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三三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离了青龙大街,秦雷没有直接回清河园,而是拐到座落在铁鼻胡同的馆陶家里去了。

馆陶正在和他老娘吃饭,见秦雷突然进来,娘俩捧着饭碗,一时竟有些愣神。

秦雷双手合十笑道:“孤路过这里,大娘赏口饭吃吧!”馆陶娘俩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招呼秦雷坐下,秦雷伸手拉住要去杀鸡的老太太,笑道:“等您杀好鸡再做出来,孤都已经饿扁了。”说完指指桌上的面条锅道:“吃这个就成,老听张大哥说您的手擀面一绝,今日可让孤碰上了。”

老太太开心笑道:“王爷尽管吃,不够俺再给你下。”说着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子,再淋上些酱油麻汁,双手捧到秦雷面前到:“王爷您慢用,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了这粗鄙吃食。”

秦雷接过来用筷子一搅和,哈哈笑道:“孤没那么金贵,向来不挑食。”说着便呼啦呼啦的吃起来,趁他俩说话的空,馆陶又从里间捧出几碟子冷盘,搁在桌上笑道:“卑职家里吃的清淡,王爷只能委屈了。”

秦雷嘿嘿笑一声,风卷残云的吃完一碗,这才抹抹嘴道:“莫不是在哭穷?你可是拿着王府顶薪的,就是一年四季吃熊掌也是够得。”老太太见他吃的欢畅,又给他盛一碗,秦雷道声谢,便继续呼啦呼啦的吃起来。怕王爷不够,老太太赶紧去灶间再下一锅。

馆陶把自个碗里的面条吃完,便擦嘴笑道:“有钱也不能胡吃海塞。而且属下与老母都不算年青,更要惜福养身,是以平素饮食以熟热软素为主、且只吃七分饱。”

秦雷又吃完一碗,老太太又端了碗热乎乎地面条子出来,慈祥笑道:“王爷再吃碗热的。”秦雷哈哈笑道:“大娘家的碗不够大,孤只能多吃几碗了。”接过面条,又嫌它太热。从冷碟中拨拉些油豆腐进去,朝馆陶笑道:“你那是养生之法。却不适合我们这些出力气。”

馆陶他娘听了,咯咯笑道:“王爷是下力气的?您太爱说笑了。”对于秦雷这话,她却是不信的。

馆陶心道:‘这位每天上蹿下跳拿大顶,不是下力气的是什么。’对他娘苦笑解释道:“王爷那是练功来着,颇为消耗体力。”

说笑一阵,秦雷也终于吃饱了,便与馆陶移到书房说话。自有粗手丫鬟上来帮老太太收拾。

把散落在炕上的书籍一规整,两人便盘腿坐了上去,一人捧着一杯热茶,相视而笑。

“相亲相地怎么样了?”秦雷懒懒道,吃得太饱,浑身舒坦,不想先说闹心的事情。

馆陶一脸苦相道:“我快让我娘和石家弟妹折腾死了,从初三到今天。足足相了六回亲,据说还有八场等着呢。”

秦雷眯眼笑道:“很好呀!是不是感到‘乱花渐欲迷人眼’,挑花眼了呀?”

馆陶使劲挠头道:“那样就好了,省地俺娘啰嗦。”

秦雷清啜口茶道:“从去年开始,你至少相了二十次亲。高矮胖瘦黑白俊丑相了个遍,怎么就没个中意的呢?你到底怎么想得?”

馆陶寻思半晌,叹口气道:“我属虎,今年三十九了。”

秦雷一脸不敢置信道:“真的吗?单看你的样子可不像。”

馆陶一脸得意笑道:“那可能是因为我注意养生,所以显得年轻些。”

秦雷呲牙笑道:“你理解错了,我一直以为你四十九了。”

馆陶差点摔倒在地,咳嗽几声道:“可能是不修边幅所致吧!”怕秦雷调笑起来没完,赶紧抢着道:“不管三十九还是四十九,都足够当那些小女娃的爹了,你说我能有什么兴趣?”

秦雷这才明白他的问题所在。一脸荡笑道:“据说怪叔叔都是喜欢小姑娘的。尤其是青春天真型地。”

馆陶摇头道:“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反正我接受不了小丫头。谈不到一块去不说,总不能让人家将来早早当寡妇吧!”

秦雷摇摇头,微笑道:“你这家伙很是善良啊!”说着诡异笑道:“你不会与乐布衣一样,还是童男吧?”

馆陶仿佛受到莫大侮辱一般,坐直身子瞪眼道:“王爷也是在上京城长大的,怎么没打听下秋风客有多少红颜知己、青楼良伴?”

