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二章 升堂!威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古人曾经说过:‘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谓我心忧’,这话体现一个道理——事情往往不像旁人想象的那么好,其中甘苦冷暖,只有自己和身边的人知道。

所以秦雷的痛苦也只有他和身边的黑衣卫知道,内心真的很纠结。当初拒绝坐车,改为骑马亮相时,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场面,数不清的瓜果蔬菜从四面八方朝自己飞来,纵使有黑衣卫用身子挡住大部,却依然有不少砸到自己身上。

好吧!他承认没有蔬菜,可就算没有蔬菜,那些苹果呀!柑橘呀!梨子呀什么的也够受的。砸到身上生疼生疼的,偏还要作出一副甘之若饴的幸福表情,你说难受不难受。

好不容易走到大街中间,那些瓜果什么的才渐渐消失,微微活动下膀子头,却见街两旁的百姓呼啦一声悉数跪倒,黑压压的后脑勺一眼望不到边,长街上的喧哗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雷心中微微诧异,赶紧拱手清声道:“诸位乡亲父老快快请起,秦雷乃是待审之人,当不起此等大礼。”

众人心道:‘您一定是史上最气派的待审之人。’便有一老者直起身子朝秦雷拱手道:“五殿下一心为民,在南方时为民请命,回了咱们中都又扶危济困,实在是万家生佛的好人啊……”长街上静悄悄的,只有老者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回荡:“您这样地好人去受审,那定是被冤枉的……”一种百姓这才跟着喊道:“王爷是清白的!”老百姓的心思就是这样朴素。你是好人,就不会做好事。

换言之,你是坏人的话,那是一定不会做好事的。

而百姓们如何判断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就看你对他们是好是坏,别的他们不明白、也管不着。

如雷似地声音穿过院墙,传到已经在大堂坐定的一干官员耳中,唬地他们面色一阵发紧。心中嘀咕道:‘他是被冤枉的好人,我们不就成了冤枉好人的坏人了吗?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武断?’

不管他们如何腹诽。秦雷的心情却无比舒畅,连日来盘踞在心间的阴霾也消散的无影无踪,双目不由向西南方向看一眼,心中感激道:‘乐先生,你教我的“爱民”二字,我今日才算明白——只要我心里装着百姓、百姓就回还我千倍百倍地好哇。’

被人无条件信任的感觉真好,秦雷微微幸福地想到。嘴角的笑容也更灿烂起来,清清嗓子道:“秦雷谢过诸位的厚爱,只是是非曲直自有公论,相信中都府会还孤王一个清白的,”说着双手虚扶道:“诸位请起,孤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伴随着“谢王爷”的巨大声浪,众人轰然起身,再望向王爷时。他已经策马到了衙门口。府里地衙役赶紧拿来墩子请他下马,却听王爷在马上长笑道:“那是给文弱之人用的。”说着左手轻按马背,潇洒地翻身下马,稳稳落在地上,没有一丝晃动。

“好!”这干脆利索的动作换来百姓们没口子的叫好声……说起来不就是下个马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那下马地是五殿下呀!只要是他老人家做的动作,别说还这么好看,就是再难看,也会换来无数惊声尖叫的,这就叫腕儿、这就叫范儿。

回身朝百姓们微笑挥手,又是换来一阵激动的骚动,秦雷这才大步迈进府衙之中。

……

鉴于五殿下臭名昭著的淫威,唯恐其他人压不住场面,这次三堂会审可谓精英尽出——有京都府尹秦守拙、刑部尚书魏铮义、大理寺卿曲岩,皆是正职堂官。再加上旁听的都察院左都御史王辟延、丞相府参议文铭礼。清一水的紫服高官。哪一个放到地方都是督抚大员,即使搁在中央也是部院首长。阵容之豪华可谓无与伦比。

但此时此刻,这群大人们却没有一个心里踏实的,虽说不上如坐针毡,可心中长草是一定有的,原因无它——皆因今日受审之人,实在是……太难搞了。

撇去那些让人听了六神无主的彪悍往事不说,单说今日外面这人山人海、山呼海啸。历朝历代、哪年哪月也没听说过有如此排场地被告呀!

