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七章 高手高手高高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生,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kanunu1.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精彩等你哦。

什么是高手?高手就是能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譬如说从京山营到中都,直线距离七十五里,实际路程超过九十里,即使轻骑疾行也要一天一宿不停蹄才行。若是有谁可以用更少的时间走完……那么他就是高手;若是有谁可以用六个时辰走完,那么他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所以乐布衣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当他一身灰不溜丢出现在秦雷和馆陶面前时,两人简直惊呆了,看看西天边那一抹红霞,馆陶咋咋嘴问道:“你骑了赤兔?”

乐布衣一掸衣襟,弹下厚厚的一层浮灰,微微得意道:“这不算什么,想当年……”见秦雷和馆陶两个都低下头装作忙碌不堪,他只好扫兴道:“……不说也罢。”

“先生既然神速,本打算给你一刻钟时间洗把脸、换身衣服、吃个饭,再回来议事。”秦雷收起手中的文书,抬头笑道:“那么改为半刻钟吧!”

乐布衣翻翻白眼,也知道事情紧急,呲牙笑笑便走了出去。

正好半刻钟后,一身白衣、清爽利索的乐布衣便坐在两人面前,静静的听馆陶讲解那劳什子‘七星绝命机关’,大概用了半个时辰,乐布衣便拊掌笑道:“令师不愧神机之名,这阵势确实有些门道。”说完捻须朝秦雷笑道:“王爷,可以出发了。”

秦雷狐疑地看了馆陶一眼,只见他老脸煞白地点点头。这才欢喜道:“石敢,一刻钟出发。”石敢在门外应一声,便集结队伍去了。

乐布衣见秦雷也在往身上套夜行衣,不由奇怪道:“王爷也要去?”

秦雷点点头,抬手阻止乐布衣的劝谏,微微笑道:“孤有些不放心你们,只在外围接应罢了。不会跟着进去的。这下总可以了吧?”

乐布衣无奈笑道:“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心中却腹诽道:‘不放心我家云裳才是真的。’

乐布衣没了意见,秦雷却好奇问道:“你不打算换件衣服?”

乐布衣低头看眼身上的一袭白衣。撇嘴微笑道:“这样才能显得与众不同。”

秦雷翻翻白眼,从榻上拿起一身夜行衣,扔到乐布衣怀里,一边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道:“换上,否则孤就跟你一道进去密库。”

乐布衣抱着黑不留丢的夜行衣,朝馆陶苦笑道:“王爷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馆陶张张嘴。摇头小声道:“只是没法跟您讲道理而已。”

……

待丑时许,秦雷乐布衣一行人,又回到了昨夜待过的小院之中。云裳早就等在那里,见乐布衣竟然也来了,自然高兴异常,虽然现在不是说话地时候,却依然用那双明眸善睐秦雷几下。

秦雷笑纳了美人的冬波,便将两人带下地窖。沈冰等人在下面等待许久了。

见主要人物凑齐,秦雷点点头,沈冰便一人发给一个牛皮纸袋,众人打开一看,里面装地是地图和任务简报。每个人地图上标示的路线和简报上的要求各不相同。

待各自看清记住后,又听秦雷沉声:“今夜沈冰带队负责清除沿途目标。务必保证进出通畅,为接应乐先生和云……乔姑娘的撤出做好准备。石敢带大队在此等候,若看见红色信号点,便代表事有不谐,你只管四处发射火箭,制造混乱,若情况万分危急,也可以带队冲杀进去,掩护我们撤出。”

“怎么王爷也要进去?”石敢立刻不让了。

秦雷摇头笑道:“我不进密库,只在外围接应。不会有危险的。”

见石敢还是一脸担忧。秦雷敲敲桌子道:“放心,主战场在乐先生他们那边。孤隐在暗处,没什么意外不会出来的。”

沈冰在边上皱眉道:“若是出现意外呢?”

对于属下的婆婆妈妈,秦雷又是感动又是无奈,只好一指自己地脸蛋子,轻声笑道:“若是里面的人出了什么问题,孤也只好豁上这张老脸,把大伙弄出来不是……”

其实按照乐布衣的意思,他与云裳一道足矣,人多了反而添乱。但秦雷更明白其中的凶险,是以宁可兴师动众一些,也不能让两人有什么闪失。

沈冰和石敢一下沉默了,他们原以为王爷又按捺不住想要找点刺激,却没想到他是为了保护深入虎穴的人。

乐布衣微微动容道:“二位大人放心,在下不会让王爷身处险地的。”乔云裳也看一眼秦雷,十分认真的点点头。

沈冰和石敢只好朝秦雷施礼道:“王爷千万保重。”待秦雷温和笑笑后,才朝乐布衣和乔云裳拱手道:“二位保重”两人也笑着点点头。

这时桌上的沙漏滴下了最后一滴时间沙,众人地目光都汇聚在秦雷的脸上,只听他轻声道:“此次行动重要性不必赘述,但各位的安全却要比那劳什子账册重要千万倍。”说着视线扫过每一个人,目光渐渐柔和道:“若是拿不到账册孤会失望一晚上,但你们当中哪一个出点什么意外,孤都会难过一辈子的。”|||||

顿一顿,秦雷微笑道:“所以各位,成则巧取,败则急退,务必保重,不得恋战。”

众人也肃然拱手道:“王爷保重!”

