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一章 潘郎车欲满 无奈掷花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周围的难民这才知道涂老爷因何发飙,有口舌伶俐的便忍不住大声道:“要是俺们家也人口健全,俺们也回去,谁愿意背井离乡啊?”

涂恭淳冷笑道:“当我是傻子呢?十斤黄米是三人分得多,还是五人分得多?同样那些地,是人口少了好过,还是人口多了好过?”

他满以为他们会满面羞愧,但难民们的脸上有微微吃惊、有不可思议、有哭笑不得、什么样的表情都有,偏偏就是没有一丝羞愧。

涂恭淳心中恼火道:‘忒不知羞耻了。’面色涨红着刚要发作,却听边上的方中书道:“贤弟且慢,乡亲们似乎别有隐情,不如先听他们说上一二?”

涂恭淳冷哼一声别过头去,算是答应了方年兄的提议。方中书便走到方才说话的那个难民身边,温声问道:“这位兄弟,为何人少回不去,人多反而能回去呢?”

那难民赶紧向方中书作揖道:“回这位大老爷的话,在俺们乡下,干活全靠壮劳力,家里少了多少男丁就少了多少收成。可是俺们每户缴的丁亩税,早些年就厘定好了,无论咋样都不变,不会因为谁家少了男丁就减免一些。更何况还有这个那个的杂税,原先人丁健全时就几乎交不起,现在俺们减丁减产了,定然是无法缴付的了。”

边上那些没点头的,也纷纷帮腔道:“是呀方老爷。就是我们这些人口健全地,一人交一人的份子。完税之后,连度春荒的粮食都剩不下,更何况他们呢。”

士子们不由面面相觑,他们虽然不是出身高门大阀,但好歹都是乡绅地主子弟,却无一寒门出身。也不用为生计发愁,是以对这些丁丁税税的东西一窍不通。相视之下,颇有些大眼瞪小眼的感觉。

还是方中书年长些,读的书也多,沉吟片刻后,轻声问道:“我大秦沿袭唐制,在税赋上并未做什么革新,依旧是‘两税之制’。先按照丁壮和土地多少定出户等,再按垦田面积和户等高下订出税额,虽然说不上绝对公平,但比当年按人头收税的‘租庸调’时要强得多,不至于令各位如此窘迫吧?”他地语气已经弱了下来,看来也知道书中所说与实际颇有偏离了。

起先说话的难民叹息一声道:“方老爷说得俺听不大懂,但定然是对地,可是俺就知道俺们过不下去了。比如俺家吧!二十年前核定的是九口丁,二百亩地,算是中户,便一直按照这个档次完税。可是到现在,俺们家的地就剩下四十亩不到,再加上这场灾祸过后。家里就只剩下俺和俺三弟两个男丁,俺们就算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不可能交上那九口丁、二百亩的赋了呀!”

涂恭淳终于忍不住道:“咄,我大秦有的是无主荒地,耕都耕不完。你们的地怎么会从二百亩减少到四十亩呢?”

难民们一脸茫然道:“耕不完?有这好事吗?”还是那给涂恭淳倒水的老汉道:“涂老爷说多是荒地,那想必就是有地,但俺们却没见着,俺们那儿却是开不着荒地的。”

涂恭淳闷声问道:“就算开不着,那也不应该减少啊!莫非你们那的地长着脚。自己会跑?”

老汉苦笑道:“地却不会长脚。在俺年青的时候,家里确实是二百亩地。但自从昭武爷坐上了金殿,文丞相执掌了乾坤,加在俺们头上的这捐那饷就海了去了。俺们老百姓又是靠天吃饭,一赶上灾年保准交不齐,只能向乡绅大户告借。可乡绅大户也不是菩萨呀!到时候还不起欠款,俺们就得拿家里的地来抵。”

涂恭淳心里已经有些明白,心虚地问道:“地给了他们,你们就不用交税了吧?”

四周的百姓大摇其头,那口舌伶俐地答道:“涂爷有所不知,地主老爷们要俺们的地,可不要俺们的税,这叫‘产去不移税’,就是说地没了,可税还要照交不误的。”

涂恭淳算是听明白了这事,可心里的糊涂劲儿却一点没减,满脸奇怪地问道:“你们不会去官府把家里地人丁数、田亩数重新报备吗?”

