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零章 离奇的死亡 愤怒的青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六的月亮亮又圆。

今日才算是正式办公的第一天,可税务司的官员们,却已经被丞相府支使着忙活好几天了,一个个看上去疲惫不堪、精神十分的萎靡。

若是往常,他们万不会如此颓败。税务检查可是上等肥差,哪次对方不得好言好语恭敬着,好酒好菜伺候着,临了还有不菲的红包可拿,实在惬意的很。

但这次却踢到了铁板,上头让他们检查的几十家店面,没有一家买他们的账,别说酒菜红包了,就是个好脸色也是没有的。再加上都司大人嘱咐过,这次规规矩矩查账,尽量少惹麻烦,更是让他们大感无趣。有心想要抗命折腾下店里的人,但人家都有彪悍的护院,挨了几次揍之后,官员们只好彻底安分下来。

如此硬捱几天,税务司的官员们便开始叫苦连连,都是大爷当惯了的人,哪能受得了这份憋屈。待下午回寺衙交过差,几个相好的官员便结伴到粉子胡同吃花酒消遣。

到了常去的窑子,找个中意的雅间,点上桌丰盛的酒席,再唤几个相熟的姐儿陪着,几个肥肠满脑的税官开始胡吃海塞起来。

但见一个长着老鼠胡子的税官,拿着一根油淋淋的鸭腿,大口撕咬着,边上的粉头还不时将酒盅送到他嘴边,请他哧溜一个。老鼠胡子边吃边喝,大呼痛快道:“这他奶奶的才是人过地日子。”

边上几个税官的吃相。也好看不到哪去。闻言大点其头道:“就是,咱爷们出道以来,哪遭过那份子罪啊!”“他囊球的,那些家伙什么来路,咋这么硬气?完全不把咱爷们放在眼里。”

说到这,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上首坐着的猪头主事。“大人,给咱们透个底呗!弟兄们着实闹心得紧,干脆找青狼帮把他们一锅烩了得了。”所谓青狼帮乃是中都的一个帮派。

那猪头主事本来还笑咪咪的。闻言立刻没了笑容,小眼一瞪道:“都给老子收敛点,这里面水深着呢。你们要是乱扑腾,保准全家一起搭进去……还不带冒泡地。”作为负责这事儿的头头,他要比其他人知道地多些。

众人见他腮帮子上的肥肉颤巍巍地,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不由更是来了兴致。老鼠胡子放下手中的鸭腿,在伺候他的粉头身上胡乱擦擦手,起身给猪头主事斟杯酒道:“大人,对头真那么厉害?”其他人也是一脸紧张地望着主事大人。

见众人都求助于自己,猪头主事有些得意,哆嗦下腮帮子道:“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厉害!”说着伸出萝卜似地小手指头,眯眼道:“咱们加一块,在人家面前也就是个这个!”

“啊……”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有人惊惶道:“那咱么还掺和什么?赶紧远远躲开吧!”

“躲开?”猪头主事鄙夷的看那人,冷笑道:“缺心眼的东西,你也不想想,这位那么大的来头,却有人公然给他点眼药,这说明什么?”

那税官被他说得一愣。‘哦’一声道:“说明那个想整他的人,跟俺一样缺心眼。”这话立时引来一片哄笑。

那主事笑骂道:“我呸,恬不知耻的东西。”说着把猪头往前一探,众人赶紧也把脑袋凑过去,就连几个粉头也一脸好奇的支愣着耳朵,想听听到底那是什么样的人。

待众人都摆好姿势,主事才压低嗓门道:“咱们背后这位可不怕那人,”说着向东边拱拱手道:“人家是泰山北斗似地人物,比那人强多了,话说出来咱们就得听着。好生照做就是。保准吃不了亏。”这话说出来,他自己心里也不保准。达官贵人们忘恩负义是很正常的事情。

众人又是齐齐倒吸冷气,但再向追问大人物的具体身份,那猪头主事却坚决不吐半个字,倒让众人心里惶惶起来。不由再无谈兴,又吃一阵子酒,便起身告乏,带着各自的粉头上楼寻欢去了。

猪头主事晃悠着起身,却感觉脚下有些发飘,一手搂住一个姑娘,把她们当拐棍拄着,也往房间里去了。两个苦命的姑娘仿佛一人背了头大狗熊似的,不一会儿就花容失色、香汗淋漓起来,吭哧吭哧地将他架入套间,轰隆一声扔到床上。

两个姐儿刚想直起身子揉揉腰,却冷不防那主事猪手一伸,便将她们揽在怀中,放声淫笑道:“爷要与你们大战三百回合,不到天亮不收……那个兵!”