秦雷心道:‘我打听那个干什么。’与他这么一笑闹,脑子也渐渐摆脱了饱食带来的凝滞,摆手笑道:“不想找太年青的简单,去找个小寡妇、老姑娘什么的。”

馆陶郁闷笑道:“属下也觉得这样挺好,不过我娘哪能答应张家大妇是个寡妇呢?”说着摆手道:“不说这事了,您这么晚过来,不会只是为了吃顿饭兼关心属下个人问题来的吧?”

秦雷点点头,面色阴沉起来道:“有个问题要请教你。”

馆陶坐正身子,颔首道:“王爷请讲。”|||||

秦雷摩挲着下巴,反复斟酌下词句,好半天才缓缓道:“不知你发现没有,只要一进了京,孤就束手束脚,施展不开,仿佛……老虎闯进了深林,四面八方都不易察觉的藤蔓羁绊,空有一身力量却使不出来。”

话匣子一打开,秦雷心中积郁良久的郁闷便倾泻而出:“好似不论我有多大本事、多大地权势,在这中都城中尽皆没了作用。别的不说,就连一个小小的税务司主事,明知是我的产业,也敢公然挑衅。”

馆陶听秦雷说完,捻须笑道:“王爷怕是当局者迷。您怎会被一个小小的主事困扰呢?真正困扰您地,还是他背后地巨掣。”

秦雷喝口茶,苦笑道:“这我都知道,就是心里憋得慌,”说着有些神往道:“遥想当年金戈铁马,挥斥方遒,那才是孤的战场。”说着叹气道:“这些京都里的蝇营狗苟。实在是败人胃口。”

馆陶心中一阵默然,平日里见王爷都是一副自信满满、飞扬跋扈的样子。从没想过他心里居然也有解不开的疙瘩。组织一下语句,他斟酌道:“王爷性情多刚烈少阴柔、虽智计百出,却不喜阴谋诡计。确实最适合挥斥方遒,领百万雄狮一统六合。”

秦雷苦笑道:“不要欲抑先扬了,我听着别扭。”

馆陶呵呵笑道:“没有抑只有扬。王爷曾经说过,战争要为政治服务,便是把政治放在了战争之上。”定定地望向秦雷。肃声道:“不管愿不愿意,政治都是贯穿您一生地,除非放弃一切权利,否则就要学着熟练运用它。”

秦雷叹息一声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说着一摊双手道:“在我们地计划中,这个阶段应该是抢夺中央权柄,至少形成与文李三足鼎立的局面。但孤不喜欢这种掣肘、钩心斗角地局势。”双手攥成拳头,狠狠对撞道:“我要绝对地控制、说一不二的权威。”

馆陶有些忧虑地望了秦雷一眼,突然明白了问题的所在,轻叹一声道:“王爷的问题不在您自身,而是因为您被某人影响到了。”

“谁?”秦雷眯眼道。

“乐先生。”馆陶毫不犹豫地答道。

“乐先生?”秦雷很不愿意听到馆陶说乐布衣的坏话。怪异地望了馆陶一眼,见他一脸的坦荡。这才压下内心的不悦,轻声问道:“理由是什么?”

馆陶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目露缅怀道:“您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咱们讨论如何限制相权、控制军权吗?”说着指了指自己,轻笑道:“属下当时说,应该撤销宰相太尉,权利收归于君主一人。属下还记得王爷当时批驳了我。”

双目炯炯地望向秦雷,馆陶接着沉声道:“当时您说,天下是万众之天下,把亿万苍生地生死祸福系于一人之身。太不保险了。即使皇帝再英明神武。也有衰老生病的一天,怎么去处理繁杂的国务?”

“这还算好的。若是遇上个心术不正、只顾私欲的皇帝,岂不要把祖宗辛苦打下的江山败掉?”秦雷点点头,也回忆道:“当时孤说,国家权利不必也不能由一人独揽。皇帝只要掌握好军权,将相权分散开来,就能保证国家地长治久安。”看了看馆陶,秦雷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馆陶跪起身子,拱手肃声道:“王爷当时的远见卓识、震耳发聩,您说绝对的权利定会招致绝对的毁灭,相互制衡才能长治久安,属下深以为然。然而乐先生信奉集权、矢志实现大一统,所以今日王爷说‘绝对控制、说一不二’,属下深以为是受了乐先生的影响。您不是在苦恼眼前的麻烦,而是在犹豫未来的选择。”

秦雷心中一松,暗道:‘只要不是心里别苗头就行。’右手虚按,让馆陶放松,他坚定道:“过往的思想有些偏颇,这一年里,我体会到了乱世必须集权。这个想法乃是自己产生的,并不是乐先生引导,你不要多想。”