都说原告光荣,可你看堂下那几个被吓得瘪瘪索索地原告,就这样还能告人吗?被人吓成羊羔还差不多。

再看那据说是东三省第一状师的罗鼎文,还好,至少还能站住了,就是腿有点哆嗦。‘不过无伤大雅,’众位大人心有戚戚道:‘我们也抖呀!若不是相爷严令,谁愿意惹这位活阎王呀……’

一声“隆威郡王殿下到……”地高唱打断了众位大人的心曲,秦守拙沉声道:“王大人、魏大人、众位,规矩不可废,我们还是要迎一下的。”其实这事儿可迎可不迎,毕竟他们算是今日的主审,不跪迎受审之人,倒也说得过去。|||||

但此地地主已经起身,众人虽然心中别扭,但也只好纷纷起身离席,按品级在堂中站一地,待那身黑色王服一出现,便恭敬叩首道:“恭迎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

边上等候开堂的一干原告更是慌了神,心中愁云惨淡道:“主审官给被告下跪?!这是什么世道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呀……”

那面色还算正常的罗鼎文顿时傻了眼,暗自哀嚎道:“这京都府尹怎么如此二杆子?你们给人这跪,还怎么在被告面前直起腰杆子来?还审个屁啊……”他是文铭礼特意从东边请来的。对京都、对那位王爷都很陌生,是以还能保持着七分胆气……或者说七分傻气。

当然,文家之所以要请他,就是看重他无知者无畏地长处,换作京里状师,一听说要告五殿下,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万不会像他这样欢实。

……

见秦守拙带着一干大员跪下,秦雷微微一笑。清声道:“今日孤王既然来此,就不要把我当成你们的王爷了,当成一般个人儿就行了,可不要徇私偏袒哦!孤会不高兴的。”说完这自以为好笑得笑话,却每人应和,秦雷尴尬笑笑道:“都起来吧!跪着怎么审案子?”

众人心道:‘您可算想起让我们起来了。’七嘴八舌的谢了恩,又唏哩哗啦的爬起来,回到各自的案子后坐下。秦守拙正正官帽道:“为王爷上座。”便有四个衙役抬上一把精美奢华且铺着绸面棉垫子地大椅子,搁在左边最上首,又朝秦雷恭敬一礼,这才退下。

一见到那舒服气派的大椅子上,坐在冰凉地硬木椅面上的文铭礼,不由瞄了一眼秦守拙。心中嘀咕道:‘他是你爹吗?这么伺候他。’文家早已知道正月十一那天,秦守拙从相府出来后,在清河园跪了一宿的事情。文彦博自是大为光火,但京都府尹乃是昭武帝直接任命,丞相府只有建议人选的权利,但具体用谁不用谁。还是昭武帝说了算。

虽然之前十几年来,文彦博说啥是啥,昭武帝从不反驳。但自从去年冬天开始,情况开始都变了,昭武帝会说不了,虽不经常说,可在丞相府‘建议撤换秦守拙’这件事上,他偏偏说了不。

昭武帝那里不松口,文彦博也拿秦守拙没奈何,眼看着三堂会审迫在眉睫。只好责令魏铮义和曲岩亲自出马。又搬来都察院的头头王辟延,希望能压住秦守拙的苗头。却不想一上来就被他拔了头筹,反倒把众官的气焰打压下去。

“请王爷上座。”秦守拙恭敬拱手道。

秦雷微笑道:“秦大人秉公即可。”说完一撩袍角,施施然坐下,舒服地点点头,出声表扬道:“不错。”

秦守拙又跟秦雷热乎几句,才拱手讯问道:“王爷,是否可以开始了?”众位堂官看着心里腻歪,但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想怎样就怎样,却也轮不着他们管。

其实几位大人都是人精,哪还不知秦守拙这番做作,是给下面看起来颇有些彪乎乎的状师看的,可看那状师一脸不屑的样子,只怕秦大人这番功夫要白费了。

待秦雷点头之后,秦守拙才猛地一拍惊堂木道:“升堂!”

“威武……”一干衙役分两班列于左右,一齐从嗓子底下叫唤道。

待提威叫场完毕,秦守拙便清清嗓子道:“今有大理寺转来数起案宗,着上谕、中书省令,交由本府审理。因数案被告皆系……”说着朝秦雷拱拱手,这才接着道:“隆威郡王殿下,是以数案并作一案,由本府开堂受理。”

说着又一拍惊堂木道:“带原告。”在边上等候已久的十几个各色男女便被衙役带了上来,只是神色都十分的张皇,跪在那里瑟瑟发抖,声音更是如文鸣般细小:“叩见青天大老爷……”

‘啪’的一声,秦守拙一拍那方木块,怒斥道:“此处有王爷在上,尔等却要先拜本官,到底是何居心?”

