撑。

伸手擦擦嘴角,待左手重新回到胸前时,秦雷便看到了手背上的血迹。嗜血地舔舔嘴角,朝李二合一摆拳。沉声道:“孤要打的你吐血三尺!”

李二合冷笑道:“还是先保住命吧!你个缩头乌龟……”话音未落,却见秦雷鬼魅般的揉身上前,伸手来锁他的肩头。

李二合肩膀一手,抬肘击打秦雷的鹰爪,却不想秦雷变爪为钩,一下子揪住了他臂部的衣袖,哧啦一声便将其扯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裘皮。

感谢这层裘皮吧!若是别地季节,他的胳膊上免不了要被秦雷划上一道大口子。

李二合来不及心惊或者恼怒,因为秦雷的攻势又上来了,这次是侧踢腿。只见秦雷腰部发力,重心向前。腿借身力,身助腿威,大脚踹向他的太阳穴。提膝、旋拧、拧膝、送胯,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感受到耳边呼呼的破风声,李二合哪敢格挡,后撤步弹到四尺之外,警惕地望向秦雷,却见他又恢复了双脚交错的姿势,就像从没踢出过那石破天惊的一脚。

李二合不由暗自恼怒。刚要上前找回面子。却被秦雷冷不丁一脚扫过面门,若不是他底子扎实。半个铁板桥躲过,又一拧腰弹起,怕是要胜负立判了。

李二合惊魂未定地擦擦汗,却见秦雷的双脚又恢复了交错站立,只不过这次两脚的前后顺序掉了个个。

双方就这样,反复几个回合,每次李二合想要动作,秦雷的侧踹便会从最别扭的位置踢过来,让他防不胜防,不胜其烦。

边上的文武官员心道:‘五爷好俊地腿呀!’这次不论内行外行,观点却是一致的。因为秦雷的双腿三段踹,威力惊人不说,还很威风呢。

李二合自从出道以来,打遍军营无敌手,只有他欺负人,没有人欺负他的。今日却被秦雷两条鬼神莫测的腿,吓唬的缩手缩脚,心里自然火气见长。

又捱了几个回合,李二合终于忍受不住,心一横道:‘拼着挨一下,我要跟他进身厮扑,这家伙的力量定然是不如我的。’

有了这个想法,几个回合之后,秦雷一脚中段侧踹过来,李二合便没有躲闪。当然,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会躲闪,如果非要问问他准备躲几次,他一定会说,一万次!

但世上只有孟婆汤、没有后悔药,李二合放弃了躲闪的机会,也就成全了秦雷一生中,为数不多地酣畅淋漓地大招的出现。

只听‘砰’的一声,李二合地熊躯被秦雷的中段侧踹踢得微微偏左,却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

李二合刚要伸手去抓秦雷的衣领,却不防秦雷的侧踹变成了弹腿,正点在他的胳肢窝前,李二合的身子终于被打得微微后仰。

只见秦雷身子倏地一转,一脚后踹鬼魅般的踢出,正中刚恢复平衡的李二合的前胸,顿时将他的身子再次打得后仰,这次的幅度却要大得多。

秦雷的身子借着那一腿平飞起来,空着的右腿紧接着轰然踢出,又正中李二合的小腹,‘喔……’的一声变了调的惨呼,李二合虾子一般倒飞了出去。

秦雷好不容易抓到机会,却不会轻易放过他,凝聚全身力气在左腿上,一招流星赶月,几乎没有间隔的踢在李二合的胸口,把他竖着的倒飞硬生生变成了打横飞出。

李二合的内腑反复受到不同方向的猛烈冲击,终于忍不住喉头一甜,喷出一条血箭……足有三尺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