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三一章 打太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守拙能在京都府尹这个火山口上坐十年,靠的就是一手左右逢源、圆滑自如的功夫。他算是昭武帝的远房堂侄,又是文彦博的门生,凭着这两层关系,他闪转腾挪、两方讨好,日子久了,竟然既成了昭武帝眼中的自己人,又被文丞相当成值得信赖的好学生。

但他左右逢源需要一个条件,就是两边至少要保持面上的和平,若两家真到了要撕破脸的地步,他还是必须站队的。这也是他最近长吁短叹、失眠厌食的原因所在。

这样一个家伙,不到形势分明的那一天,他是万万不会把两脚都搁在一条船上的,更别说秦雷这条前途渺茫的小破船了,所以他婉拒了秦雷的好意。

秦雷虽然没奢望他答应,但一见他虚与委蛇的恶心样子,终是忍不住火气上涌。手腕一抖,那冰凉柔韧的驯逆杖便实靠靠地抽在秦守拙的膀子上,发出‘砰’的一声。

秦守拙虽然长着张老脸,却有身嫩肉,哪吃得了这个痛?直感觉肩膀像被刀砍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痛,不由‘哎哟’一声,抱着膀子头惨叫了起来。

听他叫得欢实,秦雷微微恼火道:“我还没使劲呢,你吆喝什么?”说着虚晃一棍道:“再叫就打死你……”秦守拙这才眼含着泪花住了嘴,无限委屈地望着秦雷。

他毕竟是秦氏一脉、十年的京都府尹,顶顶重要地人物。秦雷也不能由着性子殴打一顿。忿忿的收回棍子,烦躁道:“这些事儿暂且不说,我来问你,为何年前要把外省难民们赶出京里?”

秦守拙赶紧老实答道:“回禀王爷,这是多年下来的规矩,历来皆如此。”

双手拄着驯逆杖,秦雷微微皱眉道:“什么狗屁规矩。你知道城外冻死、饿死了多少人吗?不下两万人啊!”声音中的怒气越来越大,又有举棍子抽人的冲动。

“怎么这么多人?往年可没有这么严重啊……”秦守拙也很吃惊。不由失声问道。

“废话!往年有今年冬里冷吗?”秦雷没好气道:“赶紧想辙把过错尽量弥补一下,否则棍子伺候!”

秦守拙畏惧地望了那棍子一眼,小声道:“下官只是京都府尹,只对京里的上百万人口负责,却也顾不过那么多人来。”

秦雷一下拉长了脸,森然道:“又没让你管他们吃、管他们住,只不顾让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可以救两万人地性命,这都顾不过来吗?我打死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说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咆哮,终于抑制不住又是一棍子,狠狠敲在秦守拙地胳膊上。

这下是真的用了力气,疼得秦守拙的身子一下子蜷成了虾米,连哀号声都发布出来,只能‘嗬嗬……’的剧烈喘息。

见他满脸鼻涕泪水的可怜样子,秦雷终于相信此人对疼痛几乎没有抵抗能力。用棍子一下下点着他的肩膀,愤恨道:“我以为你是铜皮铁骨石头心,这不也怕疼?你自己连这么点疼都受不了,却怎么敢狠心把痛苦加诸于千万人身上呢?”

秦守拙一边揉着火辣辣的肩头,一边哽咽道:“王爷……钧鉴……下官走到连别人影子都不敢踩,怎会忍心断人活路?但这政令乃是丞相府签发地。不得不执行啊……”

“就算是文彦博的命令,你那阳奉阴违的本事哪去了?”秦雷见他煮熟鸭子嘴硬,不由更是恼火,低声喝骂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死人吗?孤就不信丞相府的人会走街串巷的检查!”

“这事儿乃是京都兵马寺与我们京都府一同办差,卑职就是想放水也是不成的。”秦守拙一脸爱莫能助道。

“京都兵马寺?”秦雷皱眉问道:“什么时候重新开禁,放那些灾民进城?”说着又火气上涌道:“本来都是些壮劳力,却被你们折腾成了病秧子,真是气煞我也!”

“一出正月就可以了,横竖没几天了。”秦守拙小心翼翼答道。

“狗屁!今天才初十,还有整整二十天!别说那些快要饿死的灾民。就是把你这个酒囊饭袋饿上二十天。也一样死的透透得了!”

秦守拙一脸沉痛道:“听了王爷地教训,属下深感羞愧。决定痛改前非,等那群灾民进来了,定要好生安置、大力救济,以补偿昔日造下的罪孽。”

秦雷面色这才稍微好看些,冷冷道:“你可不要光说不练。”秦守拙点头如捣蒜、拍着胸脯赌咒应了下来。

“那明天就开门。”秦雷起身干脆道。

“卑职没有任何意见。”秦守拙小心地看着秦雷的脸色,轻声嘟囔道:“可是放不放那些难民进城,不是卑职能说了算的。”

秦雷差点打个趔趄,愠怒道:“莫非你以为孤真拿你没办法?”

