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三五章 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虽然两边都不敢得罪,但相较之下,还是要遵上谕的。

“备轿!”秦府尹没好气道。

“大人,现在出发是不是早了点?”师爷小声问道:“才辰时呢。”

“早个屁!”秦守拙心情显然很糟糕,狠狠地白了师爷一眼,甩手出了前厅,往后院走去。

轿夫们见大人过来,赶紧把轿子前头一按,以便府尹大人上轿。待他坐定,领头的轿夫小声问道:“敢问大老爷,咱们要往去何处?”

“皇宫……哦不,东城。”秦守拙改口道。

轿夫们闻令高唱一声道:“起轿……”便载着秦大人颤颤悠悠往东城去了。

不到两刻钟,轿子便停在三公街上的相府门口,伴当把拜帖一送,府里的门子赶紧迎出来,请秦大人进门。

秦守拙整整衣襟,踱着官步下轿,朝那门子颔首道:“相爷可在府上,本官有下情请示。”说着便从袖中递过一锭昭武元宝。

门子谄笑着接过那元宝,点头哈腰道:“谢大人打赏,我们相爷刚出去了。”

“哦?”秦守拙眉头一皱,还没说话,又听那门子笑道:“不过我们相爷说了,今儿中午要请秦大人吃饭,请大人进府稍坐。”说着便弯腰伸手,延请秦守拙入府。

秦守拙心中顿时上下翻腾,刚要找借口离去。却见文铭礼从府中迎出,潇洒拱手笑道:“不知大人驾到,铭礼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说着便挽着他的手往里走。

秦守拙是看出来了,我这是自投罗网啊!但此情此景之下,也不得不跟着入府。边走边与文铭礼有一搭没一搭地寒暄,心里却飞快盘算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一会儿。心中便了然道:‘定然是文相爷得到密报,知道宫中传自己午时觐见。料定我会先来解释一番,这才故意躲出去。’

从本心说,他是向着皇家的,毕竟皇家才是正统,且他也姓秦。

所以当初他没怎么犹豫,就决定去宫中赴宴,但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不由自主的拐到了三公街,想先与丞相大人见个面解释解释,也好两不得罪。

但人家文彦博显然比他更老辣,干脆躲出去不见不说,还让人将他强留了下来,好让他断绝了归附皇家的念想。

想明白这事儿,秦守拙肠子都悔青了。心中哀号道:‘怪不得文丞相曾经数说,只佩服我一半。原来我与他确实不是一个档次的。’不由暗骂起自己地首鼠两端来——既然决定去宫里了。干嘛还要心存两不得罪的妄想?

但他却不能被人这么耍弄了,憋了半天,最终还是咬牙道:“文大人止步,若是相爷不在,卑职还是改日再来拜访吧!”说着便把昭武帝搬出来道:“陛下有旨要卑职巳时觐见,可是耽误不得啊!”

文铭礼却满不在乎道:“请客也有个先来后到。秦大人我们文家先请地,自然要在我们家吃饭。”说着对跟在后面的随从道:“你去给宫里传个话,就说文大人午饭在这用了,让陛下自个先用吧!不用等他了。”背后的伴当笑眯眯道:“好嘞。”说着转身便出了院子……拐到边上小屋中喝茶去了。

就连这伴当也知道,二公子是在满口胡柴?这天下除了李浑,谁敢用这种口气对昭武帝说话?虽然皇家威风不在,但还没沦落到被他文二公子吆五喝六的地步。

秦守拙自然也明白,这只是文铭礼为了留住自己在胡说八道,却没法开口反驳。毕竟对方都被逼得说胡话了。若是自己还不松口。怕是要当场撕破面皮,他一个小小的府尹怎能承受得起的?

心中长叹一声。暗道:‘我欲将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也只好听之任之,走一步算一步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宫里等待秦大人觐见的昭武帝父子,也得了他去三公街地消息。

狠狠的一拍御案,昭武帝恼火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秦雷赶紧起身拱手道:“父皇息怒,儿臣观那秦守拙生性圆滑、老于世故,想必是不想开罪文彦博,特意先去告罪解释一番吧!”他一直在宫里,没法跟石敢联系,还不知道秦守拙对石敢的羞辱,否则定不会劝解昭武帝……多半是要向昭武帝讨要天子剑,请诛此獠的。

昭武帝哂笑一声道:“孩子,你跟文彦博接触的太少了,太不了解这老狐狸的毒辣。不管秦守拙到底怎么想的,只要他一进了三公街,不到天黑是别想再出来了。”某位古人说,‘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爱人,而是你的敌人。’看来此话颇有些道理。

说怒气未消的对一边的卓言道:“把那道圣旨毁了。”