“多少年前就有人去问过,可大老爷说这是朝廷征的税,只有朝廷才能重新厘定,他们地方上只管照着标准收。可往常五年一次的厘定税银,到了咱们昭武朝,压根都没厘定过一次……”

士子们逐渐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禁为自己的先入为主而深感羞愧,涂恭淳更是涨红脸朝四周团团作揖道:“方才涂某唐突,没弄清状况便信口开河,请各位乡亲见谅。”众难民忙不迭还礼道:“涂爷折杀俺们了,您对俺们多大的恩惠啊!漫说您说俺们了,就是打一顿,俺们也万不会记恨的。”

见难民们如此豁达,涂恭淳心里一阵激动,拱手大声道:“你们只管先这样待着,等俺们把这事儿吃透了,定要帮你们讨个说法。”其他士子也纷纷点头道:“我们好歹有个举子的功名,虽然没什么品级,却有公车上书、直达天听的权利。等我们回去合计合计,说不得也要学学前朝的太学生们,为民请命一次。”|||||

一干难民齐齐跪倒,伏首称谢,场面极是感人。

……

日子像小溪一样,一天天地向远方流去,税务司门口地惨案渐渐淡出了京城百姓的谈资,就连士子们赈济难民地事情也很少被提及。这不是说百姓们不再喜欢八卦,而是因为他们有了新地话题——刑部、大理寺、京都府三堂会审五殿下。

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还是在茶余饭后。百姓们不停议论着这场拖了很久、不日终于要开堂审问的官司。对于被都察院渲染为‘杀人罪犯’的五殿下,京都的老百姓们却有不同的看法。

通过酒馆茶楼的评书戏曲,京都百姓们早已对这位殿下耳熟能详了。在传说中这位年青英俊的王爷不畏强权、足智多谋、保护弱小、为民请命,乃是百姓们心中最爱地少年英雄。再加上前些日子,他先是解救了京都城外的难民,又在城内开始无数粥篷,施粥送衣。更是令百姓们好感顿生,甚至将其当成救难菩萨一般地人物。

此时听说他老人家要过堂受审。百姓们纷纷涌向中都府大堂,除了看热闹之外,也存了一分给他老人家撑人场的心意。

更有许许多多无知少女,听得五殿下年青英俊,风流倜傥,早就将他奉为心中的宋玉潘安。但苦于身份相差悬殊、总是难逢一面,这次终于有机会看到真人了。怎能不让她们如痴如狂?纷纷走出自家的小门小院,汇聚到铜锁大街上,期待能见心中檀郎一面。

甚至一些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也偷偷遛出来,躲在香车之中,既羞且盼地往外瞧,也希望悄悄那几度闯进闺梦的王子地模样。

不过也有籍着这借口出来幽会的,比如说四合居二楼临窗这一对……

一个身穿皮袄的小胖子和一个穿着湖蓝长衫的俊俏后生对坐着。虽然一歪头便可以看到对面熙熙攘攘的京都府衙门口,但两人的都没有往外看……小胖子只是低着头,俏后生却冷冷地盯着他的胖脸,乌黑通亮地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

见小胖子就是不抬头,俏后生恼火道:“你就是把脖子低断了,也是看不到自己脚尖的。”

小胖子嘴巴抽动一下。委委屈屈地抬起头来,却还是不敢看俏后生的眼睛,厚嘴唇嗫喏几下道:“月儿,你别这样,俺去求俺爹定个日子还不行……”

“什么时候?”

小胖子吭哧了半天,才可怜兮兮的乞求道:“等过些日子,你爹和俺爹缓和些俺就去说……”

话没说完,便见那俏后生柳眉倒竖,伸手狠狠拍了下桌子,砰的一声便把小胖子的后半截话。硬生生堵进腹中。也引得四周客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谁成想那畏畏缩缩地小胖子突然发飙了,霍得起身指着四周的食客骂道:“都他妈安心吃饭。谁再敢偷瞄一眼,老子把他的招子挖下来下酒!”

食客被这突然变脸的小胖子吓了一跳,有脾气暴躁的就要起身与他顶杠,却被边上的同伴死死拉住,小声劝阻道:“四害公子啊……”暴躁脾气顿时化为乌有,乖乖坐下道:“喝酒喝酒,这响晴薄日的,除了喝酒还能干啥……”

这两人正是李四亥与伯赏赛月那对啼笑小冤家,因着伯赏别离与李浑的决裂,两家的关系也降至冰点。伯赏赛月乃是个烈性子女孩,哪受得了这份屈辱,自从听了李老夫人一句不咸不淡的怪话后,居然半年没有再见李四亥。

李四亥又是个贱骨头,伯赏赛月越是不见他,他就越是相思如焚到失魂落魄。半年里百计千方、千方百计地求见伊人一面,终究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被他以‘去给你叔加油’地名义约了出来。

只是见面的狂喜没有维持多久,便被姑娘兜头一盆凉水浇熄了下去,“咱们解除婚约吧!”银铃般悦耳地声音、没有一丝拖泥带水。顿时把李四亥的胖脑袋打击得低了下去……

听到李四亥“缓和些再说”的屁话,伯赏赛月终于拍案而起,恼怒道:“若是咱们两家的关系永远这样,你就要我等一辈子吗?告诉你李四亥,哭着喊着等本姑娘要的,可以从这排到南阳门!”