秦守拙赶紧分辩道:“王爷想要整治卑职,就如捏死只蚂蚁一般轻松,卑职尊敬还来不及呢?怎敢有一丝戏弄。只是京都城门归兵马寺管,赵承嗣与卑职乃是平级,却是指挥不动的。”|||||

秦雷也不转身,背对着秦守拙冷哼一声道:“秦府尹,有个故事不知你听说过没?说有户人家有个好看地姑娘,因为一直眼光颇高,二十了还没出嫁。她老子终于等不及了,给她找了东家和西家两户人家,勒令她必须从中选择一个。”

秦守拙喉头抖动几下,自然知道这姑娘便是自己,赶紧把脑袋埋到双臂间,生怕秦雷看到自己的脸色。

他显然多虑了。因为秦雷根本懒得睬他一眼,只是望着窗外道:“东家地儿子相貌堂堂、高大魁梧,但家里很穷,衣服上都摞着补丁;西家的儿子正好相反,家里很富裕,样子却很磕碜,还是个驼背。”顿一顿。轻声问道:“她爹就问她:‘闺女啊!你打算跟那一个呀?’你知道那姑娘怎么回答的吗?”

秦守拙轻声道:“不知道。”话虽这样说。他心里却寻思开了:‘我若是这姑娘,会选哪一个呢?选东家日子会辛苦、选西家心里会难受,着实不能两全啊!’

秦雷也没打算让他回答,稍微一顿,便给出了答案:“那姑娘说,她愿意白天在西家吃饭过日子,晚上在东家睡觉抱汉子……”

“怎么可能?”秦守拙忍不住轻声道:“哪家也不会答应的。”便感到一阵冷风嗖嗖地扑面而来。抬头望去时。只见到敞开的大门,门前却已经空无一人。

呆滞了很长时间,秦守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是呀!一女怎么可能二嫁呢?”

……

“王爷,为何对这家伙如此……温柔?”石敢跟着秦雷从房中走出来,待走得远了,便轻声问道。

秦雷没有立刻回答他。走出很远才轻声道:“以前有位伟人说过,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此乃任何斗争的取胜法宝。”有些自嘲的笑笑道:“即使你是一小撮,对手是大多数地时候,也要遵循这个法宝。”

四下看看并无外人,石敢这才颇为不敢苟同道:“难道像秦守拙那样地墙头草也要团结吗?这种人关键时刻就拉稀。有什么用?”

秦雷摇头微笑道:“他有没有用另说,但不能让他再像墙头草一样乱晃了,让人眼晕。”其实秦守拙怎会没用?简直用处大了,只是他懒得与石敢分说罢了。

到了拴马地地方,早有卫士解下雪里烧的缰绳,递到秦雷地手中。一踩马鞍,秦雷潇洒地翻身上马,动作干脆利索,透着股子英挺劲儿。

“王爷,咱们去哪?”石敢赶紧问道。

“京都兵马寺。”秦雷清声道。

……

京都兵马寺统领着整个京城的卫戍。座落在西城兵马寺大街。离大将军街仅隔了三条街。虽然比不上太尉府威风,但好歹也是京城的防卫中枢所在。自是别有一番威严。

京都兵马寺的堂官是武职,正三品地卫将军衔,虽然也挂着个卫字,却绝不是江北卫、太子卫这样的杂鱼卫将军可比。那是京都卫戍力量的统领,绝对的朝廷重臣。

这任京都卫将军赵承嗣刚刚上任不到一年,却让兵马寺的战力提升了许多,至少从门口站岗的卫兵身上,能感到些许的肃杀之气。

“站住!兵马寺街内不得跑马,违者杀无赦!”见一队黑衣骑士从大街东头驶来,卫兵队率一边敲响警钟,一边大声警告道。

卫兵转瞬结阵,兵马寺门口霎时长枪林立。

对面的骑兵整齐地在门前停下,骑兵们轻拍马头,几百匹战马纷纷漂亮的转身,几乎是转眼间,便成了面向门口列队。

“大秦隆威郡王殿下驾到,速速请你家将军接驾。”石敢大声对那队率道。队率一听,知道惹不起,赶紧拱手恭声道:“请王爷稍后,卑职已经通知我家将军了。”说完便肃立在门前,没有丝毫要让开的意思。