秦雷轻声一笑道:“另祝马到成功,”说着一挥手,沉声道:“分头行动吧!”

“遵命!”众人齐声应道。

……

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打破了瓦罐小巷地静谧,一排与夜同色地黑衣人出现在文府后院的高墙之下。

‘嗖嗖’几下轻微的破空声之后,便是咔嚓几声清响。只见黑衣人手臂一震,数根连接墙头与地面的细绳立时绷直起来。几个特战队员便两手交错攥着绳子,双脚蹬着墙面,向上攀爬起来。这些人身形轻盈瘦小,动作敏捷有力。只是眨眼功夫,便爬到三丈高墙的顶端。

队员们小心翼翼在铁蒺藜的缝隙中落下手。探头观察下内里地情形,但见院内一片漆黑,只有四角处闪现点点火光。除了偶有犬吠声传来,并无半点声响。

他们从早先的情报得知,这里乃是文府杂役下人地住处,文家一族乃是前面的后花园中,真正地防卫也是从后花园地院墙开始的。而在这个院子里。除了四角便只有门口有几个护卫,清除起来地难度并不大。

观察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几个队员解下腰间厚厚的一块垫子,将其垫在墙头上,这垫子一面是锁链甲一面是熟牛皮,对付这种墙头蒺藜极是对症。

将垫子按实了,队员们又从腰间取下个矛钩。钩挂在砖缝之中,然后便按着垫子翻越过墙头。待身子挂在墙地另一侧时,再将垫子收回来,重新缠在腰上,变作抵御刀剑的护腰。

把这些久经锤炼的繁复动作做完,队员们轻舒口气。单手抓着矛钩上的绳索,另一只手取下背上的手弩,便顺着绳索溜了下来,眨眼便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

甫一落地,几个队员立刻匍匐在地,确定四周毫无动静后,才猫着腰无声向门口摸去。

后院确实不是文府护院的防卫重点,那些统领教头们,只在前院到后花园只见巡视,等闲不到这里来。护院们自然也乐得清闲。全躲在门房里烤火睡觉。没有一个在外面站岗的。

队员们异常顺利地偷摸到门房边上去,吹了迷香。又砍瓜切菜般地取了首级,这才打开后门,放外面的一干人等进来。

话说原本后门还有一大狼狗的,只是这东西晚上老实咋呼,吵得人不得安眠,护卫们一合计,炖了得了,过年便把那大狗祭了五脏庙。正所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若是那狗还健在,好歹也有个大声叫唤着报信的,怎会如此轻易被人端了老窝呢?

留下石敢和大部队在门口处守候,秦雷便带着小分队向庭院深处摸去,一路上也没碰上什么守卫,唯一麻烦的是几条看家狗汪汪叫唤。好在乐布衣似乎很有经验,听到哪里有狗叫,立刻抛一块黑糊糊地东西过去,不一会儿就听到轻微的呜呜声,便再也没有狗叫声了。

在他这手绝活的护佑下,一行人很快到了后院边缘的矮墙后,越过这堵矮墙,便是一片五丈远的开阔地,过了这片开阔地,才是后花园的院墙。

只见不时有打着灯笼的护院巡逻经过,显然进入了文府的防卫圈,从现在开始,旅程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秦雷戳了戳身边的沈冰,他会意地点点头,便带着两个手下匍匐离开矮墙向西边摸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云裳好奇地望着秦雷,秦雷攥攥她柔软地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不知过了多久,西边的一条狗开始狂吠,所谓百犬吠声,立刻引起了所有狗地共鸣,文府卫士们也急急忙忙赶过去查看,一时颇为骚动。

待第三队护院从面前跑过,秦雷点点头,乐布衣便像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乔云裳也紧随其后,两人划出两道虚影却又不带一丝风声。兔起鹘落间,已经通过了这片开阔地,翻墙消失在后院之中。

秦雷和他的十来个队员没那么好的功夫,却不敢站着暴露身形,只有老老实实的伏在地上匍匐前进。虽无法与那两位高手相比,却也不算龟速。很快便到了墙根之下,刚要翻墙而过,却听到哐哐的靴子声从东边响起。

