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二五章 童子功大战方中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正月初八这天,南北城的主要街道上尽是劈里啪啦的爆竹声,却是一家家的茶馆酒肆开了门。店老板们穿着簇新的大红绸衫,一团和气地站在门口,亲自迎接着南来北往的客人。

有买卖好些的店家,也会在门口布施粥米,只是乞丐难民们还被堵在城外忍饥挨饿,无福消受这些救命的玩意。反倒便宜了城里的泼皮无赖,这些人把脸涂上锅底灰,故意穿的破破烂烂,便一趟趟去店门前领取布施。等米店粮店开门时,再把领到的米低价卖出去,换个酒钱赌资什么的。

泼皮们一家家的领取,一天下来,甚至能把家里缺牙带孔的破米缸盛个半满。这些得了便宜的家伙,偏还要卖乖道:“囊球的,开门这么早干啥?让人过年都消停不了。”“就是,过了十五还有一波,不能一起开门啊!”“球,一起开门,你家那破米缸能装下?”

听着几个背破米袋子的懒汉喋喋不休,秦雷忍不住摇头叹道:“可怜可恨啊!”今日他穿的是便装,外着宝蓝色绸面夹袄,里面色是月白色的绸衫,腰上悬着玉佩香囊,手里拿着一根……甜棒。

若是把那啃了半截的甜棒换成折扇,谁见了都要赞一声:翩翩浊世佳公子。秦泗水好心抽空,给他买了把描着锦绣山河图的檀香木扇子,想让他换下那甜棒来,却听秦雷翻白眼道:“泗水,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今儿可是滴水成冰。你让我拿一扇子呼嗒呼嗒的,还嫌不够凉快地是不?神经病。”

秦泗水马屁拍到马腿上倒没什么,道左的几个书生听了,赶紧将手中的折扇收回袖中,唯恐被人当成神经病。

边上的乐布衣穿一身洗得发白的白色长衫,表情淡然、神情悠闲,手中也拿着根甜棒。听了秦雷‘可怜可恨’的感叹后。乐布衣微笑道:“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有其可怜之处啊!”

秦雷咬一口甜棒。感觉太硬,扯得肺叶疼,便随手往后一扔,道:“赏你了。”久未露面的秦泗水赶紧接住,贼眉鼠眼笑道:“俺也咬不动,留着给儿子吃。”说完便把那甜棒揣到了怀里。

挨了那一下,却让秦雷逃掉了很多应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从初一开始,用几天时间,把宫里、沈家、老大老三家都转一圈,甚至还去了一趟李家,当然是东城李家。只是赖在那里干坐了一天,也没有见到诗韵地影子,倒被李光远好一个说教。什么‘谨言慎行’啦、‘节制谦逊’啦。直到夜里困觉,脑子还嗡嗡地响个不停。

今日一早。赶上秦泗水上府里请安,秦雷便叫上同样无所事事的乐布衣,跟着秦泗水这个‘中都通’,一起上街透透气,也缓解一下半月不能剧烈活动地憋屈。

秦雷心道,店铺往往要过了十五才开门。大街上正冷清着呢,哪有什么热闹好瞧?乃是故意给秦泗水出个难题。却难不倒在京里土生土长的秦泗水,呲牙贼笑道:“王爷说得是往年,今年却有些不同。”便带着秦雷几个径直到了铁狮子大街上,果然是爆竹声声、人来人往,一片热闹景象。

看秦雷一脸莫名,秦泗水不再卖关子,轻声解释道:“今年是大比之年,全国九省的举子为了赶考,去年就进了京。这些人还有他们的随扈书童。客居中都。不得吃不得喝?武帝爷时便下了恩旨,要中都的茶馆酒肆、客栈旅馆提前到初八开门。却有体恤学子之意。”

秦雷这才明白,突然想起一事,凑到乐布衣耳边轻声问道:“你考过科举没有?”便见乐布衣一脸不屑道:“就是考中状元也不能让我的名气更大一些,那考着还有什么用。”

这话说得狂傲,秦雷扑哧一笑,还未说话,边上几个文生打扮的中青年却不爱听了,一个面庞通红地青年人怪声道:“好一个视功名如粪土啊!这位兄台好大的口气,却不知是神机门下还是鬼谷高徒呢?”

秦雷心道:‘您猜的真准,考试之前别洗澡了,免得冲了运气去。’

却听乐布衣一脸无所谓道:“本人无门无派,湖海逍遥散人一个,天地乃大,我心最大,何必要攀别人的高枝。”

几个文生见他越说越不要脸,便想挫挫他的锐气,那红脸文生走到乐布衣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阵,突然冷笑道:“井底孤蛙,不知小天小地,偏爱自高自大!”

