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五章 百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这一二十年来,文家在朝堂上呼风唤雨、权势滔天,所谓‘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便是文彦博最好的写照。但放在二十年前的先帝开平年间,文家还算不得什么,即使在文官序列中,也只是排在第三位。

文彦博在开平初年踏入仕途,至开平末年,终于做到了从一品的中书省平章政事兼吏部尚书,但他头上还有中书省左丞相李潍昌、右丞相蒋之虞两位大佬,轮不着他来执牛耳。

只是襄文皇帝去后风云变幻,李潍昌因为支持徳亲王而遇刺,蒋之虞进补左相、他才得以晋为右相。而蒋相眼见着几十年辛苦建设起来的大秦,被打得七零八落、满目疮痍,不由心力憔悴,没了从头再来的豪气,便渐渐淡出了朝堂,于昭武二年致休在家,这才让文彦博抖擞起劲头,装起了大尾巴狼。

而原本无限风光的李蒋两家,虽有不少子弟仍在做官,但正所谓人走茶凉,在朝中没了参天大树的荫庇,目前来看,成就只能说是有限,李家现在最大的一个官儿叫李光远,现任巡查寺寺卿、正三品的品级……只是这新鲜出炉的巡查寺,恰如昭武朝的大部分新政一般,沦为三巨掣争权夺利的战场,最终被撕扯的支离破碎、名存实亡,成为被排挤官员养老喝茶的场所,李大人的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干脆请了病假在家。享起了天伦之乐。

蒋家的状况稍好些,毕竟前任宰相蒋之虞仍旧健在,门生故吏还承他地情,这也是文彦博所忌惮的地方。不好明着对付蒋家,他便把蒋家子弟悉数排挤出中枢,放他们去外省作官,只留下蒋老爷子一人在中都纳福。

说来也是有趣。李家与蒋家的府邸乃是背靠背,虽然各自的大门开在不同的街道。但两家的后院却仅隔着一条小巷,据说当年李相在世时,两位相爷时常从后门走动。只是二十年过去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自从文相去后,两家便鲜有来往,连带着这条名唤‘绿柳’的小巷也日渐冷清起来。

以至于直到那轻盈欢快的脚步声。把秦雷从沉思中唤醒,都没有任何人经过这小巷……

吱呀一声,木门缓缓打开,一个嫩绿色的窈窕倩影便映入秦雷地眼帘,只见她身着裁剪合度的水绿长裙,外罩湖绿色的鹅绒披肩,更显得粉颈修长、明眸善睐,一见到秦雷那带着坏笑得模样。姑娘一下站住了,反手将院门掩上,双手背在身后,脑袋微微歪向一边,眼睛也眯成了月牙儿,小嘴却轻声娇嗔道:“坏蛋……”

秦雷嘿嘿一笑。把藏在背后的一朵淡绿色的百合花擎到胸前,向姑娘面前一递,灿烂笑道:“我才知道这花还有个名字叫‘云裳仙子’,怪不得你最爱百合。”

姑娘湖水般的眸子霎时一亮,没看见她什么动作,那朵裙裾般地百合花,已经到了她的手中,娇羞无限的横了秦雷一眼,轻声道:“娘亲最爱百合,才给人家取了这个名字的。”

秦雷哈哈笑着伸出手去。柔声道:“敢问仙子。可否与小生同游?”

云裳偏偏小脑袋,微微摇头道:“我说……不行……”瞥眼偷瞧秦雷。只见他一脸失望的样子,姑娘才千娇百媚白他一眼道:“有用么?”

秦雷哈哈一笑,摘下左手的手套,牵住姑娘柔若无骨的小手,云裳小意地左右看看,见横竖没个外人,便大胆的让他捉着手,蹦蹦跳跳跟他往巷口走去。

“走慢点成吗?”女孩娇声要求道。

“你不是有轻功吗?”秦雷奇怪问道。

“人家今天穿着裙子嘛……”女孩娇嗔道。

“好吧……云裳啊?”

“嗯?”

“不是说女孩子都是冰肌玉骨手凉凉,你地手怎么温热温热的?”某人没头没脑地问道。

“人家有内功……”有一霎那的工夫,他的左手仿佛被一把小铁钳夹到一般,刚要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那小铁钳突然又变成了柔若无骨地小手,轻轻揉捏着他被夹到的地方。

秦雷张张嘴巴望了云裳一眼,刚想出言挪揄,却见她双眼要吃人一般地瞪着,只好讪讪笑道:“真有劲……”

这时到了巷口,黑衣卫早赶一辆马车,待两人上了车,卫队便簇拥着那马车向北城驶去。

车厢内,一对小儿女紧紧拥在一起,几番痴缠、几番温存后,云裳双手支颐,爬在秦雷大腿上,痴痴道:“人家从到了外公家那日,便天天盼着能见你,到今天正好二十二天。”