石敢刚要发作,却听秦雷轻轻咳嗽一声,只好愤愤压下火气,一手按刀一手扶鞍,板脸等待着。

好在不一会儿,大门吱吱呀呀的洞开,两队衣甲鲜明的卫士分列大门两旁,一身戎装的赵承嗣带着一干手下出门相迎。

伴随着“恭迎隆威郡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千岁。”的问安声,秦雷翻身下马,微笑着颔首道:“起来吧!”便大步走进了院子里。两排全副武装的黑衣卫紧紧相随。

赵承嗣赶紧起身头前带路,把秦雷迎进正厅之中,奉为上座后,恭声问道:“王爷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打量着这位高大魁梧、卖相颇佳的将军,秦雷心道:‘这些人怎么都是一个腔调。’但他跟赵承嗣不熟,甚至之前都没说过话。是以一本正经道:“赵大人,咱们素未谋面。孤却已经久仰你的大名了。”

赵承嗣谦逊道:“王爷才是真正的大名鼎鼎,卑职久仰至极。”有道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互相吹捧才热闹。|||||

秦雷哈哈笑道:“那就互相久仰,不冲突的。”说着指了指下首的椅子道:“坐吧!孤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赵承嗣笑着拒绝道:“王爷面前没有卑职的座,我还是站着回话吧!”他这话听起来十分顺耳,实际上却话里有话——我们没那么熟。俺也不打算在你的手下做。咱们有事说事吧!不用那么亲热。

秦雷已成人精,当即品出了他话里地滋味,微微一笑道:“站着也好,消化食儿。”

赵承嗣年纪轻轻就能爬上高位,自然不是蠢人,明白秦雷在笑话他地近况,压力大得有些吃不消了。这是实话。自从河阳公主被逐出中都,他就大黄狗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太尉李浑不喜他对河阳公主言听计从,渐渐疏远了他,怕是只要有机会就会把他拿下来。而昭武帝和文丞相本来就跟他不对付,自然乐得看他地笑话。

而唯一可以倚靠的河阳公主又去了东都。他竟有些茕茕孑立、孤苦无依地感觉,实在是快要吃不消了。

但即使再难过,他与这位隆威郡王殿下都没什么好谈的,此事无关风月,纯属立场不同。所以对于这位王爷的造访,他心中极是戒备,唯恐被那张出了名的巧嘴动摇了心智。

秦雷将他面色阴晴不定,微微一笑道:“孤今日来,就为一件事,请赵大人取消禁止难民入城的命令。”

赵承嗣不禁暗暗松口气。心道:‘公事就好。’面色自然也平缓下来。恭声道:“王爷容禀,此事乃是丞相府下令。京都府执行,我们兵马寺只不过是个协办,你要是想解决这事儿,还得去找秦府尹、或者文相爷更好。”

见他们果然开始推诿,秦雷心中不悦,但也知道发作出来没有什么好处,只能让双方连好好说话地可能都没有。再说人家又不是秦氏宗亲,那打狗棍也打不着他,所以只能按着性子,尽量平和道:“孤是从秦守拙那里过来的,他也同意提前放人进城,但他告诉我,最终放不放,还要看赵将军的意思。”

又坐正身子,双目炯炯地望向赵承嗣,声音低沉道:“城外近十万难民,已经在几十年一遇的寒潮中挣扎半月,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人饥寒而死。他们可都是我大秦的子民,奉养我们这些达官贵人的子民呐!”秦雷的声音逐渐激动起来,以至于不得不紧紧攥住拳头,压一下胸中澎湃地怒火,一字一句的艰难道:“也许就在我们说话的工夫,又有几个无辜死去了。”

说完起身拱手道:“孤代城外几万子民求将军了。”

赵承嗣一下子慌了手脚,赶紧侧身避开王爷的行礼,口中连连道:“使不得、使不得,卑职要折寿的。”秦雷却充耳不闻,依旧微微躬身抱拳,嘴里仍诚恳道:“请赵将军垂怜。”

赵承嗣没办法,只好给秦雷跪下,伏首无奈道:“王爷爱民如子,卑职深感惭愧,若是仍不作为,怕是要遭天谴的。”

说着直起身子道:“只要秦府尹给道文书,证明是他先同意地,卑职便背下这干系,哪怕因此回家种地又何妨?”

秦雷颇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通情达理。却不知赵将军因为这些日子的失意,渐生去意,这才表现的如此大度。

大笑着将赵承嗣从地上拉起,秦雷大包大揽道:“赵大人真能玉成此事,那是功德无量的,孤王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因此受累的,放心吧!”

赵承嗣万没想到,这位王爷居然将自己担忧月余的事情,一下子扛了过去,顿时感到浑身一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