“父皇且慢!”秦雷拱手求情道:“观此人到相府的时间如此之早,最终定然还是要来宫里地。是以他心里还是向着我们的,而且文丞相这番卑鄙作为,必然让他心生怨怼。只要我们不计前嫌,恩威并施,想必能让他归附父皇的麾下。”京都府尹在秦雷的计划中太过重要,是以他不得不拗着自己的性子,为秦守拙说情。|||||

昭武帝面色阴晴不定半晌,良久才沉声道:“这方略是你定的,那人怎么处置也由你说了算。但别指望朕再帮你说服他了,朕丢不起那人。”

秦雷一脸感激的陪笑道:“父皇仁慈,儿臣定让那家伙永沐皇恩。”

昭武帝没理他。对卓言道:“把那圣旨给他,然后让他滚蛋。”看来被秦守拙放鸽子,令大秦皇帝陛下十分不快。

秦雷腆着脸挠头道:“赵承嗣那里怎么办,父皇也不见他了?”

昭武帝瞪眼道:“处理好你的秦守拙就行了,少操闲心。”

秦雷只好接过圣旨怏怏告退。还没出殿门,他就想明白了,老头子是不想让他接触赵承嗣这个京都卫戍大统领。这才借故将自己赶走地。

‘这老家伙真是鬼精鬼精的……’心中暗骂一声,却听腹中咕咕作响。想想横竖出去没事,便拐去后面瑾妃那里蹭饭。这时永福也醒来了,经过云裳她们地悉心调养,她地身子大大见好,脸上也重新有了血色,每天甚至又可以弹几段琴了。

兄妹俩说一会话,秦雷无意看见她床边放着的黄色竹简。随口问道:“这书看着有些年代了,你从哪讨唤地?”

哪知永福一脸崇拜道:“是乐先生借给我的,他真厉害啊!居然有广陵散地曲谱。”冬里的时候,秦雷让乐布衣去温泉宫给永福诊了几次病,虽然隔着纱帘、都没见着真容,两人却成了好朋友。

秦雷赶紧竖起指头嘘道:“姑奶奶你可小声点,若是让父皇知道我带男人去给你瞧病。我挨顿打是轻地,乐先生可就得入蚕室,当公公,进宫服侍公主殿下了。”

永福小脸臊得通红,却又忍不住扑哧笑道:“哥哥惯会说怪话,乐先生那样的神仙人物。若是……了,岂不可惜死人了。”

秦雷瞪大眼睛道:“我的娘来,这还没见着面就这么崇拜,要是见了面,还不得……”本来他想说‘以身相许’,但太过轻佻,怕永福承受不了,便改口道:“五体投地喽。”

哪知永福一本正经道:“没见面也已经五体投地了,哥呀!你可要跟着乐先生好生学习。这世上好似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呢。”

不知怎的。听永福没口子夸乐布衣,秦雷心中微微泛酸。当即笑眯眯的岔开话题道:“过两天再去温泉疗养,把身子彻底养好了,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带你去踏青。”

永福一脸神往道:“哥最好了。”仿佛又想起什么,促狭一笑道:“只是这样一来,妹妹又要占用两位嫂嫂一些日子了。”

秦雷苦笑道:“羞得胡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虽是假撇清,但心里还是美滋滋地。

说到秦雷的终生大事,永福立时来了精神,搂着秦雷的胳膊问道:“哥,你什么时候跟父皇说呀?”

秦雷装傻道:“说什么呀?”

“你跟两位姐姐的婚事啊!”永福仰着小脸,一本正经道:“转过年来,两位姐姐可就一个十七、一个十八了。”说着伸出两根葱管般的手指,轻轻拧一下他的胳膊,一脸不依道:“大哥还是早做决断吧!可不能耽误了家呀!”

秦雷被说得词穷,使劲挠挠头,郁闷道:“跟你说实话吧!我现在危急环伺,随时都有倾覆的凶险。这个时候哪敢娶媳妇,”说着撇嘴道:“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新媳妇变成小寡妇,那才是真正祸害人家呢。”

永福捂住秦雷的嘴,呸呸道:“天爷爷地奶奶,没听到没听到。”念完这咒,又狠狠白秦雷一眼道:“大正月里瞎说什么呢。”

秦雷见她如此紧张,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永福扑哧笑道:“真不知两位天仙似的姐姐,是怎样看上大哥的。”

秦雷眉毛一挑,拍胸脯道:“自然是看上我玉树临风、潇洒不羁了。”

永福学秦雷翻翻白眼道:“两位姐姐一片冰心,岂是那等肤浅之人?”小脸十分严肃道:“不管什么原因,她们既然已经认定大哥了,就不会在意大哥将来的贫富贵贱,大哥不需要有这层顾虑。”

秦雷知道这位妹妹素来多智,说出来的话向来有丁有卯,但对于男女一事。她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行。宠溺地一笑,秦雷温声道:“等我把眼前的威胁扫除了,就向父皇说这事儿。”

永福见秦雷口气松动,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不由八卦道:“大哥会选谁呢?”