众原告被他唬的一愣一愣说不出话,但也坚决不拜那杀害亲人地凶手。

秦守拙眉毛一挑,冷笑道:“尔等狂徒可知不敬王爵有何后果,”说着便要拔出面前签筒中的火签,这玩意一扔出去,少说要杖责二十。只要衙门们认真些,立时便能将这群家伙悉数打晕,今天便可以收工喝茶了。

“且慢,大人……”一个拖长调的声音响起,那东三省第一状师罗鼎文便摇着折扇,不慌不忙地走到场中。朝堂上几人团团拱手道:“王爷、诸位大人,学生这厢有礼了……”

众人还未回话,秦守拙先冷哼一声道:“你是何人?公堂之上为何不跪?不知道未得本官允许,这大堂上无人可以说话吗?”他也特怕这看起来神神道道地青衣状师横生枝节,让边上几个老狐狸抓住机会,给王爷上眼药使绊子,那可就太没面子了。|||||

但那罗鼎文的鼎鼎大名。全靠一张颠倒黑白地利嘴所得,岂能被这三言两语堵住。自以为很宋玉的歪嘴一笑,‘啪’的一声合上折扇,这才朝秦守拙拱手道:“回禀大人,学生名唤罗鼎文,陇右祁阳人氏,昭武八年的举人,被众原告聘为此案状师。因为有功名在身。可以见官不跪,是以学生没有跪;因着是原告的状师,按照《大秦律》规定,状师可以替代原告申辩、抗诉,是以大人问原告,学生便可以回答,并能不算是唐突大人。”

这一席话说得如铁锅炒铜豆般嘎嘣嘎嘣的,噎得秦守拙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却乐坏了边上旁听地文铭礼。心中暗赞道:“老子的眼光就是不错,找了个如此毒舌地家伙,可够这俩人喝一壶了。”边上的曲岩等人的表情也轻松起来,心道:‘有这人在,我们就不用上阵了吧!’能不得罪秦雷最好,他们也乐得看戏。

那罗鼎文见这位府尹大人如此不堪。暗暗得意道:‘连俺们那地知府都不如,太没有挑战性了。’便准备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地夺过主动权:“大人方才无中生有、随便钩织罪名就要责打原告,请问大人依得是《大秦律》的哪一条?为何学生想遍律法,都找不到大人断案地根据呢?”

他能以一介布衣纵横东三省十几年,与无数对手过招而不败,狠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对《大秦律》地烂熟于胸。此时的科举考的是四书五经、破题策论,却没有涉及《大秦律》的题目,是以官员们大都对这部律法不甚了解,基本停留在现用现查的地步。

但秦守拙是个例外,这位大人可是老刑部出身。对律法极其熟悉。大秦律的很多内容还是他修订的呢。是以罗鼎文想在《大秦律》上做文章,算是打错算盘了。

唯一沉吟。秦守拙便冷声道:“大秦律第十三条中,凡大秦百姓,若是白身,须见官则跪而行礼,违者可杖责二十。大秦律第十四条,凡大秦子民见嗣王以上王爵者,均应行二叩六拜大礼,违者以不敬论处,杖责八十、发配边疆四千里。”说完面无表情地望着罗鼎文道:“本官说得对吗?罗…状…师。”最后三个字语带挪揄,意思是别以为就你们状师才研究律法。

见对方这么快便反应过并同时反攻,罗鼎文暗道:‘看来是遇到对手了。’但他什么样地场面没见过?面上毫无惧色道:“但大秦律上没有规定原告必须给被告下跪。所谓‘法无明文不纠’的道理,大人应该清楚吧!”

见他如此活用《大秦律》,秦守拙心道:‘这是个难缠的家伙,我还需利用下主审官的权威。’想到这,啪得一声,敲响惊堂木道:“一派胡言,若按你的说法,《大秦律》也没有规定本官不得驱逐状师,是不是本官现在便可以将你驱逐呢?”

“这……”罗鼎文没料到这位大人如此难缠,稍顿片刻才拱手道:“学生对此理解在前,大人对此解释在后,即使您解释的权威,也只能规范以后地事情了,却不能追溯方才的事情。”

秦守拙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那边罗鼎文也就坡下驴,让一干原告不情不愿的给秦雷二叩六拜完事,双方这一回合算是打平了。

一直没事人一样坐那的秦雷,看一眼满面威严的秦守拙,心中不禁乐道:‘这家伙论才干绝无问题,人品虽然洼点,却识时务,老子还真是赚到了。’却也打消了时候与他算总账的念头。

毕竟人才嘛!无论到哪里都是最重要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