秦雷拉过她的小手,心不在焉的数着她的青葱玉指,微笑道:“我也想见你,但与蒋老相爷素不相识,却不好贸然拜访的。”

云裳噘着小嘴道:“外公致休多年,久不在朝了,早就百无禁忌了。”|||||

秦雷宠溺的摸摸她的头,直感觉秀发如丝般的顺滑,不由赞道:“真滑溜,刚洗了头吧!”云裳倏地垂下脑袋,无力道:“每天都有洗。”

秦雷呵呵笑道:“真是个爱干净地好姑娘。”在云裳发飙之前,赶紧正经解释道:“现在朝中形势微妙,我与文彦博可谓是针尖对麦芒,神经都绷得很紧。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拜访他地前任,会让他产生不好联想的。”

云裳闻言黛眉一挑道:“难道外公怕他不成?”粉拳一攥,望着秦雷认真道:“外公也对文彦博很不满地……”又有些娇羞地垂下头道:“他还说要见见你呢……”

秦雷‘哦’一声,坐直身子道:“你把我们的事情说了?”

云裳闻言顿时云蒸霞蔚。俯下身子蚊鸣道:“说什么呢,我哪敢说?怕是要被外公骂死的。”

秦雷这才放下心来,嘿嘿一笑道:“这事儿还是等我那天托媒人去说的稳妥。”

云裳双目滴水地望了秦雷一眼,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腰,轻声却决然道:“不管多晚,我都等着。”

秦雷反手将云裳紧紧搂住,喃喃道:“不会让你失望的……”心底却幽幽叹口气。右手套下地伤痕隐隐作痛。

两人安静的拥抱片刻,秦雷才轻声问道:“你外公怎么会说起我呢?”

云裳轻声道:“外公知道人家冬里时去给公主看过病。便问人家……”说着学老头苍声道:“是否见过隆威郡王殿下啊?”

秦雷微笑问道:“你怎么说得呢?”

云裳咯咯娇笑道:“只见过一面,但没啥印象。”

秦雷鬼笑着给她挠痒道:“真地没啥印象么?”云裳最怕痒痒,刚要挣扎着起身,却冷不防那坏人一个飞禽大咬,便将火热的嘴唇印在了她的粉唇上,姑娘只是嘤咛一声,便迷醉在那霸道有力的亲吻中。浑身一会儿似着火一般滚烫、一会儿又如一团棉花般的绵软无力,脑子里也是晕晕乎乎,完全不知自己在想什么,个中滋味,非得亲身过一会,才能真切体味。

待秦雷将她放开,云裳无意识地抚摸着微肿的嘴唇,檀口喘气如兰。双目迷蒙着要滴出水来一般。直到听秦雷微微得意道:“这下印象深刻了吧?”姑娘才恢复了思维,羞羞道:“刻骨铭心……”

秦雷顿时志满意得起来,刚要乘胜追击,却听见外面有人沉声问道:“王爷在吗?”“不在,你过一个时辰再来吧!”另一个声音没好气答道。

是沈冰和石敢地声音,云裳赶紧直起身子。把身上的衣裳、散乱的头发整一整、理一理,却是不敢再与秦雷笑闹了。

秦雷郁闷坐直身子,小声道:“石敢都说了,一个时辰后再来的。”

云裳摇头娇憨道:“你的正事要紧,人家要学阴丽华。不能学杨玉环。”

秦雷感动笑笑道:“你比阴丽华幸福,因为我比刘秀男人。”说完凑过去在她额头轻轻印一下,柔声道:“在车厢里等着,我尽快打发了他。”云裳幸福的颔首道:“嗯!”

秦雷这才敲敲车门道:“靠边停下。”马车便放缓速度,不一会儿便停了下来。

秦雷拉开车门,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小清河边。沈冰那个坏人好事的混账。正在河边柳树下等着自己。

石敢朝秦雷抱歉笑笑道:“沈大人本来已经要走了……”

秦雷跳下马车,活动下手脚。没好气道:“但最终他还是得逞了。”也不接石敢递过来的大氅,就这样大步走到沈冰面前,一脸你欠我八百吊地威胁道:“我保证,若是没有什么紧急事务的话,你会被塞到冰窟窿里的。”

沈冰嘴角抽动一下,但仍然不疾不徐道:“据线报,文家有两本账册,一本专门记载卖官鬻爵的所得,一本记载历次操纵科举的收入。”

秦雷果然一下子燥热全消,一巴掌拍在边上的柳树上,轻声笑道:“我就搞不清了,这些家伙为什么都喜欢建账册呢?难道预备将来写回忆录?”