乐布衣笑道:“有趣,”说着哂笑道:“厕中怪石,生得不清不白,而且又臭又硬。”这是讥笑那文生的红脸蛋子。

文生面色一滞,脸蛋子仿佛晒干大枣一般,恼火道:“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白衣狂夫可笑可笑。”

乐布衣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衫,一晃手中的甜棒,微笑道:“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粮,小小文生淫荡淫荡。”|||||

那文生一瞪眼,怒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乐布衣眼都不眨一下,摇头笑道:“孝悌忠信礼义廉。”两人一个王八一个无耻,倒也登对。知道秦雷听不懂,乐布衣特地小声为他解释一下。

文生没想到此人如此毒舌,不由急得满头大汗。边上一个年纪稍长些地青衣文士上前道:“昶柏老弟暂且歇息,待为兄会会这位大才。”

乐布衣谦虚道:“哪里哪里。”

别的书生见他如此无耻,都对那年纪大些的书生道:“方对王,把这有辱斯文的狂夫灭了。好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什么是地厚,什么是长着三只眼地马王爷。”

秦雷看的过瘾,忍不住对道:“乐先生,把那些咋咋呼呼地举子炖了,也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月朦胧、什么鸟朦胧,什么是苦练童子功的乐布衣!”引得那群文生一片哄笑,乐布衣自然也是尴尬不已。

秦雷连忙小声道歉道:“方才词穷了。为了对仗不甚泄密,先生原谅则个。”乐布衣翻翻白眼。苦笑道:“公子两不相帮即可。”

秦雷只好挠挠头,嘿嘿笑道:“我噤声、噤声……”

那‘方对王’朝乐布衣拱手道:“这位先生请了,学生山北方中书,自幼偏爱楹联,于此道浸淫二十载,不过略有所得而已,所谓‘对王’却是朋友谬赞了。”

乐布衣也一本正经道:“很好。人贵有自知之明。”

‘方对王’面色一滞,心道:‘此人张嘴便能把人气死,却不能与他斗嘴,还是对联上见真章吧!’说着朗声道:“一大乔,二小乔,三寸金莲四寸腰,五匣六盒七彩纷,八分九分十倍娇。”这上联含着数字一到十。要想对的工整,却也要一到十。最好是倒过来十到一,方没有重复的嫌疑。

“好!”那些书生没口子叫号,纷纷小声嘀咕道:“‘方对王’就是霸气,往往一上来就能把对手打蒙,根本用不着第二下。”

哪知那白衣狂夫只咬了一口甜棒。便含糊对道:“十学士,九进士,八家文豪七家贤,六国五霸四公子,三鼎二汉一统晋。”

方中书脑门上刷地流下汗来,他那上联号称绝对,传遍整个山北,至今没人对上。想不到眨眼功夫便被这狂夫破解,怎能不令他胆战心惊?

“听雨,雨住。住听雨楼也住听雨声。声滴滴,听。听,听。”这也是他苦思不得其解的一条绝对。

“观潮,潮来,来观潮阁上来观潮浪,浪滔滔,观,观,观。”乐布衣将那甜棒消灭干净,拍拍手,微笑答道。

“大木森森,松柏梧桐杨柳!”方中书喉头抖动,颤声吟出上联。

“细水淼淼,江河溪流湖海。”乐布衣双手负于背后,摇头晃脑道。

方中书已经知道自己绝不是此人对手,但拿着‘对王’地架子,却不能轻易认输,心道:‘逼我出绝学了!’

说着拱手对乐布衣恭敬道:“先生确实大才,中书佩服佩服,只要您能接下这一对,中书便甘拜下风,终生不言‘对联’二字。”

乐布衣微笑道:“没有必要。”但他也就是说说,并没有劝阻的意思。

方中书这最后一招有个名字叫‘步步高’,意思是对联由三层组成。先抛出第一层,待对手对上之后,便有难度更高地第二层跟上。若对手又将其对上,更高难度的第三层便跟上了。

而对方事先并不知道还有后两层,一路被牵着鼻子走下来,寰转腾挪的余地就大大缩小,往往对完前两层便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待第三层再出来,却已是无力回天了。

所以真正地杀手锏不在楹联本身,而是在这种步步杀机地出题方式。

方中书还多了个心眼,唯恐对面的狂夫凑巧听过自己地题目,决定吟一个自己都没听过地。

换言之,他要现场出题,背着双手在街上踱来踱去,搜肠刮肚的想要拔高难度,突然看到边上茶馆的柜台上,摆着一盆怒放的海棠花,顿时来了灵感,拊掌笑道:“春海棠!”