馆陶心中叹息一声,轻声道:“王爷应该乾坤独断,属下和乐先生只能是出谋划策,最终拿主意的只能是您自个。”既然无法扭转,他也只能接受了秦雷地说法。毕竟他没有第二个十年可以浪费了。

只是浮在眉头地黯然,怎么也掩不去。

秦雷装作没看见一般,无奈笑道:“咱们扯来扯去,却没有解决最初的问题——现在怎么办?怎么解决这种处处掣肘地不利局面?”方才与馆陶一番话,让他清晰明白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困扰他许久的问题,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馆陶收拾起胸怀。思索片刻便轻声道:“当前的问题是这样,只要没有彻底与李家撕破脸,您是不能派军队进入中都城的,所以只能遵守目前的游戏规则。”|||||

秦雷颔首道:“不错,若是没有李老混蛋,陛下早就剿了文彦博和他的徒子徒孙们。但我皇家与李家相互掣肘,倒让文彦博过得益发滋润了。”

馆陶呵呵笑道:“但是您出现了。虽然原本并不起眼,但经过一年的神奇崛起。您已成为足以打破目前平衡的重要人物。”

秦雷没好气笑道:“搅局者而已。目前仍停留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程度。”

馆陶揪着稀疏地胡子,颔首道:“足矣,这就足以让文家和李家对您除之而后快了。若是他们能短暂联手,必定是因为您。”

秦雷闻言皱眉道:“这不值得荣幸。”

馆陶却一脸灿烂地笑道:“反过来想,在陛下和太后眼中,您却是足以让他们下活这盘棋地关键一子,他们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您被挤兑下台的。”

馆陶的话便如醍醐灌顶一般。一下子让秦雷开了窍,一拍脑门,爽朗笑道:“是呀!我这是个人英雄主义在作祟。为什么要一人单挑两巨头呢?应该把所有人都拉下水,大家一起玩才热闹嘛!”

馆陶欣慰笑道:“不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是应该热闹些才好。”

秦雷霍得起身道:“你先在家好好休假,孤要进宫面圣。”

馆陶失声笑道:“现在都戌时末了,王爷还是明日再去吧!难道要把陛下从被窝里拖出来不成?”

秦雷挠挠头,笑道:“只能如此了,孤先回去睡觉,明日一早便去面圣。”馆陶赶紧起身恭送。

……

翌日一早,秦雷果然天不亮就起身,早早的便到承天门前求见。等了小半个时辰,传话太监才气喘吁吁跑回道:“陛下有旨,隆威郡王于瑾瑜宫面圣。”秦雷随手打赏一锭银子,急匆匆往瑾瑜宫去了。

昭武帝来瑾瑜宫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永福也在这里。说来也怪,昭武帝育有七子四女,却唯独宠爱永福一人。换句话说,他只有见了永福,才会想起自己还是个父亲,而在别的子女面前。他总会想到。朕首先是个皇帝。

这种父爱没有理由,也不怪山阳嫉妒永福。她时常扪心自问,同样是公主,怎么在父皇眼里,差距就这么大呢?

秦雷进来时,昭武帝正在用一个精致的锤子,在外间敲着小核桃,神情十分地专注,每敲好一颗,都会方才边上的盘子里。敲好的核桃仁已经覆盖了盘底。

与坐在一边出神的瑾妃对视一眼,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秦雷朝内间努努嘴,瑾妃双手并拢放在腮边,一歪头,意思是永福睡着了。

秦雷朝母妃呲牙笑笑,便老实站在一边,等昭武帝把核桃砸完。

好在剩的不多,不到一刻钟,昭武帝便放下锤子,指着手边的瓷碟对瑾妃道:“让人把它碾成粉,早晚给永福煮一次粥,这玩意虽然不稀罕,却补得很。”

瑾妃微笑着接过,柔声道:“陛下都亲自动锤了,臣妾怎能袖手旁观了,自然要亲手捣碎了。”

昭武帝高兴道:“不错,你去处置吧!”瑾妃福一福,又看秦雷一眼,便捧着那瓷碟下去,把房间留给了一对皇室父子。

昭武帝一边用方巾擦手,一边朝秦雷淡淡道:“你的身子好了?”他对秦雷总是冷一阵热一阵。若要总结规律的话,就是用得着地时候热,用不着的时候冷。虽然有些伤感情,却是事实。

秦雷面露感激道:“劳父皇挂念,儿臣不胜惶恐。儿臣身子骨结实,却是已经好了。”

昭武帝也就是一问,放下方巾道:“这会子有什么事啊?”

秦雷双手一比划,一本正经道:“有大事。”

昭武帝顿时被勾起了兴趣,笑道:“什么大事?”

“有道是法不传六耳,这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还请父皇屏退左右。”秦雷一脸严肃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