听他志向如此远大,两位姐儿应景似地娇呼道:“人家好怕啊……”

“呼哈哈!我来啦……”猪头主事翻身把两个姐儿压在床下,猪头开始不老实的乱拱,不一会儿便将两个姐儿脱成了白羊。

腮帮子一哆嗦,胖主事拔剑扬眉嘶吼道:“两个小奸货,接招吧!”|||||

那个被他攻击的姐儿也是一脸激动道:“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字还没说出口,便感觉下面一阵湿热,然后就感觉不到那侵入花径的东西了。

边上一个正在等着轮班的姐儿,见身边姐妹一脸的难以置信,不由小声问道:“怎么了?”

“完了……”那被压在身下的姐儿,费劲的推开已经呼呼大睡的猪头主事,坐起来揉揉膀子头,一脸吃了苍蝇似的表情道:“扫兴,我得去洗洗。”另一个姐儿也起身道:“姐姐受委屈了,我去给你搓搓。”两个姐儿便相携出了房间,再不管那鼾声如雷地主事。

待她们洗完澡回来。想要装模作样地陪那肥猪睡觉,却发现那大床上已经空空如也。两个姐儿寻遍房间也没有找见那猪头,不由相视一笑,一个掩嘴道:“看来是没脸见人,借着空溜了。”另一个也娇笑道:“怕方才也是装睡。”两人便不再管他,径自上床睡了。

翌日一早,心满意足的税官们纷纷下楼。重新聚在一起用饭,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主事大人下来。那老鼠胡子鬼笑道:“看来双拳难敌四手,大人昨夜地战况堪称惨烈啊!”众人都知道那猪头主事昨夜双飞,闻言立时浪笑连连,吹嘘起昨夜的战况来。

又等了片刻,却到了回衙门应卯的时间,众人只好打发个龟公去叫,待那龟公回话才知道大人昨夜已经走了。众人有些莫名其妙。但见时候不早,只好先行回衙再说。

粉子胡同离着税务司所在的钱鼻街不远,不一会儿众人便到了街口,便见许多人围在衙门前指指点点,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众税官赶紧跑过去,一路上隐约听到‘死人’、‘真惨’、‘真胖’之类的话语,听得众人更是心焦。三步并作两步凑过去,分开围观地人群往里一看。众税官不由吓得面如土色,只见税务司大门的匾额上垂下一根绳子。

一根绳子当然没什么可怕地,可怕的是绳子另一头吊着一个大网兜,网兜中装着一个血淋淋的硕大肉团,那肉团似乎是个人。因为细看一番,倒也能看出手脚。只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脑袋在哪里。看那尸身被网兜勒出来的青紫颜色,似乎已经被吊了许久。

虽然没有找到脑袋,但税官们仍然一眼认出,这一团东西,就是据说昨夜已经回家的主事大人。寺里的人也早就认出来了,但那网兜挂得高,样子又恐怖至极,竟然没人敢去将其放下。

过了好长时间,京都府的捕快才带着仵作姗姗来迟,把那挂在网兜中地尸首解下来便要运走。税务司的官员们不干了。拉住一个捕快质问道:“为什么既不盘问、也不勘察?难道我们的人白死了吗?”

那捕快拍开拉着自己胳膊的手。面无表情道:“你们主事的案子已经立了,干嘛还要再问一次。”

这下税务司的官员更纳闷了:“你怎么知道是我们主事大人?”

“今天早上。我们得报说南城巷里死人了,去了一看,就一人头在那里,身子怎么都找不着。”说着看一眼那肥硕的尸身,撇嘴道:“就这体型,肯定严丝合缝的。”说完便跟着队伍离去了。

一群税官失魂落魄地回到厅堂,坐在那里发起了呆。傻子也知道是报复杀人,否则哪用如此费劲……把一个去了头仍有二百五六十斤的身子运过来再吊上去,一定很费劲。

那是谁报复杀人呢?众税官一开始并没想明白,直到有人问一声:“咱们还去查账吗?”众人心中齐齐咯噔一声,面面相觑道:“不会是他们干的吧?”