乐布衣呵呵笑道:“这有何难?我对‘夏山药’。”春对夏,海对山,虽然不雅,却胜在贴切。

却不防方中书冷笑道:“带叶春海棠!”显然这狂生入了套,虽然对的贴切,却十分粗鄙,接下去自然难上加难。

“连须夏山药!”乐布衣呲牙笑道:“补啊!”

众人心道:‘您不是练的童子功吗?还补个囊球?’但见方对王的题目如此简单,不由暗暗捏把汗道:‘不会黔驴技穷吧?’

“一枝带叶春海棠。”方中书心中冷笑道:‘再让你嚣张,你越是胡咧咧。待会就越难看!’

乐布衣仿佛毫无所觉道:“半根连须夏山药。”

‘来了!’方中书心中一阵狂喜,便将蓄谋已久的杀手锏甩了出来:“江南红粉佳人苏小小鬓边一支带叶春海棠!”说着哈哈笑道:“请先生对!若是对出来了,学生在状元楼摆酒认输。”花枝乱颤地模样极是欠扁。|||||

旁边那些举子也品过味来了,原来‘方对王’觑准了狂夫狗嘴吐不出象牙。起初的浅显直白,乃是诱敌深入之计,为的是让那狂生满嘴胡柴、自露破绽。

那狂夫果然上当,显摆似的拿‘半根带毛山药’对仗。俏皮是俏皮了,却没法再往下胡咧咧了。

举子们一直被乐布衣压抑的士气腾地高涨起来。高声喊道:“方中书天下第一!”“方中书太棒了!”“我们最爱方中书!”

方中书微微一抬双手,举子们便安静下来,看来这手漂亮的别马腿,让他地威信增长不少。

见对面地狂夫终于默然不语,方中书谦虚拱手道:“若非先生高才,中书即使取巧赢了先生,也没什么光彩的。”这话让秦雷眼前一亮。心道:‘既要当婊子又要树牌坊,偏生还让人生不出怨怼来,此人大有前途啊!’

只听乐布衣呵呵笑道:“这下联其实不难对,只是有些不雅,怕惹恼了中书老弟。”

方中书只道他煮熟鸭子嘴硬,不信道:“但说无妨,会文而已,只要贴切押韵、合情合景。无论先生说什么,学生都只能一笑了之,却不会记恨地。”见胜券在握了,他便一个劲装大尾巴狼。

乐布衣朝众人一拱手,呵呵笑道:“众位做个公证。”此时周围早围满了看热闹的举子、路人,闻言哄笑道:“放心。他若干动手,我们会拉着的,只管说就是。”

乐布衣清清嗓子,一脸诡异笑容道:“听好了,我的下联是……”顿了好一会儿,才悠悠道:“山北青衣才子方中书腰下半根连须夏山药。”

众人先是一错愕,有脑子快的便怪笑起来,这时其他人也明白过来,顿时笑得前仰后合,涕泪横流。仿佛一千只鸭子下河一般。

看着众人不怀好意地打量自己腰带以下。方中书老脸涨得通红、红得发紫,恨不得找个蚂蚁窝钻进去。但他把话说得太满。竟成了作茧自缚,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在那里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乐布衣抬起双手,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爱煞这位东方曼倩般地人物,已经把他当成了心中偶像,让咋地咋地。

只听他微笑道:“方才却是被中书老弟逼得走投无路,在不得不出此下策,实在有辱斯文,也对不起中书老弟啊!”说着便向方中书一拱手,一本正经道:“老哥给你赔不是了。”

方中书面色尴尬,吭哧道:“方才说过……一笑了之……怎能说了不算?”说到这,话语也流畅起来:“倒是先生,可不能爽了状元楼之约啊!”

秦雷微微点头,走到场中微笑道:“二位都是大才,让本人这大饱耳福啊!这顿还是由本人做东,二位务必赏光哦!”

乐布衣也笑道:“中书老弟,这是老哥地东家,京里有数的负户,咱们还是吃他地吧!”‘负户’是秦雷的自嘲,‘负’的含义,还是他教给乐布衣的呢。

只是此时说出来,人们十成十都认为是‘富’罢了。

方中书推辞几下,见秦雷态度坚决,便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再推让便是学生矫情了。”

秦雷见他答应,欢喜笑道:“诸位同去,人多了热闹。”一众山南学子巴不得有人管饭,便跟着秦雷几个往不远处的状元楼走去。

秦泗水摸摸怀里,回头对石敢道:“带够钱了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