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四章 墙里秋千墙外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秦雷离去的时候,免不了又让外面熙攘的百姓一阵围观,被欣赏了好久才得以离去。

一直到驶出铜锁大街,秦雷才回头感叹道:“下回还是坐车吧!”

石敢也大点其头道:“若是再这样几次,定然会被人盯上的。”

秦雷目光往街角一撇,微笑道:“已经被人盯上了。”

石敢先是心中一紧,但见王爷目光温和,知道不是生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皮袄的小胖子躲在街角,正在鬼头鬼脑地向这边张望。

“你去带他过来,我在前面的茶馆等着。”秦雷轻声吩咐道,说完便策马先行一步。

……

黑衣卫们进入这家茶馆,此时临近饭点,茶馆里甚至没有一个客人。店老板一脸惶恐迎上来,沈乞大手一挥,丢出一块碎银子,翁声道:“包下你这店一个时辰。”老板接过那足有一两多重的银子,欢天喜地的应道:“没问题,客官要什么尽管说。”

沈乞看一眼炉子上坐着铜壶,摇头道:“不用你插手,在里面呆着就行。”说着便带着黑衣卫上了二楼,挑个位置最好的榻,开始布置起来。

待李四亥进到这家不起眼的茶馆时,秦雷面前的桌上已经摆好了一个茶壶、两个茶盅。壶上没有盖,袅袅地飘着白色的热气。茶盅刚烫过,也飘着淡淡的白气。

望着爽打茄子似的小胖子,秦雷的微笑如阳光般和煦:“坐下喝茶。”语气带着淡淡的亲热。

小胖子垂头丧气坐在垫子上,秦雷便拿起白瓷茶壶,为他缓缓稳稳的斟一杯茶,微笑道:“这是雨前龙井,采自谷雨前后、汤明色绿、一棋一枪。味道最是香醇。”去年春里,李四亥曾经在书香园常住。也被秦雷带着喜欢起了喝茶,最后到了视茶如命地地步。秦雷从南方回来,就曾经给他捎过一些南楚的稀罕茶叶,令他欢喜莫名。

这雨前龙井他也是听说过地,但被南楚皇室当作贡茶,鲜少有流入市面的,自然极其珍贵。若是往日他定然要把这茶汤喝成白水才罢休。但今日捧着茶盅,却完全提不起兴致,望着杯中随热气变幻的投影,颇有些自怜自伤的感觉。

秦雷见他肚肠纠结,也不出声催促,给自个倒一杯茶,两指捻着那薄如蝉翼的茶盅,慢慢品咂起来。

过一会儿。热气散去,茶盅里胖胖的倒影显得十分的……‘憨态可掬’,有些恼火于这个词,李四亥仰头咕嘟一口,灌下微凉地茶水,用袖子擦擦嘴。吸气深情道:“叔……”

“噗……”一声,秦雷从口中喷出一片水雾……好在没有面朝对方。从桌上拿起口布擦下嘴,轻声咳嗽道:“你叫我什么?”

见秦雷这么大反应,李四亥不禁扭捏起来,小声哼哼道:“叔啊……”

秦雷看看窗外的太阳,虽已高悬、犹在东方,不由失笑道:“兄弟,为何……如此抬爱于我?”说着摸摸自己的脸蛋子,自恋道:“还是很年青的一张脸嘛……”

李四亥嘴角抽动几下,脑袋垂地低低的。含糊嘟囔道:“你……不是俺岳父的结义兄弟吗?俺当然得跟着月儿一道叫了。”

秦雷恍然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大侄子。”说着便在身上摸索,却发现浑身上下空空如也。只好作罢道:“今天太仓促,下次再给见面礼哈!”

李四亥苦笑道:“你怎么就不能体会人的心情呢?”

秦雷哈哈笑着给他重新盏上一杯,嘿嘿笑道:“说吧!把姿态摆得这么低,想求我什么。就凭咱俩这关系,除了办不到的,我一定办到。”

李四亥心道:‘这不废话吗。’但也知道秦雷这人嘴贱心热,却不能跟他在嘴上较真地。挠挠头,一脸乞求道:“若是小月儿请你去我们家退婚,你可千万别答应。”

秦雷闻言眯眼道:“你对不起我侄女了?”伯赏别离与他结拜的由头,便是为了让他名正言顺的照顾伯赏赛月。虽说只是个由头,但亲戚关系也算定下了,是丝毫马虎不得的。

李四亥听他这样一说,顿时叫起了撞天屈,一脸无辜地哀叫道:“我敢欺负她?都是她欺负我好不好,”说着一撸袖子,给秦雷看他手臂上新鲜的道道淤青,愁苦而幸福道:“看到没,刚印上不到半个时辰,还热乎火辣着呢。”

秦雷刚先说:‘这种娘们就得摁着一天揍八回。’却又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干侄女,只好撇嘴笑道:“打是亲、骂是爱,亲不过来用脚踹嘛!”