沈冰想了想,认真道:“必须要有账册地,不然乱套的,而且这是日后控制那些官员的必备法宝。”

秦雷冷笑一声道:“也是他文彦博坟头上的最后一铲土。”说完沉声道:“七日内拿到这两本账册,有把握吗?”

哪知沈冰干脆摇头道:“没有,相府现在岗哨密集,护院如云,比当初之大内还难进入。”

秦雷顿时泄气道:“那你说得这么开心?”

沈冰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继续禀报道:“根据情报,两本账册并不在同一地方。一本在文家的机密库房中,一本在文彦博地私人书房中,两者相距将近一里地,且不知道记载科举受贿的是哪一本。”

秦雷舔舔嘴唇,尝着有些香甜,知道自己吃了云裳的胭脂,不由哑然失笑道:“你告诉狼。说有一大块肉可吃……只是那肉被一头狮子看守着,莫非来消遣我不成?”|||||

沈冰摇摇头。拱手沉声道:“请求王爷支援。”

秦雷不置可否道:“要什么?妙手空空的盗圣?”

他只是开个玩笑,却不想沈冰竟坚定点头道:“属下需要两个轻身功夫好的高手。”

秦雷不禁笑道:“找不到了就管我要,问题是我从哪给你变去?”

沈冰面色终于变化一下,看起来有些紧张道:“小地们绑架了文家地账房才问出这个,不出两天他们保准会察觉到。”言外之意只要人家一换地方,找都没处找去。

“为什么说是两天?”秦雷皱眉问道。

“他去京郊地文家产业查账,应该两天回府报到。”

秦雷点点头。轻声道:“你先准备着旁地,晚上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对于那账本,他是势在必得地……

沈冰刚刚要领命而去,秦雷又轻声问道:“那群举子们怎么样了?还赈灾吗?”这些天他的精力转移到别处,有些疏忽那群举子了。

沈冰摇摇头,轻声道:“难民们已经基本复原,除了那些丧失劳动能力的,都找营生养活自个了。赈灾也就算善始善终。”

秦雷微笑道:“无论如何,此乃大功一件,天必佑之……”顿一顿又轻声道:“天不佑之孤佑之。”说完沉声问道:“那他们如今在做甚?”

沈冰垂首道:“士子们表面上偃旗息鼓,其实暗潮涌动,他们不时聚集在一起,讨论难民的出路、流民现象的症结之类的问题。无论从什么地方出发,每次都会回到‘吏治’、‘苛政’上去,继而声讨文彦博。”

秦雷点头笑道:“去吧!”沈冰恭敬的行个礼,便退了下去。

秦雷在河边站了一会儿,看了看仍然冰封地河面,轻啐一声道:“今年真冷啊!”对石敢吩咐一声道:“找家有特色的酒楼。”说完转身上了马车。

云裳一见他冻得鼻头通红,赶紧把他拉到火盆边上暖和,望着幽幽跳动的蓝色火焰,秦雷不禁发起了呆。看他这心不在焉的模样,云裳怎会不知情郎遇上了难题。也不打搅。只是在边上为他悄无声息的剥着糖炒栗子。

不知过了多久,秦雷才回过神来。满怀歉疚地望着云裳,柔声道:“对不起,难得出来一次……”

云裳甜甜一笑,把盘中黄澄澄的栗子送到秦雷面前,摇头柔声道:“你这么忙,还抽时间去来看我,人家已经很高兴了。”

秦雷摇头笑笑,攥住她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你心里地委屈……”

云裳的双目顿时涌出一层雾气,但面上的微笑却无比幸福,只见她轻启朱唇道:“我的轻功很好……”

秦雷差点被栗子噎死,瞪圆双眼道:“你有……狼的耳朵?”

云裳娇媚横他一眼道:“人家在下风口,你们说的话顺着风就飘过来了。”轻拧一下秦雷地胳膊,嗔道:“什么狼的耳朵,难听死了。”说着一脸正经地望向秦雷,郑重自我推荐道:“我可以帮到你。”

秦雷嘻嘻笑着陪个不是,却怎么都不答应她的要求,开玩笑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从哪里再找这么个祸国殃民的痴心小妮子去。

云裳见秦雷高低不松口,眼珠子一转,一脸委屈道:“好吧好吧!不去就不去,不过你得补偿人家。”

秦雷哈哈一笑道:“正要请你去美餐一顿。”带着云裳到市集转一圈,买几个憨态可掬的小泥人,再去唐州菜馆用一餐正宗的山南菜,到天色擦黑时,便把她送回绿柳巷。

望着姑娘疾步钻进木门,倏地消失在院墙之后,秦雷心中微微失望道:‘还没吻别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