秦雷只好打个哈哈道:“随缘吧!”好在这时宫女过来请他去前厅用膳,这才为他解了围。

嘱咐永福几句,秦雷便跟着宫女到了饭厅。见只有瑾妃一人,一边坐下。一边轻声问道:“母亲,小弟呢?”

瑾妃温和笑笑道:“去陪秦霑了,自从他受伤后,霄儿就整天泡在蒹葭院,连睡觉都在那边。”|||||

秦雷听了微笑道:“也好,皇家兄弟,最珍贵的便是手足亲情。他能与小六兄弟情深,的确值得庆幸。”他这话有感而发,但听在瑾妃耳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许是触动了什么心事,瑾妃眼圈一下子通红起来,慌得秦雷赶紧起身赔罪道:“孩儿妄言,忤逆了母亲,请母亲责罚。”

瑾妃泪眼朦胧地摇摇头。轻声道:“不关你事,快吃饭吧!我进去躺躺。”秦雷实在不知如何安慰,只好目送她回寝宫。

怏怏地坐在餐桌边,望着满桌子的珍馐美味,却是没有一点食欲。

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可怜……

赶紧压下这一丝恼人地软弱。朝边上伺候的宫女呲牙笑道:“给孤拿一碗白饭来。”宫女赶紧给他端上来,这些深宫里伺候人地,惯会察言观色,知道王爷心情不好,自然不敢像往常一样与他眉来眼去。

随便端起一盘酱汁鹿蹄,拨些汤汁到碗里一搅和,秦雷便大口吃了起来。但往日百吃不厌地珍珠贡米,今日却如最差劲地糙米一般,堵在喉咙中难以下咽,甚至憋出了隐隐的泪花。

边上地宫女见秦雷一动不动的发呆。以为潇洒不羁的殿下噎到了。赶紧上来要给他捶背,却被秦雷摇头阻止。

秦雷面色变了几变。从无奈到哀伤又到面无表情,这才终于不再变化。喉头抖动几下,使劲咽下口中地食物,这才轻呼口气,伸手擦擦眼角的泪花,自嘲笑道:“居然被噎到了,真是丢人啊!”一边伺候的宫女却笑不出来,她们方才都感到殿下身上那淡淡的忧伤……似乎不会有人因为被噎到而忧伤吧?

缓慢而坚定的吃完这碗饭,在宫女们眼中,殿下更像是进行了一次庄重的仪式。

用柔软的面巾擦擦脸,秦雷已经恢复了往昔从容不迫,又带点的坏笑得表情,对边上一个宫女道:“这桌菜孤都没动,你们拣些爱吃的挑出来,再把其余的送到承天门外,给一群黑衣服的家伙吃吧!”宫女赶紧恭声应下,虽然王爷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诙谐,但宫女们却不敢再像往常一般撒娇。因为她们看到,王爷地双眼中,根本没有一丝笑意。

吩咐完毕,秦雷便离开瑾瑜宫,往蒹葭院走去,怎么也要看看那小战友不是?

到了地头,秦雷才发现,往常冷清畸零的蒹葭院,早已今非昔比了。无数宫女太监婆子进进出出不说,就连匾额也换成了‘蒹葭宫’。

即是说,周贵人高升了,最起码也是个嫔了。

老六他娘闻讯迎了出来,秦雷一看她的服色,果然已经是周嫔了。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姨娘,孩儿来探望六弟。”

周嫔知道秦雷乃是老六的救命恩人,自然热情的不得了,殷勤请他进去,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却是不知怎么表达谢意才好。

微微嫉妒看了看里间,秦雷面上灿烂笑道:“姨娘客气了,我与小六乃是手足兄弟,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说着有些歉疚道:“倒是我没有保护好六弟,让他在除夕夜受伤,当真是罪过得很。”

周嫔却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摆手笑道:“王爷此言差矣,前日大殿下过来,已经把原委说明白了,您对霑儿处处回护,却没有半点责任的。”

见秦雷还要说,周嫔坚定道:“妾身连大殿下都不怪的。秦霑他既然选择上场,就没有只许赢不许败的道理,若是受点伤就怨这个怨那个,还不如让他一直瘫在床上,省的将来出去给陛下和你们几位哥哥丢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