李四亥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乃是弱势群体中地一员,却没有诉苦的打算。把袖子一放,遮住那触目惊心的鞭痕,将今日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与秦雷,最后小声问道:“把不把我当兄弟……”

“你不是管我叫叔吗?”秦雷笑道:“感情您的辈分可以随需要调整啊!”见李四亥一脸幽怨地望向自己,他只好举手投降道:“这事儿我尽量帮你劝着,赛月今年不是才十六吗?拖一阵子也不算什么。”在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的节骨眼上,就是伯赏赛月拿剑逼着秦雷,他也不会去招惹李浑那个浑身是刺的老东西。|||||

李四亥这才欢喜道:“叔,你太好了。”

秦雷摆摆手,没有与他继续逗乐。表情渐渐正经道:“但是这事儿只能拖得一时,你可以二三十了还打光棍,但我那侄女儿却不行。”

刚刚水灵起来的李四亥,顿时又蔫蔫下去,低头小声道:“难道没有点寰转地可能了吗?”

秦雷没有回答,只是一脸抱歉地望着他。

李四亥把双腿挪到前边,双手抱着膝盖。脑袋也搁在膝盖上,目光游离了半晌。才没头没脑道:“不知道怎么办……渺茫啊……”

秦雷紧抿着嘴唇,微微有些烦躁地捻起茶盅,仰头灌一个,却没有尝到任何地香味。沉吟片刻,他把茶盏轻轻放下,轻声道:“情之一事譬如饮茶,需得环境心情相适宜。才得品咂此中醇香。”说着轻叹一声道:“现在的环境心情都不适宜,还是不要去细品其中三味了。”

李四亥深有感触道:“是啊……越品越苦。”说完便闭目不语,秦雷也陪着他一起发呆。

不知什么时候,李四亥终于起身离席,拍拍屁股,故作平静道:“我回去了,月儿地事情……你斟酌着办吧!”语气中带着掩不住的萧索道:“你是他叔,总是为她好地……”说完便摇摇晃晃的下楼离去。

望着他落寞地背影。秦雷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待那背影消失不见,他才将视线收回,右手手面向上,三个指头捏着那精致的茶盅一动不动,双眼也紧紧盯着那茶盅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放缓了许多。

只有他那阴晴不定的眼神。才能透露出他的内心绝不像外表这样平静,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他已经很久没跟任何人吐露过内心的真实想法了。自然也就没人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一座喷涌地火山、或是一座不化的冰山,抑或是冰火两重天……

伴着‘啪’的一声轻响,他手中的茶盅片片碎裂,瓷片落在掌心,他却没有翻手甩下,反而轻轻攥拳。听着那蝉翼般的瓷片在手中相互挤压破碎,发出的清脆噼啪声音。秦雷的嘴角微微向上扯动。竟然莫名地笑了。

随意的一扬手,抖落手中地碎片。石敢赶紧上来,为王爷包扎被瓷片刺破的手掌,口中轻声埋怨道:“若不是您手上的茧子厚,定要伤得重了。”不少碎瓷片扎在秦雷手掌的茧子上,也有一些扎在指缝、掌纹这些娇嫩的地方,自然割破了皮肤,将鲜血扎了出来。

望着在认真为自己忙活的石敢,秦雷微笑道:“我确定了两件事,心里很高兴。”

石敢默不作声地将那些细小瓷片清理干净,再用精酒消下毒,涂上伤药,细细的包扎起来,这才轻声问道:“哪两件事情?”

秦雷呵呵笑道:“我以为你不问呢。”

石敢垂首道:“属下怕分心。”

秦雷活动下包着纱布的右手,满意点头道:“不错,啥都不影响。”说完便起身向楼下走去。

“王爷,到底哪是两件事啊!”石敢跟着小声问道。

“想说的时候你不问,不想说的时候偏要问。”秦雷朗声笑道:“走吧!等哪天心情好了再告诉你。”他不想说石敢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下楼,离了这家小茶馆。

黑衣卫牵过雪里烧,石敢轻声问道:“王爷,咱们回去吗?”