自此之后,无论都司大人如何催逼,税务司的官员们都不肯再出门了,哪怕敲折自己腿也不出去,查账之事自然也不了了之了。

……

查账虽然不了了之了,但士子们的赈灾却坚持了下来。

就在京都府仵作运送那无头尸身的时候,涂恭淳他们也带着满车地粳米到了北城最大的一片难民聚居点。

一见是他们,难民们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好请安。涂恭淳哈哈大笑道:“诸位乡亲,俺们回又来了,今天是三车米,每家都能分个三五斤,大伙排队领取吧!”一片欢呼声之后,难民们便按照他的吩咐,乖乖排起队来。

涂恭淳这人做活太粗,若是让他分米的话,那浪费可就大了,是以被方中书他们踢出来维持秩序,但难民们感激这些无私相助的士子老爷,都听话得很,却用不着他费心。

在边上看一会儿,见确实没自己什么事。涂恭淳便走到墙根下,那里有些瘫倒在地的病人。这些人都是在冰天雪地里冻坏了腿脚,被家里人背进中都城地。

涂恭淳读过《黄帝内经》、看过《千金方》,也算是半个大夫,每次来都会为这些人检查、诊治一番,对于一些冻伤较轻的伤患,他还是有几成把握的。但更多人地冻伤处已经坏死。根本无法治疗,只能待身子复原些。再将其截掉了事。|||||

把这几十号伤患忙活完了,再洗洗手,天色就已经不早了。一个老伯端着个白瓷碗过来,恭敬道:“涂老爷喝口水吧!”

涂恭淳道声谢,接过老伯手中地瓷碗,先尝一口,发现不凉不热正合适。朝老伯笑笑,一边喝一边问道:“还有个把月就开春了,老伯你是不是也该回去种地了?”

那老伯听了他的问话,面色便黯然起来,艰难摇摇头,涩声道:“俺们怕是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涂恭淳奇怪道:“看你身子还算结实,再将养两天就能复原,到时候就算比不过大小伙子。也差不到哪去。怎么就回不去呢?”

老伯苦涩笑道:“回去也交不起税,还不如在中都给人扛活,过一天算一天呢。”

涂恭淳一听,关切地问道:“可是家里没有地了?”在他地认知里,有地就等于有收入,没地便等于……没收入。所以他认为这老汉九成是失去了田地。

哪知老汉摇摇头,苦笑道:“尚有三亩薄田,他们家里应该更多些。”

涂恭淳顿时不高兴了,把那瓷碗往老头怀里一送,恼火道:“要是都像你们这样有地不种、有家不回的,朝廷地税赋从哪来?咱们大秦的军队怎们养?我真是瞎了眼,帮着你们这群蠹虫。”说完便要气哄哄的离去。

老汉被吓得不知所措,心道:‘坏了,俺惹到好人了。’赶紧噗通给他跪下,砰砰磕起头来。见老汉这样。涂恭淳也不好一走了之。气哄哄地站在那里,却不愿意再搭理那老汉。

方中书他们早就放完了粮食。正坐在一边说笑,见状都凑了过来,方中书一边去搀那老汉,一边问他道:“怎么了?怎么让人老大爷跪那了。”

见那老汉被扶起,涂恭淳哼一声,却没有阻止。这时难民们也围了上来,想看看老汉怎么惹着涂老爷了。

望着这群逐渐康复的难民,涂恭淳觉得有必要教育他们一下,便爬到一块石头上站定,大声问道:“你们的身子骨好了些没有?”

众人虽不知涂老爷问这话的目地,但都老实点头道:“好多了。”

涂恭淳继续面无表情道:“身子好了就得想法子养家糊口了,我们只能救急、没有能力救穷地。”方中书几个听了,心中苦笑道:‘老涂忒也心直口快了,这话虽然在理,但听着生硬,伤感情。’

好在难民们对士子们感激不尽,没有人在意他说话的口气,反而纷纷道:“涂老爷说的是,俺们本来就打算这两天就出去找活,不用您和诸位老爷再操心了。”士子们心道,这下老涂没话说了吧?

谁知涂恭淳的脸色更加难看,只听他粗声道:“你们就没想过要回家吗?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开春了,你们家里的地怎么办?”

难民们先是一阵沉默,便有人高声叫道:“回去也交不起这税那税,与其让官府抓去打死,还不如在中都城里过一天算一天呢。”这回答与那老汉的如出一辙,再看四周许多人都点头,显然持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

方中书他们也终于明白涂恭淳为什么发火了,心道:‘宁肯有家不回、有田不种,也要逃避税赋,这些人可真够差劲的。’不由暗暗鄙夷起这些难民来。若不是老涂在讲话,他们也要出声呵斥地。

涂恭淳气的浑身发抖,但想着要教育这些愚昧的人,便咬牙强压了下来,指了指那些没点头道:“好在还有些要回去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