来不及翻墙了,秦雷他们只好尽量紧贴地面匍匐下来,手却扣住了弩弓地扳机……

幸亏今夜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而灯笼也只能照亮身周巴掌大点的地方,那些人又着急往西边赶去。竟完全没有看见墙根下趴着的一溜黑影,很快便与秦雷等人擦肩而过了。

待那些人完全消失不见。秦雷他们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将手弩收回怀中。悄悄起身,两人一组手挽手搭成人梯,把王爷和同袍送上墙头。待秦雷几个上了墙头,再伸手把那几个搭人梯的活计拉了上来。待所有人都上了墙,秦雷才轻吁口气,带队跳了下去。|||||

整个过程简单快速。且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若非单兵强大且配合娴熟,是万万做不到的。

进入之后,秦雷他们也不着急,先是伏在墙边听一听外面的动静,不一会儿,便听到那些护院又从西边回来,嘈杂的脚步声中。间或有几句低声地咒骂:‘囊球,哪家地死狗先叫的,赶明儿找出来炖了。’‘就是就是,害得爷们虚惊一场。’

待那些脚步声渐渐远去,秦雷他们才沿着乐布衣留下的标记徐徐跟进,一切以不暴露为前提。毕竟他们只是接应的力量,稳妥才是第一。

而此时的乐布衣和乔云裳已经深入相府,两人如鬼魅般穿行于后花园的深深庭院之中,那乐布衣仿佛有预知能力一般,总可以提前一步发现巡逻的护院,带着云裳或躲或冲,平淡无奇地通过重重防卫。到达文府正中心的小湖便上时,竟没有引起哪怕一丁点涟漪。

师徒两个趴在湖边的石机后面,向湖心处眺望,只见那里有一座两丈多高的嶙峋假山。假山与湖边通过一道九曲小桥相连。桥上有护卫在巡弋。

而那假山便是此行的目的地——文府密库所在。

师徒两个对视一眼,便轻盈的跃入湖中。一站定。两人便从腰上解下一块巨大的光滑獭皮,敷在冰面上。

两人趴在各自地水獭皮上,手脚并用的在冰面上一点,便像两片雪橇一般,划出老远一段距离,没几下便到了那九曲桥下。

两人顿时改为龟速,沿着桥底一点点地向前推进,老半天才到了对岸。这一趟看似简单,但既要控制四肢翘起,以免地面摩擦发出声响,又要向前缓缓的推进,其实是极为费力的。饶是师徒俩功力深湛,依旧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在桥下微一调息,乐布衣悄悄抬头往假山看去,但见山顶有一四面宽敞地凉亭,亭内有两个护卫在瑟瑟发抖。而根据馆陶所言,那七星绝命机关的入口,便在那凉亭之中。

而这凉亭便是七星阵的第一阵——天枢阵。

这凉亭便是一个九宫八卦阵,可谓步步杀机,只要误踏一步,便会出发亭中的机关,或是乱箭、或是响铃……无论是什么,无论会不会被伤到,暴露行迹却是一定的。

凝神看了片刻,乐布衣不禁一乐,若不是及时捂住嘴巴,竟会笑喷出来。

他赶紧坐回桥下,又无声笑了半晌。害得云裳直瞧他,心道:‘莫非师傅傻了不成?’

按馆陶所说,原本这天枢阵是最难破解的,因为一旦阵势形成,从表面便看不出任何端倪,需得碰运气去触发一处,才能判断出生门在哪。

但八个方位中,不会伤人的只有生门和景门,若是撞大运的话,只有四分之一的机会,即使神机子亲来也是如此。

乐布衣最不喜欢这种全凭运气、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活计……他又不是主角,没有天神庇佑,还是有猜错地可能地。

但文家或许是想加个双保险,便画蛇添足的在凉亭中安了两个护卫,若是仔细观察下这俩人,便会发现他们虽然不住紧地发抖,却绝不会随意挪动步子……所以他们站的乃是生门与景门。

完全省了乐布衣的一番思想斗争。

好半天乐布衣才回过进来,朝乔云裳比划几个玄妙的手势,云裳知道,这意思是:‘生门值艮,位在东北;景门值离,位在正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五代十国风云录

    最新章节: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
    《五代十国风云录》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宋朝建立前,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朱温建立的梁、李存勖建立的唐、石敬瑭建立的晋、刘知远建立的汉、郭威建立的周。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李昇建立的南唐、钱镠

    姜狼豺尽07-15 完结

  • 天下

    最新章节:后记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 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他开始

    高月06-10 完结

  • 风流相公西门庆

    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大道第一人07-15 完结

  • 曾文正公全集

    最新章节:曾文正公杂著卷四
    《曾文正公全集》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采用最早的、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即传忠书局刻本。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曾文正公全集》完整呈现。曾国藩号称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集中

    曾国藩07-25 完结