李四亥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瘪瘪索索道:“那么多啊……”

伯赏赛月俏脸一红,撅嘴道:“就是那么多……”

见她这幅可爱模样。李四亥顿时放下了心,嘿嘿笑道:“月儿吓唬我的,你一说瞎话就脸红,俺是知道地。”

伯赏赛月却不吃他这套,杏眼圆瞪道:“今天你要不给我拿出个章程,明天我就让我……叔去你家解除婚约。”伯赏家全家男丁都在军中,京里只留下一干妇孺。因而伯赏元帅才执意要跟秦雷结拜,以求关键时刻女儿有个依靠。

只是结拜之事并未张扬。是以李四亥并不知情,闻言愣神道:“你叔……”|||||

伯赏赛月眼睛往外一瞟,小声道:“隆威郡王与我父亲乃是结义兄弟。”此时结义可不是儿戏,一旦礼成,便跟亲生兄弟没什么两样,是以伯赏赛月虽然觉着别扭,却也规规矩矩管秦雷叫叔。

“哦!我大哥啊!”李四亥恍然大悟道,却见对面的赛月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才想起这样却是沾了伯赏赛月的便宜,不由打了个寒噤,立刻改口道:“咱叔啊……”

伯赏赛月杏眼微眯,语带威胁道:“以后要是再走了嘴,你就别想再看到个好脸。”

李四亥听出‘小月儿’话语中暗含的情愫,心中不禁大喜。忙不迭的点头道:“既然俺大哥是你叔那就是俺叔,俺以后不叫大哥叫叔还不成。”这小子光想着博美人一笑,却不想这样一来,秦雷就与他老子一辈了。天可怜见的李太尉,被自己儿子连降两辈,竟沦落到与自己外孙地兄弟一辈的地步。

但李四亥不关心这个。他正为了小月儿地决绝惆怅不已。李四亥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个什么脾气,那是说到做到、从不瞎咋呼的。既然她说要让秦雷去退婚,那就一定会退婚,若是事情闹到那一步,无论他如何补救,这段姻缘都会走到头了。

正在他愁肠百结、一筹莫展之时,却听得外面尖叫声四起,喧哗声更是大了一倍。正在吃饭的食客们,也呼啦一声涌到窗户边凭栏眺望,还七嘴八舌道:“来了来了。”

李四亥刚要发飙。却见伯赏赛月也把视线投了出去。他只好瘪瘪嘴,转头往外看去。只一眼。心中便狂叫道:“乖乖啊!看俺叔这排场,这才叫男人火一样的人生啊……”

只见铜锁大街上挤满了男女老幼,无论贵贱、摩肩接踵,把个五六丈宽的街面两侧塞了个水泄不通。但即使如此拥挤,道路中间仍留有一道丈许宽的通道,无人敢越雷霆半步。

因为两队身披大红披风、盔瓒三尺红缨地黑甲骑士,骑着清一水的黑色战马,将人群与道路间隔开来。这些威风凛凛的骑士散发出的威压,让人望而却步的同时,却也赚足了民众的眼球。

就在这森严戒备中,一位身穿簇新六爪六龙王袍,头扎乌金逍遥巾,面容俊朗、笑容温和的年青王者,骑着一匹通体火红、四蹄纯白的神骏,从西边翩然而至。

他地面容是那么的俊逸不凡、他的微笑是那么的亲切可人、他的身形是那么的修长挺拔……再加上他那高贵无比地身份、炙手可热的权势、惊心动魄的传说……以及待字闺中的婚姻状况,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沿街的无数小姑娘、小媳妇、小寡妇乃至大姑娘、中媳妇、老太太们如痴如狂、尖叫连连,纷纷把手中的鲜花、水果往他身边抛去。更有许多准备充分的、挎着花篮撒起了花瓣。那些花瓣被风一吹,纷纷扬扬的飘洒在整个大街上,仿若天仙下凡一般。

李四亥羡慕地望着这一幕,涎水流下来都不知道,口中犹自喃喃道:“我这辈子要是有这么一会,就是立时死了也值……”

对面地伯赏赛月闻言转过头来,便看见他那张流着口水地胖脸,不由嗤笑道:“你呀……还是等下辈子吧!”见小胖子深受打击的样子,姑娘也觉着说得有些过头,便从盘中捻起一朵萝卜削得花,轻轻抛向他地胖脑袋。

“月月你真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