秦雷摇摇头,沉声道:“去绿柳巷。”

石敢一面答应,心中却不免想道:‘看来王爷难受的时候,还是先想到了她……’

……

绿柳巷座落在东城报恩寺附近,与清河园位于相反的方向,秦雷一行人不疾不徐行了小半个时辰才到,此时天已过午,却是早过了吃饭的点。

到了地头,只见这小巷两侧皆是数丈高的院墙,但两面相对的院墙上,却只是隔开了一个仅容双人进出地小门,看起来这似乎是两家大户人家地后墙。

石敢一挥手,黑衣卫们便分散隐蔽开来,在暗处跟随保护,只有一个小队的贴身卫士缀在秦雷身后,不离左右。

秦雷与石敢策马进了巷子。马蹄敲在石板路上,发出滴滴答答地响声,更显得这古旧小巷的静谧,只是时值隆冬、少了些苔痕上阶绿,为这颇有禅意的小巷,减了不少的诗意。

好在秦雷并不是来赏景的,待两人行到左边门前。秦雷伸伸手,石敢便把一个鸽子笼递到他手中。

接过那精美的金丝鸽笼。秦雷笑笑道:“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姑娘。”说着轻轻一弹笼上地插销,笼门便应声而开,里面的纯白信鸽探出小脑袋四下观察一番,才在秦雷呲牙咧嘴地威胁之下,扑棱着飞到了天上去。

那信鸽只在空中盘旋片刻,便轻巧的飞进了左边院子中,再也看不到踪影。

一直仰头观看的秦雷。仍旧望着蓝天喃喃道:“真好……”也不知是说天气真好,还是说能飞真好。|||||

石敢悄无声息的退下,把空间留给王爷和要出来的那位。

但他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一眼,他觉得王爷今天的气质似乎往诗人方向靠拢,不仅表情十分的莫名其妙、连说得话也莫名其妙。

秦雷也跳下马来,倚在右面地墙边,静静等着芝麻开门。

人说等待是漫长的,即使是等待自己心爱的姑娘。但秦雷不这样看。他反倒很享受这难得的片刻安静,双手环抱在胸前,双眼很认真的看着门上的春联,上下联是:

‘百年天地回元气、一统山河际太平。’

再看横批乃是‘国泰民安’四个遒劲大字。

秦雷反复念叨着两句对联:“百年……回元气、一统河……际太平,国泰民安……”他知道,这是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期盼和良好祝愿。天下百姓无论贵贱,实在是太渴望天下一统,兵戈止息,好过两天安生日子了。

但又谈何容易?观今天下三国,经过百年征伐,皆都显露出了难掩的疲态。秦雷最担心地是,那些数百年来被秦楚两国强势压制下的草原民族,会趁着三国疲惫而东山再起,进而为害中原。

秦国的西郭勒尔草原还好说些,毕竟随着两族的混居。许多草原民族已经在内地生根发芽。建功立业,倒不容易发生离心。比如说伯赏家、车家。都是一二百年前的草原家族。

但齐国对草原民族的高压乃是百年来地基本国策,双方的之间的仇恨罄竹难书……怕是只有彻底消灭一方才能算是了结。虽然东郭勒尔草原的游牧现在被杀的噤若寒蝉,可凭着草原狼一般的韧性和顽强,只要齐国放松十几年的时间,他们就会恢复旺盛的生机。

所以要用尽可能短的时间结束这种疲惫不堪带来的乏力——除了一统没有别地办法,无论是齐楚秦,哪一国能做到都好。

但哪个国家不是面临着重重难题呢?单说曾经最有希望一统地秦国,陷入三雄争权的泥潭,时刻笼罩在内战地阴影之下,不知何日才能自拔、才能解脱。

仿若秦雷他们的二十里武装拉练,当兵士快到极限时,疲惫、痛苦、无助等数不清的负面状态加诸于身,若是挺不住便会轰然倒地,爬也爬不起来。

只有咬碎牙挺过去,才会突破极限,重新奔跑如飞,将所有对手甩在后面,获得最终的胜利。

只是不知大秦这支雄鹰,何时才能摆脱桎梏,一飞冲天,将这乱世打个稀巴烂,重建个人间好世界。

将喷薄欲出的唏嘘感叹收回胸中,秦雷幽幽叹口气,不禁又自嘲起来,昔日他曾豪言,‘十年掌权、十年一统’,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幼稚啊!天下不是他一个人的游戏、天下是一群人的战场,怎能容许他视为儿戏呢?

在这天下战场上,空想者死无葬身之地,只有最强大者才会笑到最后……

一阵由远及近的轻盈脚步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秦雷整了整衣襟,呲呲牙、咧咧嘴、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下,却觉得笑容有些假,不由扑哧一笑。想一想姑娘的痴心衷情,他的笑容这才变得真切自然起来。

门已经开始响了,似乎里面上了锁,还不止一把……

秦雷看一眼自己扎着纱布的右手,赶紧戴上手套,这才把怀中一朵娇艳的鲜花取出来,左手握着,藏在背后,等着佳人推门而出的那一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